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压抑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压抑

    当看到出现在他原本座位上的那位的时候,尝醴道人便意识到了一个问题,那个座位他恐怕是坐不回去了!

    可问题的关键是,位于大厅上首的十个座位便是他精心安排的,每一个座位都对号入座,如今虽说还空着一个,可那是为仙宫那位雷劫道人准备的,也就是不但他原本的座位坐不回去,他现在堂堂一位道境修士,潭玺派掌门,在这大厅之中却是连一席之地都没有了!

    就因为出现在他座位上的那个人,那个谁都没想到,更不愿意看到,可偏偏出现之后所有人在他面前都噤若寒蝉的君山道人。

    他回来了!

    就那么静静的,毫无征兆的出现在座位上,若非他出声,旁边的诸位道境存在甚至都不曾意识到他的存在。

    在这个时候,哪怕是非晓道人、临霄道人、张玥铭三位庆云境修士,在事先都不曾有丝毫察觉。

    没有刚一出现便威压全场的声势,也没有出现的刹那便拿人立威的手段,可越是这种平淡的出现,便越是令人心惊,甚至心悸,这意味着只要杨君山想,他可以在悄无声息当中灭杀在场所有道境存在的任何一个,甚至是令人死不瞑目的那种灭杀,因为他甚至在临死前都不知道是谁要杀他。

    原本直面道祖而面不改色的颜沁曦,在见到此人的时候,不知怎的眼泪“唰”的一下子便淌了下来,可偏偏她却是在笑!

    杨沁琅和杨沁璋激动的热泪盈眶,周毅、苏宝章松了一口气,何铁生神色间除了激动之后尚有一丝庆幸,唯有宁斌则神色还算平静,他的目光显得有些深邃,不知道在这个时候还在思索着什么。

    尝醴道人坐蜡,贾伯方此时同样在坐蜡。

    尝醴道人站立在大厅中央不知所措,贾伯方站在自己的座位跟前同样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其余几位道人同样神色各异,七阳道人脸色阴晴不定,颜大智神色复杂,张玥铭如老僧坐定,灰狼道人将自身的存在感降到最低,他可没有忘记当初抛开天灵门避居仙宫,为的就是躲避可能对他下杀手的杨君山。

    在边上的诸葛玄楼如坐针毡,如果说先前还能够以阵法宗师的身份在这里占有一席之地的话,那么此时在杨君山这位正宗的大宗师面前,他的那点阵法造诣简直就像是一个笑话。

    “恭喜道友从炎州脱困,君山道友扬威域外,我等玉州修炼界诸位道友与有荣焉!”临霄道人率先向杨君山恭贺。

    “恭喜!”非晓道人的话很简单。

    “多谢!”

    对于这二位的示好,杨君山多少还是要给面子的,毕竟他的突然回归可不是为了四面树敌,他固然有着冠绝玉州修炼界修为实力的自信,可西山杨氏还没有独霸玉州的底蕴。

    先前这里发生的一切杨君山虽然没有全部看到,但他也不需要全部看到,在利益纠葛的玉州修炼界,在关键时刻没有落井下石的势力都已经算得上是“仁义”了。

    “贾道友,杨某还在等着你的好戏!”

    杨君山的话瞬间让站在那里的贾伯方汗如雨下,堂堂道境存在此时在众目睽睽之下就如同犯了错误等待处罚的孩子一般,看上去让人唏嘘不已。

    而就在这个时候,贾伯方仿佛终于下定了决心一般,大声道:“齐楚派天罡真人贾叔智无端挑衅西山世家杨夫人,并口出不堪入耳之言,实在有失身份,贾某身为齐楚派掌门,愿替贾叔智向杨夫人道歉,并奉上晶砖五箱,灵丹十瓶,灵器三把,灵谷三万斤作为赔偿,愿消杨夫人心中之怒!”

    杨君山恍若未闻,目光却看向颜沁曦。

    颜沁曦脸上神色淡然,口中之言却又令贾伯方心中一颤:“那么瑜城南城区……”

    杨君山还不知齐楚派抢夺四分之一城区之事,闻言只管将狐疑的目光看向贾伯方。

    贾伯方双腿一颤,连忙大声道:“瑜城南城区自然是由西山杨氏掌管,此事乃是人所共知之事,齐楚派对此从未有异议。”

    杨君山笑了笑没有言语,而颜沁曦仿佛也明了杨君山心中所想,也不再多言,仿佛已经认同了贾伯方的行为,这让贾伯方不由松了一口气,终于有些踏实的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

    而与此同时,站在大厅中央已经尴尬到极致的尝醴道人也勉强笑道:“既然君山道友回归,那么杨氏执掌瑜城南部城区自然是名正言顺,潭玺派之前也不过是要‘代管’,真正的所有者当然还是西山杨氏,老夫也曾说过,只要君山道友回归,那么潭玺派自然是要将城区管辖权奉还的,如今君山道友回归,那么‘代管’一说自然也就无从谈起了,呵呵,无从谈起。”

    这两位道境存在,在玉州修炼界无论是身份还是地位都是极高的人物,在大庭广众之下自食其言,原本应当是一种极为被人看不起,被人嘲笑蔑视的行为,然而此时却给人一种本就该如此的感觉,而这所有令人扭曲的感觉的根源,就来自于那位端坐于座位中央的杨君山道祖。

    在一股难言的沉默氛围当中,位于右侧座位的诸葛玄楼最先承受不住这种压力,颇为狼狈的让出了座位向着大厅之后走去。

    诸葛玄楼原本的本意除了杨君山的突然出现带给所有人,尤其是他,的沉重压力之外,还有一个目的便是想要将自己的座位让给仍旧在大厅之中坐蜡的尝醴道人。

    诸葛玄楼很清楚,整个诸葛家族的希望就在他一个人身上,既然之前自己已经选择了倒向潭玺派,那便容不得他朝三暮四,更何况潭玺派就算站错了队,但宗门两大道祖却是做不得假,瘦死的骆驼总也比马大。

    不过诸葛玄楼有一点没有料到的是,哪怕他让出了座位,尝醴道人也不会坐到上面去,那样只会让他更被人瞧不起。

    杨君山不言不语,潭玺派现如今哪里还有心思继续主持关于进剿“魔域血都”的事情,其余几位道祖也都跟着沉默,大厅之中的各派真人更是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口,整个场面除了尴尬就只剩下了尴尬。

    好在事情总会在关键的时候迎来转机,紫苑道人出现在大厅中央的时候,可不会去管发生了什么,更不会去考虑任何人的感受,径直一步跨出在杨君山身边的座位上落座,扫了大厅之中所有人一眼,道:“怎么,都哑巴了?说话!”

    大厅之中的所有修士,包括在上首就坐的几位道祖,从来没有想过一位雷劫境修士的到来居然会让人感觉这般可爱。

    尽管几位道祖对于紫苑道人的突然到来同样感到不解,因为按照先前他们从广寒宫中得来的消息,此番受仙宫派遣来到玉州主持进剿“魔域血都”之事的雷劫境修士应当是裘明月裘道人才是。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紫苑道人的到来毕竟会再次巩固西山杨氏在玉州修炼界的地位!

    因为谁都知道杨君山在尚未进阶道境的时候,便对杨君山颇为青睐,更有过数次提携,而杨君山投桃报李,在紫苑道人进阶雷劫境的时候也是曾经出过大力的,双方的关系可不是简单的相交莫逆便能够形容的。

    而想清楚了这一点,其他几位道祖心中除了苦笑之外,也难免有几分庆幸,同时对于潭玺派和齐楚派的作死行为也多了一丝幸灾乐祸,别说今日杨君山出人意料的突然回归,就算他不回归,紫苑道人又怎么可能让杨氏家族吃了亏?

    一想到这些,众人便又不免想到了在杨君山失陷炎州的消息传来之后,那些暗中守护杨氏家族并曾经警告周边各派的道境存在,难免一个个感到心悸,这些年来这位君山道祖究竟为杨氏家族织就了一张多大的关系网?

    这个在玉州修炼界土生土长,在玉州其他各方势力眼中原本一目了然的乡下小子,如今在他们的眼中已经越发的显得高深莫测起来。

    临霄道人先是朝着身边的杨君山笑了笑,然后才道:“回禀紫苑前辈,我等此番却是在商量关于进剿‘魔域血都’之事,碰巧杨道友从炎州脱困返回,于我玉州而言却是一件天大的喜事,故而一时间将原本的议程有些打乱了。”

    紫苑道人撇了撇嘴,道:“一个‘魔域血都’罢了,值得八九个道祖聚在这里小心翼翼的商议?我看因为前些年玉州修炼界道境存在的断层,让你们一个个变得胆小如鼠了吧?”

    众人闻言也只能一个个赔笑,也就只有紫苑道人有资格这般直白的数落他们,不管怎么说,除去紫苑道人远超众人的修为和实力之外,前些年紫苑道人坐镇玉州修炼界,各家宗派在她面前都是欠着人情的,否则在域外势力的大举入侵之下,玉州恐怕早已经彻底沦陷了。

    抢白了众人一句,紫苑道人可不会去想其他人的感受,一侧头看向身旁的杨君山,道:“这里没你我什么事儿,有件事儿恐怕还要麻烦你!”

    杨君山眼角一挑,目光看向大厅之中的颜沁曦,朝着她微微点了点头,而后便与颜沁曦的身形一同消失在了大厅之中。

    “哄”的一声,整个大厅从上到下仿佛一下子都放松了下来,所有人都感觉自己像是上了岸的鱼儿又重新跳回到了水中,一个个都感觉自己欢快极了。

    而后临霄道人一声微微的轻叹便又令所有人陡然一静:“华盖境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