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华盖

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华盖

    议事堂中诸事议毕,各个杨氏真人散去,颜沁曦却留下了杨君秀。

    “嫂子”杨君秀面带疑惑之色。

    颜沁曦挽着她的手臂,道:“虎妞,如果君山在的话,他肯定会支持你冲击道境的,但在议事堂里面,这些话我却是不能说。”

    杨君秀沉默了一下,笑道:“我知道,哥不在,其实许多人是怕我的,嫂子也不应该因为这个与家族其他人结怨,尤其是这个时候。”

    颜沁曦微微一叹,道:“只希望你哥能够早点回来。”

    杨君秀却是正色道:“哥哥肯定会回来的。”——

    炎州焚郡焚天岛。

    “什么,你要走?”

    从芈重大巫的声音当中便能够听得出来,他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你凭什么?”

    杨君山缓缓的转过身来,嘴角带着一丝哂笑,道:“看来杨某这几年的阵道修为颇有进步,大巫阁下的感知已经在阵法的压制之下退化了许多。”

    一阵沉默之后,芈重大巫的声音再次在阵潭当中响了起来:“你进阶了华盖境?”

    杨君山脸上淡淡的笑容一丝未改,伸直的双臂从两侧缓缓抬起,宽敞的阵潭空间之中凭空升起一片狂风,将内中充盈的天地灵力席卷一空:“杨某这几年虽说困守这阵潭之中,但借助压缩在晶石矿脉中的地渊之气之力,却已经成功进阶华盖境。”

    “嘿嘿嘿嘿……”芈重大巫低沉的笑声传来,内中充满了嘲讽之意。

    杨君山神色淡然道:“大巫因何发笑?”

    芈重大巫道:“我却是笑你不自量力!能够困住本大巫,你这人族小子阵道造诣没得说,能够数次挡住本大巫的挣扎,说明你的修为也不差,至少在同阶修士当中可算得上是佼佼者,可如果你以为就凭这些就能够打破阵潭外的这一层琉璃壁,那你可真就小瞧了黄庭境存在的实力,更何况朱陵光与本大巫一般,又岂是寻常那些为了成就元神仙都欣喜若狂的黄庭修士能够相比的。”

    杨君山神色越发的淡然,道:“如大巫这般的黄庭道祖,不也被杨某镇压在这地之域之下么?”

    一声重重的冷哼从地下传来,芈重大巫冷笑道:“说来也是本巫废话,这道阵虽然能够困得住本巫,但道阵终究是死的,而本巫却是活的,先前本巫挣脱不得是因为尚有你这位阵法宗师坐镇镇压,可你要是离开,那本巫岂不是用不了多长时间便能够挣脱出来?如此说来,本巫反倒是希望你能够离开才对。”

    “看来大巫这些年身陷囹,却是比先前冷静了许多!”杨君山笑着点了点头。

    从杨君山在七年前焚天道场之战镇压大巫芈重以来,双方的关系在中间却是几经变化,一开始芈重大巫自然不甘心被一座道阵镇压,数次狂暴挣扎却都被杨君山镇压了下去,而且每一次都让芈重大巫吃亏不小。

    后来芈重大巫察觉到挣脱不得,于是便又开始威逼利诱,焚天门败退已成定局,焚郡迟早要落在域外势力手中,到时候地之域孤悬熔岩湖之中,其他域外大神通者自然不会坐视芈重大巫被镇压。

    然而杨君山却是一句话便又断了他的念想,这座道阵或许杀不死他,但杨君山却有把握在其他域外大神通者出手之前崩阵,就相当于自爆一般,将之重创并从黄庭境打落却还是有把握的,更何况

    硬的不行,那就来软的,身为黄庭大巫,芈重大巫在巫族中的地位自然极高,自然能够为杨君山许诺许多天材地宝,便是天地至宝也不止一件,然而杨君山可不认为这些东西比自己的命还值钱。

    芈重大巫数次试探未果,也知晓这个人族修士不是轻易就能够欺骗的了的,于是便从原本的敌对慢慢的变成了彼此冷嘲热讽式的交流,在这完全被封闭的岩浆孤岛之中,两人便是想要通外界联系都做不到。

    杨君山听得芈重大巫之言,笑容之中多了一丝讥诮,道:“恐怕要令大巫失望了,若是在两年之前,杨某便是有了机会也不敢从这里走出去,因为杨某前脚离开,恐怕用不了多久大巫便能够从地下挣脱,在下还不认为自己能够从一位暴怒的黄庭大巫手中逃得性命。”

    “哦,那又是什么让你在两年之后的今天给了你足够的自信,难道就凭你已经进阶华盖境的修为么?”芈重大巫语气中的嘲讽之意更甚。

    杨君山道:“大巫也不必套我的话,而时至今日,杨某也不必再对大巫隐瞒,这七八年来,杨某被困在这里却是只做了三件事儿。”

    不等芈重大巫询问,杨君山自顾自说道:“这第一件事么,自然就是利用蕴含了地渊之气的晶石修炼,并成功进阶华盖境;而第二件事便是利用阵棋推演出了完整的三才封仙道阵的阵法体系……”

    “咦,不对吧?”

    芈重大巫疑惑道:“你难道不懂这阵法,本巫都已经被你封镇在地下多年了。”

    杨君山明显也极为放松,闻言笑着解释道:“那自然是不同的,先前杨某是借助了道阵总阵图之力,能够调动整个阵法的力量,可实际上那种掌控却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而如今杨某却是已经将这座道阵的原理完完全全推演解析了出来,也就是说杨某不但已经完全由能力独立布置出完整的三才封仙道阵,甚至还能够做出调整和改进,这也是杨某早已经在一年之前便尽皆华盖境并稳固了修为,而大巫却全然不知的原因。”

    地下又是一阵难言的沉默,良久芈重大巫艰涩的声音才从地底传来:“也就是说你对封镇本巫的阵法进行了改进,哪怕之后你离开,老夫也无法摆脱这阵法的束缚了?”

    杨君山微笑点头:“正是!”

    “本巫却是不信!”

    芈重大巫的语气之中明显隐藏着一丝暴怒的情绪,甚至隐约当中还有着那么一丝惊惧?

    杨君山“呵呵”一笑,道:“杨某既然要离开,这些手段迟早都要施展出来的,大巫既然不信,那便尝试一下自然知晓。”

    杨君山走到了阵潭中央,双手再次握住了插在中央的破山锏,道:“事实上这种手段杨某在七八年前便已经有了布置,而芈重大巫也曾经有过经历,只不过时至今日才能够真正的派上用场罢了。”

    杨君山的话让芈重大巫顿时回想起了什么不好的经历,阵潭地面突然剧烈的震颤起来,下面传来他惊怒交加的声音:“小子,你要做什么?本巫警告你,啊……”

    随着杨君山突然将破山锏从阵潭中央拔出,一股赤红色的血液周围闪烁着橘黄色的火焰从孔洞当中喷出了一丈多高。

    然而不等这些燃烧的液体从半空跌落,杨君山却伸手一点,半空中燃烧着的液体便尽数落入在阵潭上早已经挖开的一道浅浅的沟槽之中。

    赤红色的液体沿着沟槽流动,很快便注入到了阵潭边缘的孔洞之中,里面传来“汩汩”的声音,随即便有雄浑的天地灵力从中泛出,不过随着杨君山又是几指点出,一层石膜从阵潭表面浮起,将阵潭中央孔洞以及地面的沟槽尽数封闭了起来,从外面看上去,根本察觉不到在地面下还隐藏着一条暗在的沟槽。

    “小子,快停手,你到底做了什么?”

    地下传来芈重大巫低沉的怒吼,语气中充满了恼怒。

    杨君山嘲讽道:“大巫是否感到气急败坏?杨某这些年为了修炼,几乎要将那条晶石矿脉挖掘了四分之一,导致那条矿脉存储的灵力不断减弱,让大巫看到了脱困之机?而大巫这些年来恐怕一直都在为了那条不断被削弱的晶石矿脉做着努力,一直等着某一天以此为突破口,彻底挣脱道阵的束缚?”

    “你居然知道?”芈重大巫的语气终于带上了一丝惊骇。

    “呵呵呵呵……”

    杨君山笑道:“杨某之所以挖掘那条矿脉,可不止是为了修炼呀,同时也是为了引一条新的阵脉来弥补削弱的晶石矿脉,而这条崭新的阵脉还能不断的削弱大巫你的本源,虽不至粉碎你的道果境界,却也足够让你一直虚弱而无法挣脱道阵的束缚。”

    “你头顶的百会穴被杨某道器击破,在道阵之力下无法愈合,便一直会有巫血溢出,而一位黄庭大巫,特别还是一位拥有祝融之火的大巫精血,内中蕴含的雄浑力量,完全能够用来弥补晶石矿脉削弱的力量,如此大巫自身便与整个道阵形成互补并融为一体,自然无力再挣脱束缚,而杨某便也可放心大胆的从这里离开了。”

    “好高明的阵道之术,好卑鄙的心思手段!”

    芈重大巫咬牙切齿的声音从地底传来,然而便是这片刻的功夫,他的语气当中却已经明显的带上了虚弱:“纵然本巫没有能力挣脱道阵束缚,可没有了你的直接掌控,其他人却并未便破不了你的道阵。”

    杨君山淡然道:“或许吧,但不是杨某自夸,大巫想要找到一个能够破解杨某阵道之术的阵法师,或许还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