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族会

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族会

    梦瑜县,西山杨氏议事堂。

    “这些年四伯母执掌家族的贡献有目共睹,她处事公平,行事周密,可以说家族这些年的经营以及底蕴的积累,她的功劳可以说仅次于四伯,若是四伯仍旧坐镇家族,不,哪怕家族尚有一位道祖坐镇,四伯母都是执掌整个杨氏家族的最佳人选之一,可偏偏四伯现在却不在了……”

    “嗯?”杨君平在议事堂中的地位仅次于颜沁曦,闻言直接出声打断,道:“你四伯还在,如今只是困在炎州而已。”

    “当然,侄儿并不是那个意思!”

    杨沁璋向着杨君平微微躬身,惶恐而谦卑的神色让人确信他刚刚只是口误,或者说只是转述他人的一种看法而已:“可别人却并不这么看,毕竟四伯已经七八年的时间不曾在修炼界现身了,而玉州各派如今却是纷纷有高阶修士进阶道祖,此消彼长之下,哪怕玉州修炼界一直有传言杨氏家族有四伯的道境朋友在暗中守护,也免不了会出事端。”

    “毕竟那些所谓的守护者也只不过是在四伯在炎州出事之后,去了杨家周边各家宗派与那些个道境存在警告了一番,他们甚至都不曾公开在杨家露面,窃以为他们所谓的守护,最多也不过就是保留杨氏家族的血脉传承而已,至于咱们杨家这些年来所占据的势力范围,如果当真有其他宗门挑衅出手的话,难不成那些守护者还会为这些东西而与玉州那些有道祖坐镇的宗门交恶吗?”

    议事堂中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在听杨沁璋的剖析,平心而论,杨沁璋所言却是颇有见地,而这也一直都是杨氏几位高阶修士所担心之事,而杨沁璋能够成为杨氏后辈子弟当中的佼佼者,也的确并非浪得虚名。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杨君馨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原本她应该早已经随同宁斌等人坐船前往海外,可因为杨氏突然收到仙宫下令攻打“魔域血都”的命令,所有人的行程便都被取消了,毕竟是四位真人境修士,尤其宁斌还是作为杨氏顶尖战力的太罡境修士,这个节骨眼儿上自然不能轻易离开。

    “如今的杨氏家族需要一位道祖,一位新的道祖坐镇家族,以保证杨氏家族在整个玉州的地位不被动摇,杨氏家族的利益不受侵犯!”

    杨沁璋沉声说道,而在他的话出口的同时,也的确得到了议事堂中一些真人修士的认同,特别是那些新晋真人境的杨氏后辈。

    “诸位家族的长辈、供奉长老以及同辈兄弟姐妹们!”

    杨沁璋的神色前所未有的郑重:“咱们杨氏家族在四伯的带领下,可以说是从无到有在玉州修炼界开辟了眼前这番局面,百多年来家族的积累以及底蕴不可谓不深厚,而之前这些家族收拢起来的资源都会在四伯母公正的主持之下进行分配,然而如今杨氏家族看似安稳,可实则却是暗藏危机,所以,我们必须要放弃以前的物资资源调配制度,哪怕甚至因此而减缓我等各自的修炼进度,也要将这些修炼物资集中起来先行供养一位家族的道境修士出来再说!”

    “这便是正经摊牌了么?这些年来此子果真历练出来了,言语之间滴水不漏还能将自己干净的撇出来,甚至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还会给自己披上一层圣洁的外衣吧!”

    在议事堂上首正襟危坐的颜沁曦默默的看着中央的杨沁璋发表着自己的演讲,神色间根本分辨不出喜怒。

    “集中家族资源之力供养一位修士先行进阶道境,”杨君平重复了一句,然后又将目光转向了宁斌,道:“宁兄,这似乎是撼天宗故智啊?”

    宁斌点了点头,笑了笑却并未多言。

    “不错,侄儿的这个方法的确有效法之一!”

    杨沁璋却是并不否认:“但撼天宗当年弄巧成拙却并不意味着这个方法是错误的,我们如今的情况与当年的撼天宗并不相同,撼天宗当年压榨瑜郡各下属势力,不但是用来供养燕山老祖冲击道境,实际上还有相当一部分却是装进了撼天宗上下各阶层修士的口袋,而我们杨家却并不是要将这些东西转嫁到各县、镇、村落,而是我们杨家人自己勒紧腰带,而且这件事情是侄儿率先提出来的,那么侄儿也愿做表率,从下个月开始,侄儿从家族领取的月供愿向家族上缴八成!”

    不得不说,当杨沁璋这一番话说出来之后,议事堂中原本还有些漫不经心修士,这一次却不得不慎重的来考虑这个家族后辈所提出来的意见了。

    大道理谁都会讲,但却比不上在实际当中采取行动,然而当着两者都集中在一个人身上的时候,那便可以化为一种领袖或者先驱的能力,而这种能力却又往往能够引导大势!

    这个时候,敏锐如颜沁曦和杨君平,都能够从这件事情看到背后更深层次的东西,两人不由自主的目光在半空之中进行了短暂的交流,却各自心知肚明,对于此事他们两个已经不太好阻止了。

    杨君馨还没有看清楚这背后的东西,但她却有着本能的直觉,她并不喜欢杨沁璋这样一个小辈在议事堂当中一副从容的样子侃侃而谈,她甚至从他的身上看到了刻意模样自己大哥的影子,这让她更是感到有些不喜。

    “那么想来你自己也已经有了人选,不妨直接说出来!”杨君馨的语气带了一丝微不可查的哂笑。

    杨沁璋正色道:“侄儿的确有人选,四伯母、九叔和十三叔自然是众望所望的人选,然而考虑到他们三人的修为,无论是已经进阶太罡境的十三叔冲击道境更为容易一些,至少在物资资源的消耗上能够节省下来不少!”

    杨沁璋的声音顿了顿,接着道:“况且这些年来,四伯在十三叔身上耗费的心血所有人都看在眼里,以十三叔的修行天赋,四伯恐怕早就有意将十三叔培养成为家族第二位道境修士了。”

    一直在议事堂上首几个座位上闭目养神的杨君昊,这个时候突然睁开了眼睛,脸色一沉,道:“胡说八道些什么,你四伯智深如海,也是你一个后辈能够揣度的?”

    杨沁璋连忙道:“侄儿自然不敢揣度四伯深意,但十三叔却还有一个优势却是他人难以企及的,那便是十三叔的岳父桑无忌道祖,那可是一位渡过了雷劫的存在!”

    原本之前杨沁璋提出的支持杨君昊的各种理由,议事堂中的杨氏族人还在议论纷纷,尽管大多数都不得不认同他的道理,却也并非所有人都认同他的意见,但当杨沁璋提到桑无忌名字的时候,整个议事堂再次鸦雀无声,所有人似乎都已经没有了再继续讨论下去的必要。

    颜沁曦默不作声,杨君平看了杨君秀一眼,脸上神色变幻不定,最终却还是没有出声,杨君馨皱着眉头,她不得不承认这个堂侄说的的确很有道理。

    杨沁璋见得议事堂中所有人都不说话,抬头看了一眼颜沁曦,犹豫了一下还是将目光转向了杨君平,道:“九叔,你觉得如何呢?”

    杨君平嘴角掀了掀,控制好了面部的表情,沉声道:“如果没有其他意见的话,那么就这么定了吧?”

    说话的时候,他的目光扫过了上首的颜沁曦,却发现颜沁曦仍旧没有任何表示。

    “这,这,这如何使得?”

    杨君昊脸色通红,一半儿是激动,而另外一半却是兴奋。

    杨君平笑道:“十三弟说的哪里话,你目前乃是我家族冲击道境修士当中最合适的人选,既然大家都认为沁璋说的有道理,你更应该肩负起守护家族的责任来,别忘了,你也姓杨,体内流着杨氏的血脉!”

    杨君昊脸上尽是感动,郑重道:“九哥放心,四嫂放心,还有家族诸位放心,十三毕竟全力以赴!”

    一件大事定下来,议事堂中的气氛松快了不少,不少人纷纷向杨君昊表达了恭喜之意,其中也不乏在言语间有巴结这位杨家未来的道祖之意。

    然而这种放松的氛围并没有持续太久,便被匆匆赶回西山的周毅等人破坏的一干二净。

    “惭愧,我是被赶回来的,如今家族已经基本上失去对瑜城的掌控了!”

    周毅赶回议事堂的第一句话便是谢罪,刚刚说完便因为愧怒攻心,原本体内有伤的他更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众人连忙让他坐了下来休息,然后让随同他一起回来的杨沁琅和杨沁琮诉说发生在瑜城的事情经过。

    却原来是齐楚派的人在瑜城坊市之中滋事,先是在坊市中围住了调解事端的杨沁琮,然后引来了周毅和杨沁琅,在齐楚派的人蓄意挑事儿的情况下,双方之间终于爆发了冲突,随后早有准备的齐楚派太罡真人贾仲义突然出手,将周毅真人击伤,在各方势力暗中若有若无的挤兑之下,周毅等人再无法立足,只得退出了瑜城。

    “岂有此理,瑜城乃是当初四哥与玉剑、玉霄两派掌门约定的合力共管,他们这么做,可还曾将四哥放在眼里?”

    杨君昊大怒,一拍桌子站起身来怒斥。

    杨沁琮气恼道:“都怪我,上了他们的当!”

    “就这是这一次不上当,下一次也一定会上当!他们摆明了就是在故意设局而已。”

    杨沁璋摇了摇头,神色凝重继续道:“这恐怕只是他们的试探而已,失去瑜城只不过是一个引子,如果杨氏没有道祖庇护,那么接下来杨家还会失去原玄元峰上的受益,甚至那些诞生了道境存在的宗门还会一步步蚕食瑜城周边其他的地域,毕竟在他们眼中,没有了道祖庇护的杨氏家族占据的地盘实在是太大了。”

    一直不曾做声的颜沁曦突然在议事堂上首站起身来,道:“以周兄的为人,应当不会这般轻易放弃出城才是,想来返回家族是因为有更重要的事情了?”

    “瞒不过夫人!”

    周毅真人从衣袖当中掏出了一块玉板,道:“沁璋说的不错,麻烦事儿还会继续下去的,各派的道祖十之八九早已经进入了瑜城。”

    颜沁曦接过了玉板在上面一划,一份各派道祖共同签发的征召令:“讨伐魔域血都在即,各派精英汇聚,请杨氏家族派出一位太罡,两位天罡、四位玄罡以下共计七位真人境修士,以及真人境以下三十位低阶修士前往瑜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