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心动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心动

    梦瑜县西南,落霞岭熔岩湖上,一艘小舟在粘稠的炽热的赤红火海当中飘荡。

    舟上,一只小巧砂壶在壶底没有火炉的情况下散发着滚滚热气,咕嘟嘟的水开声音将壶盖吹得不断的跳动,壶中沁人的茶香四溢。

    杨君昊一手将壶中茶水注入到对面老者的茶杯之中。

    老者面露赞叹之色,口中赞的却不是壶中的灵茶:“好一只炎阳壶,却原来还有如此妙用,当年杨家与金乌派结怨,想来便是因为这件宝器了?”

    杨君昊敬了老者一杯茶,道:“不尽想老师如今距离道境只差了临门一脚,弟子在这里祝老师早日显化元神,成就道境老祖!”

    七阳真人“哈哈”大笑了两声,将杯中灵茶一饮而尽,道:“原本老夫以为自己的路已经走进,怕是连进阶太罡境都难,好在老夫七火齐聚,将七阳流火诀修炼至大成,也觉得对得起流火谷列祖列宗,却不曾想临了老夫尚有如此机缘,不但进阶太罡,甚至还能一窥道境虚实,足慰平生呐!”

    杨君昊将杯中灵茶续满,道:“听闻老师也曾数次初入炎州?”

    “杨氏的消息也已经变得如此灵通了么?”

    七阳真人微微感叹了一句,道:“说来在炎州数次大战却也不曾得了多少机缘,倒是有几位原金乌派修士,因为不堪金乌老祖甘为域外走狗,逃出煌郡之后得老夫之助,再加上本派与金乌派也曾有过交集,如今便一直在流火谷落脚。”

    杨君昊恍然,脸上挂了一丝羡慕,道:“原来老师却是得了金乌派传承。”

    流火谷与金乌派的交集,自然指的是当初金乌派与玉州其他宗门联手围攻西山,金乌派的修士便曾经将流火谷作为前站,当初流火谷上下俱被金乌派的太罡真人压服,当日西山一战,杨田刚直接陨落,也直接导致了后来杨氏与流火谷之间的隔阂。

    七阳真人察言观色,若有所指道:“如今修炼界形势险恶,当初玉州一位太罡真人便能够镇压一方,可如今才过去多少年?各派纷纷有道祖现身,如今一家宗门若无道境存在坐镇,在玉州充其量只能算作二流势力,原本老夫对此体会不深,可如今进阶道境在即,却是深切的感受到了道境存在真正的可怕之处。”

    杨君昊淡淡一笑,道:“看样子老师进阶道境当真是十拿九稳了。”

    七阳真人将手中茶杯缓缓落下,目光微垂,似叹似喃喃自语道:“君山道友威震玉州,可已经有多年不曾露面了吧?这些年杨氏积累底蕴何等雄厚,为何不集中全力培养第二位道境修士呢?”——

    瑜城,杨沁琅匆匆找到周毅真人,道:“周师叔,最近一段时间有大量玉州各宗门的修士涌入瑜城,其中不乏真人境以上的高阶修士,城里的情况越来越差,有些人甚至就是蓄意滋事,而且爆发冲突的双方修为也越来越高,再这样下去,瑜城的局势恐怕就要失控了。”

    在杨沁琅前来禀报之前,周毅真人正沉着脸查看手中刚刚收到的一枚飞剑传书,听得杨沁琅禀报,周毅真人将手中的飞剑扔给他,道:“恐怕不止是失控那么简单,杨氏没有了道祖镇压,我们得到的消息已经晚了,为了缓解炎州的紧张局势,仙宫下令玉州各派组织起来进攻‘魔域血都’,家族传来消息怀疑各派会齐聚瑜城并将之作为进攻琅郡‘魔域血都’的桥头堡,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杨沁琅脸色一变,道:“他们想要夺取瑜城?”

    周毅真人道:“确切的说,恐怕是想要夺取我们杨家手中掌控的瑜城,这几日你在城中弹压,可曾见到有人在玉剑门和玉霄派的辖区内寻衅滋事?”

    杨沁琅愤愤不平的接过周毅真人递给他的飞剑传书,灵识沉入其中一扫,顿时眉头皱了起来,道:“族会?家族要召开族会,真人境以上的修士都要参加,这个结骨眼儿上?”

    杨沁琅正在查看传书中的具体内容,却听得门外一阵喧哗,连忙虽在周毅真人身后走了出去。

    一名杨氏修士见得周毅真人和杨沁琅出现,连忙上前叫道:“周长老,琅叔,你们快去救琮叔,他在南区坊市被齐楚派的人围上了。”

    周毅真人和杨沁琅对视了一眼,杨沁琅脸色一沉,道:“不要慌,先把事情说清楚。”

    周毅真人却沉声道:“先去,路上边走边说……”——

    炎州焚郡,焚天熔岩湖之中。

    这里原本焚天门道场所在地,然而数年前一场大战,占地方圆上百里的焚天道场倾覆,完全被地火渊狱中喷涌而出的地火熔岩掀翻,而且随着地下喷吐的熔岩越来越多,熔岩湖的面积也越来越大,七八年的时间已经让熔岩湖的面积几乎臻至方圆近千里。

    然而事实上这还是地火渊狱被大大限制了的缘故,要不是如今在熔岩湖中央位置仍旧矗立着一座外表完全化为琉璃的孤岛,从地下涌出的地火熔岩几乎能够掀翻半个焚郡。

    而在熔岩湖中央的流离孤岛,原本就是数年之前焚天门道场地之域的主体部分,在经过地火多年的烧灼,火浪不间断的冲刷之后,道场周围松散的部位尽数断开,内中的阵法体系也自行收缩,力量被凝聚起来,尽管孤岛在不断缩小,可实际上倒得最近一两年,孤岛缩小的幅度已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

    而在这座孤岛外面笼罩的不知道有多厚的琉璃状晶壁之下,地之域原本的阵潭仍旧还保持着与七八年前相似的模样。

    阵潭中央,杨君山盘坐在地,双手捧着一颗婴儿头大小的玉晶石正在闭目修炼,数年时间困于一隅之地,使得他看上去肌肤比以前显得白皙了许多。

    捧在他双手当中的那颗硕大玉晶石看上去却有些怪异,与通常内中蕴含着的氤氲灵气的玉晶石不同,这颗玉晶石当中却是充斥着满满的灰黑色,如同浓稠的墨汁一般。

    这些灰黑色的晶石当中蕴含的不仅仅是灵力,同时还有被杨君山利用道阵之力强行压缩到里面的地渊之气。

    当日地火渊狱之中地渊之气爆发,杨君山利用阵法收集并过滤了大量精纯的地渊之气,而且还是内中大多是土行本源的地渊之气。

    然而这些地渊之气实在太多,以至于杨君山根本无法完全吸收,无奈之下,杨君山便让杨君昊暗中在地之域当中开辟了灵脉与晶石矿脉的通道,将大量剩余的地渊之气通过灵脉注入晶石矿脉当中,并利用阵法之力将地渊之气强行压缩入晶石之中进行保存。

    随着杨君山修炼即将结束,他双手捧在丹田附近的黑色晶石中的地渊之气,连同内中的天地灵力尽数被杨君山炼化吸收,当他结束了这一轮的修炼缓缓睁开双目的时候,手中那块已经显得苍白而失去活力的晶石“咔啦啦”几声脆响,碎成了数块碎石,被他随手仍在地面之上,而在他周围地面上,堆积的足有杨君山膝盖高低的这种碎石堆,至少还有七八个。

    杨君山站起身来,一路向着阵潭原本的出口处走去,而这里却早已经因为出口处的岩石被南明离火烧融之后,结成的厚厚的灰暗色的琉璃所层层覆盖,只有在白天日头正好的时候,才会有不知道中途经过了多少道折射的光芒星星点点的洒落在这片琉璃晶壁之下。

    “嘿嘿……”

    低沉的笑声突兀的在侦探密室当中回荡,而站在琉璃晶壁之下的杨君山却恍若未闻。

    “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你小子的行动难道就不能有点新意?每一次修炼完毕之后都要在那琉璃晶壁下面站上半天,难道你还想着从这里逃出去?”

    那道声音说到这里突然一顿,然后“哈”的一声,道:“到了该给本尊挠痒痒的时间了。”

    那声音刚落,之前一直在琉璃晶壁下站定仰望的杨君山突然转过了身来,向着阵潭中央处走来,从插入阵潭中央的破山锏开始,仔细的检查着用来镇压大巫芈重的三才封仙道阵的每一处阵基核心,以确保不会因为任何一丁点的疏漏给这位黄庭大巫以可趁之机。

    每一次在杨君山检测过之后,整个三才封仙道阵的运转以及威力都会重新得到恢复,对于大巫芈重的镇压自然也会跟着加重,而芈重大巫却将其称之为“挠痒痒”。

    “那么接下来你会做什么?去那条晶石矿脉里面继续挖矿,挖掘里面蕴含了地渊之气的晶石。还是推演你手中的封仙阵总阵图?不对,你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不曾再使用手上的那套灵阶上品的阵棋了,难道说你已经完成了对三才封仙道阵的推演,掌握了这座道阶大阵的传承机密?”

    “我要走了!”

    杨君山突然开口道。

    “什么?”

    芈重大巫的声音显得陡然提升,显得有些尖锐,而很快他便嗤笑一声,道:“你要是真有本事能离开这里,七年前便离开了,何至于等到现在?更何况你可知道外面那层琉璃璧是怎么来的么?那是朱陵光那个坏妞用她孕育的本命仙火南明琉璃火烧化了岛上一切物品之后所形成的壁垒,为的就是要将你困死在这孤岛当中,又岂是你能够打破的?”

    却见杨君山此时却是微微一笑,道:“以前的确不行,可现在却未必没有机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