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族会

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族会

    宁斌急匆匆赶到议事堂,却见到颜沁曦、杨君秀正在议事堂中等待他到来,而在两人下首,苏长安则显得有些焦躁。

    “夫人急招宁某,不知有何要事?”

    宁斌朝着二人拱了拱手,这才将目光转向颜沁曦问道。

    颜沁曦伸手请宁斌坐了,这才道:“有一件麻烦事,思来想去还是要宁兄出马才最是合适。”

    宁斌看了一眼焦躁的苏长安,作为杨君山开山首徒,虽说修为刚刚突破聚罡境,遇事向来稳重,行事也颇具章法,乃是杨氏后辈子弟当中出类拔萃的人物,可如今却是脸现焦躁之色,可见今日之事十之八九与他有关。

    念头在心中一转,宁斌嘴上却没有怠慢,道:“不知是何事,宁某必竭力完成。”

    “是有关君山弟子如兰在海外遇险之事,具体还是让君秀妹子与你细说。”

    颜沁曦说罢朝着杨君秀点了点头。

    杨君秀将她暗中护佑杨沁瑜兄妹二人,中途遇到龙岛澜萱公主之事大致说了,然后又说了澜萱公主告知她丁如兰失陷海外一处遗迹之事。

    宁斌想了想,道:“可否确定丁师侄是否有性命之忧?”

    不等颜沁曦和杨君秀二人开口,一旁的苏长安已经插口道:“弟子刚刚去魂室看过了,丁师妹的魂灯并未熄灭,也没有变得昏暗,可见并未受伤。”

    宁斌点了点头,道:“那么夫人的意思是要宁某去海外救助丁师侄么?”

    颜沁曦道:“海外不比内陆,那里不但有四大宗门,龙岛的势力更在四大宗门之上,形势要复杂的多,宁兄到了海外最好还是隐藏了身份先行查探为妥,切记要量力而行,万不可为救人将宁兄也失陷进去。”

    宁斌笑了笑,道:“夫人放心,这点宁某却是省得。”

    眼瞅着这件事就要定下来,一旁的苏长安终于再也沉不住气,连忙道:“师娘,可否让弟子也随同宁师叔前往海外?”

    颜沁曦脸色一沉,道:“自从晓得你师妹遇险之后,你可曾还有一丝沉稳?如此焦躁,便是到了海外又如何能够任事?”

    苏长安深深吸了一口气,收敛了脸上的焦躁之色,道:“弟子先前确实失了冷静,但还请师娘放心,弟子到时一定听从宁师叔一切安排,还请师娘准许弟子前去做个随从。”

    “宁兄?”颜沁曦带着征询的目光看向宁斌。

    宁斌笑道:“也罢,让他们外出跟着见见世面也好。”

    “多谢宁师叔!”苏长安闻言登时大喜。

    而颜沁曦这时却是将一只五彩贝交给了宁斌,道:“此物原是海外龙岛公主所赠,宁兄可带在身上,危难之际或有用处。”

    宁斌略带惊讶之色接过此物,正要张口询问,却听得议事堂外有人走进,转头看去时,一道声音已经传了进来:“嫂子,你要派谁去海外?可否带上我们两个?”

    议事堂外走进两人,当先一人正是杨君馨,而她身后之人却是一位看上去进阶真人境不久的年轻修士。

    宁斌笑道:“呦,这不是蓝大师么,在丹房之外见到您可是有些稀罕。”

    蓝鹤鸣面薄,还没有说话脸就先红了。

    杨君馨一步挡在他身前,道:“宁大哥,不许你取笑他。”

    宁斌连忙摆手,道:“好,好,不取笑,不取笑,话说我也只是想跟他打个招呼,套个近乎而已,要知道小蓝可是家族培养的天才炼丹师呢,我巴结还来不及,怎么可能取笑他?倒是小馨你这般着紧这小子,莫不是也和我一样方便向他讨要几颗宝丹?”

    “这还差不多!”

    杨君馨白了宁斌一眼,随即脸色却是一红,狠狠的剜了他一眼,这才向颜沁曦道:“嫂子,小蓝近来进阶真人境,修为也已经稳固,听说这一次你要派人去海外调查丁师侄的事情,所以我打算顺路带他去蓝家岛一趟,不管怎么说那里也是他的老家,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也想着回去看看。”

    杨君秀忽然插口道:“如兰海外遇险之事我也只跟嫂子说过,你们两个是从何得知的?”

    杨君馨“咯咯”笑道:“我的秀姐姐,鱼儿也是我的好姐妹呢。”

    杨君秀冷哼一声,道:“我倒是觉得八成是钟九那个大嘴巴!”

    杨君馨眨了眨眼睛,道:“自己的手下,你自己调教喽,嫂子,你同意我们去不?”

    颜沁曦却是有些为难道:“小蓝想要回海外一趟原本无可厚非,只是如今海外的形势却是有些乱,我却是不放心你们安全。”

    杨君馨闻言便道:“嫂子你就放心吧,只是路过的时候烧一把纸钱而已,不会耽搁寻找宁大哥事情的,而且丁师侄的事情我们也可以帮忙啊。”

    颜沁曦有些迟疑的看向宁斌,宁斌笑了笑,道:“也罢,索性一起走一趟。”

    颜沁曦点了点头,道:“事不宜迟,明日便启程吧,隐匿了身份修为,便到村外港口乘坐商船沿着沁水一路南下,也好避开他人耳目。”

    说罢,颜沁曦又将一个盒子交给了宁斌,道:“这里面是几张敛息符和一张破禁符,敛息符是家族符堂所制,能够将你们的修为气息压制在真人境一下,至于破禁符乃是夫君与我所制,他曾言道,寻常宝阵以下禁制当有效用。”——

    一道虹芒从天边而至,在距离西山尚有数里之遥的时候,却仿佛一头扎进了水中一般缓缓而行,直至静止不动,原本的虹芒敛去,露出了原本的面目,却原来是一支传讯剑符。

    杨氏家族议事堂中,杨君平赶来的时候正看到颜沁曦手中拿着一支传讯剑符面露沉吟之色。

    “嫂子,可是有什么事情发生?”

    杨君平一边踏进议事堂,一边问道。

    颜沁曦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将手中的剑符递了过来,道:“你自己看一看吧,这是这些年来暗中守护家族的一位道境修士传来的消息,是仙宫下的命令。”

    “守护家族的道境修士?”杨君平结果剑符疑惑的问道。

    颜沁曦点了点头,解释道:“焚天门道场被攻破之后,修炼界传言你大哥借助焚天门护宗残阵以一己之力镇压了一位域外黄庭道祖,据说当时的形势极为危机,若是那位域外黄庭道祖杀入道场,当时焚天门以及在场的数位大神通者都有可能出现重大伤亡,你大哥将那位域外道祖镇压之后,不但为焚天门撤离争取了时间,也让不少参展的各派大神通者能够全身而退,因此,后来焚天门以及不少大神通者都承你大哥人情,他们派遣了宗门的道境修士或者是后辈子弟,来到玉州晓谕家族周围各派势力不得乘人之危,而且还不时地在家族势力范围周围巡视,这些年来家族周围各派势力都有提升,而家族之所以相安无事,应当便与这些人的警告有关,我们便称这些人为守护者。”

    杨君平点了点头,将灵识沉入剑符中查看里面的内容,脸色很快变得凝重起来,道:“仙宫下令各州势力组织力量攻击州内盘踞的域外势力?”

    颜沁曦点了点头,道:“大概是因为炎州的局势越发的有恶化的缘故,据说炎州的域外修士以两位黄庭境的大妖为首,在先期进入修炼界的域外势力的配合下,将炎州各方各派以及仙宫的援兵打得抬不起头来,因此,仙宫这才下令各州势力各自组织围攻域外势力,意图将炎州的域外修士分散,也好减轻炎州各宗门在域外势力下的压力。”

    杨君平点头道:“那么在玉州,最大的域外势力应当就是琅郡的‘魔域血都’了。”

    颜沁曦也道:“如今玉州各派,玉剑门、玉霄派、撼天宗和天灵门都有道境老祖坐镇,潭玺派、齐楚派都有新晋道祖,就连流火谷的七阳真人也有传言说在炎州得了机缘,这些年深居简出,也极有可能踏上了道途,这些宗门里的道祖平日里难得一见也就罢了,如今却是有了机会聚在一起,怕是要拿杨家开刀。”

    杨君平眉毛一挑,道:“嫂子不是说有其他宗门的道境存在曾经出言警告各派么?”

    颜沁曦道:“那些守护者的警告又怎么可能挡得住仙宫的命令?况且只要不是杀人,那些守护者也未必愿意为杨氏家族出头,凭白得罪玉州各家宗派。”

    “杨氏家族的势力范围北起瑜城,南至凌璋、胡瑶二县,西以琳郡佳瑜县中央为界,东到晨瑜县以西,论面积几近一郡之地,这些年经营灵田无数,矿脉抽引多条,便是灵源、灵脉,除了西山之上,下辖各地区又汇聚了多少,在外人眼中,失去了道境庇护的西山杨氏根本就是一块肥美的肉糜,谁都想上来咬上了一口。”

    说完这些,颜沁曦突然问道:“如果这些宗门想要下手,你觉得他们会在哪里开刀?”

    杨君平迟疑了片刻,忽然道:“瑜城?”

    颜沁曦赞同道:“也只能是瑜城最合适了。”

    杨君平又问道:“那么嫂子认为接下来该如何应对?”

    “目前毕竟也只是揣测,不妨开一次族会,让家族真人境以上的修士,包括外姓的长老供奉,大家各抒己见便是。”

    杨君平错愕道:“嫂子你当真要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