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家族

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家族

    沁水之上,那位教授杨沁瑜兄妹“九变锻体术”的来人突然停下了脚步,向着沁水南岸看了一眼,笑道:“跟了我一路,也该出来一见了吧?”

    话音刚落,一道高挑的身影出现在岸边,杨君秀皱着眉头道:“九变锻体术,这是龙族传承的锻身神通么,澜萱公主殿下?”

    澜萱公主笑道:“怎么,担心我会害那两个孩子不成?”

    杨君秀摇了摇头,道:“堂堂龙岛公主,还不至于下作到害两个小孩子的性命,我只是奇怪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而已。”

    澜萱公主道:“如果我说只是不想那两个孩子在锻体术上走了弯路,你信吗?”

    杨君秀冷哼一声,道:“我白虎一族传承的‘山君图’并不比龙族的锻体术差!”

    “可那两个孩子却曾经用真龙之血泡澡,不是吗?”澜萱公主反问道。

    杨君秀再次冷哼了一声,不过却并未在出生反驳。

    澜萱公主见得杨君秀仍旧满脸戒备的神色,无奈道:“好吧,我这一次前来其实也是想要知道君山道人的真实情况,毕竟最近几年修炼界关于的传言实在太多,更有许多传言南辕北辙,让人辨不清真假,所以也只能亲自来看一看了,不过看样子君山道人似乎的确不在玉州。”

    杨君秀闻言只是冷着脸不说话,澜萱公主突然道:“你是不是特想跟我打一架?”

    杨君秀先是一愣,紧跟着整个人都活转了过来一般,浑身上下都兴奋了起来,道:“怎么打?”

    澜萱公主闻言“咯咯”笑了起来,道:“先记下来吧,等你进阶道境再说,现在打我胜之不武,压低了修为你怕也未必情愿。”

    杨君秀冷冷道:“你不必压缩修为,我也能跟你打!”

    “就凭你身边的两个伥鬼么?”

    澜萱公主的目光在杨君秀身后两处空无一人的地方各自瞥了一眼,道:“还是等你进阶道境的时候再说吧。”

    说到这里,澜萱公主的声音顿了一顿,道:“其实我特羡慕你有一个好义兄,你的白虎血脉极为精纯,吃了不少血藻丹吧?我当年进阶道境之前却不曾有如你这般精纯的血脉。”

    “你到底想说什么?”杨君秀沉声道。

    澜萱公主道:“据我所知,金乌太子帝婴和鬼王陆禁的手下似乎都在收集关于玉州杨氏的情报,那金乌太子为何这般做我不知道,但那鬼王陆禁这般做的缘故,我想我却是多少明白一些了,怕是少不了你身边两个伥鬼的缘故,到时候这几年来在玉州暗中守护杨氏家族的那几位道境存在,怕是担不下也不敢担这些干系。”

    杨君秀闻言脸色大变。

    澜萱公主却是挥了挥手,道:“言尽于此,杨家还是早做准备吧,当然,若是君山道人回返,这些事情或许尚有转机,毕竟无论是那金乌太子,还是鬼王陆禁,都不大可能亲自前来。”

    杨君秀目送澜萱公主沿着沁水离开,却突然见到她的身形又是一顿,声音紧跟着又传来,道:“差点忘了一件事情,最近海外修炼界有一位寒冰真人丁如兰的女修颇有点名气,此人是否与杨氏家族有旧?听闻此人与几位海外修士联手探查一处遗迹,之后却是音信全无,有消息说他们被困在了遗迹当中,也不知是真是假。”

    杨君秀一怔,连忙要张口询问,可水面上却哪里还有澜萱公主的踪迹——

    西山村。

    外出游历数年而归的杨君平,在见过了主持家族事物的大嫂之后,刚刚回到家中,甚至还未来得及休息,杨沁璋便上门前来拜访。

    杨君平眉头微皱,但还是笑了笑,便前去客室相见。

    “九叔,恭喜九叔修为大进!”

    一进门,杨沁璋便向着杨君平拱手恭贺道。

    杨君平摆了摆手,笑道:“有什么好恭喜的,不过是刚刚进阶天罡境罢了,如今家族当中便是太罡境修为的都不止一位,何况一天罡境。”

    杨沁璋闻言话里有话道:“那可不一样,家族当中天罡境以上的虽然不止一人,可真正姓杨的,四伯以下,真正在土行一脉上修为进阶真人境后期的,却只有九叔你一个人。”

    杨君平笑了笑,没在接他的话茬。

    杨沁璋却锲而不舍,道:“九叔,我杨氏家族终究是以土行一脉起家,土行一脉的修士才是家族的正宗路途,万不可让家族的路子走歪了啊!”

    杨君平脸色一沉,道:“胡说八道,谁又规定了家族必须要走土行一脉?你十三叔和十姑乃是家族天赋最好的两个,他们两个一个是火行修士,一个却是木行真人,难不成他们走的路子便错了,便不是杨氏族人了么?”

    “但绝大部分杨氏族人却走得都是土行一脉的路子,这却是事实,而且这些年来家族中真正崛起的高手却无一是土行一脉,哪怕是投靠家族的几位高手,除了宁真人之外,也没有一个是土行修士,更何况他们原本就不姓杨。”杨沁璋道。

    杨君平神色不变,道:“那又如何?别忘了,杨氏家族真正的定海神针是你四伯!”

    杨沁璋毫不示弱道:“可四伯现在在哪里?我却只知道前几年颜大智进阶道境之后,潭玺派的人往来西山却是勤快了许多,而且每一次会见她都不允许其他族人在场,他们之间说了什么,达成了什么协议,是否损害了杨家的利益,我等一概不知,要知道潭玺派终归是她的娘家人,而四伯直到现在都生死未卜。”

    “住口!”杨君平脸色阴沉。

    杨沁璋却神色激动,继续道:“九叔,青石镇老宅故事殷鉴不远,今日的颜氏未必就不是明日的‘王氏’,四伯之后,九叔您才是杨氏真正的族长,她最多不过是代管罢了,只有九叔您才是真正的为杨氏家族考虑之人,只要九叔您站出来登高一呼,杨氏上下必定站在您这一边。”

    “你不要再说了!”

    杨君平指着杨沁璋道:“今日之言出你之口入我之耳,再不能让其他人知道,你四伯不在西山,整个杨氏家族万不能出一点乱子,你若敢在此时兴风作浪,小心我先拿你第一个开刀!”

    “九叔,我……”

    “今日之事到此为止,有时间胡思乱想,还不如将心思放在修炼上才是正经!”

    杨君平挥了挥手,起身送客。

    杨沁璋心中愤愤,可最终还是站起身来怒气匆匆的向外走去。

    望着杨沁璋离开的背影,杨君平头也不回,道:“他说的可是真的?”

    “你指的是什么?”一个声音从他背后传来。

    杨君平猛地转过身来,道:“当然是潭玺派的事情。”

    杨君馨点头道:“潭玺派的人的确是与她数次会面,沁璋那小子说的不错,会面的时候她的确避开了家族其他人。”

    “那么你觉得她站在哪一边?”杨君平的目光比以前要犀利的多。

    杨君馨笑道:“她很为难,在我看来,潭玺派毫无疑问是有沁璋说的那个意思的,毕竟大哥多年未归,在外人看来,杨氏家族少了道境存在庇护,起了觊觎的心思也是再正常不过,不过在我看来她却仍旧站在家族这一边,可这些事情终究是不能和大哥以外的人开诚布公的,否则一旦将事情摆在明处,无论她站在哪一边,在没有大哥出面背书的情况下,家族一切事物都不可能再让她主持。”

    杨君平点了点头,道:“的确如此!”

    杨君馨又道:“不过说句实在话,她的能力的确在你之上,甚至就是大哥经营家族的能力也未必及得上她,这些年来家族在她的主持下各方面却是蒸蒸日上,已经越来越有世家大族的气象,要不是大哥在炎州镇压黄庭火巫芈重,修炼界诸多传言乱人心神,家族里面却无人敢挑战她的权威。”

    杨君平却是突然一笑,道:“我记得你跟她关系不睦才对,今日却是帮她说话。”

    “就事论事而已!”

    杨君馨狐疑的看了他一眼,道:“你该真不会是想要夺权吧?”

    杨君平正色道:“从哪里跌倒,自然就要从哪里爬起来,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在这个时候乱来的,而且最近我恐怕也不会有时间,在外游历这些年,修为实力虽然增长了不少,可手中只有一套剑术神通来回施展却是单调了些,早就听说大哥那里得了一套无上剑术神通,我可是觊觎良久了。”

    “二叔,二叔,你回来了?有没有给我和哥哥带礼物回来?”

    门外杨沁瑜和杨沁琳两个人还没有进来,声音便已经先到了。

    杨君平和杨君馨两个闻言相互看了一眼,脸上都浮现出了家人间的微笑——

    西山之上,苏长安正在向颜沁曦汇报的正是杨君平返回家族之后,杨沁璋第一时间前去拜访的事情。

    颜沁曦闻言脸上浮现出一丝嘲讽一般的笑容,不过在听到杨沁瑜和杨沁琳两个刚刚从村外返回的时候,顿时满脸寒霜,道:“他们两个什么时候跑出去的?简直胆大妄为!长安,你去叫他们两个来见我!”

    苏长安微微有些发楞,颜沁曦横了他一眼,道:“怎么,还想为他们两个求情?”

    苏长安赶忙摇了摇头,道:“师娘,小师弟和小师妹两个回来之后便直接去了二叔那里,他们应当是听到二叔回村的消息才急忙从外面赶回来的。”

    苏长安虽说拜了杨君山为师,可苏宝章与杨君山、杨君平通常却是兄弟相称,因此,苏长安平日里称呼杨君山、颜沁曦夫妻为师父、师娘之外,对杨君平、杨君馨的称呼却是与杨沁瑜兄妹一般,都是二叔、小姑。

    颜沁曦一怔,原本因为兄妹两个溜出去玩耍而积蓄的满腔怒火顿时散去了大半。

    苏长安察言观色,又道:“再则说小师弟和小师妹两个外出,虽然没有禀报师娘,但暗地里肯定有家族高手跟着才是,应当不会有什么危险。”

    颜沁曦点了点头,道:“那便先放过这两个小鬼,待得他们二叔歇息一段时间,你便去通知他,让他将家族的所有后辈小鬼都管起来吧,在外逍遥了这么多年,如今好不容易回来,再想撒手不管却说不过去。”

    见得苏长安有些迟疑的模样,颜沁曦又道:“算了,这件事你不用管,我亲自去跟他说吧。”

    苏长安闻言不由松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