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所得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所得

    在距离焚郡很远的炎州边境地带,杨君馨向着匆匆赶来汇合的杨君昊问道:“老十三,怎么只有你一个人,我哥呢?”

    杨君昊摇了摇头,道:“四哥先让我与你们汇合,他答应了赤焰道人,要和他坚持阻击域外之人要最后。”

    杨君馨顿时急道:“他们焚天门的事情,关我门什么事儿,我哥怎么这么死心眼儿?”

    杨君昊闻言有些尴尬,事实上杨君山要他先行离开的时候,杨君昊自然也是不愿的,这会令他有一种临阵逃脱的感觉,可杨君山当时的意志极为坚决,而杨君昊也知道自己再留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搞不好还要拖累杨君山,不得已之下这才先行离开。

    杨君秀看出杨君昊脸上的尴尬,于是岔开了话题,道:“他可是让你带来什么吩咐?”

    杨君昊连忙点头,将杨君山嘱咐的言语同他们说了,宁斌皱了皱眉头,道:“听杨兄的意思,好像他短时间恐怕不会返回玉州了。”

    杨君馨一听便有些急,道:“那怎么办,可是会有危险?”

    “危险肯定会有……”

    宁斌的话还没有说完,杨君馨那里已经要急了,他连忙摆手道:“你先不要急,杨兄做事向来缜密,纵然要冒险,也必然有着很大的把握才是,我料定杨兄定有大的图谋,按照十三少的描述,焚天道场恐怕已经危在旦夕,域外势力席卷炎州之势已成,我等修为不及道境,此地已经不宜久留,当务之急还是按照杨兄吩咐,先行返回玉州才是。”

    杨君昊脸上尴尬稍解,立马又问道:“可是咱们又该怎么联系巫兄呢?要是没有巫兄这样的道境相助,四哥从地之域神鬼不知中分离出来的这条灵河恐怕就无法带回西山去。”

    “呵呵,看来我来的还算及时!”

    熟悉的声音从众人身后传来,众人转身看去时,正看到巫硕的身影似慢实快而来。

    杨君秀瞅了杨君昊一眼,转而高声道:“巫大哥,这一次又要麻烦你了。”

    巫硕闻言笑道:“虎妞妹子却是客气了,何来麻烦一说?”

    宁斌则问道:“巫兄来这里助我等,不会给巫兄造成不便吧?”

    巫硕笑道:“炎州打得热闹,可道境之上拼命的并不多,大家互相牵制而已,更何况我也没去焚、煌、炉、烛四个争夺激烈的地域,左右不过抽空出来办点私事罢了,来得及。”

    巫硕本就属巫族后土族裔,最擅土行一脉神通巫术,由他作为中转,有杨君馨这个寻灵大师来确定方向,完全能够将从焚天道场偷梁换柱出来的这条灵河送往玉州而去,尽管中土免不了损耗,但杨氏家族即将再添一条灵河却已经是板上钉钉之事。

    杨君昊见得事情有条不紊的进行,终于放下了心思,叹道:“可惜,原本四哥计划是要将地之域三脉宝阵的三条阵脉尽数抽离,可惜却遇到了一位大神通火巫冲阵,最终只来得及将一条完整的灵河带出来。”

    “哦,火巫大神通者?”

    巫硕闻言顿时来了兴趣,道:“能否详细说一说?”

    杨君昊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旁边的杨君秀先是瞪了他一眼,然后转头惊讶道:“巫兄,难道你们出现在炎州不就是为了接应域外势力降临么?怎得你似乎并不知晓来得都是谁?”

    巫硕苦笑答道:“要是能够如此轻易的联系到域外,这方世界恐怕早就抵挡不住了,我等能够得到的也不过是一个大概的消息,这还多亏了龙岛的那位真龙,否则各方势力又怎么可能齐聚炎州。”

    巫硕顿了顿,笑道:“关于祝融一族之事,你们大可不必放在心上,我等虽同归巫族,可实际上却各有其祖,就如同白虎与朱雀同归妖族,可又有谁会关系彼此的死活?”

    巫硕的话让杨君昊挠着后脑勺“嘿嘿”笑了两声,不过他却并没有再多言关于杨君山镇压火巫芈重之事,而巫硕在略作解释之后也没再询问,两人就仿佛将此事已经完全忘掉了一般——

    在滔天的热浪当中,整个焚天道场的上空已经完全变成了一片赤色。

    亮红色的岩浆火流仍旧在源源不断的从地底涌出,焚天道场不断的在岩浆火流的冲击之下塌陷,天之域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人之域完全被淹没也只是时间问题,已经扩张到了方圆近千里的岩浆湖当中,地之域就如同一座孤岛,在岩浆火浪的拍击之下巍然不动。

    半空之中,能够将空间都烧灼的扭曲的热浪吹在朱雀妖王身上就如同清风拂面,而在她身旁的银僵赢弃情况却并不是太好。

    之前赢弃试图冲入地之域助火巫芈重一臂之力,却差点被祝融之火烧个正着,无奈之下只得在众多大神通者混战后动荡的虚空当中施展空间神通,尽管最终避开了祝融之火,可实际上内里却是颇吃了暗亏,直到朱陵光来到他身边的时候还不曾调理完毕。

    “怎么回事儿?”朱陵光皱着眉头问道。

    赢弃僵硬的脸上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道:“这还看不出来?芈重栽了!堂堂黄庭境大巫被镇压在了这地之域的地层下面。”

    “我是说刚刚的祝融之火,难道是有人在操控?”朱陵光问道。

    赢弃摇了摇头,道:“我哪里知道,巫人的秉性你还不知道,也没准就是芈重那头蠢巫在发疯,自己被人镇压了,便将祝融之火乱烧一气。”

    朱陵光神色间带上了几分不喜,沉声道:“你最好好好说话,这座孤岛能不能摧毁?虽然焚天道场已经被摧毁了大半,但这座孤岛却在地火渊狱正上空,有它在,我等域外各族实力进出这方世界终究还是会受影响。”

    银僵赢弃似乎对于朱陵光颇有几分忌惮,闻言摇了摇头道:“摧毁这座孤岛,不难!但芈重恐怕也要跟着送命。”

    朱陵光闻言脸色就是一沉,道:“怎么回事儿?”

    赢弃道:“这孤岛地层已经与大阵融为一体,在芈重愚蠢的冲到人家设下的陷阱里面被镇压之后,整座阵法已经完全绑在了他的身上,想要摧毁孤岛势必会毁掉阵法,想要毁掉阵法,那么芈重也会跟着死!”

    说到这里,赢弃的声音顿了一顿,道:“当然,哪怕是要摧毁这座孤岛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想要彻底压制芈重,至少也要你和帝婴联手才行。”

    “既然是阵法,那么能不能解开?”朱陵光又问道。

    赢弃苦笑一声,道:“你知道我原本先芈重一步潜入到了焚天道场当中,却为何一直潜藏不敢乱动么?”

    朱陵光瞥了他一眼,道:“我只记得你当时大喊断人成道之机不共戴天来着。”

    赢弃尴尬的笑了笑,道:“也不是,事实上我当时便察觉到焚天道场里面有一个阵法师不好惹,整个道场的地下都在他的掌控之中,要不是我这僵身天赋,又有一片坟场遮掩,恐怕当时被镇压的就不是芈重,而是我了,所以除非是阵道造诣还在镇压芈重之上的阵法师出手破解,又或者是那位阵法师自己解开封印,否则芈重永无出头之日。”

    朱陵光点了点头,道:“不错的辩解理由。”

    不等赢弃作何表示,朱陵光又问道:“芈重自己冲不开么?或许无奈之下他会冲击巫仙。”

    赢弃摇了摇头,道:“不好说,别忘了刚刚祝融之火还烧我来着。”

    朱陵光脸色更差了:“你是说芈重不但为人所制,甚至还要为人所用了?”

    赢弃开阖了几下僵硬的嘴巴,道:“为人所用不至于,但多少也是身不由己,也算是一种对我们的暗示吧,毕竟真要毁了这座岛屿,芈重也会跟着死,而我想芈重他还不想死。”

    赢弃一边思考着问题所在,一边回答朱陵光的询问,却根本没有注意到随着他的回答,朱陵光的脸色越来越差,声音也变得越来越尖锐,直到朱陵光突然开口问道:“最后一个问题,你觉得那个镇压了赢弃的阵法师还在孤岛之上么?”

    赢弃点了点头,道:“还真有可能,不过你也不用想着杀他,这个时候芈重就是他手中的人质,杀他就是杀芈重,我想不管是你还是帝婴,都不想也不敢将杀芈重的罪名背在自己身上吧?”

    朱陵光冷笑道:“纵然有这座孤岛镇压,却也无法将地火渊狱的出口完全阻塞,左右不过费些气力走些弯路罢了。”

    “不过……”

    朱陵光突然双臂一振,一只华丽的朱雀元神从她的身后飞腾而起,那朱雀元神在半空之中仰天长鸣,而后突然张口喷出一道璀璨的火焰,火焰落在地之域形成的孤岛之上,虽然并没有摧毁整座孤岛,却是将孤岛上的一切都烧成了一座灰暗色的琉璃。

    “不过如果你还在岛上的话,那么就永远不要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