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 失控(续)

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 失控(续)

    “是黄庭妖王,诸位道友皆退走,本尊一人断后!”

    红袍赤冠道祖大吼一声,周身突然腾起烈焰,那略带黄色的火焰在出现的刹那,便令地火深渊深处到处喷涌跳动的火苗伏下了身去。

    “三昧真火,是三昧真火!”

    原本正要从这位黄庭道祖身边绕过,继续追击其他撤走人族道祖的域外修士纷纷呼喊着后退,看向那黄庭道祖身周环绕的火焰面带惧色。

    三昧真火,也称三昧仙火,乃是品阶达到了仙阶火焰的一种,同时也是火行修士修为达到仙境之后相对较为容易也较为掌握的一种仙阶火焰。

    当然,三昧真火的品质在所有仙阶火焰之中只是位列中下,但要是因此而小觑了这种火焰的威能,那么就必将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三昧真火号称仙火万金油,意思便是仙阶火种特性往往各有侧重,诸如金乌真火无物不焚的霸道,南明离火永不熄灭的奇异,红莲业火专焚元神魂识的诡异,等等。

    相比起这些在仙阶火焰当中威名赫赫的火种,三昧真火显得异常平庸,可同时它却又兼顾了大部分火种的特性,修士一旦炼成此火种,可以用来杀敌斗法,可以用来炼丹炼器,甚至还可以用来烘烤取暖。

    当然,仙阶火种毕竟是仙阶火种,哪怕只是三昧真火这等品质平庸的仙火也不是想要练成就能够练成的,因此,当这种火焰掌控在一位黄庭道祖手中的时候,便已经足够来证明此人的不凡。

    “血夏,你以为单凭一朵仙火就能够挡得住我等?”一位雷劫境的妖修大吼道。

    那红袍赤冠道祖便是焚天门如今仅有的一位黄庭道修血夏老祖,闻言冷笑道:“尔等尽可上来试试!”

    一位蛮族修士叫嚣道:“连血焰都死在我等域外之人的手中,你一个黄庭境又算得了什么?”

    血夏老祖只是冷笑不语,身周环绕的三昧真火却是一盛,火环猛地向前一涨,面前数位域外大神通者各自神色忌惮,纷纷向着地渊更深处退了几步。

    “你这个疯婆子,明知道焚天门分崩离析在即,却仍旧留在这里送死,难道就不怕你们世界里面的那些个宗派修士瓜分你的宗门么?”又有一道声音从火焰当中传来,似乎对于这方世界以及焚天门目前的处境了解的十分清楚。

    血夏老祖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一丝悲哀之色,身周的三昧真火突然开始收敛。

    然而不等那些域外存在以为血夏老祖终于放弃,准备一拥而上的时候,却见收敛在血夏老祖身周的三昧真火火种更加凝练,而后血夏老祖却是与仙火合二为一,哪怕在火焰无处不在的地渊深处都划出一条醒目的火光,义无反顾的向着地渊深处的域外大神通者杀了上去。

    “疯子……”——

    煌郡金乌派密地,妖王帝婴眼瞅着身前一颗小树已经达到了小腿粗细的主干,张开的树冠也大约能够笼罩近一丈方圆,更重要的是小树此时的高度已经超过了帝婴原本就魁伟的身躯,脸上终于露出了满意之色。

    “太子殿下,老奴察觉到在本派周围应当有人族大神通者在暗中窥视!”金乌老祖的姿态已经越发的卑微了。

    随着扶桑小树的一路成长,帝婴太子的修为气势看似毫无变化,可只有近距离接触到帝婴太子的金乌老祖,才能越发的感受到从帝婴太子身上偶尔渗透出来的那一丝如渊如狱的恐怖气息。

    “可惜啊,可惜!可惜了这株扶桑木!”

    帝婴太子背着双手微微摇了摇头,然后才道:“几只老鼠罢了,无须在意,他们甚至都不知道本太子在做什么,也不敢打上门来,一群无胆鼠辈罢了,不过现在便是让他们知道本太子的目的,他们也来不及阻止了。”

    帝婴太子背负的双手缓缓张开,宽大的金色袍服从双臂之上垂下,他周身上下的那种神圣高贵的气息越发的厚重,甚至在他身周凝聚成了淡淡的金红色的华光。

    金乌老祖见状却是虔诚的拜伏在地上,耳边却传来了帝婴太子的声音:“叫上你的门人子弟,不需要在躲着了,杀出去,杀掉这方世界的土著,今日之后,本太子要整个炎州都要跟着易主!”

    金乌老祖缓缓的向后退去,临走之时却瞥到帝婴太子身周凝聚的金红色的华光越来越浓郁之后,终于又一朵金红色的火焰从华光之中诞生而出。

    “金乌真火!”

    金乌老祖心头一颤,无数的念头在脑海当中激烈的碰撞,最终却是连忙将目光垂下离开了此地。

    而就在他转身离开的刹那,一声高亢的长鸣传来,原本被炙热气息包围的这片区域的热度陡增一倍有余,原本就已经是白昼的天空变得越发的炙白,金乌老祖快步向外跑去,就好像身后追着一颗太阳——

    焚天道场,在诸多雷劫境之上的大神通者突然出现,并杀入地渊深处之后,整个道场之中无论是焚天门弟子还是其他宗门势力的修士,都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有这些大神通者在,应当是安全了,至少现在应当会安全了。

    虽然说那些大神通者是被更为严重的事情所吸引杀入了地渊深处,可换句话来说,如果连这些大神通者都搞不定,那么他们在焚天道场之中坚守还有什么意义?

    于是,便是在这种心态之下,整个焚天道场之中的修士却是一心开始收集起地渊之气来,就连原本应有的警惕都降至最低,这其中便包括杨君山,在几乎一人独享从地渊之气当中分离出来的土行本源之后,坐镇地之域阵潭的杨君山几乎将全部的心神都放在了修为提升的快感当中。

    而就在这个时候,刚刚出去引导地渊之气向天火窟分流的关真人返了回来,匆匆向着阵潭走来,似乎同样有些等不及从这里分润地渊之气的好处了。

    杨君山仍旧沉浸在修炼当中,站在他身旁同样修炼的杨君昊却并没有像他那样全身心的投入到修炼当中,他进阶太罡境不久,虽然稳固了修为,却还没有夯实根基,从阵潭中分润出来的地渊之气大部分都被他用来磨砺丹田经络,甚至是按照六腑锦滋养内腑肉身,并没有急于提升修为,而这些都是些按部就班的东西,并不需要他全身心的投入,因此,当关真人返回的时候,杨君昊听得声音之后却是抬头看了一眼,而正巧关真人也看了过来,见到杨君昊的目光还微笑点头示意——

    天之域当中,张玥铭有些焦急的徘徊在三光宝阵的阵潭之外,他身上的伤势其实并不重,至少不像表面上表现出来的那般严重,那庆云境的蛮修的确是伤到了他的内腑,可实际上却只是引发内腑震荡而已,就连那口喷出的鲜血,大半口也是他自己逼出来的。

    通过他体内两枚元牌的感应,张玥铭可以确认火元牌就在阵潭之中,他甚至能够确定火元牌的具体位置,可偏偏现在他便是无法进入阵潭当中。

    那里是焚天门的根本重地之一,同时也是张巽宇的地盘,张玥铭丝毫不怀疑他要是强闯的话,张巽宇会毫不客气的下杀手,可在赤羽道人等雷劫境存在离开之后,现在无疑就是最好的时机。

    如果待得赤羽道人等人返回,他张玥铭恐怕更无机会,越是如此,张玥铭心中便越发的感到焦躁。

    可便在这个时候,张玥铭突然感到天空发亮,仿佛气温也跟着提升了许多。

    张玥铭抬头向着三光宝阵阵潭所在的方向看去,却见阵潭上空悬浮的三团光华,位于正中央的日之光陡然大盛,炽烈的光华甚至将另外两团阵潭华光都压了下去。

    “今天这日头真好,却是能够让三光宝阵的威力得到更大的提升,那张巽宇又有赤宫真人相助,现在吸纳地渊之气的速度恐怕已经超过杨君山了吧?”

    张玥铭暗中思忖着,可他现在心中却是连一丝收纳地渊之气提升修为的心思都没有,如果能够得到火元牌,集齐三枚元牌之后,三件法宝在他手中的威力将直追下品道器,这对他实力的提升可远要比地渊之气要大得多。

    便在张玥铭心头念头乱闪之际,远处三光宝阵阵潭上方标志着日之光的光华却是越来越盛,热度也越来越大,就像是在那里要有一个太阳要被孕育而出一般。

    “这事情不太对啊!”

    张玥铭望着远处的光华喃喃自语道,仿佛在印证他的猜测一般,阵潭那边的方向隐隐传来喧哗之声,那炽烈的日之光花突然忽明忽暗起来,仿佛阵潭中的阵法师正试图出手压制越来越盛的日之光华。

    浑水摸鱼?

    一个念头在张玥铭的头脑当中一闪而过,心中没来由的在仿佛危机来临的慌乱当中居然升起了一丝兴奋。

    便在这个时候,那天之域的阵潭当中,刚刚被压制的光华陡然冲破了阻碍,在那么一瞬间,从中爆发出来的华光哪怕是在白昼当中都闪烁了大半个焚天道场,几乎所有有所感知的人都将目光转向了天之域方向。

    可那冲天的光柱却在这个时候开始在半空之中收敛,而且是收敛在半空之中一个如同日光一般的光团之中。

    “打散那光团!”

    无数察觉到危险的存在大声呐喊着,将各自的神通法宝向着阵潭上空的那光团打去,然而在接近那光团之时,宝器之下的法宝开始熔毁,宝器之上的法宝本体遭到损伤,宝术以下神通尚未接近便自行笑容,宝术以上神通却根本无法对光团造成太大损伤。

    而这个时候,那团悬浮在半空当中的光团再也不会给任何人机会了!

    一声清越的长鸣声裂石穿金,悬浮在半空之中的光团炸开绚丽的火焰,一只华美高贵到无与伦比的鸟儿在火焰之中诞生而出,随着她双翅舞动,优美的身姿在天之域上空掠过,洒下的火行瞬间在天之域当中引发无法扑灭的大火!

    “小女子朱陵光有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