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强掳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强掳

    炎阳门是炬郡最大的宗门势力,其势力范围几乎囊括了大半个炬郡。

    与金乌派、真阳宫和火狮门三家势力相比,炎阳门虽然没有华盖境的道祖坐镇,但三位庆云境修士的数量却是四家势力当中最多的,因此,炎阳门的实力丝毫不逊色于其它几家宗门势力。

    甚至于若非是因为域外势力突然从地火渊狱之中大举进攻炎州秀链接,炎阳门甚至有着后来居上,称为焚天门之下第二宗门势力的趋势,而炎阳门的这一底气便是来自于庆云境道修阳辰老祖。

    作为炎阳门有史以来最为优秀的修士之一,阳辰老祖在三位庆云境道祖当中辈分最低,但也却是最为年轻的一个,同时也是实力最为强劲的一个,甚至于若非为了夯实根基,阳辰老祖故意放缓了修炼进度,恐怕炎阳门早就迎来了宗门第一位华盖境修士。

    阳辰道人的修行方式与其他修士相比也颇有不同,通常修士修炼的最佳时间多数是在夜晚,这个时候相对安静不说,天地间的灵气流淌也相对平稳,正适合修士进行吸收炼化,而阳辰道人的最佳修炼时间却是在正午,这个时候原本正是烈日高悬,天地间的灵气最为躁动活跃的时候,可偏偏这个时候对于体内有着火行至宝镇压的阳辰道人而言,却正是吸收炼化的最佳时机。

    阳辰道人用于修行的场所同样与众不同,其他人多数都是开辟密室,生怕在修炼的过程当中被人打搅,而阳辰道人习惯的修炼之地却是在宗门道场驻地的一座向阳断崖之上,这里光秃秃的没有任何遮掩日光之物,白日里只有被日光晒得发烫的乱石。

    而阳辰道人此时便盘踞在断崖一块巨石之上,沐浴在头顶的阳光之下,随着他体内气息的吞吐,一缕缕充盈着炎阳气息的灵气被他纳入腹中,而且随着他修炼时间的持续,阳辰道人渐渐的察觉今日被他吸收并炼化的至阳灵气似乎远超往日,这些躁动的灵气不但浓郁而且精纯,在炼化之后甚至使得体内真元运转都平白增加了三分,。

    这种突如其来的变化对于阳辰道人而言自然是喜出望外之事,他明白这应当是自己碰上了机缘,修士在修炼的过程当中经常会遇到类似的情况,或者是突然间的顿悟,或者是真元、神识以及天地万物合二为一,进入一种天人合一一般的境界,又或者是经过长期的积累之后的一朝厚积薄发等等,而阳辰道人相信这一次发生在自己体内的变化应当就是一次量变引起质变的飞跃。

    阳辰道人年轻的时候得师门长辈看重,赐下了一件火行至宝作为依仗,正是凭借这件至宝,阳辰道人从原本在同辈修士当中的佼佼者,一下子变成了鹤立鸡群的存在,并一路突飞猛进直至进阶道境。

    然而阳辰道人却从未因此便沾沾自喜,反而因为火行至宝对于修行的强大辅助作用而越发的重视根基的夯铸和没一重修为的打磨,甚至不惜推迟进阶华盖境的时间,为的就是尽可能的将一切做到完美。

    不过今日,阳辰道人却觉得自己冲击华盖境的时机已经到了,汹涌的炎阳灵气涌入体内,甚至无需火行至宝的镇压以及转化,便被丹田所炼化吸收,凡是他的神识能够延伸到的范围之内,所有的天地灵气尽数都开始向着他所在的位置汇聚,甚至于高悬在头顶上空的烈日,此时他的感知当中都仿佛拉近了与他的距离,仿佛要将所有的光和热都注入到他的体内一般。

    阳辰道人感觉自己的状态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巅峰,一旦能够跨过华盖境的门槛,多年积累的底蕴爆发出来,他的修为必将迎来一次狂飙式的提升,必将大大缩短他冲击雷劫境的时间。

    待得他体内的真元积蓄到了顶点的刹那,那阻挡他修为提升的瓶颈就如同窗户纸一般被一捅而破,而后原本盘旋在身周的一朵朵庆云开始相互融合交织,最终在他的头顶上空形成了一座巨大的华盖,瞬间惊动了整个炎阳门上下。

    阳辰道人终于踏出了进阶华盖境的第一步,在这个时候,炎阳门上下绝大部分修士对此都是欢欣鼓舞,尽管所有人都说炎阳门有着不弱于焚天门之下几大势力的实力,可没有华盖境道人坐镇宗门终究是炎阳门的硬伤,而如今这一处短板也必将随着阳辰道人进阶华盖境而被补上,甚至于在如今炎阳门上下面临着与其他宗门一般严峻形势的时候,阳辰道人的进阶不但令整个宗门实力得到增长,更令宗门上下的士气得到大大提升。

    就在整个宗门上下都在关注阳辰道人的进阶过程的时候,断崖之上再起变化,或许是因为阳辰道人这些年来的积累太过雄浑,在华盖成型的刹那,天地间大量灵气的汇聚在他上空就如同井喷一般形成了巨大而绚丽的天象,以至于连炎阳门的护派大阵都直接被冲破,在天地之间形成了一朵以天空烈日为中心的环状火烧云。

    而就在护派大阵都被他进阶华盖境的天象从内而外冲破的刹那,阳辰道人心中原本压抑的一个念头开始疯狂的增长起来,在他的灵识感应当中,天空之中的烈日仿佛正在与他不断的拉近距离,而且距离越近他所得到的炎阳气息便越是充盈精纯,甚至于他觉得自己只要继续保持这种状态,甚至能够在体内火行至宝的帮助之下,直接在丹田之中点燃太阳真火。

    正是因为这个念头,阳辰道人并未挥散自己进阶华盖境所引发的天象,甚至故意引导天象扩张,以至于被冲破的护宗大阵一时间无法合拢。

    也就在这个时候,异变突然发生!

    在整个炎阳门上下瞠目结舌的注视之下,高悬在半空之中的烈日在这一刻仿佛感应到了阳辰道人的念头一般,居然在天空之中拉开一条竖直的炙白轨迹,一头从天上砸了下来!

    而就在所有人尚沉浸在这等天地异象甚至于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炎阳门另外两位庆云境道人却同时心中一沉,暗道一声不好,分别从宗门道场不同的位置冲天而起,同时大喝:“敌袭,合拢大阵,快!”

    所有人,包括沉浸在晋升华盖境的喜悦当中的阳辰道人,悚然而惊,当他们再提起头来看向天空的时候,哪里是什么烈日坠落,那炽烈的火球仍旧悬浮在天际之中,只不过远不如刚刚众人眼中看到的那一颗硕大炙热,而知道这个时候众人才明白,刚刚那一颗“烈日”根本就是假的,只不过因为距离炎阳门道场更近,以至于遮掩了天际上空真正的日光。

    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运用了什么样的手段,才能够在天际当中形成一颗以假乱真到迷惑了整个炎阳门修士的“太阳”?

    念头在每一个人心头泛起,却没有一个人来得及去思考。

    一声长鸣惊天动地,没有人能够听得出来这道声音是从何处而来,但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了那一刻从天而降的“烈日”。

    炎阳门两位庆云境道人在急速赶来,反应过来的护宗大阵正在急速合拢,然而位于断崖之上的阳辰道人此时却仿佛痴傻了一般,只是仰着头怔怔的望着在双目之中越来越大的光球,而就在那光球之中,他仿佛看到了一只三足金鸟仰天长鸣,将天地间所有的光和热都汇聚一身,周身上下散逸着神圣的气息,甚至让人忍不住都要产生顶礼膜拜的冲动。

    炽烈的光华降落与断崖之上,而后又是一声长鸣震动天地,方圆五里之内,道境之下的存在尽皆被震得耳鼻出血,却又在瞬间蒸发干涸,只留下一道道红褐色的痕迹,天罡境之下尽皆晕厥,真人境之下死伤大半!

    光球冲天而起,两位追来的庆云境道祖尚未到得近前便被两股涌出的热浪_逼退,而后光球速度陡然倍增,在半空之中的护宗大阵最终合拢之前冲了出去,眨眼间便消失在天际,只剩下整个鸦雀无声的炎阳门道场,化作流淌的岩浆却又渐渐冷却成为结晶琉璃的断崖,还有彻底失踪不见了的阳辰道人——

    焚天门道场,地之域三脉宝阵的阵潭之中,杨君山与张玥铭相对而坐,两人之间的木桌之上是两杯冒着袅袅热气的清茶。

    “张道友此番来见杨某,却不知有何要事?”杨君山放下手中的清茶淡淡的说道。

    张玥铭盯着杨君山,神色郑重道:“为你我联手而来!”

    杨君山闻言讶然而笑,摇头道:“杨某却不认为你我之间有联手的必要。”

    张玥铭似乎对于杨君山的反应并不意外,只是道:“如果说张某有把握助杨兄你争夺这三才封仙道阵的阵源之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