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八十五章 三才

第一千八十五章 三才

    “道友如此做,杨某自然也只能是恭敬不如从命,不过红陆道友的其他几位前辈恐怕就要不免多想了!”杨君山调侃道。

    红陆道人的神色显得有些沉重:“宗门已然危若累卵,几位长辈……嘿……,不管怎么说,只要君山道友早一点出手,对于缓解宗门危机便是一份帮助。”

    “道友高看杨某了!”杨君山谦虚道。

    “在下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红陆道人正色道:“杨道友乃是阵法宗师,赤泉师叔被刺身亡,本派少了一位能够总揽全局的阵法宗师,之后红枫师妹陨落,本派仅有的两位道境阵法师却是一个也不存,剩下的阵法师当中虽说仍旧有着一位大师级,可这位师叔本身却只是一位天罡境修士,本派护宗大阵虽然强力,可少了足够熟悉的阵法师掌控,运转之间总显呆板,十成威力发挥不出七成,若是早些让君山道友入阵,又岂会让地火渊狱的域外之人险些攻破了本宗的山门道场。”

    道境的阵法宗师和道境的阵法大师,甚至还有一位天罡境的阵法大师,按照阵法师在修炼界的稀缺程度,焚天门在遇袭之前能够一口气拿出大师级以上的阵法师三人,这已经足够说明这家宗门的底蕴。

    “毕竟是贵派护宗大阵,贵派几位前辈保守一些也是情有可原!”杨君山感叹之后仍旧说道。

    红陆道人却得意道:“杨道友迟早是要去请的,既然如此,当然是晚请不如早请,如此也更显我等诚意,更何况道友出手,最终受益的却是我焚天门全派上下!”

    红陆道人还有一层意思并未说透,可杨君山自己却是心底明白的很,那就是自己被红陆道人以不合宗门常规的方式请走,固然令焚天门内部其他己方实力恼怒,可却也牢牢的将红陆道人所在那一方势力的标签牢牢的贴在了杨君山的身上,至少在他被红陆道人请走之后,焚天门内部其他几大派系是不会再与杨君山接触了。

    可红陆道人在杨君山身上夺了先机,却也破坏了焚天门内部派系的潜规则,接下来红陆道人所在的派系恐怕就不得不承受其他派系的联合责难。

    “值得吗?”

    杨君山问了一句,他相信红陆道人肯定能够明白他言语当中的意思。

    红陆道人头也没回,但杨君山却似乎能够看到他脸上的微笑,只听得他的声音从前面传了回来:“杨道友与其他的阵法宗师并不一样,这个风险值得冒!”

    杨君山闻言脸上却是浮现出一丝感兴趣的神色,道:“哦?红陆道友的话却是令杨某颇有些受宠若惊,不知杨某何德何能,可得道友如此看重?”

    红陆道人微微叹了一口气,回头看了杨君山一眼,道:“看来道友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在阵法师当中,或者说在修炼界中的地位。”

    这一次他没有在等杨君山的询问,而是顿了一顿后继续解释道:“道友的阵法宗师身份与其他阵法宗师有着截然的不同,在下虽不通阵法之道,但对于阵法也颇有几分认知,一位得到了道阵传承从而按部就班成就宗师级的阵法师又如何能够与一位独自创建一套全新道阵的阵法宗师相提并论?道友的阵法根基似乎源自紫风派,可五行雷光道阵却也不是紫风派拥有的传承,应当是出自道友独自的推演才对。”

    杨君山微微一愣,但他还是很实在的说道:“要说独立创建一道全新的道阵传承却是过了,确切的说应当是在五行雷光宝阵的基础上进行的改进与提升,杨某也不过是在站在前人的肩上罢了。”

    红陆道人哂笑道:“五行雷光宝阵的传承在紫风派数百上千年,却也不见有人将之提升到道阵级别。”

    杨君山却也只能“呵呵”一笑,五行雷光宝阵似乎是落霞真人独创,紫风派是否有着完整的传承还真不太好说。

    不过红陆道人对于杨君山的赞赏却似乎还没有到极限,只听他继续说道:“更何况西山杨氏的五行雷光道阵可是经过实战检验的,当年西山之下一战,面对诸多强敌围攻,接连两位华盖境强者渡劫成功,不知道羡煞了修炼界多少大神通者,同时也不知道让多少大神通者见识到了五行雷光道阵价值!”

    “修炼界一座全新道阵的出现,凝聚的往往是几代阵法师,十几甚至数十位阵法师协力推演的心血,可杨道友却几乎单凭一己之力,就创建了整个道阵的体系,哪怕只是完成了宝阵向道阵质变的这一个阶段,也足够令人吃惊了。”

    红陆道人说到这里,对于杨君山的一路褒赞终于可以告一段落,于是最后总结道:“因此,以在下看来,只要能够争取到杨兄一人,足可以当对方两位道境阵法宗师,为此就算被宗门正被责罚却也值得了。”

    红陆道人说的没错,他擅自延请杨君山破坏了焚天门内部派系的潜规则,当他带领杨君山与焚天门赤焰道人等人相见的时候,尽管赤焰道人等人对于他的到来表达了足够的感谢和尊重,然而几位道人强作欢颜的脸色却怎么也看不出几分欣喜来。

    “杨道友能来,我等胜算又添几分,只是事情紧急,红陆又太过鲁莽,怕是招待不周,还请杨小友莫怪!”

    赤焰道人乃是红陆道人的老师,同时也是一位华盖境巅峰强者,然而言语之间对于杨君山却表现出了足够的客气。

    杨君山道:“域外势力入侵,修炼界任何人都责无旁贷,前辈只管吩咐便是,杨某必然竭力而为!”

    “这……”

    赤焰道人微微犹豫,语气之中斟酌着道:“道友阵道造诣惊艳天下,如今本派护宗大阵‘三才封仙阵’正是缺人,不如道友且先前往阵潭,与其他几位道友合力维持阵法运转,协助其他道友镇压从地火渊狱之中冲出来的域外势力?”

    杨君山神色不变,道:“前辈放心,杨某必全力以赴!不过还要烦请前辈着人带领晚辈前往贵派阵潭。”

    “且慢!”

    一道声音将正要开口吩咐的赤焰道人的话打断,这令赤焰道人很是不满,脸色一沉,道:“放肆,红陆,你眼中可还有为师?”

    红陆连称不敢,但谁都看得出来他还有话要说,而且还一定要会说出来。

    赤焰道人身旁的赤空道人见状连忙开口道:“师兄,红陆一向有主意,不妨听一听他的看法?”

    赤焰道人冷哼一声,作为他最得意的弟子,赤焰道人对于红陆道人的关护自然没得说,只是这一次红陆实在太过鲁莽,他在这一派在宗门内部原就势弱,此番却更是让另外两派抓住了把柄打压,心中对于红陆道人自然大为不满。

    不过听得赤空道人之言之后,赤焰道人还是冷哼了一声,嘴里虽然什么没说,实际上却已经默认了弟子发言。

    “老师,弟子认为应当让杨道友全权负责本派护宗大阵的运转!”

    红陆道人第一句话便令赤焰道人和赤空道人瞪大了眼睛,就连杨君山也是满脸意外之色。

    将本派护宗大阵全权委派给一个外人!

    “红陆师侄,你,你可真敢想啊!”赤空道人苦笑道。

    红陆道人的建议令赤焰道人实在不好回答,赤空道人为了避免尴尬只好再次出言救场。

    红陆道人却正色道:“老师,师叔,弟子何尝不知道两位的担心,只是在赤泉师伯和红枫师弟陨落之后,本派的三才封仙阵早已经无法全力运转了,此时阵潭之中虽然汇聚了十多位阵法师,甚至尚有阵法宗师在场,可真要论及阵法造诣,又有谁堪与杨道友相比?老师难道忘了当初赤泉师伯对杨道友五行雷光道阵的评价?”

    赤空道人看了杨君山一眼,道:“师侄你说的的确有道理,可别忘了一来阵潭之中如今却并非是你老师一人说了算,二来本派尚有五六位阵法师正在阵潭之中,正以你赤宫师叔为主主持大阵运转,而你赤宫师叔本身便是一位阵法大师,便是有你老师手令,难道那些人便甘心让杨小友掌控整个大阵?”

    红陆道人愤然道:“赤宫师叔根本无法完全掌控护宗大阵,他虽自诩不偏不倚,可面对两位师伯的手下在阵潭之中频频借力却无能为力,再这样下去,不用等其他两位师伯的人来瓜分我们这一脉,我们自己就先被域外势力冲垮了。”

    “好了,都不要再说了!”赤焰道人突然开口制止了两人的争执。

    杨君山趁机开口道:“杨某只是想要抵挡域外势力入侵,却不曾想令诸位道友为难,不如三位放杨某进入渊狱与域外之人厮杀?杨某自信自己还有几分实力……”

    “不可!”

    “这怎么可以?”

    焚天门三位道人几乎同时开口拒绝。

    最终还是赤焰道人带着三分歉意对杨君山道:“惭愧,并非是老夫不信任道友,实在是家丑难以出口,不过如今想来道友也已经看出来了,老夫纵使有心要道友接管整个护宗道阵,其他两位师兄也未必会让道友如愿,相反,老夫真要这么做反而会将道友推入险境。”

    赤焰道人显然要周全的多,便是红陆道人也没有想到这些,脸上不由带了三分惭色,便听得赤焰道人继续道:“这样吧,老夫虽无法令道友掌控整个道阵,但老夫目前所镇守的大阵所在的‘地之域’却可以全权委托道友代为掌控,这样一来想来两位师兄也难以再说什么,唯一可虑的是,赤宫师弟到时候怕是会与道友为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