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八十四章 盛宴

第一千八十四章 盛宴

    “焚天门的衰落已成定局!”

    杨君山下的这个并不算太困难的结论得到了在场大部分杨氏族人的认同。

    “接下来在与域外势力的作战当中,如若焚天门再次应对失措的话,那么修炼界各方势力也不会介意在抵挡域外势力入侵的同时,再来一场瓜分修炼界曾经第一宗门的饕餮盛宴!”

    杨君山的话令议事厅中不少的杨氏族人神色愕然,只有周毅、颜沁曦等几位却是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不过能够有资格参与到如此宏伟的事件当中,还是令他们难以自持心中的忐忑和激动。

    “而事实上,恐怕现在针对焚天门的阴谋已经不止是域外一方了,若是我猜测没有错误的话,那么接下来就算焚天门应对得当,也会有人促使他们‘忙中出错’,我们杨氏家族在这一场盛宴当中,要做的便是在保持自身实力不受损的情况下,尽可能的收刮各种好处。”

    杨君山的话再次令不少的族人面面相觑,甚至感觉到不可思议,然而杨君山却并不打算做出更多解释,这种修炼界赤裸裸的利益争夺,早一点让他们在别人身上认识到,总好过将来吃个大亏再明白过来要好得多。

    “至于与域外势力作战的事情,此事便由我来做便是了,我杨氏家族新晋崛起,底蕴浅薄,修炼界不是一直在说杨氏世家乃是‘一人之世家’么,那么正好这一次咱们坐实了这个说法便是。”

    杨君山的话却是令议事厅中但凡有些尊严的杨氏族人感到羞赧,尽管杨氏目前涌现出来的高手越来越多,世家大族的底气也越来越足,但不可否认的是,所有这些人加起来都比不上杨君山一个人带给整个杨氏家族的安全感和荣耀感。

    炎州乃是大州,一州之地共分八郡,内中各方势力范围犬牙交错,大致而言,拥有道境存在坐镇的势力在炎州便达到了五家。

    在这五家势力当中,仅仅只是焚天门便独占炉、烛、焚三郡之地,乃是炎州当之无愧的魁首,甚至曾经号称修炼界第一宗门势力,余下四家势力当中,金乌派将煌郡划作势力范围,真阳宫的主要势力在灯郡活动,炎阳门占据了炬郡,号称“火狮家族”的邓氏家族则占据了大半个烟郡,除此之外,尚有无数势力、家族主要活动在炼郡以及其他各郡的大势力掌控的边缘地带。

    杨君山已经决心响应仙宫的号召前往炎州,而事实上在他尚未进入炎州的时候,便已经连续接到了除去金乌派之外的其他四大势力的邀请,当然,更受重视的自然不是杨君山庆云境的修为以及实力,而是他阵法宗师的身份。

    不过在经过仔细的权衡以及从杨君昊、宁斌二人从炎州传来的消息判断,杨君山最终还是婉拒了其他三家的邀请,单枪匹马赶往焚天门。

    尽管杨君山对于炎州的形势已经有了足够严峻的预估,可当他真正赶到炎州的时候,这里持续恶化的形势还是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之外。

    焚天门五位道境修士遇袭之后,尽管给整个炎州修炼界造成了极大的恐慌,可实际上炎州的道境存在却并没有将鬼族的威胁放在心上。

    这其实也是在杨君山来到炎州之后才得到的消息,当日刺杀焚天门五位道境存在的鬼族修士同样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刺杀华盖境修士赤泉道人的两位最终一死一走,刺杀两位庆云境修士赤山道人和赤原道人的鬼族修士则是与二人两败俱伤,至于陨落的两位瑞气境道人则是焚天门的新一代真传弟子红枫和红岩,刺杀他们的两位鬼族修士得手之后却是受到了焚天门其他修士的围攻,最终一伤一擒。

    鬼族修士的刺杀之术犀利无双,往往令人防不胜防,一旦袭杀成功或者失败马上遁走,其遁术同样精妙无比,往往令人难觅其踪。

    可对于道境存在而言,其护身的空间领域大有言出法随之势,总是鬼族修士遁术再神妙,在空间干涉之下也难以全身而退,六位鬼王突袭五位道境修士,固然令其三死两伤,可自身也付出了一死一擒三伤的代价,在炎州道境存在有了防备的情况下,至少短时间内炎州修士不虞有鬼王境的存在出手。

    然而道境修士虽然不惧鬼王偷袭,可道境以下的存在仍旧在被鬼族修士威胁,甚至厉鬼境和判官境鬼族修士的肆虐,令整个玉州道境以下的修士人心惶惶,出行之时必定拉帮结伙,生怕落单之后被人偷袭。

    再加上金乌派突然反戈一击,在所有人都不曾想到的情况下,金乌老祖带领金乌派一干铁杆党羽宣布加入金乌王族追随者的行列,金乌派随即分崩离析,不少不甘心成为妖族爪牙的金乌派弟子被屠杀,域外势力从不同的方向涌入,煌郡大半却已经沦陷为域外势力盘踞之地,甚至煌郡旁边真阳宫所在的灯郡以及焚天门坚守山门所在之地的焚郡都受到了波及。

    焚郡的位置大约是在炎州中心,其地位大略与瑜郡之于玉州相当。

    焚天门的山门所在之地便是在焚郡,而地火渊狱同样也是在焚郡广袤地下世界的中心位置,虽然没有经过证实,但大多数炎州修士都相信,焚天门的山门所在之地便是在地火渊狱的头顶上方。

    或许正是因为地火渊狱正上方有着焚天门山门镇压的缘故,从地火渊狱之中源源不断涌入的域外修士,在出现在地面上的时候,却往往分布在焚郡不同的位置。

    在杨君山赶到焚郡的时候,尽管同样有从炉郡和烛郡赶来的焚天门修士正在源源不断的增援山门驻地,但整个焚郡局势已然糜烂,焚天门的山门所在其实已经与一座孤岛无异。

    所不同的是,焚天门宗门道场毕竟是焚天门传承数千年的经营之地,哪怕焚天门先前遭遇重创,想要打破山门,覆灭整个焚天门却并非是一件易事。

    杨君山的到来自然受到了焚天门的热烈欢迎,然而焚天门似乎正处于群龙无首的状态当中,尽管招待的很是热情,但却始终不曾有一位有分量的焚天门修士出面接待。

    杨君山似乎也并不着急,一整天的时间只是在焚天门山门之中允许的范围内四处闲逛,却是让他碰上了不少与他一般同样赶来驰援的外州修士,不过杨君山细心查看之下,却是发现这些外来修士当中居然是以习州修士最多。

    不过并非所有修士都如杨君山这般仿佛被遗忘了一般,大部分修士在被接待之后,很快便被焚天门分配了职守,随后编入焚天门修士的巡守编制之中离开。

    一些道境老祖如若在焚天门有相熟之人倒也还罢了,若是没有,片刻之后也马上会有焚天门的道境修士前来拜访,双方密谈片刻之后便会从这个负责接待的地方离开,有的时候分别会有两位甚至三位的焚天门修士同时拜访同一位前来增援的道境修士,这些焚天门修士之间明显不和,彼此之间相遇时常常怒目相向,甚至为了争夺一位增援修士的去向而爆发争吵,却是往往令那位前来增援的道境存在所处的位置显得尴尬无比。

    然而随着一位位前来增援的修士被焚天门安排后离开,一直被放空的杨君山便越发的显得突兀,甚至于其他势力的修士看向杨君山的目光也越发的显得诡异无比。

    焚天门对于杨君山这种不闻不问的状态整整持续了一日一夜,待得第二日清晨,整座焚天门的山门道场突然爆发剧烈的地动,道场之内有五六座山峰在摇晃当中倒塌,冲天而起的亮黄色岩浆在降落之时已经化为赤红色,刺鼻而浓重的灰雾弥漫,转瞬间小半个道场都受到了波及,

    就在这时,一名长发被随意一束披在脑后的年轻修士急匆匆而至,远远的看到杨君山便拱手道:“可是玉州君山道友当面?”

    杨君山笑了笑,道:“正是杨某,看来贵派终于想起某家来了。”

    来人面带愧疚之色,道:“道友勿怪,并非是宗门对道友不加重视,实在是因为太过重视,各方争执不下,反而不好定下道友职守。”

    杨君山虽早有猜测,但真正听得眼前修士承认,心中却也骇然,焚天门内门争斗居然已经臻至如此地步。

    “不知道有如何称呼,之前既然争执不下,如今却为何要让道友前来?”杨君山笑问道。

    “在下红陆,乃是本派的三代弟子。”

    来人自我介绍了一句,然后忽然脸上带了微笑,道:“其实道友职守至今仍旧未曾定夺,只是如今情景道友已经看到,地火渊狱之中域外修士猖獗如斯,在下却也等不得宗门几位前辈扯皮,且先将道友请来再说。”

    红陆道人说罢,眯起的目光之中甚至还带了三分得意和三分狡黠。

    “原来是同辈之人!”

    杨君山有些惊讶的看了红陆道人一眼,自从杨君山进阶庆云境之后,同辈修士当中,哪怕是那些名门大派之中,进阶道境的不是没有,但却大多都是瑞气境而已,而这红陆道人还是杨君山第一次见到的同辈庆云境修士,而且不论双方的真实实力,单论修为气度上来说,那红陆道人进阶庆云境的时日定然还在杨君山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