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七十九章 归葬

第一千七十九章 归葬

    杨君山在闭关的时候,杨氏其他族人却也不曾闲着。

    尽管如今整个杨氏宗族已经在颜沁曦的掌控之中,但当杨君山出关的消息传出来之后,杨氏的几位主要族人还是一一前来拜见,同时将各自所操持的事情向他汇报。

    在闭关之前,杨君山便派遣了杨君琪与苏宝章前往桑州去寻找归穹道人当年的洞府所在之地。

    归穹道人原本只是散修出身,在他不曾入驻撼天宗之前,自然有着自己开辟的秘密洞府,杨君山在整理他的遗物当中,找到了他的秘密洞府所在的大概方位,便将这个收刮道人老祖洞府的机缘交给了杨君琪和苏宝章两个。

    这两个人倒也没有独吞,而是带上了杨沁玺和杨沁瑶两个无法无天的小朋友。

    只是这一次旅程显然不尽如人意,杨君琪只带回来了封印了三条灵脉的封灵珠,其他一些杂七杂八的修炼资源虽说也不少,可品阶都不算太高,连杨君琪和苏宝章两个都看不太上眼。

    倒是杨沁玺和杨沁瑶两个这一次的收获却是盆满钵满,这些长辈们看不上眼的东西,对于这两个武人境大圆满的双胞胎而言却是恰当其实,正好借这一次机会闭关冲击真人境。

    别看杨沁玺和杨沁瑶两个平日里在杨氏家族飞扬跋扈,甚至可以说是胆大妄为,当初还是武人境第四重的时候,就敢纠集家族一帮后辈子弟去伏杀真人境修士,但这两个孩子在修炼上却从未有过马虎。

    这两人从修炼伊始的十年根底都是在飞流剑派扎下来的,根基原本就不错,哪怕后来修为一路攀升,在杨君山一句“不要贪快”的指点下,居然能够耐得住少年心性,修为在武人境大圆满一压便是三四年,如今借着这一次机缘冲击真人境却是颇有水到渠成之感,从这一点上来说,这两个孩子要比杨沁璋要强上不少。

    大概汇报完这一次归穹道人秘密洞府之行,杨君琪又将一张符箓卷轴推了过来。

    杨君山看了一眼,讶道:“连两道破禁符都不曾用了?”

    那符箓卷轴乃是在二人临走之前,为了突破归穹道人可能在秘密洞府布下的禁制而交给他们的两张破禁符,却不曾想他们却是只用了一张。

    杨君琪道:“那洞府只是位置隐秘,但周围布下的用来隐藏洞府的禁制却是薄弱的很,一张破禁符便已经足够,而且洞府里面显然已经很久没有进入,但里面的东西却有大部分转移的迹象,剩下的这些应当都是看不上眼的。”

    杨君山又将破禁符送给了杨君琪,若有所思道:“看样子归穹道人当初的确是要将撼天宗作为今后的依托了,连经营多年的秘密洞府中的积蓄都带回了元磁山,嗨,却是便宜了张玥铭那厮。”

    杨君琪闻言笑了笑,道:“其实归穹道人的洞府之中尚有一些东西,我特意留下了一条灵脉滋养,就是因为这些东西不太方便取出。”

    杨君山惊讶道:“哦,是什么好东西?”

    苏宝章在一旁道:“在他的洞府内部一块墙壁之后,发现了被他隐藏起来的归葬土层。”

    “咦?”

    杨君山满脸惊奇,道:“归穹手中居然还有这等异物?”

    归葬土是一种极为奇异的土行异物,不过此物的灵妙也只对于土行修士有效。

    简单来说,归葬土的妙用便是“转生”,当然,这种“转生”不是夺舍之类,而是一种类似于生机的转嫁,更确切的说此物可以用来疗伤,但也只能作为一种媒介。

    具体来说,便是将一些充满生机之物按照一定的配比埋入归葬土之中四十九日,这些灵物当中的生机便会尽数被归葬土吸纳,之后再将一位受伤的土行一脉修士同样埋入其中,土中的生机灵力便会反哺修士之身,待得七日之后将修士从土中挖出,伤势必然大为好转。

    当然,这只是一种正常的疗伤手段罢了,事实上还有一种更为粗暴的方式,那便是将一个人活埋入归葬土中,仅仅三日之后,此人必然生死,就连尸体都因为生机被剥夺一空而腐烂,这时再将伤者埋入土中自行吸纳归葬土中积蓄的生机,伤势必然大为改观。

    归葬土虽然可以作为媒介剥夺生机来为人疗伤,但却不会将生机作为寿元来转嫁给疗伤之人,但却有一种情况例外,那便是针对那些受到了生机剥离一类神通伤害的修士,如果及时将自身埋入归葬土的话,却是能够在一定程度上缓解生机的流逝,甚至能够补充一部分,当然,也仅仅只是一部分而已。

    不过这却又提到了归葬土的另外一种妙用,那便是如果能够将一些归葬土带在身边的话,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削弱生机剥夺一类神通的伤害的,归葬土是少有的可以克制这一类神通的灵物。

    杨君琪点了点头道:“所以我留下了一条灵脉,便是不想让那一层归葬土化为了凡土,对了,我还带了一些回来。”

    说着,杨君琪将一只封灵盒拿了出来,里面封印了一整盒的归葬土。

    杨君山点了点头,连忙将封灵盒接了过来,道:“你做的对,不过这归葬土虽然可以克制生机剥离之类的神通,但却也不能轻易带在身边,否则没遇上这类神通,这土反倒要汲取修士自身的生机。”

    说着,杨君山又敲了敲封灵盒,道:“哪怕是有封灵盒的封印也不行。”

    见得两人愣神,杨君山笑道:“待我做几个香囊之类的饰品,到时候将归葬土纳入其中,再用禁制封印,不过每过一段时间都要重新加固封印才行,而且单独拿出来的归葬土三年之后便会失效化为凡土。”

    在杨君琪与苏宝章离开之后,找上杨君山的却是周毅真人。

    这两年来周毅真人一直在整理刘巽清的遗物,定海舟上刘巽清被封印的天涯剑诀剑气所伤,后来却又被早有预谋的杨君山暗杀,此事当时在风暴峡当中却是并未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刘巽清的储物法宝破碎之后散落的东西被杨君山一股脑收起,不过或许是因为刚刚炼化的缘故,刘巽清在定海舟上寻找的那柄宝器飞剑却是在他陨落之后保存了下来。

    与周毅真人一同来的还有主掌杨家炼器堂的何铁生大师。

    杨君山看了何铁生一眼,笑问道:“周兄,那清羽剑炼化的如何了?”

    周毅真人苦笑一声,伸手从袖中抽出了一柄长剑,道:“道祖见笑,两年时光,看样子周某却是与这件宝器无缘了。”

    看样子周毅真人却是一直不曾得到清羽剑器灵的认同,这其实也不算什么意外,修炼界类似的事情还有许多。

    杨君山接过了清羽剑交给了身旁的颜沁曦,道:“那么周兄这一次与何大师联袂而来是……”

    周毅真人闻言神色顿时一振,之前不能炼化清羽剑的遗憾一扫而空,伸手又从衣袖中掏摸了一阵,将一张图卷在杨君山面前铺开。

    杨君山在图卷之上扫了一眼,眉毛一挑,道:“风雷翅?”

    “正是此物!”

    周毅真人介绍道:“这是从刘巽清的遗物当中整理出来的一张炼器图卷,这风雷翅乃是一件品阶达到了宝器的法宝,在下请教了何大师,要炼制这件法宝,却是需要不少品质不低的禽鸟翎羽。”

    杨君山看向了何铁生,却见何铁生也是满脸的无奈和苦笑。

    却听周毅真人又道:“这件法宝极为不凡,一旦炼成之后,风行或者雷属一脉的修士均可驾驭,一旦施展起来速度激增,便是道境存在往往也追之不及,而且此物虽不能用于攻伐,但对于风行或者雷属一脉的神通有着极大的加持作用。”

    何铁生大师在一边苦笑道:“周真人找上了老夫,他知晓老夫手中有一批各色禽鸟的翎羽,便想着要老夫助他炼制这件法宝,只是这法宝颇为神异,乃是宝器级别,何某自行这几年在杨家执掌炼器堂颇有长进,却也还没有炼制宝器的把握。”

    周毅真人闻言道:“可以先试着炼制一件灵器级别的风雷翅练手哇,哪怕是上品灵器级别的风雷翅,施展起来都不是寻常人能够追的上的。”

    何铁生再次苦笑。

    杨君山明白何铁生苦衷,笑道:“周兄,你可知晓何大师手中那一批禽鸟翎羽是做什么用的?”

    周毅真人一愕,道:“这个却是不知,问他也不说,所以只好带着他来找您了,不管是做什么的,只要是您发了话,那自然就另当别论了。”

    这却是大实话,旁边的颜沁曦听着都乐。

    杨君山“呵呵”笑着道:“实话跟你说吧,那一批翎羽是这些年来通过各方交易积攒下来的妖禽之羽,原本就是为了让何大师突破炼器宗师之用,何大师为此已经准备了数年的时间。”

    周毅真人大为愣然,最后颓然一叹,道:“原来如此,却是周某鲁莽了。”

    杨君山又笑道:“周兄莫要气馁,你可知何大师所要炼制宝器为何物?又是为谁所炼?”

    周毅真人神色一呆,张大了嘴巴,道:“不会是给我吧?”

    杨君山哈哈一笑,道:“正是给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