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七十八章 第三

第一千七十八章 第三

    归穹道人暴露在外的元神在继续衰弱,张玥铭反而不急不慌道:“前辈夺舍不成,如今想必元神本源已经耗费不少了吧?”

    “那是当然,所以你现在需要尽快将欧阳旭林招来,供老夫夺舍之用,到时候即便无法直接进阶道境,却也可以将他的修为一路推升到太罡境,以老夫底蕴,用不了多久便能够再次冲击道境。”归穹道人的声音显得极为自信。

    张玥铭点了点头,道:“那么前辈你目前的实力还剩下几分?在没有了肉身依托之后,前辈又能将自身的实力施展出几分?”

    “你什么意思?”归穹道人霎时间警惕了起来。

    张玥铭从石台上走下,似乎觉得脚底有些不适,随便在地面上用力踏了踏,听得归穹道人警觉的声音,他突然笑了起来,道:“为了给前辈寻找合适的肉身夺舍,晚辈牺牲了宁师兄,前辈自己搞砸了,却还需晚辈再搭上欧阳师弟。”

    说到这里,张玥铭的声音顿了顿,却突然间面目狰狞道:“我撼天宗可堪造就之才总共就只有这几个,前辈这是要打算一齐将他们葬送了才甘心吗?”

    “放肆,张玥铭,你敢对老夫如此无礼?”归穹道人的声调陡然拔高,可却怎么听着都透着一丝心虚:“赶快将那欧阳旭林招来便罢,否则没有了老夫庇护,你撼天宗又能在四面皆敌的情况下坚持多久?”

    张玥铭摇了摇头,道:“前辈你错了,撼天宗需要的是一位道境存在的庇佑,可道境存在却未必就只有前辈你一个人!”

    “你什么意思?”

    归穹道人已经发现了不妙,他的元神正在变得越发的虚幻。

    “没有用的,晚辈刚刚已经开启了密室的禁制,这里遍布元磁之力,前辈你是逃不掉的!”

    张玥铭淡淡的说道,随着他一个响指,归穹道人的元神虚影顿时发出一声惨叫,从密室四面八方碰壁而归的元神虚雾飞快的向着本源虚影之中汇聚而来。

    望着已然慌乱的归穹道人,张玥铭神色淡然,道:“晚辈自信修为尚可,还请前辈助晚辈一臂之力,就此突破道境,如此晚辈自可以一己之力庇护我撼天宗千年传承,至于前辈之功,晚辈自会铭记在心,撼天宗也不会忘记前辈的庇护之恩。”

    归穹道人的元神早已经无法维持他原本的虚影,化作混沌的一团在密室之中四处乱撞,试图找到逃脱的漏洞,同时还不忘大喊威胁,道:“你敢吞噬老夫元神本源?你好大的胆子,难道就不怕老夫反噬,让人生死两难吗?”

    张玥铭却只是冷笑,道:“庆云境道人,却也不过如此!”——

    修为到了杨君山这般地步,往往在密室之中随意参悟某些东西,一晃便是数月甚至数年的时光流逝。

    这一次从曲武山中营救宁斌的过程虽然出乎意料之外的顺利,但仅仅只是炼化一颗铭石,便让他再次在西山之上呆了将近两年的时间。

    铭石之上篆刻着天诛道诀的神通种子,杨君山将之炼化为自身的本命神通其实并不算太难,更何况共同出自撼天宗传承的撼天道诀本身与天诛道诀便有着某种联系以及共同之处,这也使得他炼化铭石并将天诛道诀神通化为自身第三道本命神通的过程极为顺利。

    真正困难的是,在归穹道人的储物法宝当中,杨君山并没有找到天诛道诀的传承,这本身并不意外,修士原本就很少将各种功法、神通或者秘术的传承带在身上,错非是正在修炼当中,需要时时刻刻进行参悟的时候。

    因此,他需要从已经化为本命神通的天诛道诀当中去逆推这道神通的传承总纲,以及它本身所延伸而出的两道宝术神通。

    好在宁斌在经历了撼天宗的背叛之后,本身对于心中的某些坚持已经不再看重,天诛道诀的完整传承他虽然没有,但两道宝术神通他却都已经掌握,杨君山真正需要推算的也只是天诛道诀的传承总纲罢了。

    当然,即便如此,以杨君山如今的修为阅历,在有着完整神通种子的情况下,原本也用不着花费如此多的时间,事实上仅仅只是一年多的时间,他便已经完成了对于整个天诛道诀神通的还原,而剩下的大半年时间,则完全用在了修为的快速增长上面。

    在失去了息壤的支撑之后,在某种程度上的确对杨君山修为的提升造成了一定的影响,铭石的品质固然远远无法与息壤相比,但到底也算是土行至宝中的一种,本身便蕴含有丰富的土行本源,更何况铭石上的神通种子还是归穹道人以自身元神本源篆刻而成,而归穹道人也在某种程度可算作是撼天宗一脉,本身便与杨君山算得上是同源,如此一来,在炼化了整颗铭石之后,他的修为在进阶庆云境之后,很少见的出现了一次快速的提升,按照他的估算,这大半年的成果至少也节省了三五年左右的闭关苦修时光。

    不过这两年的闭关修为,也打断了杨君山对定海舟上的各种收获所进行的整理和消化。

    从风暴峡中带回来的那只墨羽雷隼被他送给了杨君琪,杨君琪本身修炼有乙木神雷神通,从阮雨桐那里学了一些千禽门的手段,便将这只雷隼收拾的服服帖帖,而且从杨君琪带回来的消息来看,这墨羽雷隼本身对于雷术神通有着极强的加持作用,而且这雷隼本身还属于一直幼鸟,待得长成之后再学些妖族手段,便可作为一只极为得力的灵宠。

    不过杨君山看重这只雷隼可不仅仅只是这些,真正让他感兴趣的是那雷隼居然有着在劫云之中穿梭的能力,这对于任何一位有志于雷劫的道境存在而言,都是一个不小的诱惑。

    那只七彩海螺原本也是一件极为珍贵的灵珍,杨君山原本是打算将之送给自己的弟子丁如兰,毕竟杨家现在修炼水行一脉的修士很少,成就最高的也只有她一个,不过又想自己这老师可也不是保姆,总不能什么事情都给他们铺好了路子,此事便暂时作罢,七彩海螺也交给了颜沁曦暂时收到了秘境宝库之中。

    三十六粒千金砂交给了颜沁曦,杨君山原本是打算将其分开之后,颜沁曦和杨君秀每人十八粒,不过这千金砂每三十六粒才算是一个完整的整体,分开之后金行至宝的效用便会大降,种种神妙也难以发挥,索性便全部给了颜沁曦用来炼化。

    至于杨君秀如今正忙于突破太罡境的准备,却是将杨君山手中那根原本用来系住定海锚的锁链要了去,准备在进阶太罡境之后用来提升她手中的斩魄刀。

    那张帆皮如今已经可以确认是一张真龙之皮,这物件可是用来制作道符卷轴的上好之物,甚至中间都不用添加其他材料,颜沁曦带着新收的徒儿迟菲菲便鞣出了十二张可用来封印道术神通的卷轴。

    这迟菲菲原本是在杨氏家族精英考核中涌现出来的一名修士,本身并非是杨氏族人,不过本身却是在制符上有些天赋,被颜沁曦看中之后带到了符堂,收为了弟子。

    至于那一片龙鳞,在请教了颜大智之后,颜沁曦便决定将之制成一件符器。

    符器与符宝、符箓又不同,符箓封印神通,一旦激发随即作废;而符宝中封印的神通通常能够经过三次以上的激发,但在次数用尽之后同样也会作废;而符器本身从理论上来说却是能够循环使用的一种法宝,但实际使用当中,每一次激发神通都会对符器本身造成一定的损伤,因此,符器本身也并非是真正意义上可以无限使用。

    而且符器在每一次激发之后都需要重新将足量的真元注入其中,这种真元的注入通常要远远多于修士正常施展神通所耗费的真元,而且符器所发出的神通威力自然也无法与修士正常施展神通相比。

    当然,以真龙之鳞作为载体,颜沁曦要做的自然是一件能够用来承载道术神通的符器。

    杨君山倒不介意这件符器交给自家夫人和岳父来制作,但剩余的那十二张道符卷轴,这一次他却并不打算再借助颜大智的制符术了,这件事颜沁曦本身也理解,更何况只是一件符器便已经够他们父女两个殚精竭虑了。

    这两年当中,杨君山除了新增的一道本命道术神通和因为炼化铭石而得以修为上的提升之外,最大的收获应当就是将脾之图录修炼至大成。

    随着他在炼体术上的底蕴和积累,脾之图录的修炼异常顺利,原本修炼一道腑锦至大成往往需要十年左右的时间,可随着六腑锦以及五脏图录一道道修炼成功,每一道所花费的时间也在不断的缩短,事实上从风暴峡返回的这三年多的时间当中,杨君山也仅仅只是在正常的修炼之余才会琢磨脾脏的提升。

    除了这些之外,杨君山在这一次风暴峡之行最大的收获上却是毫无进展!

    天涯剑诀的威力杨君山曾经有过亲身体验,可惜他这辈子恐怕都与剑术神通无缘,否则当初也不会面对一道普通的宝术神通孤峰剑诀而徒呼奈何了。

    至于搬山术,在知晓这道神通乃是仙术神通补天诀的一道延伸神通之后,杨君山自然不会放过,这也是当初他一定要将搬山术要到手的原因之一,可惜这三年来他硬是没有时间去钻研这道神通,好在完整的传承已然在手,他倒也不用太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