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七十七章 相救

第一千七十七章 相救

    某座密室之中,被禁锢之后不能言也不能动的宁斌只能将冷冷的目光投向对面容颜苍老目光涣散的归穹道人身上。

    此时的归穹道人哪里还有一丝庆云境道祖的气度,整个人枯槁干瘦犹如厉鬼,呼吸之间胸腔之中伴随着巨大的声响,仿佛随时一口气上不来就要彻底殒身一般。

    然而面对宁斌冷漠的注视,归穹道人却恍若味觉,只管将浑浊的目光钉在眉心前的一枚椭圆形的铭石之上。

    一缕细微的淡黄色雾气从他的眉心之间渗出,然后缓缓的印在铭石之上,而后一丝丝细小但繁复的纹路开始在铭石之上出现,

    过的片刻,归穹道人的神色似乎显得极为疲倦,那从眉心之中渗出的淡黄色雾气也难以为继,铭石上的篆刻也被迫停止,突然间之间,归穹道人整个人剧烈的喘息起来,浑浊的鲜血从口鼻之间点点滴滴的渗了出来。

    “完成了,终于快完整了,以元神本源之力篆刻本命道术神通,这铭石果然神奇,不愧为是仅次于三生石的夺舍灵物!”

    归穹道人口中喃喃自语,转身看向宁斌之时,布满了褶皱的脸上浮现出一个犹如厉鬼一般的微笑,道:“你不用这么看着老夫,能够作为一具还算不错的躯体供老夫夺舍,这是你的荣幸,试想一下,失去了老夫庇护的撼天宗又能在裙底环伺之下坚持多长时间?只有老夫夺舍成功,始终保持道境存在的威慑,才是你撼天宗传承延续的根本……”

    归穹道人说到这里停了下来,呼呼喘了两口气,仿佛仅仅只是那两句话便令他感到极为疲倦,然后才道:“从这一点上来讲,你不但不该怨恨老夫,还应该对老夫充满感激之情才是!”

    说罢,也不理宁斌状若喷火的目光,只管闭上双目养神,半晌之后,大概是觉得精力已经恢复了些许,一缕缕淡黄色的元神本源再一次从他的眉心当中渗出,一点点的在铭石上勾勒着本命神通天诛道诀的神通种子。

    如此反复数次,待得将天诛道诀神通篆刻完毕,此时已然衰弱到极致的归穹道人甚至连站起身来的力量都已经失去了,就连原本就已经浑浊的目光,此时看上去就如同失明了一般,整个人从里到外散发着一股腐朽灰败的气息。

    不过这个时候归穹道人却缓缓的将瘦若枯柴的手臂抬了起来,向着宁斌的嘴边一点,道:“最后的时刻到了,有什么遗言说罢说完之后,你便要迎来一个全新的人生,老夫的生命也将得以延续。”

    宁斌冷冷的看着他,目光之中却全然没有即将被夺舍的惊惧,道:“我只有一个疑问,那就是你要夺舍之事,张师兄知不知道?”

    “额?”

    归穹道人微微一怔,随即便哈哈大笑起来,以至于他现在濒临崩溃的身躯都难以承受,没有笑两声便被剧烈的咳嗽所代替,好不容易止住了咳嗽,这才道:“我将你从元磁山带到这里一年多的时间,你觉得张玥铭是知道还是不知道?”

    宁斌神色顿时一败,仿佛大半的精气神都被抽调一空,喃喃自语道:“果真如此么?同门之谊何存呐!”

    “幼稚,一位道境老祖和一个真人境修士之间该如何取舍,这还需要犹豫吗?”

    归穹道人不屑的说道。

    宁斌索性闭目不言,神色间却仿佛放下了心中负担,又仿佛任命一般显得极为平静。

    “是时候了,开始吧!”

    归穹道人看着浮在眼前的铭石,双目之中突然燃起妖异的狂热。

    一层层的光晕从他的头顶上空亮起,归穹道人已然所剩无多的元神本源开始尽数向着铭石之中注入,最后就连那颗铭石本身都被一层浓郁的黄色光华所包围。

    待得归穹道人全身上下所有的精气神元注入到铭石之中后,他原本的那具已然衰老到极致的肉身顿时周身上下猛地一挺,暴突的双目顿时没了色彩,而后便如同放了气的皮球一般瘫软在地再也没了声息。

    而那颗铭石之中却传来了一声长长叹息,而后在半空之中留下一道光晕轨迹,直奔宁斌的眉心而去。

    便在这个时候,原本紧闭双目的突然张开,望着直奔自己眉心而来的那颗铭石,宁斌的脸上却浮现出了一丝嘲讽一般的讥笑。

    藏身于铭石之中的归穹元神没来由的一沉,冥冥之中感知到了极大的危机即将降临。

    而与此同时,原本昏暗紧靠几颗夜明珠照明的密室突然从头顶被掀开,刺目的阳光瞬间洒遍了密室当中的每一个角落,便是宁斌也猛地一仰头紧紧的闭上了双目,而眼看就要撞入他眉心之中的铭石之中却突然传出一声凄厉的爆吼。

    “杨君山,怎么可能是你……”

    “老东西,居然用邪术害人!”

    一道熟悉的声音传到宁斌的耳中,这让人不由的松了一口气,睁开双眼之时,在刺目的光晕之中隐约看到一只大手猛地在半空之中抓住了那颗跳动的铭石,而与此同时,仿佛有一缕淡黄色的烟雾从铭石之中散逸而出,而后藏在漫天的光晕之中遁走。

    而后原本密室上空刺目的光晕突然被遮掩,宁斌终于看清杨君山从头顶上空落了下来。

    “老东西却是逃得快,还好杨某来得及时,就差那么一点,宁兄你就不是你了!”

    杨君山向着密室四周打量了一番,目光在归穹道人已然失去生机的肉身上停留了片刻,口中带着调侃的语气说了一句。

    “多谢了,看样子欧阳也没有表面上那么呆傻,不过你现在是不是先将我身上的禁制解开?”

    宁斌对于杨君山突然赶到似乎并不意外,神色间也并没有险死还生的庆幸,仿佛这一切都已经在他事先的预料当中。

    归穹道人布下的禁制对于宁斌来说难以破解,但对于杨君山而言却只是举手之劳罢了。

    缓缓的站起身来,活动着已经显得僵硬的身躯,舒活着体内的气血,宁斌向着密室周围打量了一番,口中不由赞道:“不愧为是阵法宗师,归穹事先居然都没有发现他在四周布下的禁制已经被你破开了。”

    杨君山在归穹道人的肉身之上搜出了一直空间手镯,又找到了几样法宝饰品,随后有用神识向着四周周围探查是否还有其他隐秘的地方,口中却问道:“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我需要稳固一下修为,需要借你西山上的密室闭关一段时间!”宁斌的语气至始至终很是平静。

    杨君山这才注意到:“哦,你的修为居然已经提升到了太罡境了。”

    “强行提升罢了!”

    宁斌撇了撇嘴,语气之中若有所指道:“既然被人家选作鼎炉,修为当然不能差了,否则夺舍之后居然还只是一个真人境修士,又能镇的住谁?”

    杨君山闻言笑道:“西山虽然不大,但几座修炼密室却是充裕的很!”

    “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再回去也没什么意思,走吧!”

    说罢,宁斌却是当先向外走了出去,不过刚刚走了两步便又停下了身来,道:“对了,那铭石之中已经篆刻了天诛道诀的神通种子,你最好是尽快闭关炼化了,那是归穹以元神本源篆刻而成,小心他在上面做了什么手脚。”

    杨君山笑了笑,道:“我自省得,不过那归穹虽然逃走了,恐怕也是自身难保。”

    “什么意思?”宁斌身子一顿问道——

    一缕黄色的元神在元磁山之外的虚空之中丝丝缕缕的渗出,元磁山的本身是一座巨大的磁场,在被撼天宗借以构筑成一座庞大的阵法之后,道境存在想要凭借空间神通直接进入元磁山周围却是极难,此时归穹道人被杨君山夺走了元神载体,肉身也无法回归,只剩下一缕元神直接从元磁山周围飘入撼天宗去。

    好在归穹道人本身便是撼天宗太上长老,在没有惊动其他人的情况下,直接便进入到了撼天宗内部的灵源密室之中。

    正在闭关修炼的张玥铭第一时间被惊动,而后便惊愕的看到一缕元神在他身前汇聚,渐渐的形成了归穹道人的轮廓。

    “前辈,您这是……”张玥铭愕然问道。

    元神显化的归穹道人看上去虚幻异常,可一张脸却已经扭曲到了发狂:“杨君山,是杨君山,他怎么可能知道我闭关夺舍的密室,那只是我临时挑选出来的地方,谁也不知道才是!”

    “是了,是了,是那宁斌与杨君山早有勾结!”

    归穹道人恍然,随即目光直勾勾的看着眼前的张玥铭咆哮道:“看你这些好师兄师弟,一个个早已经与撼天宗的死敌暗通款曲,就凭这你也想重振撼天宗声威?简直白日做梦!”

    说罢,也不理会张玥铭难看的脸色,直接颐指气使道:“赶快将宗门内备选的几个肉身鼎炉找来,我看就那个欧阳旭林吧,虽比宁斌差了一点,却也差强人意了。”

    见得张玥铭仍旧站在那里,顿时怒道:“磨磨蹭蹭做什么,知不知道老夫的元神在外面暴露的时间长一分,实力就会跟着下降一分?”

    张玥铭闻言反而更是不急了,不紧不慢的从修炼的石台上走下来,道:“前辈,你夺舍不成,从杨君山手中逃脱,相比耗费了不少元神本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