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七十六章 失踪

第一千七十六章 失踪

    当杨氏在撼天宗内部的一位细作被苏长安引来的时候,杨君山和颜沁曦正在给自家的一双儿女洗澡。≥

    只是这个洗澡的过程显然并不是特别舒服,已经到了修炼之年的杨沁瑜还倒罢了,泡在带着一层玄黄色浮光的水中连连闷哼,一张脸几乎皱成了包子,上下牙咬得“咯咯”直响,似乎在忍受着极大的痛楚。

    而小女儿杨沁琳年纪还小,泡在特意为她准备的一个小澡盆当中却是胡乱踢腾,将里面浮着淡淡的玄黄色光华的水溅得到处都是,可却又被杨君山牢牢的按在水中,只得放声大哭。

    杨君山一边安抚着女儿,一边抬起头来向着走来的那位撼天宗细作瞅了一眼,神色却是微微一愕,将女儿交给身旁的颜沁曦,站起身来疑惑道:“怎么是你来了?”

    听得杨君山惊诧的语气,颜沁曦也不由的抬头望去,澡盆当中的杨沁琳趁机从里面跳了出来,却见原本那一层浮在水面上的玄黄色光华却如同轻纱一般挂在她小小的身躯之上,然后随着肌肤上水珠的挥而向着体内融入。

    在苏长安惊愕的目光当中,来人伸手在脸上抓了一把,一个完全不同的面孔出现在他身边。

    却见来人从怀中掏出一块令牌扔到了苏长安的手中,道:“小子,记住了,以后不是有杨氏的密令和一张一模一样的面孔就能混入西山村的。”

    苏长安顿时涨红了脸,抬头向着老师看去时,却见杨君山笑着朝着他摆了摆手,再看向来人时,脸上神色已经一下子变得极为严肃:“出什么事儿吗?你居然出了撼天峰冒险来我这里,难道不怕张玥铭知道了?”

    欧阳旭林对于杨君山的担忧根本没有放在心上,而是带着一丝焦躁道:“宁斌出事儿了,你得去救他。”

    杨君山闻言神色顿时变得凝重,道:“怎么回事儿,你说清楚!”

    欧阳旭林喘了一口气,道:“大约是在一年之前吧,宁斌突然找上我,并悄悄给了我这个!”

    欧阳旭林说着将一枚闪烁着微弱红芒的符箓交给了他。

    “一年之前,那不正是定海舟消息传得沸沸扬扬,各方道境齐赴风暴峡的时候?”

    杨君山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接过符箓,可符箓一入手,他的脸色瞬间便沉了下去:“本源血符,这是宁斌的?”

    欧阳旭林点了点头,道:“一年之前,宁斌找上我说归穹前辈打算去海外参与定海舟的探查,并要他一同前往沿途侍奉。”

    杨君山冷笑一声,道:“好大的架子,不过那归穹并未在风暴峡出现!”

    欧阳旭林点了点头,道:“临走之时,宁斌将这枚血符交给了我,并言道如果他有危险,血符便会亮起,到时候就把这张本源血符交给你,请你救他一命。”

    杨君山皱了皱眉头,道:“他已经察觉到了危险?那为什么还要随归穹去?”

    欧阳旭林摇了摇头,道:“他当时只是说有不好的预感,以防万一罢了,谁知道……”

    杨君山又问道:“归穹现在在不在元磁山上,此事张玥铭知不知道?”

    欧阳旭林摇头道:“归穹一年前离开之后便没有再返回,至于张师兄,至少这张本源血符的事情他不知道。”

    杨君山闻言“嘿嘿”一笑,带着一丝不明的意味儿,道:“放心,我会将他找回来的。”

    欧阳旭林点了点头,道:“我不能离山太久,否则肯定会被张师兄现。”

    欧阳旭林正待转身离开,却又突然停了下来,扬了扬手中的精巧面具,道:“还有,叫这个人从元磁山撤走吧,事急从权,他的身份恐怕是保不住了。”

    苏长安有些不知所措的看向自家老师,杨君山点了点头道:“替老师送一送欧阳前辈,放心,村口悬有离镜,真要是不明身份之人,是不可能进来的,不过下次你自己要多留心了。”

    苏长安如释重负,连忙朝着欧阳旭林离开的方向追了上去。

    “会不会是一个圈套?”

    颜沁曦的声音从杨君山背后传来,小女儿哭闹了一阵之后却是累得在她怀中昏睡了过去,另外一个大木桶里面,水面的玄黄色也变淡了许多,杨沁瑜此时的神色也看上去轻松了许多。

    杨君山把玩着手中的血符,低声道:“这件事应该不会有假,至少宁斌和欧阳旭林两个不会害我。”

    颜沁曦则道:“就怕二人会被人利用。”

    杨君山长笑一声,道:“纵使是一个圈套又能如何?如今想要算计我杨某人怕也不太容易。”

    颜沁曦则嗔怪道:“这才平静了一年多,便又要出去了,留下杨家这么大一个摊子,只我一个人撑着,还要照看这两个小家伙。”

    杨君山则向妻子投去一个抱歉的眼神,道:“这龙血澡还要让他们兄妹两个接着泡,龙血的量也要渐渐增加,熔炼肉身向来难有捷径,我等幼时哪有这等机缘。”

    泡在木桶里面的杨沁瑜显然在留心父母的谈话,闻言脸色顿时一苦。

    颜沁曦却沉吟了片刻,道:“是不是招二弟回来?”

    杨君山随口问道:“他现在在哪里?”

    颜沁曦回道:“最后一次传来消息的时候,他大约已经从极北冰原出来了,据说打算从凉州转向西南,准备进入镔州游历。”

    杨君山摇了摇头,道:“不要管他,老十三呢,他现在在干什么?”

    颜沁曦笑道:“最近半年多来,炎州的地火渊狱似乎出了点事情,引得不少火行修士纷纷前往,他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不过从他传来的消息来看,这小子似乎又有机缘,距离突破太罡境已经不远了。”

    杨君山点了点头,对此似乎并不意外,杨君昊七阳流火诀大成,特别是最后两种火罡更是融合道阶天火,底蕴之深厚远寻常修士,尽管进阶天罡境时日并不长久,可修为却是一日千里。

    “叫他小心些便是,我且外出一段时日,倒要看看这归穹到底在搞什么鬼!”

    杨君山一步踏出,整个人便已经在西山消失,只留下颜沁曦一脸无奈的站在原地。

    片刻之后,一位侍女上前禀报道:“夫人,璋少爷求见道祖!”

    颜沁曦脸色一沉,道:“道祖已经离开,不见!”

    侍女低声称喏便要退下,却又被颜沁曦叫住了,皱着眉头道:“告诉他,道祖手中的确有一道剑术神通,但他想要学还差得远,等他什么时候进阶玄罡境的时候才有资格得到传授,至于想要练成,那至少也要有天罡境的修为打底,莫要好高骛远!”

    侍女离开之后,一直在木桶里面默不作声的杨沁瑜突然开口问道:“娘,前一段时间璋哥哥修为进阶聚罡境的时候,爹不是还说过他一味追求修炼度并非上乘,要他沉下心来打磨根基么?您今日这么传话,以璋哥哥的性子,他八成为了尽快进阶玄罡境修炼那道剑术神通而把爹的告诫抛到脑后。”

    颜沁曦转身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道:“混小子闭嘴!”

    杨沁瑜似乎对于母亲极为惧怕,闻言一个哆嗦,整个人连着脑袋都沉到了水桶当中——

    杨君山自然不知道他走后生的事情,此时他正站在梦瑜县西南边境的一座高峰之上,身前一张本源血符之中剥离出一丝血线在半空之中摇曳,隐约的指向了一个方位。

    杨君山皱着眉头道:“居然不是海外,而就在曲武山中?”

    杨君山伸手将那一丝血线挥散,看了看手中因为剥离了一丝血线而显得暗淡的血符一眼,自语道:“原本还担心这本源血符里面的精血耗尽,老朋友,看样子归穹果然对你不怀好意啊!”

    闲庭信步一般从山顶走下,两旁的数目草丛却飞快的向后退去,沿途遇到的猛兽飞禽悠然自得的各行其是,丝毫没有感知到刚刚有人从它们身旁掠过,片刻之后便已经来到了曲武山脉的中段。

    曲武山脉横贯瑜郡南部与西南部,乃是与瑶郡、璋郡和玺郡的天然边界,如今却被分作三段,分别由四家势力掌控,西山杨氏与潭玺派分别掌控着山脉的西段和东段,而中段则分别由撼天宗和天灵门山脉的北坡和南坡。

    而此时杨君山便已经一路赶到了曲武山山脉的中段,这里已然是撼天宗和天灵门设立的缓冲区域,沿途他甚至还遇上了在边境巡守的撼天宗和天灵门弟子。

    站在一颗巨树之下,杨君山再次从本源血符之中剥离出一丝血线,这一次血线的指向更为明确,显然距离宁斌所在的位置已经拉近了不少。

    不过杨君山望着血线所指的方向却是微微愕然:“这里么,居然是当初十二妖峰旧地,的确是一个不引人注意的地方。”

    杨君山衣袖一摆,洒出一片青金色的光华在身周,此时看上去他明明就在眼前,可无论是神识感应还是其他方式,却总也捕捉不到他的气机,仿佛整个人根本就不存在一般。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