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七十四章 解惑

第一千七十四章 解惑

    杨君山神色沉静的看着眼前三位华盖境道修,挡在他正当前的正是神色略显激动的苏约道人,而另外两侧的两位则是蓝葵道人和妙煌道人。

    三位华盖境的道人,除却苏约道人之外,无论是蓝葵和妙煌,在单对单之下杨君山都没有把握胜过,当然,他却是有着全身而退的自信,然而此时三位道人摆明了联手,真要大打出手,杨君山没有丝毫胜算。

    杨君山暗中戒备,神色却是冷冷的看着眼前三人,口中不发一言。

    苏约道人最先沉不住气,上前一步道:“杨君山,交出你手中的破山锏,我们不杀你!”

    将破山锏拿在手中,古拙的锏身发出一丝丝轻颤之音,杨君山无视苏约道人看向破山锏的火热眼神,而是将目光看向了蓝葵与妙煌,道:“两位为何对于破山锏如此上心?难道这锏中当真隐藏着什么绝大的隐秘?”

    杨君山的无视让苏约道人感到了莫大的耻辱,再加上风暴峡中的连番挫败,更是令他颇有恼羞成怒之感,当即手中赶山鞭一亮便要动手。

    不料就在这个时候,位于他两旁的妙煌与蓝葵道人却是各自脸色一变,不约而同的张口道:“住手,苏道友莫要鲁莽!”

    还算二人提醒的早,那苏道人到底也是华盖修士,第一时间察觉到了不妥,硬生生的将即将出手的赶山鞭收了回来,这才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在杨君山身旁不远处悄无声息的出现了一个人。

    而在这个时候出现的刹那,反应最大的反而不是心中恼恨的苏约道人,也不是眼看被三位道人围攻却又峰回路转的杨君山,反而是灵溢宗的掌门蓝葵道人。

    “你……”

    蓝葵道人看向此人的目光复杂至极,甚至身为灵溢宗掌门多年所培养而出的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神情气度也在狂变。

    “师兄,多年不见,近来可还安好?”

    来人神色间的笑意却根本无法掩盖双目之中犀利的杀机。

    “桑无忌,你居然还有脸站在我面前?”

    在经历了瞬间的情绪失控之后,蓝葵道人很快又恢复到了身为大派掌门的那种古井无波的神态,可随即他的目光却又再次跳了跳,声调一下子便拔高了:“雷劫境,你居然已经渡过了雷劫!”

    桑无忌神色间不免带上了一丝自得:“怎么,师兄看上去很意外?是不是觉得我这雷劫度过的悄无声息,你事先居然没有收到消息?”

    蓝葵道人的脸已经变得铁青!

    作为灵溢宗当年那桩悬案的当事人,其真实情景在灵溢宗当中不乏知情之人,只是当年蓝葵算计更高一筹,而桑无忌则在最初理亏,且二人当时虽算得上是灵溢宗后起双骄,但到底不曾进阶道境,纵然有师门长辈明白其中的猫腻,一来懒得去管,二来桑无忌当时已被认定身死,灵溢宗不可能再将另外一个天才也赔上,于是便一个个选择了装聋作哑。

    然而所有的这一切在桑无忌突然再次出现之后发生了变化,这么多年来蓝葵道人固然坐稳了灵溢宗的掌门,手中掌控着修炼界顶尖宗门的部分力量,可桑无忌同样也已经是华盖道人,并非是人人轻易拿捏的角色。

    两人之间原本应当爆发的一场冲突,却因为灵溢宗内部一些熟悉当年情形的长辈干涉而一再延后,甚至有灵溢宗长辈还有着化干戈为玉帛,重新将桑无忌这位华盖修士迎回灵溢宗的打算。

    也只有两人各自知晓,他们两个之间注定了只能活下来一个,

    原本蓝葵道人作为掌门,在灵溢宗多年经营,在双方暗中的较量当中应当居于不败之地,他甚至通过人脉对桑无忌隐隐形成监视,一旦桑无忌召唤雷劫,他必定能够在第一时间察觉,并暗中进行出手干扰。

    岂料桑无忌能够隐忍多年,自然也不是易与之辈,他先是借助葬天墟开启之际,各方势力的注意力集中在玉州的机会,悄然摆脱监视渡过了雷劫,之后又趁着海外定海舟之事愈演愈烈之际休养生息,渡过了雷劫之后的虚弱期,至少在个人的修为实力方面走在了蓝葵道人前面。

    此番桑无忌突然出现,确然出乎了蓝葵道人的预料之外,面对桑无忌的自得,蓝葵道人沉声道:“那么,这一次你我要分一个生死了?不过就凭你和这个玉州来的毛头小子,纵然你进阶雷劫境,又能有积分把握将我留下?”

    蓝葵道人话音刚落,便听得旁边一声轻咳,妙煌道人尴尬道:“蓝葵道友,这是你灵溢宗自家之事,老夫就不参与了吧?”

    苏约道人这时也开口道:“苏某只是意在破山锏!”

    形势似乎一下子对蓝葵道人变得极为不利,面对桑无忌度过雷劫之后的强势,他的同伴并不愿意去招惹,蓝葵道人一个人显然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认为桑无忌会趁着这个机会进行复仇的时候,他的选择却再次出乎了在场所有人的预料之外。

    “小子,你还等在这里做什么,老夫可还不想在这里等着一会儿肯定要发狂‘庆祝’自己进阶仙境的龙岛岛主!”

    桑无忌朝着杨君山打了一个招呼,自己便转身先行离开。

    杨君山见状,只是朝着三位道境存在看了一眼,马上便跟了上去。

    脚下的海浪汹涌,天空之中却再次恢复了宁静,而在经过了刚刚一场不成功的伏击之后,三位华盖境道人之间原本合作的关系也瞬间荡然无存。

    苏约道人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突然听得背后有一道声音传来:“这桑无忌还是如同当年那般机敏,不给老夫出手的机会啊!”

    三位道人各自转过身来,向着出现在他们之后之人行礼。

    展域道人看了看三人,道:“算了,此事便告一段落吧!”

    苏约道人忍不住道:“前辈,难道就这样放过他了?”

    展域道人笑道:“那小子却也不凡,背后居然站了三位雷劫境存在,便是老夫也有忌惮三分,更何况如今已经可以确认此子的崛起与那破山锏并无多大关系,既然如此又何必逼迫过甚,记住了,我等的大敌终究还是域外之人,这些后起之秀,若无必要,还是不要过多为难了吧!”

    一阵海风卷来,漫天的运气徐徐而过,待得云气散尽时,天空之中哪里还有几位道境存在的踪影……

    “多谢前辈出手相救,还有恭贺前辈安然度过雷劫,距离长生不朽更近了一步!”

    杨君山跟在桑无忌身后恭声说道。

    桑无忌余光瞥了他一眼,叹道:“你小子却是好运到,这仙宫在风暴峡之中下了好大一盘棋,你小子莽莽然一头扎进去居然都能从中全身而退,看样子似乎还有所获,当真算得上是气运隆厚。”

    杨君山连忙道:“若非前辈及时接应,晚辈怕也逃不过那三位的截杀。”

    桑无忌“呵呵”笑了两声,内中的意味儿却是不明。

    杨君山想了想,开口请教道:“前辈,为何那苏约、妙煌等人却是处心积虑的想要得到晚辈手中的破山锏?”

    “真想知道?”桑无忌回头看了他一眼问道。

    不等杨君山点头,桑无忌在前面却已经头也不回的说道:“说来也只是他们不死心罢了,更确切的说是他们三位背后那位不死心。”

    杨君山并非鲁钝之人,桑无忌稍加提点,杨君山便悚然而惊道:“难道是,那位黄庭境的展域道人?”

    桑无忌点了点头,淡淡道:“原本还有一位,却是之前被踏入仙境的角蚩妖王含愤一击给打了个魂飞魄散。”

    杨君山倒吸了一口凉气,一位黄庭境的存在居然就这般陨落了!

    杨君山忍不住道:“那龙岛岛主居然强横如斯?”

    桑无忌哂然道:“哪一个立志打破元神束缚,直接成就金身的存在不是这般强横,否则又怎么可能令整个仙宫都忌惮非常?而这也正是你手中那根道器惹人眼红的缘由!”

    “九仞道祖!”杨君山手抚锏身喃喃低语。

    桑无忌微微回头,目光一闪似乎在破山锏上一扫而过,叹道:“是啊,九仞道祖!数千年来,甚至是修炼界有着确切记载以来,唯一一位真正成就金身仙,打破了这方世界束缚,却又在最后关头逼得仙宫与域外势力勾结,最终在双方联手内外伏击之下含恨身陨的存在!”

    杨君山抬起头来,道:“这破山锏中藏有九仞道祖能够成就金身仙的秘密?”

    “你是个聪明人,已经猜到了!”

    桑无忌微微一笑,道:“事实上在九仞道祖之后,整个修炼界或明或暗,但凡有着成就金身仙之志的存在都曾经打过这个道器的主意,破山锏中可能藏有九仞道祖秘密传承的传说在不少大神通者当中流传的也越来越广。”

    杨君山冷笑道:“若这破山锏当中当真留有九仞道祖神秘传承,那撼天宗怕是早已近水楼台先得月,又如何会落入今日这般田地?修炼界恐怕也早已经出现了第二位,甚至第三位、第四位九仞道祖!”

    “是啊!”

    桑无忌叹道:“道理谁都懂,可不试试谁又能确认自己到底是不是九仞道祖选中的那一个?大家宁可认为是前人蠢笨,无法领悟九仞道祖留在其中的高深布置,也不远相信破山锏也只不过是一件寻常的道器而已。”

    “然而数千年来,眼见得从未有一人从中领悟出什么东西来,而破山锏本身却又从一件中品道器降阶成下品,撼天宗也日趋衰落,可想象当中的九仞传承却一直未曾出现。”

    “直到这件道器到了你的手中……”

    杨君山心中一惊,猛地抬起头来,却正与桑无忌的目光相对,只听他接着道:“你小子在玉州崛起得太快,杨氏家族从一个不名一文的小家族在短短百年当中走过了修炼界那些世家大族数百甚至上千年的积累,君山道人名震修炼界,嘿嘿……”

    杨君山连忙道:“晚辈这点微末道行,又如何入得了真正大神通者的眼……”

    “怎么入不了?就连老夫自己都惊异!”

    桑无忌道:“破山锏当初被萧巽乾断成三截,修炼界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得到的残锏,但总归是在撼天宗败走元磁山之后,那个时候你才有几分修为?可曾进阶真人境?”

    “之后你将断锏一一收回,还重新接续,修为也跟着水涨船高,甚至连原本下品道器的破山锏也重新恢复到了中品道器,你自己说说,换成你会怎么想?”

    杨君山只得苦笑道:“恐怕晚辈也会怀疑自己从破山锏中得了九仞道祖的传承!”

    桑无忌笑了笑,道:“所以,这一次风暴峡设的局,除了大头在角蚩妖王那里之外,你也是某些人的必得之物。”

    “我?”杨君山奇怪道:“不是破山锏?”

    “不错,就是你!”

    桑无忌点了点头道:“破山锏早已被修炼界研究了数千年,所以相比于破山锏,他们更愿意直接从你的口中得到一些东西。”

    “那,那后来……”

    “后来你拿出了息壤,一块大部分已经被炼化吸收的息壤,让所有算计你的人恍然大悟!”桑无忌淡淡道。

    “前辈已经知道了?”杨君山讶道。

    桑无忌冷笑道:“老夫修为虽不如那展域,可风暴峡中发生的一切却也能够探知一二。”

    “只是他们既然已经明白晚辈能够不顾及根基底蕴,接连强横进阶是依托息壤之功,刚刚为何还要……”

    “不死心罢了,煌煌一场大局未尽全功,多少有些不甘心。”

    说到这里,桑无忌扭头瞅了杨君山一眼,道:“更何况你在他们眼中也不过就是顺手牵羊罢了,更何况还能平白得一件中品道器。”

    杨君山沉默良久,然后又拱了拱手,道:“再次感谢前辈相救、解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