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七十一章 夺舍

第一千七十一章 夺舍

    苏约是金舟道人的血裔!

    这个消息骤然传来却是令在场诸多道修,无论人族还是域外,都是一片头晕目眩的惊讶表情,可偏偏却没有一个人选择不相信!

    作为龙岛公主,哪怕双方处于敌对,澜萱公主的身份在修炼界仍旧尊崇,更何况如今角蚩妖王进阶仙境已成定局,没有人会去怀疑她的话,那么苏约道人的身份便不会有错了,至少他曾经亲口承认自己为金舟道人血裔是确有其事。

    被澜萱公主叫破了身份,苏约道人脸色一变,然而在众目睽睽之下他却是无从开口否认。

    “这么说那妖族公主所言之事是真的了?”

    海天道人越众而出,言语之间虽然仍旧是在询问,可却是一副肯定的语气。

    见得苏约道人不答,海天道人叹道:“原来如此,老夫早该有所怀疑的,这么说来你便是数十年前被陆玄平灭族的苏氏族人了?只是奇怪的是苏家被灭之时你已经是道境修士,我等为何却丝毫不知你与苏家的关系,且听闻你与那陆玄平颇有交情,那陆玄平为何又族灭苏家,这当中到底有何蹊跷?”

    面对海天道人的质询,苏约道人只是沉默不答,这反而让众人看向苏约道人的目光更加热切起来,不说金舟道人贴身收藏的其他宝物,单单法天象地与天涯剑诀两道神通传承,便已经足够在场的道境存在做出任何事情了。

    场上形势骤变,却是连杨君山也有些没有想到,不过在从海天道人口中突然听得“陆玄平”三字的时候,杨君山却是眼皮子一跳,他仿佛从中猜到了什么,也大概有些明白海天道人为何选择沉默不言了。

    “苏约,你当真得到了金舟道人的贴身空间法宝?”

    隆隆的声音从风暴峡之外传来,哪怕身为黄庭境存在的展域道人,骤然听得这个消息语气同样不稳。

    苏约道人深吸了一口气,道:“不错,苏某的确从先祖遗骨那里得到了我苏家的乾坤丝带,不过苏某并未得到法天象地的神通传承,倒是天涯剑诀的传承的确在苏某手中。”

    梅道人冷哼一声道:“怎么可能,你说没有就没有?金舟道人的贴身空间法宝都在你手中,法天象地神通不在你手中又会在谁手中?”

    苏约到人怒哼一声,伸手在腰间一扯,一条丝带被他抓在手中,道:“苏某可立下雷劫之约,若是手上有法天象地神通传承,管叫苏某在雷劫之下灰飞烟灭。”

    修行之人不可轻立誓,这是修炼界的一条铁律,修为越高之人有的时候越是注重心性上的纯俭,苏约道人既然敢立雷劫大誓,自然没有人会不相信,除非他苏约道人自己找死。

    只是之前谁都没有提起这法天象地神通也就罢了,现在提起可偏偏却又是镜花水月,在场众修自然不甘,道术神通榜上排名前十的神通,这在修炼界已经有多少年不曾出现过了。

    既然之前各方势力言之凿凿,那么法天象地之事自然不可能是空穴来风,说不定这道神通的传承就在此时在场的某一位道境修士的身上。

    就在所有人看向他人的目光都带着一丝探寻和戒备的时候,苏约道人突然“嘿嘿”的低沉笑了起来,见得众人莫名其妙的目光看过来,苏约道人望着对面的澜瑄公主道:“苏某却是忘了,当时在苏某得到先祖之物的时候,公主殿下也从先祖遗骨之中得到了一颗疑似留影传承珠之物,不知那里面是否就是法天象地神通的完整传承?”

    进入定海舟的诸位道修当中,最终见到了金舟道人遗骨的便只有苏约道人和澜瑄公主两个,金舟道人最为核心的传承,毫无疑问便以在两人身上的嫌疑最大。

    如今苏约道人以雷劫大誓洗清了嫌疑,那么剩下嫌疑最大的自然就是澜瑄公主了。

    在听得苏约道人所言之后,各方人族修士先是一阵愕然之后,便隐隐间散开要形成一个包围圈,原本在实力对比上人族一方便占据着优势,先前也只是因为双方不愿真正的以死相拼,这才各自留了手中,若然法天象地神通的传承真要落在了龙岛公主的手中,哪怕角蚩妖王已然成仙,在场诸位道修怕也不介意冒险一搏。

    不过这紧张的气氛却被一声轻笑打破,澜瑄公主的手中突然多了一颗表面布满了龟裂,却又被至少超过了十道的封印禁止覆盖的珠子,道:“这边是本公主得到之物,本公主可以负责任的告诉诸位,这里面的东西并非是你们想象当中的法天象地神通,怎么,难道要本公主也要发下一道雷劫大誓你们才肯罢休么?”

    “恕老朽直言,”一位人族道修越众而出,道:“公主手中这颗传承珠被禁制封印,谁知里面传承记载何物?怕是连公主殿下自己都不知道吧?纵然公主发下雷劫大誓,我等又如何相信?”

    澜瑄公主“咯咯”直笑,似乎对于眼前剑拔弩张的形势丝毫也不担心,道:“既然你们想要知晓真相,那么本公主索性便也让尔等涨一涨见识!”

    澜瑄公主伸出手掌,那珠子便在她掌心之上,硕大的明珠表面虽然斑驳,但内中仿佛仍旧蕴藏着令人心悸的力量。

    “你们以为这是留影传承珠?”澜瑄公主嘴角掀起嘲讽之色,道:“而事实上这根本不是什么留影传承珠,此乃我龙族本命之物,又唤作‘传承龙珠’,顾名思义,这龙珠之中纵然留有传承,那也只能是我龙族自身的传承,你们人族的神通是无法记载其中的,同时这还是我龙族的本命法宝,除去龙族血脉之外,任何人都无法驾驭它。”

    “龙族确然无法承载龙族之外的神通,这一点老夫这些年在域外行走却也有所了解,”展域道人的声音从风暴峡之外遥遥传来,道:“只是能够被称之为‘龙珠’的,只有那些成就真龙的存在才有资格,金舟道人的手中又如何会有龙珠?难不成他曾经还斩杀过一头真龙不成?”

    展域道人明显并不认为澜瑄公主手中之物乃是真正的龙珠。

    澜瑄公主面带冷笑,口中突然道:“金舟道人自然没有能力杀得一条真龙,可九仞老祖呢?”

    澜瑄公主话一出口,在场不少道境存在都是面露疑惑之色,但却也有闻言脸色微变之人,诸如蓝葵、妙煌之类,显然对于这个名字从澜瑄公主口中说出极为震撼,唯有杨君山却是满脸沉凝之色,静待澜瑄公主之后的解释。

    澜瑄公主的话令得风暴峡内外都安静了下来,在片刻的宁静之后,展域道人的声音如同闷雷一般从风暴峡之外滚滚而来:“公主殿下如何知晓九仞道祖的存在?金舟道人又与九仞道祖什么关系?”

    澜瑄公主“嘿嘿”低笑,道:“难道还想不明白么?所谓的金舟道人早已经不是你们人族修士,他早已经被一条降落在这方世界的真龙在即将陨落之际夺舍成功,否则以那金舟道人出身,再如何惊才绝艳,又如何能够骤然崛起,一路修炼至黄庭巅峰,纵横海外无敌?至于说真龙如何会降落在这方世界,当年九仞道祖破天立道,一举成就金身仙人,却被当时的天宫与域外势力勾结内外夹攻,最终力战身陨,可死在他手中的仙境存在又有多少?我龙族的这位前辈当初便是在围攻九仞道祖一战当中身受重创,肉身损毁难以为继,这才趁着混乱之际进入这方世界选择了夺舍。”

    “这不可能!”苏约道人当即跳了起来。

    “怎么不可能?”澜瑄公主反驳道:“金舟道人既然出身苏家,可在他崛起之后,你苏家可曾得到他半点帮助?怕不是他连苏家都没有回去过吧?”

    苏约道人惊疑不定,苏家的祖上对于金舟道人成名之后的行径的确颇有微词,其富甲海外的财富哪怕稍微从指缝当中漏出些许,都足够苏氏家族享用不尽,可事实上金舟道人对于苏氏家族向来冷漠,如若金舟道人当真是被真龙夺舍,那么这个理由却也说得过去。

    只是苏约道人又怎么可能承认自己向来引以为豪的祖宗成了他人,口中只是道:“一派胡言,无稽之谈。”

    澜瑄公主冷笑道:“无稽之谈?这定海舟的炼制方式分明借鉴了域外的星空巨舟,这定海舟的龙骨便是真正的真龙之骨,这定海舟的撞角分明便是真龙之角,我龙族前辈在夺舍金舟道人之后,反过来利用当初已经被重创的真龙之身建造了这艘定海舟,原本也想要效仿九仞道祖破天立道,从黄庭境一举成就金身仙人,打破这方世界束缚,奈何最终还是功亏一篑,陨落在这风暴峡当中。”

    “人龙殊途!”

    展域道人的声音传来,道:“就算金舟道人被人夺舍,若是人族仙人也就罢了,也并非没有修炼至黄庭境的可能,然而若是被真龙夺舍,又怎么可能将修为提升到如斯地步?”

    澜瑄公主道:“正如阁下所言,人龙殊途,若我龙族先辈强行夺舍,哪怕成功也必然后患无穷,又怎么可能如同金舟道人那般纵横海外无敌?可要是我龙族前辈当时手中正巧有一颗三生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