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六十六章 帆皮

第一千六十六章 帆皮

    “你怎得就敢确认眼前便是金舟道人骸骨?”

    澜萱公主冷笑道:“金舟道人堂堂黄庭巅峰道人,一颗道果便是连仙人都忌惮,即便陨落,肉身也当在这秘境空间之中千年不腐,又怎得会剩下这一堆骸骨?”

    苏约道人闻言显示一呆,可随即怒道:“我苏家自有法子辨明,这骸骨便是苏某先祖金舟道人无疑!”

    澜萱公主倒也没有再质疑,反而带着一丝复杂的眼神瞅了一眼石座上的骸骨,道:“原来你选择之人只是出自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家族。≧ ”

    苏约道人神色一呆,道:“你说什么,什么意思?”

    澜萱公主冷笑不做解释。

    苏约道人自忖斗法难胜,索性将神识渗入乾坤丝袋之中盘点金舟道人随身携带遗珍宝物。

    “怎会如此,这不可能!”

    华盖境道人神识何等灵锐,几乎是一扫便已经将袋中珍宝盘点干净,然而清点的结果却是让苏约道人不但没有丝毫兴奋之意,甚至瞬间变了脸色,忍不住大喝一声,甚至令对面的澜萱公主都吓了一跳,赶忙祭出龙魂戒备。

    所有人都肯定,定海舟虽说是一座聚宝之舟,但其中最为珍贵的东西定然收藏在金舟道人自己身边,而苏约道人与澜萱公主二人率先找到金舟道人遗骸所在,又何尝不是因为这个原因。

    而事实上二人也的确各有所得,澜萱公主得到那颗布满了龟裂和封禁的明珠自不待说,以金舟道人后裔自居的苏约道人同样得到了金舟道人身上的乾坤丝袋,而里面也的确盛放了不少令苏约道人心动的奇珍异宝,然而里面唯一却少了苏约道人万分期待的一物,而原本预料之中的东西不见踪影,顿时让苏约道人得到乾坤丝袋的喜悦飞到了九霄云外!

    澜萱公主察觉到苏约道人身周戾气大盛,她虽不惧苏约道人,却也没有必要与眼看着神态明显不对的苏约道人来一场剧战,而通过这座空间周围镜面上的显示,此时定海舟之上的混战已经愈演愈烈,迟早会波及到这座核心秘境空间,何况她所要的东西已然到手,当即便要退出空间之外。

    然而不等澜萱公主动手,苏约道人已经先一步拦在了她的前面,手中赶山鞭遥指,道:“法天象地的神通传承就在你手中,对不对?那颗明珠便是先祖金舟道人留下的传承珠,是不是?”

    哪怕是澜萱公主骤然听到“法天象地”的神通也是微微一愣,这道神通虽是这方世界的人族势力所传承,但即便是身为域外修士的澜萱公主也是听到过这道神通威名的。

    虽说修炼界早有传闻说金舟道人的手中掌握着法天象地神通的传承,但大多数人以及域外修士还是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可这话如果是从金舟道人的后裔口中说出来的话,那可信度自然大为不同。

    “难道真有这道神通传承?”澜萱公主禁不住问道。

    岂料见得澜萱公主之前的愣然,苏约道人却看做是迟疑,心中更加认定那神通传承就在澜萱公主所得的明珠之中,当即冷笑道:“拙劣的演技,交出那颗明珠,苏某便放你离开,否则纵然你有秘术傍身,在苏某攻击之下,你一个瑞气境妖修又能将秘术坚持施展多长时间?”

    澜萱公主高声道:“本公主跟你说一遍,那什么神通的传承并不在其中!”

    苏约道人冷笑道:“好啊,既然如此,还请公主殿下将那颗明珠交给苏某检查一遍,如若当真没有,苏某还给公主便是!”

    “无聊,爱信不信,当真以为你能阻本公主离开不成?”

    澜萱公主身后龙魂乍起之际,又是一条娇小一些却与那螭龙魂极为相似的元神法相出现,两道法相骤然融合,却见那螭龙法相张口一喷,一口白雾散开,顿时冰封千里。

    苏约道人自然不甘示弱,赶山鞭一挥,如同一座巨峰降落,将冰封的空间砸出一片龟裂,甚至连整个秘境空间都跟着颤动,遍布在空间四周的镜面一下子碎裂了数十块。

    然而原本就要陷入剧战的两人却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各自退开,而后便又各自带着惊疑之色向着秘境空间打量,却又很快便变了脸色。

    刚刚那令两人同时感到惊悚的空间震颤哪里是因为二人交锋,便在两人各自向着秘境周围的镜面上大量的刹那,却见定海舟甲板之上仅存的四根桅杆突然各自垂下一张巨帆,几乎遮蔽了定海舟的整个上空。

    而就在这四张巨帆垂落的刹那,帆面同时向着船尾方向鼓起,整个定海舟舟体巨震,原本船头方向已经撞入冰山之中的三分之一船体突然向后一挣,顿时从巨大的冰山山体当中拔出了一截,这动静可要比当初杨君山以破山锏敲击定海舟龙骨的时候要大多了,甚至连澜萱公主与苏约道人二人所在的秘境空间都开始不稳。

    “啊,那是什么!”

    苏约道人突然大叫一声,一下子将澜萱公主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

    澜萱公主闻声望去时,却见原本映射着星空的几十块镜面之上突然出现了数十点星光,星光越来越大,直到来得近前时才看清楚却原来是数十道遁光,随着距离越来越近,那数十道遁光的度有增无减,看上去就像是要直接撞上这几十块镜面一般。

    澜萱公主仿佛第一时间便意识到这些遁光的身份,毫不犹豫就要转身离开这片空间。

    苏约道人仿佛也突然明白了过来,惊呼道:“域外修士,来自域外星空的域外修士,这是要……”

    他话尚未说完,那数十道度遁光突然撞来,显示着域外情景的数十块镜面霎时间熄灭了一般,而与此同时,整个定海舟再次传来远比前一次还要剧烈的震颤,巨大的船体再次从冰山之中挣脱了一大截。

    剧烈的震颤瞬间使得这座秘境空间趋于崩溃,空间四周悬挂的用来镜面噼里啪啦碎裂了一多半。

    无论是澜萱公主还是苏约道人都不敢再在秘境之中久留,可便在二人正要离开之际,仅剩的些许镜面上再次浮现出了令人惊骇的一幕。

    原本显示着风暴峡中情景的十余块镜面之上,突然之间密布在上空的雷云如同海浪一般翻涌起来,原本时而闪烁的雷光一下子几乎要将整片天空的雷云都染成金黄色。

    而就在此时,无边的雷云突然被破开,一只巨大的披着金鳞甲片的巨手在无边雷光的冲刷之下伸了出来,镜面上的巨手越来越大,直有拿捏整个天地的气势,直至距离镜面越来越近,最终镜面只剩下巨手掌心之中清晰的如同沟壑一般的掌纹,最终这最后的十几片镜面破碎,整个空间如同被人捏爆一般炸裂,将苏约与澜萱二人甩了出去。

    定海舟之外,便在众多道境存在因为争夺舟中各处秘境空间中的宝物而混战之际,除去万年灵桑王木作为主桅杆的其他四根桅杆之上突然便有巨帆垂下,引得整个定海舟巨震,而后巨舟仿佛又受到了巨大而合力的冲击一般,整个舟体突然从冰山之中拔出了一截,接连的剧变引得在场众修一时间忘记了争斗,而各自警惕起来。

    而就在众修不明所以之际,一只遮天巨手突然破开了风暴峡上空厚重的雷云,在无边雷光的冲刷之下向着定海舟抓来,在这只通天巨手面前,庞大的定海舟就如同一件小儿玩具一般,而此时正在定海舟之上的各方道修便只能如同蝼蚁。

    那巨手尚未到得定海舟上空,无边的气势便已经引得天边异象连连,定海舟甲板上最后一座秘境空间崩溃,苏约道人与澜萱公主二人从中跌了出来。

    而就在此时,那巨手终于被定海舟三百丈之外的空间屏障所阻,原本无形的屏障在巨手的压迫之下迅变形,庞大的空间压力隔空作用在定海舟之上,剩下的四根桅杆顿时断折成数十截,那四张巨帆顿时从桅杆之上脱落,向着舟上的十多位道境存在头上盖去。

    “逃啊!”

    不知道谁喊了一句,定海舟上的各方道祖一个个如同丧家之犬一般从舟上跳了下去。

    那只硬顶着劫雷轰击的巨手的出现,令定海舟上这些名传修炼界的“大神通者们”一个个面无人色,而此时那只巨手摆明了是冲着定海舟而来,傻子还会留在上面,多多少少都已经在定海舟之中捞到了好处的道修们,在面临真正不可抗力的时候,一个个跑得可比兔子什么的要快得多。

    同样正要从定海舟上跳下去的杨君山,正巧看到头顶有一片数十丈大小的帆面落下,心中一动,顿时冲天而起要将这张巨帆收下。

    能够看出这张巨帆不凡的自然不仅只有杨君山一个,可最先将一整张巨帆都收入囊中的却出乎意料的是正巧在半空之中的澜萱公主,而更令杨君山吃惊的是,此时的澜萱公主身周澎湃的气息显然不止是瑞气境那么简单。

    杨君山在第二个收取巨帆的时候,反应过来的苏约道人也在接应的海天道人帮助之下,抢先在别人手中夺走了第三张巨帆。

    而第四张巨帆则被数位道人同时争夺,一下子被撕成了数份后瓜分。

    将巨帆拿到手的杨君山不敢做丝毫停留,随在其他道修后面跳下了定海舟,那不远处的巨手已经在合拢,五根手指如同无根擎天巨柱一般将定海舟巨大的舟体包围在掌心之中,三百丈距离的空间屏障如同一个蛋壳一般正在加崩裂。

    在离开定海舟的刹那,杨君山伸手摸了摸已经被他卷做一团的巨帆,那巨帆的材质似乎是一张皮。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