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六十五章 苏家

第一千六十五章 苏家

    定海舟甲板上的船舱阁楼中封印的秘境空间接连崩溃,只剩下了最高处同时也是最大的一座阁楼仍旧屹立,而那里应当便是整个定海舟中最为重要的指挥舱所在,显然之前想要进入其中的修士都失败了。

    可实际上却早已经有人事先进入到了阁楼秘境当中,而这两人且都是杨君山极为熟识之人,一位乃是之前与他有过合作的龙岛澜萱公主,而另外一位不是别人,正是杨君山对之戒备最深的苏约道人。

    这座秘境看上去极为奇特,这指挥舱阁楼从外面看上去极大,可实际上内中的秘境空间极小,当中一座巨大的座位上面,一具看上去与普通人无异的尸骨端坐其上,尸骨早已经腐烂的只剩下了骷髅,就连外面原本穿着的衣衫都已经看不清了原来的颜色。

    在这个位置,在这个座位上,这样的一具尸骨除了定海舟的主人,当年叱咤海外的金舟道人之外似乎也没有其他可能。

    然而身为一位黄庭境巅峰的存在,一位在数千年前仙人之下几乎无敌的存在,一位如同苍玄老祖那般试图摆脱这方世界束缚的存在,他坐化的尸体居然腐烂成了一具骷髅,这多少令进入这座空间的苏约道人感到惊讶,而澜萱公主在经过起初的意外之后,似乎想到了什么,整个人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

    以骷髅端坐的石座为中心,这座秘境的四周围空间被分割成了一片片的镜面,在这些不同的镜面当中有着各自不同的情景发生,大致却是分为三类:一类镜面当中浮现的是风暴峡中各个方位的景色,甚至还能不时的看到有修士离开或者进入的遁光;第二类却是整个定海舟内部各个舱室秘境空间当中的情况,那一位道境存在在那一座秘境空间当中的一举一动均历历在目,此时在甲板上正在进行的混战也同样被数十块大小不一的镜面放大缩小,甚至连每一位道境存在在斗法过程当中的面部表情都看得极为清晰,而且数张镜面当中还都曾有杨君山的身影闪烁;而第三类却是从各个角度浮现出来的域外星空的一隅景象,只不过这一类镜面数量最少,一直安安静静的浮现着一丝静谧与神秘。

    当苏约道人与澜萱公主避开众修,各自以不同的方式进入这座秘境空间的刹那,双方便已经在第一时间发现了彼此。

    之前两人曾经因为争夺千金砂而有过交手,原本苏约道人还防备对方的另外一位同伴,不过在经过一开始的惊愕之后,他却发现对方那位令他感到棘手的同伴似乎并未到来,只余澜萱公主一位瑞气境的存在。

    苏约道人顿时胆气一壮,径直祭起了赶山鞭向着澜萱公主打去。

    苏约道人的本命神通搬山术最是以力取胜,一道神通借助法宝打出,往往就如同一座山峰压下,往往令人无从抵挡。

    澜萱公主虽资质、出生均不凡,但到底只是瑞气境巅峰修为,连庆云境都尚未进阶,又如何会是华盖境修为的苏约道人的对手。

    然而澜萱公主敢甩开龙岛其他道境存在,甚至摆脱与杨君山的合作,单枪匹马闯入这座秘境之中,又怎么会没有压箱底的手段。

    眼瞅着苏约道人的赶山鞭打来,澜萱公主一声娇喝,却是在她身后凝聚出一条腹大巨口四脚独角的怪异巨蛇出来。

    苏约道人见状却是轻蔑的一笑,这怪蛇明显便是澜萱公主的元神法相,尽管一旦道境存在祭出元神法相乃是在斗法当中最易将自身实力施展至极致的表现,可两者之前毕竟有着两阶的修为鸿沟,这等差距可不是轻易就能够抹平的。

    然而事实却是大大出乎了苏约道人的意料之外,那怪蛇冲天而起,不断直接撞破了他的神通道术,甚至那怪蛇的独角顶在赶山鞭之上,直接便将他的法宝远远的顶飞了去。

    “华盖境,这不可能!”

    苏约道人怪叫一声,原本就要冲上前继续抢攻的身形一下子又在半空当中倒退了数十丈,伸手将击飞的赶山鞭握在手中之后,再看上澜萱公主的目光已经开始变得惊疑不定。

    澜萱公主冷笑一声,她敢独自一人游走于定海舟各个舱室秘境,又岂能没有所持。

    她的身份可不仅仅只是龙岛公主,哪怕是在域外星空,她的身份在螭龙一族当中同样高贵,她的父亲早在她进入这方世界之前,便曾经将一条螭龙魂打入其体内,作为其报名的手段。

    只是这螭龙魂身前虽然强悍,但死后一道元神魂魄想要在其手中发挥威力,还要看其自身修为如何,这也是澜萱公主为何联手杨君山的缘故,表面上看是为了得到定海舟龙骨之中尚存的真龙血髓,实际上也是为了利用真龙血髓,将封印在她体内的这条螭龙魂的威力发挥尽可能的发挥出来。

    这也是为何澜萱公主之后又与杨君山分道扬镳的缘故,因为在得到真龙血髓之后,不但澜萱公主自身修为大增,她体内封印的这条龙魂也能发挥出华盖境巅峰的战力,在这定海舟之中,她已经不惧任何人。

    苏约道人只是一击便已经晓得自己未必能够击败龙岛公主,然而他也是心思敏锐之人,在意识到这一点的刹那,当即便舍了对手向着位于秘境中央石座上的那具尸骨飞去。

    澜萱公主尽管有着华盖境的战力,但到底是依托外物,反应比苏约道人慢了一拍,待得她意识到对方要做什么的时候,苏约道人已经来到了金舟道人尸骨近前,双目早已经盯上了尸体腰间缠绕的一条松松垮垮的丝带。

    “乾坤丝袋,今日便是你重归我苏氏家族之时!”

    苏约道人难以掩饰神色间的激动之色,只是随手一扫,那条缠绕在尸体腰间的丝带顿时自行开解,向着苏约道人手中飞去。

    “留下丝带!”

    身后传来澜萱公主的娇叱,一道白色的寒芒隔空而至,直接封向苏约道人与那条乾坤丝袋之间,一片森寒爆开,连虚空都被封冻而发出了龟裂之声。

    然而面对澜萱公主的阻拦,苏约道人却只是发出一声嘲讽一般的“嘿嘿”笑声,却见他并没有试图打破澜萱公主的封锁而去接应那条可能盛放着金舟道人最为珍贵遗珍的空间丝带,反而是整个人向着左边绕了一个大大的弧形,来到了另外一个方向之上。

    说来也怪,那条乾坤丝袋却仿佛认准了苏约道人一般,随着苏约道人的躲避,那丝带也在半空之中转了一个弯儿,自行避开了寒芒的封堵,直循着苏约道人所在的方位而去,在澜萱公主蹙着眉头的疑惑眼神当中落入到了苏约道人的手中。

    “奇怪吗?”

    苏约道人的笑声变得得意而轻佻,挥了挥手中的乾坤丝袋,道:“谁又能想到这条乾坤丝袋乃是我苏家的血脉传承之物,本道人作为苏家的嫡传后裔,只要引动了血脉印记,它又怎么可能落入别人手中。”

    澜萱公主的神色间浮现出一丝意外和奇怪的表情,语气之中带着一丝掩饰的很好的滑稽,道:“苏家?金舟道人姓苏?”

    “当然!”

    苏约道人斩钉截铁道:“他当然姓苏,而且还是我苏氏家族数千年以来最为杰出的存在。”

    “苏氏家族?”

    澜萱公主面露疑惑之色,道:“修炼界世家大族寥寥,却不曾听说有苏氏大族,苏约道人虽名传海外,家族却也名声不显,莫不是这修炼界还有什么隐世势力?”

    苏约道人所在的家族在海外修炼界不过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修行家族罢了,在苏约道人之前,这个家族修为最高的也不过出过几位真人境的先祖,大部分时间甚至连豪门都算不上,哪怕是苏约道人天纵奇才一路修行到道人境,更多凭借的也只是个人的努力和机缘,家族助力少之又少。

    哪怕是如今他已然是华盖境的大神通存在,他所在的苏氏家族在他的支持下却也不过多了两位真人境低阶族人而已,这几乎都算得上是数千年前金舟道人以降,苏氏家族最为辉煌摧残的时代了。

    不是每个家族、每个势力都能够像玉州杨氏那般,在短短百余年时间当中就能够奠定世家根基的,哪怕他们或许同样有着道人境的存在。

    苏约道人面色一红,却冷冷道:“我苏氏家族虽声名不显,可却实打实的有着数千年传承,金舟道人却也是我苏氏先祖,否则这乾坤丝袋在苏某之前不曾见过的情况下,又如何会自行择主。”

    金舟道人当年纵横海外,虽说凭借着定海舟能够上天下海,可谓富甲天下,可诸如劫掠灵溢宗这般行为在海外修炼界更是不少,朋友或许有,可仇家却更多,那苏氏家族出了这般怪胎,与之撇清关系还生怕来不及,又岂会以之为荣?

    而事实上金舟道人在进阶道境之后,便也甚少表明苏氏身份,就连与苏氏家族的往来都断了,也不知是害怕伙计家族还是其他的缘故,总之金舟道人与苏家的关系在修炼界几乎无人可知,而苏氏家族也并未从金舟道人身上沾得多少便宜,因此,这苏约道人说的倒也是实情。

    这在其他人看来多少有些不合情理,就算那金舟道人无法公开其苏家族人的身份,但暗中接济一番却也容易,更何况金舟道人当时名震修炼界,号称“陆上苍玄,海中金舟”,掌握的功法传承、神通法宝,随便从指缝当中漏一点出来,苏家又何至于苟延残喘数千年。

    然而澜萱公主听后神色间却是浮现出一副理所应当的了然之色,道:“原来如此,这便说得通了!”

    苏约道人一愕,道:“什么意思?”

    澜萱公主嘴角一掀,朝着石座上的金舟遗骨望了一眼,娇笑道:“这却是巧了,这位前辈的身上恐怕也有一件专门留给本公主的东西!”

    苏约道人愕然之际,却见澜萱公主伸手一招,那已成骷髅的头骨之中突然闪烁起微光,而后便在苏约道人惊愕的目光当中,头颅的颌骨张开,一颗表面布满了剧烈的明珠从中飞出,瞬间落入她的掌中,苏约道人同样来不及阻止。

    “怎么可能?”

    苏约道人怪叫一声,他刚刚根本没有从这具尸骨之上发现除了乾坤丝袋意外的任何东西,那颗破损的明珠又是怎么回事儿?

    澜萱公主将明珠收起之后,目光之中闪过一丝喜色,而后便冷笑道:“你怎的就敢确认眼前便是金舟道人的骸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