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六十三章 争夺

第一千六十三章 争夺

    蓝葵道人眼见得独得万年灵桑木已经不可能,索性一道光阴之刀斩落,将万年灵桑木斩做两段,至少他还有机会得到其中一段。

    蓝葵道人的举动显然出乎了木阳大巫和腾冲妖王两人的意料之外,两人对此全无准备,在他们看来,作为灵溢宗的传承重宝,蓝葵道人毫无疑问是想要独得完整灵桑木的,却怎么也没有想到蓝葵道人居然会有如此魄力,宁可将万年灵桑木一刀两断。

    如果说一根完整的万年灵桑木,足够蓝葵道人运用秘传的提炼生机之术支撑他无损施展一百次光阴之刀神通的话,那么随着他这一刀将灵桑木斩断,剩下的一半能够支持他施展四十次都未必能够。

    同样的道理对于木阳大巫和腾冲妖王也是一样,这根万年灵桑王木之中所蕴藏的丰厚的木行本源,对于这两位域外道修而言都可算得上是举世无双的异宝,他们各有手段能够利用其中的木行本源使得各自修为实力大进。

    然而此时灵桑王木被一刀斩断,就如同这一刀斩在了两位域外道修各自的身上,令他们原本提升各自实力的计划顿成泡影!

    蓝葵道人一斩一拨,桅杆顶端半截在半空之中一横,向着两位扑来的域外道修撞去。

    偏偏这二人还不能躲闪,一旦躲开了,在四周各方道修虎视眈眈的注视之下,怕是这半截王木都不可能是他们的了,两位道修只能硬生生接住这半截灵桑王木,不但要接住,还不能对其造成任何损伤,不但不能有任何损伤,还要赶快封堵从斩断的截面上正在流逝的木行本源。

    或许这中间步骤虽多,但两位道修所用的时间却极短,可哪怕耗费的时间再短,对于蓝葵道人而言却也足够了,当木阳大巫与腾冲妖王处理完手中这半截灵桑王木的时候,另外一端的蓝葵道人已经施施然将另外半截灵桑王木收了起来,而且蓝葵道人的这半截灵木是原本王木的根部主干所在,而木阳大巫与腾冲妖王手中的半截却是王木梢部所在,哪怕是平分,木行元气的浑厚也是不一样的。

    面对怒气冲冲的两位域外道修,蓝葵道人脸色平静的如同一座寒潭,只是将目光冷幽幽的朝着两位道修打量。

    “蓝葵,你——,你狠!”

    腾冲妖王满脸恶狠狠的神色,最终口中却只吐出了这两个字。

    木阳大巫冷哼一声,扶在半截王木一段的手掌突然用力一扭,另外一端扶在王木上面的腾冲妖王的手掌却是纹丝不动。

    只听两位道修手中剩下的这半截王木内部传来“咯咯”的声响,随着“啪”的一声脆响,就这半截王木又断成了两截,木阳大巫与腾冲妖王手中各自握了一截。

    杨君山远远的看着蓝葵道人与两位域外道修的争夺,心中也不由暗赞这蓝葵道人果真不愧为是修炼界顶尖宗门的掌舵人,此等魄力却是令人心折。

    可偏偏就在双方争夺落入尾声的刹那,一股绝大的危机突然在他的感知当中袭来。

    “小心!”

    感知到危险的决然不仅仅只有杨君山一个,一声凄厉的大吼突然传来,徘徊在四周的神识顿时大乱。

    “咯嘣嘣嘣嘣——”

    脚下甲板,身周的船舱突然传来令人心悸的响声,然后在众多道修惊骇的目光当中,一道道裂缝开始在甲板上,船舱木壁之上裂开,而且原来越来大,也越来越密集。

    杨君山等人一个个色变,谁都知道这些甲板下,船舱之中都是一个个封闭起来的完整的秘境空间,一旦这些秘境空间同时崩溃,所卷起的空间风暴可远不是蓝葵与两位域外道修争夺一根桅杆所打破的那一座船舱能够相比的。

    杨君山想也不想,脚下两仪元磁神光升腾,在定海舟甲板上空五丈之处便有禁空禁制存在的情况下,强行腾空七丈。

    而后在他目光的注视之下,脚下的裂缝突然崩裂,破碎的空间卷起无序的风暴,有的突然塌陷,如同无底洞一般将所有的一切都吸入,有的彻底炸开,无数的空间碎片依附在碎裂的半片之上,足以将道境存在的护身空间领域割裂,有的如同乱流风暴一般,直接将躲闪不及的道境存在卷入其中。

    杨君山便亲眼见到一位瑞气境修士撑开的空间领域被空间风暴撕碎,然后在这位瑞气境修士的尖叫声当中将其吞没,求救声戛然而止。

    杨君山双手展开,一只手溢出青色光华,一只手闪烁着金色光芒,两道华光相互缠绕游动,在他的脚下形成一片青金两色的各自如同一尾游鱼一般的光面,将一应危险尽数封堵在了脚下的一丈之地。

    然而便在这个时候,杨君山的目光之中突然闪过了一道微光,待得他细看之时,却见一颗拳头大小的明珠径直撞入青金两色光华的消磨当中,快得甚至连杨君山都无法及时做出反应,这颗明显价值不菲的明珠便化成一把珠粉洒落一地。

    这个时候他终于可以肯定,那颗明珠至少也该是一件宝阶灵材,而且还是少见的珠类宝物,这类宝物有一个显著的特点便是,在练成法宝的过程当中很少需要其他灵材的辅助,也就是说仅仅这一颗宝阶材质的明珠,便能够当成一件半成品的宝器来看。

    也就是说刚刚有一件半成品宝器被杨君山“一不小心”给毁掉了!

    然而杨君山却根本顾不着心疼,就在那可明珠被空间乱流裹挟着撞过来之后,越来越多的宝物从一座座崩溃的秘境空间当中飞了出来,有的在空间风暴当中不见了踪影,有的被空间乱流裹挟撞在猝不及防的修士身上被毁掉,更多的却是在秘境空间崩溃的一瞬间便已经跟着毁掉,还有一些则在一些空间碎片的附着之下,径直撕裂了一些修士的护身领域,让某些修士吃足了苦头。

    这些突然出现的宝物有的是出自尚未被修士探索过的秘境空间,有的是出自虽已经被探索,却不曾被找到的秘境空间,然而所有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些漫天飞舞的宝物的归属!

    杨君山祭起山君玺,由它来代替“银空”来维持两仪元磁神光,如此虽不如“银空”掌控这道神通时来得灵活,但毫无疑问的是,神通的威力将会被提升至最大。

    空出来的“银空”在杨君山的双手之上很快便加入到了从定海舟炸裂的秘境空间当中飞出的各种宝物的争夺当中。

    一只松鼠在纵横交错的空间乱流之中每每都能找到安全的缝隙前进,然后突然向前一跃,将一只尺许长的海螺衔在口中,很难相信如此大的一只海螺居然被一只巴掌大小的松鼠叼着在半空中穿梭。

    然而这只七彩海螺闪烁的灵光显然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在它轻巧的穿过一道浮动的空间乱流之后,一只葫芦突然越过了虚空出现在它前进的路上,葫芦口打开便要将松鼠吞入腹中。

    然而来者显然因为松鼠的体型便小瞧了对手,那松鼠突然跳起,在半空之中一个灵活的转身,在它经过的地方动荡的空间突然平静下来,而后便在那葫芦之上轻轻一点,随即再次跃开扬长而去,从始至终那枚七彩海螺始终被它衔在口中,而在松鼠身后,那只葫芦却被松鼠轻巧的一点,整个儿在半空当中翻了一个跟头。

    就在松鼠与葫芦交手结束的刹那,数十丈之外,徐天成的脸色已经羞恼成了猪肝之色,他不由恶狠狠的向着另外一端那个熟悉的身影看去,却正看到一道闪烁着的白光的双目之中仿佛浮现出轻蔑的笑意,徐天成没来由的打了一个寒颤,他明明从对方的目光当中读出了一道杀气!

    松鼠将衔着的七彩海螺交在杨君山手中,杨君山曾经对海天道人手中那件七彩海螺道器的印象极为深刻,因此,当他在秘境空间崩溃当中察觉到这枚七彩海螺的时候还毫不犹豫的驾驭“银空”开始抢夺。

    如今海螺到手,杨君山虽不曾亲手接触到海天道人的那件道器,但却有七成把握可以肯定两者的材质定然是相同的,只是他现在手中的这只七彩海螺要比海天道人的那件法宝要小一些,想来品质也是不及的,但杨君山再自大也不会认为自己随手得一件宝物便能制成一件道器。

    “深海乌金!”

    一声略带一丝欣喜的惊呼声传来。

    杨君山心中一动,抬头便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却见一块西瓜大小的表面有如水波一般流动的黑黄色金属在半空之中划过一道有如水波一般的流光,不过在这块黑黄色的金属周围,却被一串念珠圈在了其中。

    “善哉善哉,此物乃是贫僧之物,还请这位施主放手!”

    一道浑厚的声音传来,那串念珠的圈子却是突然缩小,将深海乌金禁锢在其中便要带走。

    “哼,原来是域外的光头,此乃我人族之物,岂容你域外之人置喙!”

    先前那道声音传来,一道雷光横空而至,直接将禁锢在深海乌金上面的那串念珠炸飞,而后突然还能在半空之中轻巧的一卷,便要将那深海乌金带走。

    一张精致的银线袈裟在半空张开,截断了半空中的那道雷光。

    却不料那雷光陡然大放,无数霹雳将那袈裟劈得簌簌抖动。

    可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一只松鼠突然在虚空当中跳了出来,趁着那雷光与袈裟交锋的档口,鬼鬼祟祟的窜到那块深海乌金跟前,也不管那乌金体积大过它数倍,重量也不知有几千斤,只管用尾巴一扫,那乌金便在半空滚动着被松鼠赶走。

    “哈哈,两位且先分个胜负,这块乌金杨某便却之不恭了!”

    也许是因为趁火打劫的缘故,杨君山充满恶意的笑声怎么听着都有些刺耳,哪怕争夺这块乌金的一方乃是修炼界顶尖宗门紫霄阁的妙镛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