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六十二章 斩木

第一千六十二章 斩木

    神通榜上的排名并非是评判修炼界各种神通威力大小的唯一标准,最典型的便是可成长型神通、守御神通以及辅助神通三种。

    在神通榜的排行界定当中,守御神通的排名通常会落后于攻击型的神通,而辅助神通往往又会排在守御神通之后,至于可成长型神通,因为其神通威能的上限和下限拉的实在太长,因此,界定起来最是困难,排名也不会太高。

    比如不动如山神通或者固若金汤神通,这两道神通都有着许多排名比它们靠前的神通都无法一击打破其守御的威力,然而在宝术神通榜上,不动如山神通排名第八十八位,而固若金汤也不过排在第七十四位。

    再比如说元磁宝光术,作为辅助神通的它在宝术神通榜上排名在排尾附近的第三百二十四位,然而在杨君山早年的斗法过程当中,这道神通数次在其手中大放异彩,至少起到的作用可比他手中排名更为靠前的地动山摇诀之类大得多。

    哪怕是同样作为辅助型道术神通的两仪元磁神光,在杨君山手中使用的频率也比撼天道诀要多得多,尽管前者往往不能如后者那般在斗法当中一锤定音,但适用性无疑更强。

    至于可成长型神通,这类神通的上限与下限往往更多取决于修士自身,便如同宝术神通榜上排名第一百四十四位的七阳流火诀,当杨君昊将两道天火火罡熔炼成功之后,其威力已经不止进入宝术神通榜前百那么简单,甚至有着直追神通榜前五十的底气。

    与七阳流火诀类似,但本身品阶却是更高的便是道术神通榜上排名第四十七位,此时正在蓝葵道人手中大发神威的光阴之刀了。

    不过与七阳流火诀的神通强弱取决于熔炼火罡品质高低而不同,决定光阴之刀威力高低的方式更为简单,那就是看施展神通之人对自己有多狠!

    如果蓝葵道人舍得一口气斩去自身二十年寿元,那么光阴之刀所发挥出来的威力甚至还要超过紫气东来诀!

    然而自斩寿元可不仅仅只是一个人表面上的寿命缩短了多少年,这从根本上来说是一种自残行为,是会令修士大伤元气的,再次情形之下,修士还能有几分实力驾驭光阴之刀实在是难以说清楚。

    与同样削人寿元的紫气东来诀相比,光阴之刀与之最大的差距,其一在于其不可控性,光阴之刀一刀斩出,其威力覆盖范围内往往是不分敌我的,这也是蓝葵道人以一己之力独斗两位域外道修的情况下,居然没有其他人“仗义出手”的缘故。

    其次便是其未伤人先伤己的神通特性,这通常都让其他修士对其敬而远之,哪怕是拥有着光阴之刀完整传承的灵溢宗都很少有人修炼这种阴毒神通,却不曾想今日却在灵溢宗的掌门蓝葵道人身上见识到了这道神通的威能,而且还是作为本命神通!

    抛开光阴之刀这道在修炼界争议很大的道术神通不说,蓝葵道人此时展现出来的实力无疑是雷劫境之下最为顶尖的存在,至少他此时面对的两位域外道修,一位是庆云境的句芒部落木阳大巫,而另外一位却是同为华盖境的妖王,而蓝葵道人此时却是以一己之力生生压制了两位域外道修,这可比之前他以一己之力独斗东楼、东旭两位庆云境剑修的时候所展现出来的实力要强横的多!

    光阴之刀一旦凝聚出来是能够维持很长一段时间的,当然,如果是在中途被击碎或者命中对手之后自然另算,而眼前两位对手,无论是木阳大巫还是另外那位华盖境妖王,毫无疑问都是有着击碎光阴之刀实力的人。

    但在某些情况下,一味的躲闪并持续到光阴之刀自行崩散,令蓝葵道人白白损失一些寿元,无疑是一种更为划算的应对手段,尽管这个目的很难实现,但每一次两位域外道修都在竭力躲闪着,而且还会抓住一切时机进行短促却绝对凌厉的反击。

    于是哪怕在蓝葵道人占据了绝对上风的情况下,他也绝对不会轻松,身形在半空之中犹如穿花蝴蝶一般游走,在半空之中拉开一道道令人炫目的残影,然而这道残影却始终徘徊在已经倒下,并砸塌了数座船舱的万年灵桑木所制的桅杆周围,表达着蓝葵道人对万年灵桑木势在必得的决心。

    然而蓝葵道人不知道的是,从他与两位域外道修交手开始,那位华盖境的妖王一双诡异的青绿色眼睛便不曾离开蓝葵道人的身影分毫,待得蓝葵道人的光阴之刀击毁杨君山所在船舱的时候,华盖妖王的目光之中终于浮现出了一丝了然之色,大声笑道:“原来如此,阁下口口声声说这灵桑王木乃是你灵溢宗之物,却不过是为了汲取这灵木中蕴藏的磅礴生机,也好补充你施展这道自损生机的神通所造成的消耗罢了!”

    妖王话语一出,不但是蓝葵道人神色一变,便是周围窥视的各方道修汇聚在此地的神识也在瞬间出现了激烈的波动。

    而几乎就在妖王说罢的刹那,木阳大巫似乎对于此人极为信任,两人几乎同时出手,而且这一次面对光阴之刀却是不在躲闪,华盖妖王身前的虚空之中突然有数之不尽的藤条伸出,在光阴之刀面前结成一层层的藤网。

    锋锐的光阴之刀摧枯拉朽一般将一层层的藤网切割斩破,然而层层叠叠的藤网同样在消磨着光阴之刀之上附着的奇异的时光之力,待得藤网最终被穿透,露出后面华盖妖王苍白且略显得意的神情之后,光阴之刀也最终力竭崩散。

    “就是现在,快动手!”

    华盖妖王大声吼道,苍白的神色之间居然带着一丝隐隐的兴奋之意,丝毫没有顾忌光阴之刀在他身上所斩断的生机。

    甚至在华盖妖王大声喊叫的同时,他自身体内同样在蓄力,在被光阴之刀斩断一丝生机之后,这位华盖妖王非但没有表露出虚弱,甚至还要蓄力反击!

    沉默的木阳大巫此时已经在半空之中化作一道带着黑芒的绿色光影,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冲向蓝葵道人,哪怕此时的蓝葵道人胸前正在极力凝聚着第二枚光阴之刀!

    感受着身后正在蓄力出击的滕冲妖王,以及身前仓促之下准备再次出手的蓝葵道人,木阳大巫嘴角不由浮现出一丝冷笑,这一次他有绝对的把握将蓝葵道人驱离万年灵桑王木,哪怕是正面吃对方一计光阴之刀也在所不惜!

    只要将蓝葵道人驱离万年灵桑王木,他便不可能再无所顾忌的施展光阴之刀,在木阳大巫与滕冲妖王联手之下,蓝葵道人将再无法压制二人,到时候这颗堪称是木行最顶级的奇珍便会落在他与滕冲妖王的手中。

    严格来说,蓝葵道人的光阴之刀虽然厉害,可木阳大巫以及本体为嗜血藤化形的滕冲妖王完全可以说是最为“克制”这种神通的存在,尽管这种“克制”不过是将光阴之刀削减寿元的倍数从五倍减轻到了在木阳大巫身上的两倍,以及在腾冲妖王身上的三倍。

    木阳大巫身为巫族的强横肉身原本就能够最大限度的阻止体内生机的流逝,更何况他本身还是精通木行一脉的句芒大巫。

    至于腾冲妖王,他只要冲到灵桑王木身边就能立马抽出本体一根藤条扎入灵木之中,以类似于蓝葵道人提炼生机的手段,但却更加高效的恢复本尊部分损失的生机,但这已经足够两位域外道修采取这种冒险行动。

    蓝葵道人在被腾冲妖王识破了手段之后便知晓最为严峻的考验已经来临,面对气势汹汹冲来的木阳大巫以及后面蓄势待发的腾冲妖王,他知道自己早已经失去了先机,他甚至还要分出部分心神去防备周围那些窥视的目光,那些恶意的、贪婪的、幸灾乐祸的目光,原本他还在希冀着另外两位同门的支援,可现在他却已经知道援手已经不可能来临了,或许周围的那些人不会下杀手,却用一些小手段阻拦两位同门的到来却是再简单不过。

    蓝葵道人还能够猜得到,一旦自己被眼前这两位域外道修击退半步,周围那些窥视的存在便立马便能找到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如同饿狼一般扑上来加入到万年灵桑王木的抢夺当中了,他甚至已经能够感知到那些躲藏在暗中的人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然而蓝葵道人又怎么能够让他们的谋算得逞?

    这万年灵桑王木原本就属于灵溢宗,哪怕数千年之前被金舟道人硬生生夺走,令整个灵溢宗上下蒙羞,然而数千年之后,他蓝葵身为灵溢宗现任掌门,却决定不会再让这一羞辱重新盖在灵溢宗脸上!

    仓促之间,蓝葵道人不惜大量剥离生机凝聚光阴之刀,可惜在这种情况下转化的效率实在太低,尽管他一气付出了五年生机,可真正转化的光阴之刀却只蕴含了三年的时光之力。

    然而这已经足够了!

    当木阳大巫依仗着强横的肉身冲到近前时,蓝葵道人也几乎同时出手,然而出手的对象却并非是近在咫尺的木阳大巫,而是脚下的万年灵桑王木!

    “你干什么!”

    木阳大巫怒吼声当中居然透出一丝惊慌。

    “不——”

    腾冲妖王来的更慢,只能发出一声痛苦而无助的悲鸣。

    “嚓!”

    蓝葵道人脚下的灵桑王木被一斩两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