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四十五章 木门(求订阅)

第一千四十五章 木门(求订阅)

    只有当真正的站立在这艘巨舟跟前,能够真正的触摸到这艘巨舟本体的时候,杨君山才真切的从这艘巨舟上面感受到它曾经的强大。

    纵使历经岁月的流逝,这艘巨舟早已经不再是如同它曾经纵横四海那般完美无缺,但也并非是随便一个人便能够轻易进入这艘巨舟内部的。

    杨君山的手掌摸抚着斑驳的船身,当他用力在上面敲响的时候,便能够看到有微不可查的灵力在船体之上流转,那在刻印在船体之上的晦暗纹路便会有微光闪烁。

    “吱——吱——”

    雪貂焦急的催促着杨君山尽快进入巨舟内部。

    “稍安勿躁!”

    杨君山拍了拍它的脑袋,仍旧不急不缓的在巨舟之下慢慢的走过,道:“我现在其实便是在寻找它的入口,强行打破船体闯入其中可真不是一个好办法。”

    雪貂听得似懂非懂,目光之中流露出迷茫之色,杨君山也不以为意,道:“幸好对于这船身之上的符纹杨某早有研究,也幸好这巨舟上的符纹远不及星空巨舟,杨某这数十年的准备看来并非做了无用功。”

    说罢,杨君山突然出手在船身之上的某点轻轻一按,一团淡黄色的光点突然出现在了船身之上,这是杨君山将自身真元压缩凝聚之后,留在船身之上符纹的某一处节点,从而可以使得节点处的真元能够暂时保留片刻而不至于发散。

    而后杨君山整个身躯在眼前巨大的船身之上忽上忽下,每一次停顿都会留下一个淡黄色的光点在船身之上,待得他空悬于半空缓缓向后退开的时候,杨君山身前左右达十余丈,高低同样十余丈的船身之上总共被他布下了一百零八个淡黄色的真元凝聚点。

    在空间屏障之中前行遇到那块破碎船板的时候,原本那块船板是杨君山以神通牵引所得,却被那苏约道人千方百计要了过去,似乎生怕杨君山从中推算出什么重要的东西,可事实上杨君山对那块木板上的符文根本不屑一顾。

    随着杨君山伸手打出一个响指,“啪”的一声,船身之上凝固的一百零八个真元点突然如同决堤的水流一般开始沿着船身之上的符纹开始流转,俄而便在船身之上形成了一副独立而完整的阵符图案。

    而就在整个图案成型的刹那,从这个图案的各个内凸的位置各有一道真元痕迹开始延伸而出,而后在彼此相距一定的距离内突然画出了一道淡黄色的圆环,这些淡黄色的真元便开始向着船身内部渗入,同时在船身之上勾勒出的真元之痕也开始渐渐消失,而在船身之上原本的那道圆环之处却留下了一道圆形的门户。

    趴在杨君山肩头的雪貂顿时兴奋的跳来跳去,口中更是“吱吱”乱叫。

    杨君山笑了笑,道:“走吧,看样子你已经等不及了,我却是好奇你究竟想要在这巨舟之中寻找什么!”

    杨君山来到船身之上这个圆形门户之前,伸手轻轻一吸,随着一阵“吱吱呀呀”的声音响起,圆形的船板顿时向外打开,一股至寒至冷之气从门户之后喷吐而出,其中甚至夹杂着破碎的空间碎片迎面而来。

    杨君山微微错愕,不过对此他却并非没有准备,在寒气吹来的刹那,同样也是一口本源之气喷出,居然就生生将之吹散了。

    杨君山随之从门户之中跨入,而就在他身形进入巨舟之内的刹那,那扇打开的圆木门也在“吱吱呀呀”的声响当中缓缓的关闭,而外面的穿身上再也没有圆形门户的存在。

    而就在杨君山跨入巨舟之内的刹那,他的目光不经意的向着身后瞅了一眼,原本在深入空间屏障内部之后,对于空间屏障之中其他势力极难定位,然而这时他却清晰的看到了苏约道人、楼百川和月无华三位道人联手,此时居然已经在空间屏障之中前进到了距离定海舟仅剩四五十丈的距离。

    居然这么快!

    杨君山暗自心惊,待得他正想要查看其他人踪迹的时候,眼前却是一黑,“砰”的一声轻响,那圆木门已经合拢,遮挡了他的视线。

    尽管早就知道海外一方在他出手的情况下肯定各自保留了实力,但杨君山自忖得了银光雪貂相助,再加上他自身的阵法空间神通造诣,应当大幅领先其他人才对,可事实上却并非如此,杨君山小看了天下英雄,以苏道人三人所展现出来的速度来看,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杨君山的领先优势最多也不过一个时辰。

    更何况杨君山所能够看到的也仅仅只是自己身后,定海舟庞大无比,各方势力从不同方向闯入,焉知便没有比他杨君山更厉害的人物率先进入定海舟之中?

    转过头来看向定海舟内部,入眼的景象却是令杨君山大为愕然!

    先前从海外修士的口中得到的消息倒是不错,杨君山进入的是定海舟内的一处秘境空间之中,然而与想象当中数千年时光足以孕育无数天材地宝的景象不同,眼前却是一片末日来临的景象,而且还是一副数千年末日来临的景象。

    大地龟裂、干枯,地面植被早已死绝,尚未腐烂的枯枝野草又过了一遍火,然后在草木灰上有落下了一层积蓄了数千年的灰尘,天空之中黎明与黑暗交织,到处存在的破碎空间使得秘境当中的一切看上去都被扭曲,所有给人的感觉便只剩下了死寂、荒凉!

    “这,这……”

    杨君山的神识自然在第一时间便已经横扫了方圆数里的范围,然而除了空间之力的干扰之外,他根本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存在。

    “或许是所有人的希望都太高了,那金舟道人无缘无故怎得会将定海舟停泊在此等险绝之地!”

    杨君山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又微微转脸对肩上早已有些迫不及待的银光雪貂,道:“小家伙,接下来就要看你的了,让我看一看这巨舟之中到底有什么吸引着你!”

    银光雪貂闻言顿时如同一道白色闪电一般窜了出去,杨君山笑了笑闲庭信步一般跟在了它的身后。

    这处空间秘境之中看似残破,可实际上潜在的危险并不小,至少那些破碎扭曲的空间对于杨君山来说便随时都算得上是危险,至少也会大大延阻他的时间。

    然而这些麻烦在银光雪貂眼中却算不得什么,得益于其神奇诡异的天赋,雪貂总能够从支离破碎的空间秘境当中走出一条相对安全的路径来,而杨君山随在其后也省去了无数麻烦。

    “停!”

    杨君山的声音传来,正在急速向前飞奔的雪貂陡然跃上一颗巨石,回过头来向着杨君山递过来一个疑惑的眼神。

    然而就在它接触到那颗巨石表面的刹那,整颗巨石陡然崩溃,化作无数粉尘扬灰四散飘扬,而雪貂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惊叫,便整个陷入到了灰尘之中。

    待得雪貂从一堆齑粉灰尘之中挣扎出来的时候,整张银光闪烁的皮毛已经被石尘污染,看上去更像是一条灰貂,让杨君山看得“哈哈”大笑。

    笑过之后,银光雪貂已经将全身的石尘抖落干净,而杨君山神色却有些凝重的看着地面上的这些厚厚的“灰尘”沉思不语。

    雪貂在一旁催促杨君山继续前进,杨君山点了点头,伸出手指在地面上勾了勾,几股粉尘从不同的位置的地面泛起。

    雪貂见状连忙就要避开,却又见这几股粉尘完全受杨君山掌控,除此之外,地面上趁机的粉尘并未受到丝毫影响,这才又停下了脚步。

    杨君山伸开手指,任凭几股灰尘先后从他的指缝当中溜过,片刻之后才叹了一口气,道:“果然!”

    地面上的这些灰尘,或者说是石尘,其中混杂着多种品质不同的灵材成分,也就是说这些石尘原本应当是一件件种类不同,品质不同的灵材,然而如今却尽数化作齑粉,如同尘埃一般散落在空间秘境之中的各处地面,而且随着时光的流逝,这些粉尘之中的灵材成分也都已经精华流逝,成为了真正的毫无用处的尘埃灰土。

    而能够造成如此大规模且毫无遗漏的灵材粉碎的现象,在杨君山的想象当中,似乎除去空间风暴的吹拂之外,也没有其他的可能了,除非有大神通者闲得无聊,将所有的灵材拿来粉碎着玩。

    如果当真如此的话,那么也就是说整艘定海舟内部都曾经遭受过强烈的空间风暴的摧残!

    没来由的,杨君山想到了冰原之上,整艘定海舟以冲撞的姿态,将船首三分之一处都插入到了巨大的冰山之中,难道说是因为这一次冲撞引发了这一场波及整座定海舟内部秘境空间的空间风暴?

    “走吧!”杨君山对着雪貂说道。

    在扭曲的空间之中,一人一貂避开重重危险,杨君山甚至感知到两人已经不知不觉间离开了先前所在的那处空间,而来到了一处新的同样支离破碎的空间之中,然后就看到雪貂再次扑入到了不知道几尺厚的灰尘里面,然后从中“咕噜噜”推出了一只半尺高由掺杂了空间水晶而制成的密封水晶瓶,而在水晶瓶之中则盛放着一种看上去极为奇特的液体,看上去略带粘稠的液体泾渭分明的分作上下两层,无论雪貂如何滚动水晶瓶,里面的液体时刻都不曾混合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