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四十章 巨舟

第一千四十章 巨舟

    那银光雪貂在冰面上四处奔突,每每冲到距离杨君山三十丈边缘的时候,总会在它不知不觉当中转变了方向,重新跑回到杨君山身边。

    杨君山却也不急,就那么看着银光雪貂在他身周转圈,直到这小家伙当真是跑累了,然后爬在他脚边,微微仰着头可怜兮兮的望着杨君山。

    这雪貂好高的灵性,身上却分明没有丝毫妖气,若是就此点化了她,日后不知道会不会成长为一只巨妖。

    这个念头从他的脑子当中一蹦出,便无可遏制的蔓延开来。

    看了看脚下的小家伙,杨君山微微笑道:“见过一艘大船么?”

    杨君山随手一抹,一道色彩斑斓的光华顿时从他的手中盛开,而后这些光华相互交织,慢慢的一艘青黑色的巨舟光影便出现在他手心之上,甚至巨舟之下还有波涛翻涌,看上去就像是在乘风破浪一般。

    这些不过是杨君山利用幻术营造出来的小伎俩罢了,金舟道人与定海舟的传承虽然已经过去了数千年,但当时曾经见过定海舟的修士却有不少,关于定海舟的形状描述在修炼界,特别是海外修炼界,留下来的记载相当不少,而最近一段时间,广寒宫之中诸位道人讨论的热点毫无疑问便是风暴峡中的定海舟,杨君山只是用一些晶砖便得到了他想要的消息。

    那雪貂灵性果真非同一般,见得杨君山手中的定海舟光影消失之后,小眼珠子顿时便放出光来,紧跟着便又小心翼翼的向着杨君山的脚边靠近了几步。

    杨君山见状衣袖一扇,道:“走吧,带本尊去那艘大船所在的位置。”

    那雪貂闻言顿时一转身便在雪地上划开一道笔直的浅壑,身形眨眼间便已经蹿出了十余丈之外。

    杨君山“呵呵”一笑,脚下看似随意迈出,人便已经跟在了雪貂身后。

    然而就在两人走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远处与一人一貂前进截然相反的方向上空突然有一片区域开始扭曲,而后便在隐隐约约之间,一艘巨舟的虚影在天空之中开始显现。

    尽管那里是极远之处,但如此庞大的空间扭曲自然无法避开杨君山的感知,待得他转过头去的时候,那巨舟的虚影已经完全浮现在虚空,就如同当真有一艘巨舟悬浮在虚空当中一般。

    “这……”

    杨君山神色有些迟疑,他自然晓得那应当是一座空间幻象,但按照正常逻辑推算,真正的定海舟即便不是在那里,定然也应该在那个方式,最不济也应当在那个方向附近,这个时候正确的选择毫无疑问应当是冲着幻象出现的方向前往查探一番。

    然而雪貂却在雪地上“吱吱”叫了两声,然后目光之中居然很人性化的闪过了嘲讽之色,随后便一转头继续向着与巨舟虚影出现的相反方向去了。

    杨君山“嘿嘿”笑了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居然就在这个时候心血来潮一般选择相信一只雪貂,对着身后渐渐开始消散的巨舟幻象理也未理,而是继续跟在雪貂身后去了。

    杨君山很快便发现这只雪貂所走的路线绝对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心中也越发的笃定自己跟着这只雪貂应当是走对了路径。

    原因很简单,一开始杨君山发现这只雪貂在中途经常会胡乱的变换方向,这原本还让杨君山心中犹疑这小家伙是否听懂了自己的意思,可当他偶然有一次腾空而起试图远望的时候,偶然回头却愕然发现雪貂所走的路径大体方向上并未出现过偏离,之所以数次转向其实是为了避开冰川之间的海水。

    与直接从冰冷的海水之中泅渡相比,雪貂更愿意在冰川之上多绕一些路径。

    当然,这也是在一人一貂之间无法正常交流的情况下的缘故,否则的话雪貂大可直接指路,杨君山一路飞遁自然可以大大缩短寻找定海舟的路程。

    不过杨君山同时还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这一路走来,他居然不曾发现挡在路途当中的空间裂缝之类的危险。

    要知道,风暴峡之中的破碎空间往往都是随机出现的,杨君山还没有自信到自己的气运到了如此隆厚的地步,那么便只有一种可能,要么这雪貂知晓一条不受空间风暴影响的路径,要么就是这个小家伙能够提前侦知这些破碎空间的所在而提前避开。

    联想到之前这雪貂居然能够从虚空缝隙之中穿梭的神奇本事,杨君山更加倾向于后者。

    在这一片如同空间迷宫一般的半位面冰川世界之中行走了大约多半日的功夫,就是那么突兀的,在杨君山随在雪貂身后转过一座巨大冰崖的时候,一艘半掩埋于冰川之中,船首更是撞入一座庞大的冰山之中的巨舟的影子便出现在了杨君山的视线之中,尽管因为风雪的影响,远远的望去巨舟的身影似乎还有些扭曲,但杨君山却几乎在一刹那便能够确认,这定然是真正的定海舟!

    而就在杨君山出现在这片冰崖与巨型冰山之间的广阔冰原上的刹那,杨君山几乎在不同的方向同时感受到了五道以上的神识在他的身周徘徊,比杨君山早到的修士显然有不少。

    杨君山定了定神,自身的神识瞬间爆开,将试图探查他的底细的神识尽数推开,然后这才蹲下了身子在已经显得有些疲累了的雪貂身边,道:“小家伙,多谢你了,你我相识也算有缘,那么本尊便送你一场造化,将来能有什么成就,就全看你自己了!”

    说罢,杨君山伸手朝着雪貂的两眼之间一点,他的神识便感觉到微微一痛,随即便又无事,在他修为进阶庆云境之后,点灵指对于神识灵魂的那点损伤已经不会被他看在眼里了。

    在点化雪貂的同时,杨君山还将一些关于妖修的传承印在了它的脑袋当中,至少在这小家伙开启灵智之后,不至于只凭着本能吞吐天地灵气来提升修为。

    “这里还有几样小东西,你想要什么就挑走,然后就尽快离开这里吧,这里已经不适合你待下去了。”

    说着,杨君山的手中便多了几样物事,有一颗葵水精华凝聚的明珠,有一滴在千年冰蚕身周凝结而成的寒露,还有一块来自极北无垠冰原的寒冰本源精华凝聚而成的冰玉,以及几枚玉髓币之类,放在了雪貂面前供它挑选。

    这雪貂被杨君山一只点中之后到现在还是晕晕乎乎的,满眼的迷惘之色,不过在杨君山将几样宝物摆在它身前的时候,小家伙却是一个激灵便精神了过来,然而出乎杨君山意料的,在这个小家伙很是兴奋的摆弄了这些宝物一番之后,却是一样东西也没选,反而低头一窜,绕着杨君山的身躯片刻之后便爬到了他的肩上,然后用毛茸茸的尾巴扫了扫杨君山的耳朵,朝着远处的巨舟“吱吱”叫了两声。

    杨君山微微一愕,沉吟着猜测道:“你想跟着我去巨舟里面看看?”

    雪貂“吱吱”的叫声当中充斥着兴奋之意,显然是因为杨君山明白了它的意思而感到高兴。

    “来者可是玉州君山道友?”一道带着一丝喜悦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杨君山抬眼看去,顿时笑道:“原来是苏道友,咱们又见面了。”

    因为双方早已经达成了合作的意向,因此早就约定了会面的神识标记,尽管杨君山遮掩了自身的身份,苏约道人还是在第一时间便认出了他来。

    而苏约道人自然并未对他的身份做任何掩饰,至于原因么,只要看一看与他一起的六位来自海外的道境修士就知道了。

    “来来来,我给诸位介绍,这位便是大名鼎鼎的杨氏世家的掌舵人,来自玉州的君山道人。”苏道人热情的向着六位道人介绍着杨君山的身份。

    与苏约道人一起的六位道境修士,修为最高的四人分别来自海外四大宗门,其中一人还是曾经与杨君山有过交集的滔天门华盖修士海天道祖,另外三位则是望鲸楼庆云境道祖楼百川,海月阁庆云境道祖月无华和御海宗庆云境道祖元庆道人,剩下的两位道人则只是瑞气境的修为,经苏约道人介绍,这两位一位是海外散修修帘道人,而另外一位则是冰火岛主花百莲道人,乃是一位女修。

    “君山道友,我们又见面了!”海天道人望着杨君山,语气之中难免显露出唏嘘之色。

    海天道人对于当年这个在太罡境就敢对道人老祖出手的年轻修士印象极为深刻,短短数十年过去,他的修为仍然在华盖境徘徊,而对方却已经是一位庆云境的存在,有足够的资格与他平起平坐了。

    “前辈客气了,当年晚辈不知天高地厚,为了挣命却也不得不做出许多荒唐之举。”

    杨君山面对海外诸位道人表露出了足够的谦逊,哪怕面对海天道人也并未显露出丝毫其他情绪。

    然而杨君山却总也感觉这些海外道人看向他的目光有些异样,尽管杨君山早已经抱有足够的警惕,然而这种异样的感觉还是令他心中寒气大冒。

    而就在杨君山还在揣摩这种危险源自哪里的时候,一声冷笑传来打断了众人之间的寒暄。

    “嘿嘿,你们这些人族修士就是虚伪,明明一个个心中各有打算,甚至彼此还有仇怨,却总也装作一副友好无间的模样出来,当真令人作呕。”

    在冰原的另外一个方向,一位来自龙岛的华盖境妖修肆无忌惮的嘲讽着杨君山等人。

    而杨君山的视线却在对面龙岛的几位道境修士身上一扫而过,在看到当中的澜萱公主的时候,目光稍稍停顿了片刻,随即便移开了。

    ——————————

    明天端午节,祝大伙儿节日快乐!

    难得放假一次,明天回老家看望老丈人一家,争取保底更新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