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三十八章 冰山

第一千三十八章 冰山

    刺骨的寒风,被铅云笼罩的天空,闪烁的雷光就像是被禁锢在其中的顽皮精灵。

    能见度极低的海面上,入眼中到处都是被大片浮冰点缀深绿色波涛,更远处则是被雾气遮掩的看不清高低大小的巍峨冰山,就像是一尊身披白衣的巨人站在海中,海水淹没了他的双腿,乌云又隐藏了他的头颅。

    “所以,这片冰川海域的极深之处便是风暴峡的真正所在了?”杨君山向着旁边的江心道人问道。

    江心道人点头道:“没错,这里常年被乌云笼罩,哪怕是一年到头刮着狂猛的暴风,也从未将上空的云层刮走分毫。” ++++小说

    看着杨君山点了点头,江心道人又道:“所谓风暴峡,并不只有暴风,还有雷暴,这里是海外的一处奇绝之地,所以你也不用担心有雷劫境的存在前来,哪怕是在雷暴减弱的时节进入其中,顶尖的华盖境道修恐怕都要战战兢兢,至于雷劫境之上的存在,风暴峡当中的那艘定海舟对于他们而言也已经没什么吸引力了。”

    杨君山道:“这些都是东流前辈让你转告给我的?”

    江心道人“额”了一声,道:“是的,这一次参与定海舟争夺的各势力道境的存在均在雷劫境之下,师祖他老人家说风暴峡其实相当于一座与修炼界交织的半破碎空间位面,危险不仅来源于肆虐的风暴以及雷暴,还有扭曲破碎的空间,甚至干脆就是空间风暴,这些才是真正的危险。”

    杨君山看了看自己的双手,自嘲道:“看来我手上有一件空间法宝的消息,在各方势力严重并不算是什么秘密啊!”

    江心道人笑道:“道境存在有别于其他修士的重要标志便是空间神通,确切的说应当算是一种领域,道术神通在施展的过程当中或许威能不是最强横的,但却总能够自成领域,这是神通之间在本质上的不同。”

    “单论威力而言,宝术神通榜上排名前十的神通杀伤力恐怕还要超过道术神通榜上排名靠后的二三十道道术神通,甚至排名前二十的宝术神通威力都能够与之媲美,然而那又如何,这些神通都没有形成各自的空间领域,在真正的厮杀过程当中总能够被道境修士利用空间神通轻易摆脱,而道术神通哪一次对撞不是从空间领域的相互侵蚀开始的,剧烈的空间波动引发空间扭曲,甚至空间破碎,哪个道人这个时候敢在没有脱离道术神通波及的范围内打开空间门户离开,那无异于自寻死路。”

    杨君山“嘿嘿”一笑,他双手上的“银空”器灵经历了连番大战,又受他的九仞真元滋养,灵性一再提升,如今终于达到了宝阶上品的程度,与“银空”的法宝本体终于契合,如今的“银空”已经是一件名符其实的上品宝器了。

    而江心道人这个时候语气也马上来了一个转折,道:“当然,若是有专用于空间之力的空间法宝那就另当别论了,道术神通对撞所引发的空间波动,在空间法宝镇压之下可以被轻易抹平,修士可以随时在斗法之中轻易退出,实可说已然立于不败之地。”

    说到这里,江心道人显然仍旧意犹未尽:“更何况杨兄你被看重的可也不仅仅只是一件空间法宝,你所修炼的神通同样也有着极强的空间镇压威能,事实上不仅仅是杨兄你,大部分的土行一脉神通都有这种空间镇压的特质,这或许便是此次风暴峡时间发酵以来,修炼界诸多土行一脉道境存在受到重视的根本原因。”

    杨君山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江兄却是一解杨某心中之惑。”

    江心道人见状沉吟道:“那么,杨兄还是不愿与本派几位道人一同行动么?”

    杨君山笑着摇了摇头,道:“还是在找到定海舟之后再行合作吧,杨某还不想现在就惹人关注。”

    “这,好吧!”

    江心道人无奈道:“杨兄还请自己小心,据本派所知,这一次不仅仅是海外四大宗门,连龙的人也已经得到了消息,据传那位角蚩妖王似乎对定海舟异乎寻常的重视,还有修炼界的一些积年老怪也已经闻讯赶来,到时候一个不好恐怕就是超过十多位的道境修士大混战。”

    辞别江心道人之后,杨君山贴着海面一路朝着这片海上冰川的深处飞去。

    在这片海上冰川之中,发出各种尖啸的寒风吹不动上空缭绕的云雾,但凛冽的寒风却如同刀子一般撕扯切割着杨君山身周环绕的护身庆云,当然,这些对于杨君山来说并不是什么问题,真正的问题是在这片海上冰川行进的过程当中,不时的会遇上空间裂缝或者碎片,这些可就不是凛冽如刀的寒风能够相比的了,它们能够轻易的破开杨君山的护身庆云,不过以杨君山目前神识的敏锐感知,在绝大多数情况下,这些扭曲的空间在尚未撞上的时候便已经被他事先发觉并躲开了。

    除去隐藏在虚空的空间陷阱之外,这冰川以及森冷的海水当中同样蕴藏着难以想象的危险。

    就在杨君山驾驭遁光刚刚从一座冰山上越过的刹那,一道森白冷气突然从脚底直冲而上,环绕在他身周的庆云被冷气冲刷,居然有凝固冻结的迹象。

    与此同时,脚下的冰山突然炸开,一条浑身晶莹剔透宛如冰晶的巨蛇从冰山之中直冲而上,吞吐的蛇信径直破开杨君山的护身庆云,同时张开巨大的蛇口向着杨君山囫囵吞去。

    杨君山冷哼一声,双手猛地向外一振,一股奇异的空间波动在他周围产生,那原本至冷的寒气顿时在半空崩解,明明直冲着杨君山刺去的蛇信却诡异的刺空。

    那冰晶巨蛇本能的察觉到了危险,甚至不再去张口吞噬杨君山,在半空之中转了一个弯儿便要一头砸进海水之中。

    杨君山岂能让它如愿,拇指与食指伸出凌空一捏,那眼看就要投入到海水之中的冰晶巨蛇浑身一抖,就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捏住了七寸,任凭它庞大的蛇躯如何摆动挣扎,都始终无法从杨君山手中挣脱出来。

    杨君山伸手一点,这条巨蛇顿时没了声息,他饶有兴趣的查看着这条冰晶巨蛇,居然从其身上感受到了淡淡的血脉气息。

    这条巨蛇并没有开启了灵智修炼成妖,本身仍旧属于海洋凶兽的一种,但其身上的血脉气息却是让杨君山相信,若是一旦此蛇得了修炼造化,定然也会是妖族之中一位惊才绝艳的人物,可惜如今它却是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

    这样的一条巨蛇在杨君山眼中自然没有多少用处,但这一身抽筋剥骨后的材料对于杨氏的低阶修士而言还是颇有价值的,特别是那颗冰晶蛇胆,看上去就如同一朵雪莲一般,至少也是上品的仙灵,用来给刚刚开启修炼的修士开启仙灵窍却是再合适不过了。

    随着杨君山不断的深入,风暴峡之中的空间裂缝出现的越来越多,而从冰山、海洋,甚至还有从天空云层之中突然冲出来的各种奇诡异兽的实力也越来越强,甚至某些异兽的一些天赋神通在本能的驱使下施展出来,便是杨君山往往也大吃一惊。

    杨君山便亲眼看到一只身披墨色铁羽的飞禽从头顶浓重的云层之中俯冲而下,而后云层之中突然有一道水桶粗细的雷光被其接引,然后以其作为中转,雷光在半空之中一个生硬的转折,居然便朝着杨君山的头顶劈了下来,而那墨羽飞禽在如此强猛的雷光冲刷之下,不但安然无恙,甚至还速度大增,如同离弦之箭一般紧追在在劈落的雷光之后,双爪向着杨君山的天灵盖抓来。

    这是什么灵禽?

    杨君山双手结印,头顶有一座小山凝聚,任凭雷光劈落却无法伤其分毫。

    那灵禽显然有着最起码的智慧本能,眼见得雷光无法伤及杨君山,原本扑击的身躯灵巧的在半空之中一转,就像飞回到天空的云层之中。

    然而杨君山对这只居然能够接引雷光的灵禽显然兴趣大增,又岂能让它随意逃脱,随着他头顶的小山突然崩溃成一片黄光,四周的虚空陡然被禁锢,任凭那灵禽在半空之中奋力煽动翅膀,却也只能停留在原地无法移动分毫。

    杨君山凌空走到这只灵禽身前,那灵禽明显受到了惊吓,口中发出尖锐的鸣叫,一丝丝电光在其翎羽之中游走,而后汇聚成一股指头粗细的雷光直奔杨君山的面门。

    杨君山笑了笑,张口吹出一口气,顿时在半空之中便将那股雷光吹散了。

    那灵禽还待挣扎,却已经被杨君山一把捋住了双翅,手上传来一阵阵的酸麻让杨君山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不过凭借杨君山强横的肉身,这点从灵禽身上传来的雷电闪过还奈何他不得。

    “不过这只灵禽还的确是有点意思!”

    杨君山摩挲着下巴,心里不知道蹦出了什么年头,伸手在灵禽头上一弹,顿时将其弹云了过去,然后从储物戒中摸出一只灵兽袋将灵禽放了进去,然后系在了腰间。

    晚上我与媳妇就生活哲学进行了一番热烈而卓有成效的探讨,然后,然后这一更就到这个时候了,原本下午的时候我都快写完了,结果最后一千字拖拖拉拉写到了这个时候,悲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