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三十三章 道符

第一千三十三章 道符

    一边是龙岛公主,身份贵重而敏感,一边是君山道人,玉州修炼界崛起的道境新贵。

    这两位的会面原本应当是被认为意义重大而隆重严肃的,而事实上龙族澜萱公主的这一次上门拜访却只是在西山之下的一座普通的酒楼当中,而且从公主上岸到离开,中间除了因为身子不舒服而在颜沁曦的陪伴下短暂的离开了片刻之外,双方会谈的时间前后居然没有超过一炷香。

    站在巨舟之上,沿着沁水顺流而下,剑侍卫望着与西山的距离越来越远,她整个人没来由的一下子轻松了下来,仿佛逃离了龙潭虎穴一般,而事实上在剑侍卫一度心中动了杀意的刹那,杨君山那个看向她似笑非笑的表情便一直沉甸甸的压在她的心头,以至于这位话唠的侍卫在这一炷香的时间当中居然破天荒的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静静的站在澜萱公主的身后,知道离开。

    “公主殿下,咱们花费了数个月的时间在来得路上,最终就只是为了用一炷香的时间确定双方的贸易往来么?”

    离开了西山之后,剑侍卫仿佛一下子又找回了自己。

    澜萱公主眨了眨眼睛,问道:“这件事情难道不重要么?现在咱们龙岛看似势大,可实际上人族海外四大宗门根本拒绝与我们有任何往来,甚至连彼此的接触都小心翼翼,各自提防,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根本无法做到互通有无,而如今终于有人族一方愿意与我们龙岛进行买卖,尽管杨氏世家只是一家新兴势力,但这就像是一个突破口,只要有人这么做了,那么针对我们龙岛的封锁便迟早会被打开。”

    剑侍卫不以为然到:“咱们龙岛坐拥大半个外海修炼界以及整个远海修炼界,那里的修炼资源种类繁多数不胜数,要什么没有,何至于同他们互通有无啊?”

    澜萱公主笑着摇头道:“这你就错了,且不说有些修炼资源本身就只在陆地出现,海外根本没有,就算各种修炼资源在海外应有尽有,但人族同样也有着咱们龙岛难以企及的优势,比如说炼丹、炼器、制符等等这类的修真技艺,人族的心灵手巧往往都要胜过其他种族,就拿丹药来说,妖族的炼丹师数量比例远逊于人族,而且同为炼丹大师,妖族炼丹师的丹药或许在药力大小上胜过人族炼丹师一筹,但在丹药药力精纯上,妖族丹师却是拍马都追之不及。”

    “同样的还有炼器,咱们妖族的本命法宝通常怎么炼?就拿你剑侍卫的本命法宝来说,那柄‘冲之刺’最初本就是你本体的一部分,后来在炼制提升的过程当中才又融合了其他珍贵灵材,为何会如此?因为咱们妖族的法宝炼制向来粗糙,看似堆砌了许多高阶灵材,可实际上许多灵材融合连最基本的提纯都难以做到完善,为了防止法宝威力受到影响,这才多以本体一部分融入其中;而人族的炼器师,别的不说,但是在各种灵材的提纯上就要胜过妖族许多,而且人族的法宝大多精美华丽,至少比妖族那些五大三粗卖相不佳的法宝要赏心悦目的多。”

    “公主殿下好像说的是哦!”

    剑侍卫挠了挠脑袋,她也懒得想太多,反正已经在回程的路上,到时候将公主一路的行程详细的向角蚩大王汇报就是了——

    西山下的酒楼之中,杨君山与颜沁曦仍旧在低声交谈着什么,对面的杨君秀仍旧在大吃特吃当中,而杨沁瑜心得了宝贝,已经不知道跑到哪里去跟伙伴们炫耀去了。

    “看来真像你说的那样,这位龙岛的公主殿下与那位声威赫赫的龙岛创立者角蚩妖王的关系并不怎么好,否则的话也不用特意离开她的护卫与我进行血藻丹的交易。”颜沁曦笑着道。

    杨君山笑道:“人家的家务事咱们管不着,咱们只需要闷声发大财就是了,怎么样,三颗血藻丹,那澜萱公主用什么东西换得?”

    颜沁曦从袖口摸出一只锦囊,其实就是一只特质的储物法宝,得意的在杨君山面前晃了晃,道:“看得出来,这位公主殿下对于血藻丹极为看重,里面都是一些海外修炼界特有的修炼资源,在内陆可是很少见的。”

    杨君山点点头,道:“如今双方也已经达成了互通有无的意向,虽说还是要顾忌在修炼界的影响,这些交易不能摆在明面上,但事实上修炼界这种事情早已经屡见不鲜了,也不少我们杨氏一家,这些事情你就不要管太多了,找个人交代下去,也是对他们一种历练,你还是专心养胎要紧。”

    颜沁曦温柔的笑了笑,道:“好,我马上就交代下去,沁水的航路是可以经由淡江水系直通海外的,那澜萱公主又留下了通航信物,淡江水系的水族想来也不会为难杨家的船队,一旦与海外的联系沟通,这里将会变得更加繁华,那座陨石坑建成的码头正好可以派上用场。”

    杨君山的目光朝着已经被沁水灌注之后形成一片连同沁水的湖面的方向望了一眼,苏长安和杨沁璋似乎已经找到了湖底那可天外陨石的痕迹,正在大呼小叫的吩咐着一些杨氏子弟准备打捞。

    颜沁曦向外望了一眼,道:“不过我觉得那位澜萱公主似乎意犹未尽,她仿佛还有什么事情想要说,最终不知为何却没有说出来。”

    杨君山有些惊讶道:“哦,是吗?”

    颜沁曦抿着嘴笑了笑,道:“我觉得她其实是想单独与你见面的,不过有我在,她不好开这个口罢了。”

    杨君山闻言却是来了一丝兴趣,道:“你觉得她想要跟我说什么?”

    颜沁曦回想道:“在完成血藻丹的交易后,她迟疑了一下,向我问了一句你的修炼传承是否得自撼天宗。”

    杨君山笑道:“这个还用问么?”

    颜沁曦的笑容不知为何突然带上了一丝不怀好意的暧昧,道:“所以我才觉得她话里有话,似乎是想要从你身上确定什么,下一次这位公主再来的时候,你不妨单独问一问她。”

    就在这时,远处的湖面上突然传来一阵欢呼,一颗足有一张桌子大小的不规则陨石从湖底深处被打捞了上来。

    杨君山“嗬”了一声,道:“好精纯的金行元气,你们两个运气不错,这颗陨石里面肯定蕴含着品质极高的金行灵材,而且量还不少,你们看,何铁生已经赶来了。”

    颜沁曦语气忽然变得平静了一些,开口道:“先给君秀用上吧,她是家族除去你之外的第一战力,我最近几年错非再遇上西山之围,否则怕是没有机会与人动手了。”

    说着,颜沁曦摸了摸自己的小腹,笑道:“更何况这颗陨石杀人不少,自身煞气必然极重,在君秀手中才更能发挥威力!”

    杨君山点了点头,轻轻的握住了她的一只手。

    杨君山知道当初颜沁曦放这颗天外陨石进来,尽管在事后看来是极为明智的判断方式,可实际上一直以来她都承受着极大的压力,在这种情况下,哪怕这颗天外陨石之中蕴含着道阶灵材,她恐怕也不会用了。

    就在这时,对面的杨君秀突然一推身前的餐盘,很没有形象的打了一个饱嗝,道:“哥,我决定要尽快冲击太罡境,还有血藻丹。”

    杨君山愣了一愣,颜沁曦已经笑道:“好,我会让家族的资源向你倾斜,丹房血藻丹的炼制同样优先。”

    杨君秀认真的点了点头,道:“谢谢嫂子。”

    杨君山试探着问道:“是因为那澜萱公主?”

    杨君秀道:“应该是血脉上的影响,白虎与龙族都曾是出过妖皇的王族,我想要跟那个澜萱打一架,可现在我修为太低,根本不是对手。”——

    西山之上的一座密室之中,颜大智单腿跪倒在地,撑着地面的左手已经在颤抖,汗水早已经浸湿了他的鬓角,并沿着脸颊淌至下颌,最终在跌落的刹那却突然化于无形,他的胸膛正在剧烈的起伏当中,可口中却丝毫急剧喘息的声响,而他紧握符笔的右手却仍旧安稳如铁,仍旧在徐徐的画着最后一道符纹。

    杨君山同样盘坐在密室当中,目光紧紧的盯着颜大智手中的符笔,而在他的身前,一座不知道缩小了多少倍的插天巨峰元神法相,正悬在颜大智的上空,随着他符笔在一张特制的符纸上滑动而倾斜着海量的土行本源之气。

    随着最后一道复杂的纹路成型,符纸之上先是一明,整张符纸上面的符纹都被沟通,然后跟着又是一暗,然后一股令人心悸的波动便从上面传了出来。

    颜大智连忙从符纸旁边跳开,急切的声音当中还含着一丝喜悦,道:“成了,成了,快将符纸卷起来。”

    杨君山的元神法相陡然光芒一盛,原本的从符纸上传来的那一股气息顿时被镇压,然后随着杨君山手一伸,那张符纸便自行卷了起来落入他的掌中,然后随手放在了身旁的一张小桌之上,而在那里已经有四张卷起来的看上去材质相同的符纸了。

    “岳父大人辛苦了,还要恭喜岳父大人在制符一道上的造诣更进一步,距离宗师级制符师只剩一步之遥了。”杨君山收起了元神法相笑道。

    颜大智面色苍白,浑身上下都已经被汗浆湿透,闻言笑道:“这几张道符都是你以本命神通相引,我最多起了一个穿针引线的作用。”

    ————————

    今天只能一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