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三十章 交锋

第一千三十章 交锋

    庆云境、中品道器破山锏、中品本命道器山君玺、道境傀儡厚土、本命道术神通两仪元磁神光、本命道术神通撼天道诀……

    随着阴阙道人以及九峰道人之死,在躲入仙宫之中的归穹道人和灰狼道人或有意或无意的传导之下,杨君山在葬天墟之中面对四位道境修士围攻,本命法宝与自身修为双双临危突破,大胜而归的消息轰传天下,其在斗法过程当中所展现出来的修为晋升之快,法宝品质之高,本命神通数量之多,令整个修炼界都为之侧目。

    西山杨氏一举成为玉州修炼界最炙手可热的新兴势力,西山杨氏世家俨然已经成为玉州第一宗门势力。

    杨君山坐镇西山,元神数次出入广寒宫,自然晓得自己在葬天墟一战搞出的风波乃是目前广寒宫之中诸多道境修士谈论中的热门话题,而且也提前从消息灵通的道境修士那里得到了仙宫即将介入调停的传闻。

    仙宫下了禁令,禁制道境以上的存在私斗,归穹等人围攻杨君山毫无疑问是违反禁令了的,但归穹道人等人挑战的葬天墟却是一处极好的所在。

    如若杨君山最终身死道消也就罢了,仙宫不可能为了一个死去的道境修士再去找其他几个道境存在的麻烦,更何况还是杨君山这般毫无根基的存在,最多也只是稍作惩处,做做表面文章罢了。

    可偏偏杨君山最后不但逃出了生天,甚至还大发神威,将围杀他的四位道境存在反杀了一半儿!

    这样一来,问题就来了,归穹等人违反禁令不假,可杨君山连斩两位道境存在,所展现出来的实力远超归穹等四人。

    在某些人眼中看来杨君山当时完全可以全身而退,可他非但不但没有,反而反杀对方两人,这是严重削弱人族一方实力的行为,哪怕情有可原,但在某些存在的眼中却也难以接受。

    道理站不住脚的时候,道德往往就会被绑架。

    当杨君山回归西山三个月,广寒宫中对于此事早已经吵翻了天,可仙宫之中却仍旧不闻不问,仿佛从未知晓此事一般,杨君山便已经明白归穹道人等人的背后应当还有其他的人。

    于是杨君山决定悍然侵入撼天宗势力范围,撼天宗无力阻挡,躲在仙宫之中的归穹道人也肯定不会坐以待毙,仙宫之中某些尚未从利弊权衡之中得出结论的势力果真便坐不住了,终于被杨君山逼了出来。

    随着空间波动传来,西山之外的虚空当中如同水波一般荡漾开来,两道空间门户先后开启,两位道人老祖出现在迎接他们的杨君山面前。

    “君山小友,习州一别数十年,却不曾想小友修为实力依然精进道如斯地步,当真令人既惊且叹呐!”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向着他微笑道。

    杨君山见到来人连忙恭敬的行礼,道:“见过观涛前辈,却不曾想是前辈到来。”

    习州观澜宗的观涛道人,当年杨君山从荒古绝地出来之后,曾经对他多有关照,这些年来两人虽再未见过,可彼此却有通信往来,观澜宗与杨氏家族之间也偶有生意往来。

    说到这里,杨君山的目光转向了与观涛道人一同前来的另外一位道人,询问道:“这位道友是……”

    观涛道人连忙介绍道:“这位是苏约道友,苏道友出身海外,乃是一位华盖道人,与小友一般均为土行一脉修行的大行家。”

    “幸会幸运!”

    杨君山的目光之中闪过一丝惊奇之色,然后在身后一抚,一条空间通道直接开启通往西山朝阳台凉亭,然后伸手一引道:“两位道友请!”

    寻常人只见得杨君山身后空无一物,但苏约与观涛两位道人却是看得清晰他身后已然隐入虚空之中的五行雷光道阵,随着他向后一抚,大阵顿时开启,从里面突然迸射而出的雷霆气息令两位道人都感觉异常不舒服,特别是已然进阶华盖境的苏越道人,距离雷劫境更近的他更是感受到了一种威胁。

    这算是下马威?

    苏越道人神色虽然平静,但目光之中却闪过一丝精光。

    观涛道人看了苏越道人一眼,笑道:“想来这便是君山道友所布的五行雷光道阵了,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呐!”

    杨君山笑着解释道:“两位想来也是知道,当初有两位前辈在此渡劫,晚辈这拙阵受雷劫之力洗练,有幸产生了些异变。”

    有了杨君山的解释,苏越道人目光之中的警惕这才散去不少,便也开口称赞了两句。

    三位道人来到朝阳台凉亭之下,观涛道人深怕冷场,笑着继续道:“君山小友是否奇怪苏道友身为土行一脉修士,却出身海外修炼界?”

    杨君山连忙点头道:“正是如此,按说海外修炼界水行元气充沛,当多水行一脉修士才是,哪怕风、冰两脉的修士也要比其他几脉的修士要多得多,而且因为这三种天地元气相对较多,反而抑制了其他元气的存在,对于其他修士修行是极为不利的,而苏道友却能将修为提升至如此地步,令人不得不感到敬佩。”

    杨君山言语之中显露出来的赞叹恭维之意让苏越道人感到满意。

    观涛道人则“哈哈”一笑,道:“恐怕杨道友还不知道吧,海外修炼界的环境固然不利于土行一脉的修士修行,但土行一脉的修士在海外修炼界却是大受欢迎的。”

    杨君山顿时大为不解,道:“哦,这却是为何?”

    观涛道人笑道:“移山填海,沧海桑田,修炼总也需要有根基之地,而这些根基之地不仅仅是海岛、礁石,更多的时候反而是海岛的扩增,地脉走向,灵脉迁移,甚至有的干脆就是填海造陆,而这些大的工程,往往只有在土行修士的帮助下才能够做到事半功倍,也正因为如此,土行修士在海外修炼界反而更是吃香。”

    “而今海外修炼界形势险峻,海外妖族受龙岛节制,各派都纷纷为了增强道场山门的守御也一再扩增岛礁,土行一脉的修士如今在海外的地位却是一再的水涨船高!”

    杨君山恍然,看向苏约道人叹道:“这些可都需要深厚的修为和不俗的神通协助才能够做到,苏道友在海外那种环境之下能够做到如此地步,非常人所能及!”

    苏约道人矜持的笑了笑,道:“杨道友过奖了,料想杨道友若是在海外,声名地位还会在苏某之上。”

    杨君山摇了摇头,道:“术业有专攻,移山填海,这些都需要一些特定的神通手段,杨某对此并不太精通。”

    苏越道人却是话里有话道:“说来修炼界土行一脉的修士当中,擅长的多是守御、辅助的神通手段,但若论杀伐凌厉,君山道友可谓是独树一帜啊!”

    观涛道人看了两人一眼,神色间仍旧挂着笑,手中却是捧起一杯灵茶品尝。

    杨君山神色不变,叹道:“被逼无奈,杨某也想挣条活路,所以别人就得死了,我等土行一脉擅长守御不假,可泥捏的人尚有三分火性,却也不是总挨打不还手的。”

    苏约道人想了想,道:“这一次葬天墟之战,归穹等人有错在先,但两位道人身死道消却也付出了足够的代价,仙宫对此极为震怒,可否就此罢手?”

    杨君山反问道:“仙宫震怒,是震怒于归穹等人违反禁令,还是震怒于杨某灭杀阴阙、九峰二人?”

    苏约道人语气一滞,神色间闪过一丝不快之色,道:“自然是两者都不希望发生!”

    杨君山马上道:“但总也有因果,没有归穹等人违反禁令,杨某自也不会反杀了阴阙与九峰,苏道友以为然否?”

    苏约道人沉默不言,神色越发的不快。

    旁边的观涛道人放下了茶盏,笑道:“此事就算揭过如何?如今归穹、灰狼二位道友躲入仙宫之中,君山道友可否网开一面?”

    杨君山沉声道:“杨某并未不识大体之人,也从未主动违反过仙宫禁令。”

    言下之意便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观涛道人仿佛没有听明白他言语中的意思,只是点头赞同道:“如此就好,如此就好啊!”

    苏约道人却忍不住道:“如今域外一方大敌当前,我人族修炼界当精诚团结,杨氏可否暂熄兵戈,从撼天宗势力范围之中撤出?”

    杨君山则道:“杨氏家族当日遭三派围攻,又有玉州之外势力暗中推手,却怎得不见仙宫调停?”

    苏约道人冷声道:“君山道友难道这是要违反仙宫之意么?”

    杨君山盯着苏约道人认真道:“在下并未亲自出手,但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苏约道人再次无言以对。

    观涛道人则适时开口道:“玉州的确不能再乱,君山道友,说一说你的条件吧,杨氏如何才肯罢手?”

    杨君山立马道:“西山之战,杨氏三县一城之地几近沦陷,仅存西山一隅之地,损失惨重!”

    苏约道人开口道:“各派同样损失惨重,而且比起杨氏损失更大,况杨氏已然收复失地,就不该再起争端。”

    杨君山马上又是一句:“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苏约道人气极反笑。

    观涛道人马上插口道:“说重点,杨家究竟怎样才肯撤出晨瑜县?”

    杨君山道:“青石镇乃是杨氏祖地!”

    观涛道人冷哼一声,道:“整个瑜郡都是撼天宗祖地!”

    杨君山叹了一口气,道:“好吧,要么撼天宗让出晨瑜县,要么撼天宗献出完整的天诛道诀神通传承!”

    苏约道人听到“天诛道诀”的时候眼皮子一跳。

    观涛道人冷笑道:“你觉得你的目的能达到?除非撼天宗上下死绝了!”

    杨君山无奈道:“也罢,那我杨氏便再退一步,杨氏只要乱石、青石二镇,但归穹要将铭石交出来。”

    “铭石?”苏约道人忍不住道:“能够用来篆刻本命神通的土行至宝铭石?”

    杨君山忽然就笑了:“原来苏道友还不知道啊,归穹在葬天墟中得到了一颗铭石。”

    苏约道人脸上的神色立马变得有些精彩。

    观涛道人看了他一眼,道:“就这些?”

    杨君山道:“当然不可能,天灵门和齐楚派都要作出赔偿,此番三派在杨氏势力范围内纵横劫掠,造成了极为严重的损失。”

    苏约道人忍不住道:“杨家这是得寸进尺!”

    杨君山第三次道:“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苏约道人感觉自己要抓狂。

    观涛道人提醒道:“杨族长乃是力竭而亡,况君山道友将父亲之死作为杨氏索取赔偿的借口,总归不太好吧!”

    杨君山沉默不言。

    观涛道人见状道:“我等会将杨氏的大致意向向三派传达,三派可以做出赔偿,但杨氏也最好适可而止,道友以为如何?”

    杨君山想了想道:“既然如此,那么此事就交给下面的人去谈吧,两位总也不能跑腿打杂。”

    观涛道人笑道:“如此甚好!”

    双方大致定下事情解决的方向,苏约道人起身便欲离开,不过在动身之际却又略微有些犹豫,然后又转过身来朝着杨君山拱了拱手,尽量用平和的语气道:“苏某先行告辞了!”

    苏约道人率先离开,杨君山有些疑惑的看向身旁的观涛道人。

    观涛道人笑了笑,道:“其实苏道友这一次也是有所求而来,只是话不投机,他却也不好开口。”

    杨君山有些惊讶道:“所求何来?”

    观涛道人道:“破山锏!”

    ————————————

    又是优惠章节,求订阅,求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