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二十七章 回归(六千字大章求订阅)

第一千二十七章 回归(六千字大章求订阅)

    居然没有出手,难道就只是单纯的路过?

    在经历了一瞬间的懵逼之后,两位道人同样也是心思机敏之辈,很快便意识到恐怕是葬天墟之中有了其他不为人所知的变化,难道说杨君山没有死,在四位道境修士的围攻之下逃了出来?

    这虽然令临霄和非晓两位道人感觉有些不可思议,但若是有不可知的其他外力介入的情况下,也未必没有这种可能,譬如说又有一颗域外道境存在藏身其中的天外陨石落入葬天墟,然后造成混乱,杨君山趁机逃出等等。

    至于杨君山可能凭借一己之力战败四位道境修士,这个想法压根就没有在两位道人的头脑当中闪烁过。

    然而毕竟归穹道人没有对杨氏家族下手,不管怎么说,临霄与非晓两位道人心中虽然别扭,但至少感觉杨氏的这个人情应该能落在自己头上吧?

    就在两位道人尚在纠结之际,下方围攻杨氏的各派修士当中再起变化,就在归穹道人的庆云遁光离开之后,撼天宗的修士自张玥铭以下仿佛同时得到了通知一般,纷纷在各派修士不解的目光以及追问的声音当中毫无征兆的开始撤离。

    这一下可是自乱阵脚,林沧海与战狼真人立马拦住了正要离开的张玥铭。

    “出了什么事情,撼天宗为什么要撤离?”林沧海当头劈问。

    如果说在场之人覆灭杨氏家族的心情谁最迫切,那么林沧海毫无疑问便是其中之一。

    张玥铭这个时候的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沉声道:“本派只是按照归穹道祖的命令行事罢了,至于其他张某一概不知。”

    林沧海气极而笑,道:“你会不知?撒谎也要找一个靠谱点的理由啊!”

    张玥铭满脸阴霾道:“林道友,相信在下想要覆灭杨氏的心情与道友是一致的,但归穹道祖的命令并未说明缘由,但措辞严厉却是毫无疑问的。”

    张玥铭说话之间,神色间的惊惧之色一闪而没,大家都不是傻子,归穹道人的反应说明了什么,个人心中自有一番考量。

    然而就在各人目光乱转,心思各异的时候,又是一道道瑞气在天边伸展而来,这一次不但是天空之中的临霄、非晓二位道祖,便是围在西山周围的各派修士都莫名其妙的在心底出现了一种期待。

    这种期待令两位道祖都没有像上一次一样做出庇护杨氏的姿态,而其他各派修士也都默默的等待着天边的瑞气席卷而来。

    灰狼道人驾驭遁光果真并没有一丝停顿的征兆,直冲着这边飞速而至,而与他一道行动的阴阙道人却不见了踪影。

    临霄道人最终还是忍不住高声道:“灰狼道友且留步,不知君山道友如今何在?”

    在临霄道人的声音突然想起来的时候,灰狼道人的遁光有了那么一瞬间的停滞,甚至非晓道人都看到了灰狼道人做出了戒备的姿态,然而等临霄道人一句话说完,特别是在提到“君山道友”这四个字的时候,灰狼道人陡然脸色大变,甚至连原本的戒备也丢掉了,甚至不管两位道人对他是否怀有敌意,只管以更快的速度从西山上空冲了过去。

    甚至连一众天灵门的修士都愣愣的望着高空之中灰狼道人离开之后留下来的正在消散的瑞气彩烟。

    真是见了鬼了!

    贾方真人神色变幻,然后朝着贾仲义使了一个颜色,齐楚派的修士马上向着西南撤走。

    张玥铭见状,也不理会旁边林沧海的劝阻,头也不回的带着几名撼天宗的修士离开了。

    唯独剩下了天灵门修士,仿佛灰狼道人之前路过的时候忘记了给他们下达什么指令一般,仍旧停留在西山周围空域之中。

    林沧海被眼前突然发生的一切搞得无所适从,目光正巧与战狼真人相遇,脸上浮现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开口道:“战狼道友……”

    战狼真人猛地打了一个哆嗦,转头就想着曲武山方向冲去,同时头也不回道:“天灵门的,还愣着干什么,马上撤出梦瑜县,不,撤到曲武山以南!”

    望着一窝蜂一般离开的天灵门修士的背影,林沧海直到现在都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以至于他直到现在还没有回过神来。

    然而待得他猛然一惊,转过身来的时候,原本仅剩的九岩真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跑得没影了,而在他的身周则被杨君昊、杨君秀、尝醴以及颜大智四位高阶真人包围……——

    “你说会不会,你说会不会……”

    临霄道人有些语无伦次,但他言语之中未曾说出来的意思非晓道人已然明白了。

    尽管目前看来这种猜测应当是最具可能性的,然而这也太过令人难以置信,要不是除了这个可能性之外,其他一切根本说不通,两位道人的心中压根儿就不会起这个念头。

    一贯少言少语的非晓道人此时也不得不道:“这也太过匪夷所思,如若当真如此的话,恐怕整个玉州修炼界的格局又要改一改了!”

    “什么又要改一改?”

    一道声音突然从两位道祖的身后传来。

    尽管两位道祖刚刚已经有了思想准备,可当他们当真活生生的见到眼前之人的时候,还是不可避免的露出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杨君山微笑着看着二人调侃道:“两位道友这是个什么表情,让杨某情何以堪呐!”

    “你,你,你……”

    临霄道人指着杨君山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不过他随即却又注意到了杨君山身周环绕着的常人无法看到的祥云瑞气,神色更加惊愕,脱口而出道:“庆云境!你进阶庆云境了?”

    身旁的非晓道人同样满脸震惊的望着杨君山,苦笑着摇头道:“道友可真是什么时候都让人觉得出乎所料啊!”

    杨君山笑了笑道:“之前在葬天墟却是遇到一场机缘,稀里糊涂的居然便冲进了庆云境,只能说是运气还不错!”

    两位道人闻言脸上苦笑之色更甚,不过他们也知晓葬天墟之中大战的经过涉及到了杨君山的隐秘,听得杨君山一句带过,便也不再多问。

    临霄道人语气带着斟酌问道:“那,不知当时围攻道友的阴阙、九峰二人何在?”

    杨君山笑道:“道友心中早已有了答案,又何必多此一问。”

    一连窜的冲击早已经令临霄道人感到麻烦麻木,他觉得自己的脸上已经无法再做出什么更加意外的表情,只是一味的苦笑道:“懂了,懂了……”

    可能就连临霄与非晓两位道人自己也没有意识到,原本三人彼此之间平等交流的身份,在杨君山这一次葬天墟之中匪夷所思的回归之后,两人在言语之中已经下意识的将各自的位置摆在了杨君山的下位。

    修炼界从来都是实力为尊!

    杨君山见得二人神色尴尬,又在西山附近出现,于是笑问道:“两位在这里是……”

    临霄道人闻言赶忙解释道:“道友可能还不知,在我二人被归穹逼出葬天墟之后,撼天、天灵与齐楚三派,再加上原玄元道人的嫡传弟子林沧海,以及金乌派的三位修士联手围攻道友所在的杨氏家族,在下与非晓道人在得到消息之后便第一时间赶了过来,虽说恪于仙宫禁令无法直接出手阻止,却也能在危急时刻至少保下杨氏家族的传承血脉。”

    地面上的事情杨君山只是扫一眼便大概知晓发生了什么,甚至两位道人出现在这里的真正目的他或许都能猜到一二,但杨君山同样明白,相比于三派想要覆灭杨氏的企图,眼前这两位肯定是倾向于杨氏家族的存在的,因此这二人言语或许不尽其实,但杨君山还是很给面子的承了对方一份人情:“两位道友有心了,既然已经来了,何不去西山之上坐坐,杨某也好一尽地主之谊。”

    “改日改日,如今杨氏家族各种事物怕是千头万绪,道友还是先行处理,在下与非晓道友改日必定登门拜访!”

    饶是二人都是活了数百年的老妖精,此时为了赚这一个人情也几乎是要把磨练了多年的厚脸皮丢尽,于是连忙向杨君山告辞。

    杨君山也不做挽留,他已经本能的察觉到杨家内部有大事发生,哪怕是以他如今心如止水的境界,这个时候也难以自持。

    西山之中,杨君昊、杨君秀、尝醴与颜大智四位真人站立,已经被生擒的林沧海全身被禁倒在地上,自知必死无疑的他此时却发出低沉的冷笑。

    另外一侧,何铁生被杨沁璋死死的抓住了脖子下面的衣领,整个人几乎都要被他提到了半空,不过何铁生却丝毫不做反抗,而在他腰间却有一抹妖异的光华在闪烁着。

    “叛徒!族长爷爷那么信任你,你居然还跟林沧海勾结,还想要里应外合是吧?我今天就杀了你!”

    何铁生闭着眼睛一言不发,一副任凭处置的模样。

    旁边的颜沁曦皱了皱眉头,开口道:“何大师毕竟没有做出威胁杨家之事,此事或有隐情,还是慎重一些的好!”

    “这是我杨家的事,还不用你一个外人来插嘴!”杨沁璋猛地转过头来大声吼道,他双目通红,表情仿佛要择人而噬。

    对面的颜大智脸上浮现出一丝怒色,不过他最终还是忍住了没有开口。

    杨君昊见状开口斥道:“杨沁璋,你怎么说话呢,眼里可还有长幼尊卑?”

    杨沁璋冷哼一声没有开口反驳,可神色间却是一脸的桀骜,根本不认为刚刚说的有什么错。

    杨君馨这时也开口道:“沁璋的确鲁莽,可也情有可原,不过现在二哥既然已经回来了,那杨家的一切事物自然都要交给他来决断,你说是不是二哥?”

    杨君馨的目光看向了一旁的杨君平,却见杨君平此时却是神色不属,整个人看上去浑浑噩噩,哪里还像个真人境修士,更不要说主掌一个世家家族的气度了。

    “二哥,你倒是说话啊,发什么愣?”杨君馨的声音陡然高了起来:“你要是做不了主,我就去找老爹,先前所有的事情老爹都看在眼里,杨家这一次无缘无故死那么多人,他们原本都是可以不死的,我就不信他不会不主持公道,就算是有大哥在,也不能违背老爹的意思!”

    杨君馨的话音刚落,杨沁璋突然放声大哭起来,杨君平还在魂游天外,可眼泪却从双目之中止不住的向外流。

    这一下就连杨君馨也慌了神,她上前一把抓住杨君平使劲的摇晃,带着哭腔道:“二哥,爹怎么了,他怎么了?”

    杨君平如同行尸走肉一般任由她摇晃却仍旧不发一言,整个人已经完全魔怔了——

    西山之上的土脉源地之中,杨君山已经跪倒在老杨的遗体面前,他在一瞬间便已经知晓出老杨是因为油尽灯枯力竭而死,他甚至能够判断出老杨是因为强行驾驭五行雷光道阵才造成这般结果。

    这个时候的杨君山只有深深的悔恨,他事先已经收到了桑无忌的预警,甚至已经想到了对手可能会在葬天墟之中下手,因此在去葬天墟之前,他从西山之上带走了厚土傀儡,然而他却没有想到对手不但要置他于死地,还要同时覆灭整个杨氏家族,毕竟哪怕是在他看来,对手只要能够将他杀死,那么整个杨氏家族也会跟着灰飞烟灭,对手根本不会急着对杨氏家族下手,如果他能考虑的周全一些,当时就一定会将厚土傀儡留下,那么老杨也就不会因此而送命。

    原本守在老杨遗体身边的苏宝章,因为外面杨氏众人的争吵已经匆匆赶了出去劝架,因此,这个时候谁也不知道杨君山已经悄然返回到了西山之上。

    “爹,孩儿向您发誓,您的血不会白流,无论是撼天宗、齐楚派、天灵门,还是金乌派,还有远在习州的幕后推手紫风派,孩儿都要让他们付出难以想象的代价,您老在天之灵保佑,孩儿定然会让杨氏家族发扬光大!”

    杨君山的言语低沉而又缓慢,一字一顿却铿锵有力——

    杨君昊上前胳膊一伸将何铁生拨到一边,一巴掌拍在杨沁璋脸上,道:“别哭了,说,你三爷爷怎么了?”

    杨沁璋根本说不出话来,整个人仍旧只是哭。

    杨君昊越发的烦躁,杨氏其他几位真人闻声也纷纷赶了过来,却眼见得杨氏几位嫡脉真人发生了争吵,就连彭士彤、桑椹儿等人一时间也迟疑着没有上前。

    苏宝章这个时候却是走到近前,低声道:“都不要吵了,老师他老人家已经……,已经仙去了!”

    一瞬间的寂静之后,杨君昊首先大声道:“这不可能,这怎么会?”

    而杨沁璋这时哭得却是更大声了,杨君馨整个人瞬间仿佛被施了定身术,然后突然炸了起来,尖叫道:“你骗人,我爹怎么会死?”

    颜沁曦眼见得杨君馨整个人情绪崩溃,身子便要软倒在地,连忙上前扶住了她,道:“小妹,不要这样……”

    “你走开,我不用你扶,我爹就是你害死的,你还害死了许多杨家人……”

    杨君馨将颜沁曦推开,她的话就像是刀子一样向颜沁曦胸口扎去。

    杨君琪连忙上前抱住了她,双目含泪道:“馨儿,馨儿,你不要这样,这事儿不怪嫂子!”

    杨君馨原本抱着杨君琪大哭,闻言却突然大声道:“她不是我嫂子,我没有这么铁石心肠的嫂子,我爹为了杨家人宁可自己去死,她却宁可杨家人去死!”

    杨君琪心中同样悲痛,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只是抚着她的脑袋低声道:“不要哭了,不要哭了……”

    因为三才聚灵阵的封锁,此时西山之上真人境以下修士无法上前,杨氏的一众修为不够的长辈此时根本不知道山上发生了什么,其余人也不晓得该怎么办,整个西山上的杨氏族人乱作一团。

    杨君昊急的团团转,他的脑袋当中一团乱麻,根本不知道该从何着手,杨君秀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苏宝章想要说些什么却仿佛心有顾忌,杨君琪还在抱着痛哭的杨君馨安慰,早就忘了其他的事情,彭士彤六神无主,丁如兰不知所措,桑椹儿低着头不知道想些什么……

    颜沁曦擦了擦淌下来的也不知道是悲伤还是委屈的泪水,强打着精神向着众人吩咐道:“两位弟妹,你们,先去开启西山封禁,将族长仙去的消息通知几位长辈,大伙儿现在心中悲痛都没了主意,现在还需要几位长辈张罗族长过世的一应准备;宝章哥,族长遗体不能一直在源地之中,一会儿还要先请出来,你要先将族长遗容整理一下;十三弟,潭玺派两位真人远来是客,如今九弟悲痛过甚,无法待客,你且先代为招待……”

    “都不要听她的!”

    原本正在杨君琪怀中痛哭的杨君馨尖叫一声,道:“杨家的事情轮不到你管!”

    杨沁璋也大声附和道:“有九叔在,十三叔在,还有十姑、十二姑也在,山下还有诸位祖父、叔父辈长辈,杨家这么多人凭什么要听你的?”

    “哦,那你说杨家上下现在该听谁的,听你杨沁璋的么?”

    一道低沉的声音在在场每个人的耳边响起,就如同洪钟大吕一般动人心魄,令在场所有人为之失声,杨沁璋更是吓得浑身一颤。

    颜大智和尝醴真人为之一凛,两人几乎同时拱手道:“见过君山道祖!”

    杨君山脸现倦容,但还是连忙避开了,拱手回礼道:“岳父大人,尝醴前辈,家中争吵,却是让两位见笑了!”

    二人连称不敢。

    杨君山又道:“今日杨家遭逢大难,实在无暇顾及两位前辈,两位前辈于杨家有大恩,改日君山必当登门拜谢请罪,然今日实在是心神俱疲,还请两位前辈恕罪!”

    说罢,杨君山一揖到底。

    尝醴与颜大智两位真人再称不敢,随即便告辞离去,临行之际,颜大智却是不放心的回头看了女儿一眼。

    杨君山恍若未见,而是转头沉声道:“十三弟,待我送两位前辈。”

    “哦,好的。”杨君昊仿佛一下子找到了主心骨,整个人又活泛了过来。

    直到潭玺派两位真人离开,杨君山都一直冷冷的看着杨氏的一众真人,直至所有人都噤若寒蝉,就连杨君馨都只敢在杨君琪怀中低声抽泣。

    唯独倒在地上无法动弹的林沧海却仿佛一副见了鬼的模样,惊叫道:“这不可能,你怎么可能还活着?你应该早就死在葬天墟了……”

    杨君山却是连看都不看他一眼,随手凌空一扇,林沧海的头颅被巨力猛地砸进了地底,整个人仿佛受到了惊吓的鸵鸟一般,尚在地面上的身体浑身一颤便彻底松弛了下来。

    杨君山慢慢走到了杨君平身前,目光上下打量,仿佛在重新审视着自己的同胞兄弟。

    杨君平在见到大哥的时候也仿佛从刚刚浑噩的状态当中略略清醒了一些,抬头看了杨君山一眼,却不敢与之对视,只是低声叫了一声:“大哥!”

    “啪!”

    杨君山当着杨氏所有真人修士的面一巴掌狠狠的扇在了他的脸上。

    “清醒了么?”杨君山轻声问道。

    整个西山之上鸦雀无声,杨君平低头讷讷不言。

    “啪!”

    又是一巴掌印在了他的脸上,杨君山又问道:“清醒了么?”

    杨君平的目光终于浮现了情绪,低声道:“哥,我错了!”

    杨君山拍了拍他的肩膀,用徐缓到令所有人都感到呼吸不畅的语气沉声道:“老爹去了,你就是老杨家的族长,可你从头到尾都做了些什么?在整个杨家上下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却在这里比所有人都伤心?在杨家濒临灭亡的时候,你居然还有闲心去伤心?从头到尾任凭这些人在这里胡闹,你都采取了些什么措施?我在葬天墟掩护你们逃出来,就是让你带着整个杨氏家族在悲伤当中走向灭亡么?”

    杨君平身子在颤抖,他张了张口想要说什么,最后也只是道:“哥,我不配做杨家的族长。”

    杨君山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叹道:“你现在的确还撑不起来整个杨氏宗族,西山杨氏从今日开始便是世家,是大宗族,作为族长,你,还差得远!”

    杨君山转过身来,目光瞬间扫过了在场的每一位杨氏真人,沉声道:“从今天开始,二十年之内,杨氏宗族一应事务均由杨颜氏一言而决,她的话就是我的话;从今天开始,杨家的事情桩桩件件都轮得到她去管!”

    说罢,杨君山在杨氏一种修士的目光当中转过身去,向着山顶之上走了两步,然后身子微微一顿再次转过身来,他的脸色异常潮红,目光再次向着众人打量,然后向着众人指了指,沉甸甸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恨铁不成钢,道:“你们,才真的不配!”

    刚刚转过身来,杨君山突然闷哼一声,紧跟着嗓子一甜,一口逆血便从口中喷了出来。

    “君山——”

    颜沁曦大叫一声,连忙上前抱住了杨君山摇摇欲坠的身躯。

    ——————————

    这一章一口气写完却是不好分开,还耽搁了上传时间,索性六千字一齐发出来了。

    儿童节到了,祝天下所有的孩子都快乐成长,也祝诸位道友永远保持一颗童心!

    最后,打滚儿求月票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