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九百九十六章 冰雕

第九百九十六章 冰雕

    看着手中的无色晶石,杨君山有些错愕道:“不对啊,怎么又有一块?”

    八宝道人笑道:“你的那块无色晶石曾经是这具道境石妖的元神寄居之处,然而石妖一身石质身躯,体内元气如何运转,灵力如何吸收?”

    杨君山顿时觉得手中的这块无色晶石有些发烫,道:“前辈该不会说这块无色晶石是那石妖的丹田或者经络的具体显化之物吧?”

    如果真要是那样,那可就称得上是抽筋剥骨了。

    八宝道人笑道:“差不多便是如此,不过你可以当成是从这具庞大的矿石精华中的缇纯之物。”

    杨君山又问道:“那么此物有何作用?”

    八宝道人笑道:“你可还记得那济魂道人?”

    杨君山皱了皱眉头,道:“傀儡宗师?”

    “不错,此物与那块用来寄居元神的无色晶石,均为炼制傀儡所需之物。”

    八宝道人解释了一句,目光便转向了站在杨君山身后的欧阳旭林,道:“这位道友如何称呼?”

    “晚辈撼天宗欧阳旭林,见过八宝前辈!”

    欧阳旭林执礼甚恭,一来是尊重眼前之人在炼器一道上的成就,二来也是希望能够得到对方的悉心指点。

    “哦,这位就是你的本命法宝奠基之人吧?”

    八宝道人的目光之中带着一丝欣赏,而后又对杨君山道:“我还以为你要带一位流火谷的炼器师来这里。”

    八宝道人显然对于西山杨氏与撼天宗之间的关系了若指掌,杨君山笑道:“流火谷最近遇上了些事情,残烬真人怕是有心无力,好在欧阳兄还算有些时间,不过还需要前辈配合着相助一二。”

    能够炼制一件道器,这等机会对于八宝道人而言也是可遇而不可求,帮忙欧阳旭林遮掩一二自然没有问题。

    肖真人这时在一旁却是说道:“两位来得正好,这么一大具石妖躯体,里面融合的土行精华不下数十种,若只是我师徒二人提纯炼化,还不知道要耽搁多久,两位正可搭一把手。”

    道境石妖非同小可,烘炉斋直到现在都不曾将这个消息透露出去,八宝道人便也只能与他的弟子肖真人联手处理这具躯体,这一段时间来,两人的心思却是尽数都放在提纯各种土行精华灵材上面了。

    欧阳旭林的炼器造诣虽然还没有到了宗师境界,但却也已经是顶尖的炼器大师,帮忙处理道境石妖的身躯却也足够了。

    杨君山虽不同炼器,但他于土行一脉的灵材辨别感知,有着非同寻常的嗅觉,虽无法像其他三人那般进行分离,但也能帮得上大忙,至少将这具庞大的石躯进行粉碎,就要比八宝道人快得多。

    四人在烘炉斋中接连忙活了大半月,期间欧阳旭林与肖真人又返回了撼天宗一趟,言明八宝道人看上了欧阳旭林的炼器资质,邀请他协助炼制一件道器,并嘱咐这件事情要暂时保密。

    撼天宗上下自然不会在这件事情上进行阻拦,甚至还一再感谢八宝道人能够给予这样一次机会,而后八宝道人又亲自出面担保,欧阳旭林也不必遵从每月只能进出仙宫三日的规定。

    在将整个石妖的身躯分解完毕之后,杨君山便先行返回西山,不过在见到接引童子的时候,杨君山心中一动,问道:“敢问童子,在下需要购买一尊品质上乘傀儡,不知仙宫之中哪里能够买到?”

    接引童子瞥了他一眼,道:“也不知道带些新鲜果子过来,就想从咱这里探听消息,真是的。”

    不等杨君山有所反应,接引童子便又道:“傀儡啊,还是品质上乘的傀儡,道境的你买得起吗?”

    杨君山眉毛一挑,喜道:“居然有道境傀儡?”

    接引童子没好气道:“多新鲜?把你的筹码拿出来,让本童子瞅瞅能不能买来一尊道境傀儡?”

    杨君山原本的打算也没有想过会有道境的傀儡,别看他得到的一块寄居元神的无色晶石,还有一块是石妖用来储存真元的无色晶石,可一尊道境的傀儡炼制所需要的各种灵材、灵物,怕不是要有数十种之多,哪里是那么容易能够炼成的,那位济魂道人号称傀儡宗师,平素里也只是能够摆弄出几尊真人境的傀儡罢了。

    杨君山略作迟疑,但还是将一大一小两块无色晶石拿了出来。

    接引童子原本对杨君山拿出来的东西并不太看重,也只是因为平素里吃人家的灵果多了,想着给他一个机会,到时候随便拿两尊实力尚可的真人境傀儡大发了了事,却不曾想这两块无色晶石拿出来,却是连他自己都有些心动了。

    “咦,石妖身上的东西,还是道境的,你小子宝贝挺多啊?”接引童子说着搓了搓手。

    杨君山见状便将两块晶石递了过去让他上手。

    “唉,算了!”

    接引童子摆了摆手,他真要过了手,再想要还回去就难了,而事实上他现在对于此物并不是急需。

    “你这两物对于傀儡来说的确不俗,可想要换一具道境傀儡那根本不可能,差的太远了。”

    杨君山只能苦笑,有些失望的收回了两块晶石。

    “不过嘛……”

    接引童子语气的一个转折却是令杨君山又升起了一丝希望。

    “换不来道境傀儡,却是能够雇佣一具啊!”

    杨君山微微愕然,但马上请教道:“怎么讲?”

    接引童子道:“仙宫之中如本童子这般的不多,但比本童子混得差的可有不少,有的为了维持生机,都已经数十上百年不曾动上一动了,怕是胳膊腿都绣的动不了了,这两样物事一样可以用来增强它们的灵魂之火,另外一样嘛,可以让他们的胳膊腿变得更灵活一些。”

    接引童子三言两语之间透露出来的东西早已经令杨君山目瞪口呆,他早就知晓接引童子不凡,可也没想到居然会给自己这么大一个惊喜,他的头脑当中蹦出了数个念头,一时间不知道该从哪一个问起,便又被接引童子一句话抹平了大半。

    “若是你用这两样东西作为雇佣的本钱,或许本童子可以介绍一个老伙计给你认识,至于能雇佣多长时间,到时候你们两个自己谈。”

    杨君山喉头上下一动,好不容易咳出了一句话,道:“你们都是独立自主的,没有效忠的主人?”

    接引童子横了他一眼,那目光之中分明带着浓浓警告的意味儿。

    杨君山微微一愣,道:“算了,算我没问。”

    接引童子就当没听到他之前那句话一般,道:“下次来的时候记得带些好的的水果过来。”——

    瑜城西南地域,这里与琳郡相距不过三百里,正在进行着一场大战。

    “稳住了,稳住了,只要咱们配合好,他就逃不出去!”

    杨沁瑶尖声叫着,同时呼喝着其他人配合她与杨沁玺联手将这两座五行连环阵稳定下来。

    她的话音刚落,便听得杨沁玺一声惊呼:“小心,他的反击来了!”

    “轰隆”一声爆鸣,橘红色的光华在阵中肆虐,两座五行连环阵的阵法光幕被一层层消融,可很快便有一层层的光幕重新生成。

    橘红色的光华与一层层生成的五彩光幕相互消磨,最终还是五行光幕更胜一筹,渐渐的将橘红色的光华重新压回了阵中。

    阵外传来杨沁瑶欢呼的高叫声。

    迟菲菲早已力竭,见得阵中之人再次被压了回去,心头一松,胸腹间一阵翻涌,登时张口喷出了一股鲜血。

    “杨沁瑶,你就是个疯子,这一次如果死不了,回西山你就等着刑堂的传唤吧!”

    冯元坤一边怒声大吼,一边还要竭力将灵力注入阵中,借助杨沁玺稳固这两座五行连环阵。

    他自己也想不明白,当初怎么就听信了这兄妹两个的话,跑到这里来埋伏一位真人境修士,真是他奶奶的失心疯了。

    “冯元坤你放屁,等咱们杀了这个金乌派的细作,家族肯定会重重奖赏!”

    杨沁瑶高叫的声音刚刚响起,一声怒啸便又从阵中传来,无数橘红色的光团在阵中四处乱射,大部分都被阵法抵挡了下来,但还是有数个击穿了阵法光幕,在四周引起了熊熊烈火。

    “我快不行了,灵力快接济不上了。”杨沁琥显得有些慌乱。

    旁边的杨沁琮沉声道:“坚持住,我已经传信出去了,一会儿援兵就到。”

    “杨沁琮,谁让你叫人的?”杨沁瑶顿时不干了。

    “沁瑶,别胡闹了,真当真人境修士是那么容易对付的?我们只是武人境修为,这中间的差距太大了!”杨沁琮可不会让着她。

    “谁说武人境就杀不了真人境?我大伯就杀过!而且这五行连环阵便是大伯亲手所制,两座法阵镶嵌,有着灵阶阵法的威力,完全可以挡住真人境修士!”杨沁瑶大声反驳。

    “四伯能做到的我们就能做吗?也不想想四伯是谁!更何况四伯说能挡住真人境,是在这五行连环阵固守的情况下,你现在这是顶着真人修士的进攻固守吗?你这是要反过来镇压一位真人境啊!”

    杨沁琮话音刚落,阵中又是一声惊天巨响,使得五行连环阵又是一阵剧烈的晃动,暗中布置下的一些阵基有的已经开始崩坏。

    “现在不要说其他了,能坚持到援兵来再说吧,否则一旦阵破,咱们谁也逃不掉!”

    杨沁玺现在也有些后悔跟着姐姐鲁莽行事了,可现在众人已经是骑虎难下,只能寄望于援兵了。

    “对了,沁琮堂兄,你传信的援兵是谁啊?”杨沁珊比杨沁琥还不如,闻言弱弱的问道。

    杨沁琮正要回答,却听得阵中传来一声怒吼:“原来是西山杨氏的一群小辈,本真人今日差点阴沟翻船,正要将你等挫骨扬灰,以泄心头之愤!”

    杨氏众人闻言又是一慌,便在这时,在杨沁瑶和杨沁玺二人清晰的感知当中,一股巨大的能量开始在阵中积蓄,正当二人要出言提醒之际,这股潜力陡然爆发,便如同熔岩在地下奔突,最终冲破大地的束缚,五行连环阵顿时被冲天的火光破开,而后化作一道道火雨洒落,熊熊的火墙燃起,向着阵外的杨氏弟子逼来。

    “宝术神通,这是火行宝术神通!”杨沁琮大声惊叫着。

    杨沁瑶与杨沁玺也早已经认出了这等威力的神通非宝术神通莫属,早已经面如死灰。

    “哈哈,纳命来吧!”一声得意的大笑从阵中传来,一道虹光便要从中遁出。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片森白的气流突然涌来,四周的火墙突兀的自行熄灭,还在勉力固守残阵的杨氏弟子不由齐齐打了一个冷颤,然而这却并没有让他们害怕,反而一个个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大叫起来。

    “是兰师姐!”

    “丁师妹来了,有救了!”

    天空之中涌来一片森白的气旋,那气旋悬于阵中上空,然后朝着冲天的火光压下,森白的气旋与火光接触的刹那,顿时发出剧烈的“嗤嗤”作响的声音,然后便有浓密的白雾升腾,然后又化作雨水和雪花簌簌而下。

    “你是谁?”

    阵中的金乌派修士正要从阵中脱困而出,却不料当头被一股寒气压下,顿时惊怒交加吼道。

    来人显然并不做理会,只管将白色的气旋继续下压,漫天的火浪早已经被化解,熊熊的火光也已经被镇压的越来越微弱,而四周的地面已经铺满了一层寒霜,随着降落的雨水和雪花又凝聚成一层厚厚的冰层。

    正是一场毫无花巧的纯粹以自身真元相互消磨的对碰,而刚刚赶来的丁如兰显然牢牢占据了上风,直到连整座五行连环残阵都被冰霜所冻结。

    随着一股寒风吹拂,从里到外都透着一股高冷的丁如兰出现在杨氏诸位核心弟子面前。

    “呵呵,丁师妹,幸亏你来得及时,否则这一次我们可就栽了!”杨沁琮上前苦笑道。

    丁如兰目光朝着杨沁瑶和杨沁玺那里瞅了一眼,杨沁玺倒是乖觉,知道这一次怕是闯祸了,杨沁瑶则仍旧是一副气鼓鼓的模样,明显心中不忿。

    丁如兰朝着杨沁琮点了点头,道:“先回西山再说,那人已经被我擒下,或许还能从他口中得到些有用的东西。”

    杨沁琮心中一惊,双方可都是化罡境的修为,而金乌派的修士明显还修成了宝术神通,就算被五行连环阵消耗了这么长时间,但实力又能下降到什么地方去?可从丁如兰赶来这才多长时间?她居然就能够将对方生擒了,要知道杀一个人可要比生擒难多了。

    看着丁如兰从阵中提出来了一个冰雕先行离开,杨沁琮自觉压力很大,或许自己还是要将修为压一压的好,冲击真人境不用太过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