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八百八十九章 广寒

第八百八十九章 广寒

    紫风派扛不住了,或者确切的说是紫风派在刘巽清的催促下扛不住了,答应了以萧巽乾手中那三分之一的破山锏本体交换杨君山手中的柳叶刀。

    如果说在此之前,紫风派甚至是刘巽清本人,都不愿意为此与一个小小的家族势力妥协,甚至有可能随时给对方带去灭顶之灾的话,那么当杨君山进阶道境之后,他便已经知道对方的妥协也只能是时间问题了,所以他并不着急。

    一件道器本体残片与一件有着晋升道器资质的本命宝器孰轻孰重,这或许各有说辞,但别忘了柳叶刀本身还是庆云境道祖刘巽清之物!

    与江心真人一起开启遁空大阵,眼瞅着阵盘上比之前更多的晶石被消耗掉,杨君山心里已经在埋怨眼前这个胖子,就为了一句话的消息,废的着大老远的亲自跑来么?一座道阵有什么好看的。

    眼前的空间变幻,这一次杨君山却是再没有了先前进入时的头晕目眩,反而还能静下心来感受空间穿梭中的种种奥妙,唯一可惜的便是时间逃过短暂,不等杨君山从中有所领悟,二人已经来到了一座接引院落之中。

    相比于杨君山的从容,江心真人便有些脸色发白了,不过他也是惯常进出仙宫的常客,这点不适很快便恢复了过来。

    都说修士进入道境之后,哪怕不经过遁空大阵,也能大致感受到仙宫的所在,从而亲自找上门去。

    杨君山在进阶道境之后,也的确在冥冥之中感应到了仙宫在虚空之中所散发出来的特殊的空间波动,不过想要凭空进入其中,恐怕仍旧需要花费巨大的代价,因此,哪怕是一些刚刚得知仙宫存在的新晋道境修士,往往在第一次进入仙宫之后,也会乖乖的架设遁空大阵。

    杨君山在院落之中一大量,很快便发现了院中的接引童子,于是开玩笑道:“咦,接引童子你不用休息么?”

    接引童子大大翻了一个白眼,道:“你怎么知道现在的我就是当初的我?”

    杨君山笑了笑,将一只盒子递了过去。

    接引童子毫不客气的将盒子打开,里面是一只拳头大小的白玉果,这是一种对于修士打熬肉身有不错辅助作用的灵果,对于真人境以下修士颇具功效。

    杨氏北上瑜城的时候,周毅真人在玄元峰上率先发现了一株玄元派种植的白玉果树,将上面的七八颗果子摘完之后,又将整棵果树带回来移植到了阁楼秘境的灵植园当中。

    接引童子见到白玉果的时候目光便是一亮,立马将这颗在炼丹师眼中至少也能够用来炼制一炉白玉锻身丹的灵果,“咔呲咔呲”吃得汁水四溅,一边吃一边还含糊不清的赞道:“嗯,不错,真好吃!你小子很不错啊,这么短时间居然就进阶道境了。”

    杨君山目光一闪,道:“你果然还认得我。”

    “笑话,凡是从这里进出的,哪个我不清楚?”

    接引童子这句话说得声音很低,可杨君山还是清晰的听到了耳中,紧跟着便听得这童子突然翻脸了一般,烦躁的挥了挥手,道:“快走快走,还留在这里做什么,马上还会有其他人进来了。”

    杨君山与江心真人二人被接引童子从院落之中赶了出来,江心真人愤愤不平道:“这次你那颗果子白瞎了,我就不明白了,这接引童子有个蛋用。”

    杨君山倒看得开,虽有传言说这讨好这接引童子,有的时候会有一些意想不到的好处,但也不是次次都灵验,但傻子都明白这接引童子肯定不是那么简单,单单他那句“凡是从这里进出的,哪个我不清楚”,就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刘巽清说要在广寒宫进行交换?”杨君山扭头向江心真人确认道。

    江心真人点头道:“的确,他们似乎不愿意与你直接接触,而是通过我们来传话。”

    杨君山则道:“广寒宫啊,我还没去过呢,都说想要进广寒宫,修为必须进阶道境,可这如何进我还不知道啊!”

    江心真人愕然转过头来,道:“你不知道?不是说每一位道祖在仙宫之中都能够随时随意进出广寒宫么?”

    杨君山微微一愕,神识一动,果然便察觉到了仙宫之中的空间之力极为特殊,似乎他随时都可以打开之后进入某一处空间秘境之中,那里应当就是广寒宫了。

    原来广寒宫是一座存在于仙宫之中的秘境,只要掌握了空间神通的修士,在仙宫之中随时都可以以元神或者本体降临广寒宫秘境。

    知道了广寒宫的进出方式,杨君山大约也明白了道境修士在广寒宫之中的交流方式,若有所思道:“这么说来,广寒宫之中的道境存在也有可能各自隐藏身份了?”

    江心真人微微一愣,杨君山马上想到眼前这个胖子还没有资格进入广寒宫,里面的情况未必就了解,却突然听得他说道:“只要不是本体进入,以元神遁入广寒宫,那身份不是想隐藏就隐藏,想暴露便暴露?更何况刘巽清他有必要在广寒宫里面遮遮掩掩么?”

    这家伙绝对不曾进入过广寒宫,可对广寒宫的认知绝对在杨君山之上,这就是大宗门的底蕴,这种见识与格局是西山杨氏这种暴发户一般崛起的势力所无法企及的。

    二人来到飞流派在南天门的驻地之中后,杨君山与江心真人打了一声招呼,便迫不及待的分出一缕元神遁入到了广寒宫之中。

    杨君山元神显化的本体便是一座插天孤峰,这一缕元神则要小得多,幻化出来就如同盆景里面的上水石,在遁入广寒宫之中的刹那便察觉到至少有七八道神识在关注他的到来,不过大多数只是一瞬间便又缩回去了,就像是在进入某个场合之后被人随意看了一眼一般。

    “杨君山?”

    一道神识在他元神周围徘徊,让杨君山很快便确认了他的身份。

    “刘道友,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只要不是存心隐藏自身身份,想要确认某一位道境存在的身份很简单。

    刘巽清同样不是本体亲自,而是分化出一缕元神在广寒宫之中与杨君山接触,而事实上这广寒宫之中虽然不时的有道境存在进出,但本体亲至的还真是没有,至少杨君山到现在为止还没有看到。

    “废话少说,东西既然带来了,那便各自交换便是。”

    刘巽清显然很是不耐烦,这件事本质上是紫风派被要挟,杨君山那里占着上风。

    杨君山不紧不慢道:“总也要让我看一看东西吧,我怎么知道你们紫风派有没有在上面动什么手脚?”

    刘巽清先是一怒,紧跟着又冷笑道:“新人!这里是广寒宫,周围都是道境存在,地地道道的大神通者,你觉得有哪个会在这里做如此没品的事儿?”

    杨君山微微一愕,果真发现四周徘徊的神识果真有几缕在若有若无的注视着他与刘巽清的接触。

    杨君山知道自己闹了笑话,但还是讪讪笑道:“总也要先看一看的,不是么?”

    刘巽清很想嘲讽杨君山两句,可一想到自身的本命宝为还在对方手中,便不欲再节外生枝,果断的将半截断裂的破山锏拿了出来。

    广寒宫之中,修士虽然只是以元神显化交流,可这里原本就与仙宫之中的本体相隔并不太远,而且仙宫之中的特殊设置也不会给元神在广寒宫之中直接破空取物造成丝毫障碍,因此,修士在其中一旦谈妥,便可以很容易的直接开启空间门户,将物品从本体那里取走,然后各取所需。

    事实上不用杨君山查看,在刘巽清将三分之一的残锏拿出来的时候,杨君山便已经通过丹田之中穿山甲上跳下窜的兴奋劲儿知道此物是真的了。

    “你的东西!”

    杨君山也很是干脆的将柳叶刀换给了刘巽清,双方各取所需。

    “那你我便后会有期!”

    刘巽清显然不愿在这里多待,收回本命法宝之后便急匆匆的离开了。

    他的本命宝器当初被镇压的时候,便让杨君山的点灵指直接将器灵重创,只能够发挥出中品宝器的水准,日后还不知道要花费多少精力才能够恢复,这已经完全迟滞了刘巽清的修为提升计划,而这同时也是刘巽清力主用残锏换回本命法宝的根本原因。

    得到破山锏残锏的元神并未多想,径直便开启空间门户,带着残锏离开了广寒宫,甚至直接回归本体,连带着那残锏也跟着没入杨君山体内,而后便被破山锏本体迫不及待的招了过去。

    然后,这一下子便捅掉了马蜂窝!

    在破山锏本体与三分之一的残锏汇合的刹那,器灵穿山甲自然是本能的想要将破山锏本体完全恢复,然而不等得到杨君山的本源辅助,整个仙宫就仿佛被巨浪猛拍了一下的河中小舟,四周的虚空因为扭曲而闪烁着无数色彩鲜艳的光华,脚下的大地开始剧烈的摇晃,甚至连杨君山都有些站立不稳,江心真人更是不堪,肥胖的身躯无法保持平衡,整个人狼狈的趴在了地上,而二人体内的真元在这个时候却仿佛完全派不上用场。

    这一场异变来得突然,可去得同样也快。

    江心真人肥胖的身躯趴在地上,神色看上去却仍旧懵懂:“这,这发生了什么事,难道说域外势力要攻打仙宫驻地了吗?”

    杨君山神色间闪过一丝诡异之色,问道:“江兄,你说凌霄殿会在仙宫的什么地方?”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