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九百六十八章 秋风

第九百六十八章 秋风

    “四哥,你坑我啊!”

    杨君昊见到杨君山的时候,颇有些悲愤的大叫道。

    杨君山望着他似笑非笑道:“你确定?要不我跟人家说你不愿意,下一次就不要去了!”

    杨君昊闻言神色顿时踌躇起来,能够得到一位大神通者的指点他当然是求之不得,只是这位大神通者的脾气太坏,对他横挑鼻子竖挑眼,杨君昊简直就是动辄得咎,被这位大神通者收拾的极惨。

    杨君昊本就是个跳脱的性子,在被此人一而再再而三的为难之下,不是没有想过耍小聪明,应付差事,甚至干脆撂挑子不干,可他所有的手段在这位大神通者的眼中简直犹如儿戏,双方每一次斗智斗勇,杨君昊都要败在对方手中,而且输的极惨。

    可平心而论,这一段时间在这位大神通者的指点下,他的修为实力却是得到了长足的进步,许多在修炼过程当中想不明白的疑惑困难,在对方几声轻蔑的咒骂声当中往往便迎刃而解,要不是杨君昊直到对方是真有本事,才不会坚持到现在,可饶是如此,在被对方允许返回西山村之后,见到杨君山的刹那,杨君昊顿时想起这一段时间的悲惨遭遇,心中没来由的悲愤莫名。

    杨君昊被杨君山一句话噎得说不出话来,良久才反应过来,道:“四哥,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对方要对我下狠手?那个大叔到底什么来头?道人老祖吗?看着不像是东流道人,难道是另外的一位道境修士?”

    你小子把人家的女儿都做了自家道侣婆娘,还不准你老丈人在你身上发泄一下怒气?

    杨君山心中的念头当然不会表现在脸上,口中却道:“你小子莫要不知足,不晓得多少人想要得到大神通者的指点而不可得,你居然还挑肥拣瘦,莫要不知好人心,说罢,这一次那位在这个时候放你回来有什么事儿?”

    “你们果然早就串通一气,否则怎么知道我回来有事儿?”

    杨君昊嘀咕了一句,然后才道:“那个老,哦,前辈,他居然跟我说我进阶天罡的机会来了,我觉得那老头,不,前辈简直在胡说八道,我进阶玄罡才多长时间,就算被此人虐待,哦不是,是指点,就算被此人指点,也不可能在修为上一蹴而就,可他却让我回来找你,说到时候自然就会明白的。”

    杨君昊说的颠三倒四,不过杨君山自然听得明白,暗自嘀咕道:看来他们已经开始接触,并已经暗中达成了一致。

    杨君昊见得四哥脸色阴晴不定,顿时有些不以为意笑道:“四哥,这应当是那老家伙开玩笑的吧,哈哈,我就知道……,额,那个什么,不会是真的吧?”

    见得杨君山的神色越发的诡异,杨君昊心中顿时忐忑,语气也一下子变得有些患得患失起来,看起来他虽然被桑无忌修理的极惨,但到底在内心深处还是对此人保留了一份信任。

    杨君山想了想,道:“的确是有机会!”

    杨君昊先是难以置信,紧跟着便是一脸的惊喜交加:“不是吧,难道真能冲击天罡?”

    杨君山神色平静的望着满脸激动的杨君昊,直到他感觉到杨君山似乎尚有其他隐情,这才慢慢收敛了笑容,道:“四哥,是不是很危险?”

    杨君山直接点了点头,道:“不错,而且这一次事情有些复杂,你跟我来!”

    杨君昊紧走了两步,随着杨君山来到了西山之上,这里是杨氏家族守护大阵的中心,但很少有人知道杨氏家族的守护大阵其实是阵中阵,作为守护整个家族的五行雷光宝阵的阵基所在之地的西山之上,仍旧有着一座三才聚灵宝阵。

    到了西山之上后,杨君山原本保持着平静的神色一下子松弛下来,杨君昊居然从他的神情当中看出了一丝疲惫。

    杨君昊神色顿时一肃,道:“四哥,这里……”

    杨君山点了点头,道:“杨氏家族如今已经处于风暴中心,毕竟一位道祖不但是将渡劫成道的希望寄托在杨氏家族的守护大阵身上,甚至可以说在抽取他元神之中那一丝雷霆本源的刹那,他大半条的性命都握在我的手中,这种情况下,对方对于杨氏家族暗中有所提防布置也是应有之义。”

    “那,四哥,我该怎么办?”杨君昊已经知道事情恐怕不是那么简单了。

    杨君山看了他一眼,低声道:“不是你该怎么办,而是我要怎么办!在这件事上我另有谋算,只是杨氏势弱,一些事情便不好摆在明处,现如今跟你说也是要你有个准备,这件事情风险很大,可真要是做好了,杨氏便能一步登天,可若是泄露了出去,别人是不会允我们冒险的。”

    杨君昊虽然被桑无忌修理的极惨,但在对方冷嘲热讽的言谈当中,对于杨氏如今的处境多少也有几分了解,他这一次回来原本也是想要将这些消息告知杨君山的,只是现在看来四哥显然对此早有察觉,甚至已经有了对策。

    至于这其中的风险,这些年来基于杨君山的判断杨氏家族才有了今天的地位,杨家上下对于杨君山决策的信任完全可以压制风险带来的担忧。

    “接下来你便去落霞岭熔岩湖那边去吧,你十二姐那里肯定需要你帮忙。”杨君山吩咐道。

    杨君昊一听落霞岭熔岩湖,便猜到杨君山恐怕是想着凝聚火脉,他心中藏不住事儿,当即问道:“落霞岭熔岩湖不是无法存在火脉么?流火谷那里的寻灵师对于火脉造诣极深,他们对于熔岩湖暗中的勘测恐怕不知道进行了多少次。”

    杨君山笑道:“也只是一次尝试罢了,不管怎么说,都需要那里的火行元气,否则一旦大阵超负荷运转,普通的五行晶石可撑不住,难道到时候五行流转至火行的时候,全靠你一个死撑?”

    杨君昊闻言不由打了一个冷颤,道:“那还是算了,我先去十二姐那里看看!”

    眼瞅着杨君昊的背影消失在天边,杨君山脸上的笑模样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收敛了起来,他抬起头向着天空之中望了望,头顶之上碧空如洗,似乎什么都没有,然而他却双手微微一抬,整个人顿时从西山之上升起,片刻之后便出了守护大阵的笼罩高度,而且身形继续升高,慢慢缩小成一个小小的黑点直至消失不见。

    压抑,沉重的压抑!

    就仿佛头顶之上有一团怒火在酝酿,随时给人一种大祸临头,灰飞烟灭,即将死无葬身之地的感觉!

    “感受到了么,这就是天地的意志!”

    一道声音突兀的在虚空之中出现,而此时杨君山的身形正好便上升到了这里。

    杨君山的身躯都在微微轻颤,可他的神色仍旧保持平静,道:“东流前辈大驾光临,缘何只在此处停留?”

    东流道人的身形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在虚空之中出现,听得杨君山询问,笑了一声,指了指自己的头顶,道:“我正在被这方世界的天地意志监视,它随时都在寻找着我的破绽,好让漫天的雷劫将我化为飞灰!你在西山上布下的那块雷源晶石对我来说就像是一堆干柴中的一点小火苗,稍有不慎就能让我烧成飞灰,所以我只能远远的避开。”

    杨君山点了点头,又道:“晚辈却是有些好奇这雷劫究竟是怎样的。”

    东流道人看了他一眼,道:“你是想要询问什么是雷劫道人吧?”

    杨君山点头道:“不错,雷劫道人到底是指渡雷劫之时还是雷劫之后?”

    东流道人略微沉吟了一下,道:“雷劫境大概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最短,便是接引雷劫入体,这也是最为凶险的时刻,同时也是通常来说渡雷劫的真正所指;如果修士能够在雷劫降临之下撑得过去,那么自然便进入了第二个阶段炼化雷劫之力,这就是一个漫长的水磨功夫了。”

    “炼化雷劫?”杨君山皱了皱眉眉头。

    “炼化雷劫,其实便是炼化这方世界的天地意志,”东流道人点了点头,道:“炼化天地意志,便是得到了这方世界的认同,只有将体内的雷劫之力尽数化解之后,才能够尝试着以天地意志来孕育自身道果,如果成功,那么才算得上是踏进了黄庭境,距离仙境也只剩下了一步之遥!”

    “原来如此!”

    杨君山心中疑惑散去不少,对于日后的修行道路同样也有了更加清晰的认知,于是再次看向东流道人,问道:“那么前辈这一次前来是为何事?”

    东流道人笑了笑,道:“依托五行源石,小杨道友可以强行沟通五行地脉汲取老夫元神之中的那一丝雷之本源,一旦五行地脉汇聚,哪怕只是一瞬间,也足够汇聚海量天地元气反哺,这样的机缘便是老夫也眼热的紧,不知小杨道友可愿送给飞流派门下弟子一个机会?”

    杨君山苦笑道:“前辈就不怕晚辈弄巧成拙,将五行源石中的五行本源之力抽的一干二净?”

    东流道人哂笑道:“据我所知,杨氏目前也只沟通了土、水、金三条地脉吧?这其中土、水两脉是大型地脉,而金脉品阶却远远不够,尚缺木、火两脉,错非你想要让整个西山山崩地裂,荒土镇从此沉入地下,否则哪怕你是阵法宗师、道境老祖也没有能力强行架构五行地脉太长时间,否则的话,五行源石何等重宝,就算老夫信任于你,飞流剑派也不会答应。”

    杨君山神色难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才平静道:“不知道前辈打算派那位道友前来?”

    “江心这小子怎么样?”

    杨君山毫不犹豫的摇头道:“不行,江心道友修为不下于我,一旦他全力提升修为,我怕是压制不住五行元力的反噬,换夏媛真人如何?”

    东流道人居然点头笑道:“也好,这小妮子倒也不错!”

    身周原本的压抑陡然一空,那种大祸临头的感觉一下子消失不见,杨君山望着东流道人离开的方向有些怔然。

    飞流派的便宜不是那么好占的,东流道人将夏媛真人派来与其说是想要借着这次机会冲击太罡境,还不如说是飞流派明目张胆安插进杨氏的一颗钉子,不过杨君山同样有着他的考虑,无论是夏媛真人还是江心真人,来到西山之后必将会占据水脉源头,夏媛真人也还罢了,以江心真人这个精明油滑的胖子,别说地阴寒泉,怕是连杨君山已经在暗中沟通五行地脉的事情都能探查出来。

    ——————————

    无良秋默默说一声,今天在北国超市一个新开的不知名珠宝柜台开业抽奖活动中,凭购物小票俺媳妇儿抽了个一等奖,能抵两千元,这好运气让我们两个有些懵(睡秋在所有抽奖经历中最好的一个是再来一次,媳妇儿比我好不到哪儿去),在骗子和占便宜的选择当中,我俩踌躇良久选择了后者,然后选了个金镶玉佛像挂件,除开两千块又交了几百块,倒是给了一个珠宝凭证,但愿没被骗吧,时间都耗在这上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