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九百六十一章 九驷

第九百六十一章 九驷

    浮空石,此物杨君山却是知晓,在《土行谱》列出的十八种土行至宝当中名列第十三位。

    此物据说有着强大的浮空之力,能够令庞大的巨_物悬浮在半空之中,在杨君山得到的《土行谱》的记载当中,对于浮空石的记载同样简单,只是提到了此物似乎与什么星空巨舟之类的域外庞大法宝器物有着极为重要的作用。

    却不曾想到角蚩妖王居然利用浮空石的力量,令庞大的“龙岛”成为悬浮在大海之上的浮空巨岛,从而将蟠龙大阵的力量节省下来,这样一来,哪怕是九驷老祖都无法在他面前用强,这一环套一环的谋算令人叹为观止,而海外妖族也彻底在这方世界立下了根基。

    在杨君山等人被九驷老祖救下来之后,紫苑与东流两位道祖便带着他与江心真人两人一路向西而去,同时行动的还有其他从天宪孤岛之中突围出来的道境修士。

    两位黄庭道祖之间的对话交流,哪怕是修为达到紫苑和东流两位道祖级别的存在,也只能有多远就走多远,不过角蚩妖王与九驷道祖两位存在之间的对话却是令杨君山听到了大部分,这还是因为沾了身边两位道祖光的缘故,也让他从中推测出了不少关于这方世界的秘密。

    此事就连杨君山自己也不晓得到了何处,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两位道祖却是停下了遁光,默默的悬立于虚空之中,仿佛在等待着什么一般。

    杨君山与江心真人都是心思灵敏之人,相互对视了一眼便猜到了彼此心中的想法,神色间也不免热切了几分,黄庭道祖啊,这才是真正站到了这方世界巅峰的存在。

    就在这个时候,两位道祖突然神色一恭,齐齐朝着一个方向行礼,道:“见过九驷前辈!”

    杨君山与江心真人连忙跟在后面恭恭敬敬的行礼。

    一位相貌奇古的老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了众人面前,就仿佛他亘古便在那里存在一般。

    “这个世界越来越乱了!”

    老者背负着双手,如同一位垂垂老矣的老人一般微微驼着背,闲庭信步一般走到众人身前,他明明就在眼前,然而杨君山的魂念此时却完全无法捕捉到他的本体,就仿佛老者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接下来恐怕还会越来越乱!”

    老者紧跟着又说了一句,仿佛在同紫苑和东流两位道祖说话,又仿佛在那里自言自语。

    “请教前辈,接下来我等该怎么做?”东流道人恭声问道。

    “你们两个要度雷劫,如果能活下来的话,就到域外去吧!”

    九驷老祖说到这里声音顿了顿,不理两人微微变化的脸色,道:“你们两个时机赶的还算不错,域外虽然危险,但至少在那个机会到来的时候,会比别人多上三分可能,当然,愿不愿意去在你们两个。”

    九驷老祖没有理会两人阴晴不定的脸色,转而朝着杨君山望了一眼,杨君山刹那间感觉整个人都被天地世间所孤立,顿时便汗如雨下。

    “破山锏居然在你手中!”

    杨君山浑身震颤却根本说不出话来,而九驷老祖言语之间似乎有着一丝诧异,而后又仿佛想到了什么,神色间一抹回忆感叹之色一闪而过,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最后却只是叹道:“且好自为之吧!”

    说罢,九驷老祖的身形便突兀的消失了,杨君山的目光分明一直在注视着,却根本没有捕捉到他是如何离开的。

    直到杨君山再次感觉被人注视,赫然回过神来,才发现不仅仅是身旁的江心真人,紫苑与东流两位道祖也正在看着他,就连一直如同雕塑一般的身外化身此时也转动着奇怪的眼神看向了他。

    “怎么?”杨君山有些浑身不自在的向着江心真人问道。

    两位道祖相互看了一眼,随即转移了目光,江心真人这才擦了擦额头上的一层油汗,道:“你小子区区一个太罡真人,居然被一位黄庭道祖关注了!”

    杨君山“哦”了一声,道:“那位存在关注的不是我吧,应当是破山锏!”

    说到这里,杨君山又向两位道祖请教道:“不知两位前辈可晓得那位九驷道祖所言何意?”

    东流道人沉吟道:“破山锏乃是撼天宗历代传承道器,在撼天宗具有极高的象征意义,数十年前撼天宗燕山道人被萧巽乾所杀,撼天宗分崩离析,破山锏就此失了音讯,说实话,当时见到你祭出破山锏,连我等都觉得有些意外,不曾想你小子居然尚有此等底牌!”

    杨君山又道:“晚辈如今手中的破山锏乃是残缺之物,据晚辈所知,破山锏当初被击碎之后三分,晚辈这些年得到了其中两部分,而另有一部分应当是在紫风派那位萧道人的手中,只是不知当初完整的破山锏是何等品质道器?”

    “还能是何等品质?能够保持下品道器品阶都得天之幸了,你以为一件破损的道器是那么容易恢复的?”

    紫苑道人说到这里,猛然间想到了什么,道:“咦,不对,你小子刚刚说破山锏三分,你得到了其中两部分,可现在你手中的破山锏两部分却是一体的,根本不曾断开,你是怎么做到的?难道是八宝道友?不对不对,哪怕是八宝道友的炼器术登峰造极,可他毕竟不是道境修士,快说,你小子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杨君山没来得及回答,在紫苑道人说道破山锏只是一件下品道器的时候,他分明察觉到丹田之中的穿山甲器灵撇着嘴,居然表现出了不屑的表情。

    “是补天泥吧?”

    东流道人却是猜到了什么,道:“紫苑道人难道忘了之前你的化身受损,便是这小子找到了补天泥,不过看样子你小子倒是好运气,莫不是又在天宪府中找到了此物?”

    杨君山“嘿嘿”一笑,算是默认,不过却并没有过多解释。

    “小滑头!”

    紫苑道人笑骂了一声,然后又道:“还有没,本尊用一缕赤霞金光换你一块补天泥如何?”

    这种能够用来修复道器损伤的天地神物,没有哪位不心动的,紫苑道人一开口便开出了让杨君山心中狠狠一跳的条件。

    不过杨君山也只是心动罢了,他可不会傻到承认自己手中还有补天泥,一旁的东流道人就在看他如何回答,如果答应了紫苑道人,那么东流道人肯定也会出手,更何况杨君山手中的补天泥品质高到了几乎就是纯粹的补天石的地步,难免会惹人怀疑。

    因此,他只能苦笑道:“晚辈只是侥幸得到了那么一小团,哪里还能剩下?”

    见他否认,两位道祖倒也没说什么,不过杨君山自忖这两位怕也未必会信。

    杨君山马上岔开了话题,道:“晚辈还是不太明白,就算这破山锏在撼天宗传承悠久,乃是象征之物,可左右也不过一件下品道器,那九驷老祖堂堂黄庭道人,距离长生仙人也不过一步之遥,何以对一件下品道器如此看重?”

    东流道人沉吟道:“事实上,破山锏应当是一件中品道器才对。”

    “中品道器?”

    杨君山耳中甚至都听到了丹田之中穿山甲的冷笑,就连他自己也没觉得中品道器能够引得一位黄庭道祖专门跟他说两句莫名其妙的话语,别忘了眼前东流、紫苑两位道祖可也同样有着中品道器傍身的。

    东流道人没有理会杨君山神色间的不以为意,继续道:“据说这件道器曾经在一场大战当中受损,这才降落到了下品道器的品阶,不过这件道器在撼天宗历史久远,能够追溯到数千年前撼天宗一位惊天动地的绝代人物,据传这件道器应当就是那位绝代人物手中的本命法宝。”

    杨君山心中激动,连忙问道:“到底是何等存在?晚辈自忖对撼天宗了解颇深,却怎得不曾听说过此人名声?”

    就连紫苑道人也浮现出一丝感兴趣的神色,能够在东流道人口中被赞为“惊天动地的绝代人物”,这等存在就算是九驷老祖怕也不够资格,那么此人怕不是一位仙人?至少也应当是与苍玄道人、天宪道人这等存在齐名的人物才够资格。

    东流道人沉吟道:“是一位叫做九仞的道境存在,嗯,严格来说这位已经踏足仙道,乃是超越了苍玄道祖和天宪道祖的存在,只是他踏足仙道的时间极为短暂罢了,有关这位先辈的事迹流传下来的极少,似乎被可以掩盖了一般,只是老夫曾无意中听到宗门一位前辈说起过,嗯,如果你小子有兴趣的话,将来修为有成,不妨自行探查一番。”

    从东流道人口中听到“九仞老祖”的名讳时,杨君山感到有些激动,然而接下来他却感觉东流道人的言语态度突然变得有些奇怪,听他的意思分明对于九仞老祖有所了解才是,可言语之中却开始含糊其辞,还叫杨君山将来有兴趣可以探查,分明便是欲盖弥彰。

    杨君山虽然不晓得东流道人缘何如此,但他也知道此事怕是另有隐情,哪怕是东流道人这般存在都心有顾忌,这番言语更像是故意在说给他听一般,看似在蛊惑杨君山进一步探查破山锏背后的秘密,可却也令杨君山越发的谨慎。

    “走吧,角蚩妖王占据了天宪孤岛,并将岛屿浮空立作根基之地,日后整个无尽海域和远海修炼界的大部都要落入海外妖族手中,海外修炼界从此便是多事之秋,”紫苑道人看了东流道人一眼,紧跟着又不着痕迹的瞥了杨君山一眼,接着说道:“如今五行源石到手,也该为迎接雷劫做最后的准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