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九百五十一章 伊始

第九百五十一章 伊始

    杨君山将裹着红布肚兜的灵参拿起,却没有第一时间将手中的补天泥洒在他身上,而是问道:“你能猜到刚刚那穿过水行之门的修士是得了灵岩乳,那我要是冲着木行之门去了,岂不会有人也猜到你落在了我的手中?”

    灵参童子无奈的声音传了过来,道:“反正就是这样了,要不你就进天宪府,反正我已经落在了你的手中。”

    杨君山“呵呵”一笑,道:“那可不行,我还想着从天宪府直接离开呢,这岛上的气氛越发的怪异了,对了,往常这岛上会下雨吗?”

    向着四周打量了一番,岛上的大雨不但没有减弱,反而有越下越大之势,地面早已经是一片泥泞。

    “这岛上气候潮湿,但却很少下雨,更不要说向今天这样的大雨了,可能是天宪爷爷对于岛上一切的掌控日渐衰弱才造成的吧?”

    杨君山闻言不置可否,而是开始大量木行之门和土行之门两个入口,但却并没有第一时间上前,而是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果然,片刻之后,又有一位修士按捺不住,身形在泥泞的地面上急速穿梭,径直向着金行之门冲了过去。

    在见到有人冲击五行之门后,杨君山在第一时间也冲了出去,他是向着距离稍远一些的土行之门去的,不过在冲向土行之门的时候会先经过木行之门,只不过在方向上会稍微错开数十丈的距离。

    果然,没人是傻子!

    在第一个冲进水行之门的修士之后,很快便有人琢磨到想要进入天宪府可能需要某种媒介,而之后还敢冲向五行之门的,十有七八便是与先前那人一般身上有着进出天宪府媒介的,先前那人因为众人不明所以才来不及阻拦,现在再有人冲出来,要是没人出手那简直就是在侮辱所有人的智慧。

    只不过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哪个冲向金行之门准备出手的刹那,突然又有一个人也跟着冲了出来,而且是冲向了另外一座五行之门。

    这一下众人的注意力顿时被分散,那个一开始冲向金行之门的修士受到了不少人的狙击,而杨君山这里就要轻松了不少。

    几声连续不断的轰鸣声盖过了雨水的冲刷之音,紧跟着一声惨叫过后便是更加激烈的斗法轰鸣传来。

    杨君山此时已经顾不得那名冲向了金行之门修士的结局,他这里也同样受到了一些心怀不轨修士的狙击。

    “杨君山,是你,留下来吧!”

    一道声音高呼,语气之中居然还带着一丝幸灾乐祸的喜悦:“师叔,就是他,他就是那个打伤了徐天成师弟的杨君山!”

    “程天裕!”

    杨君山脸色一沉,没想到居然在这个时候碰上了程天裕,更糟糕的是,听程天裕的口气,他的身边似乎有着灵溢宗的道境老祖在场。

    一抹刀芒带着枯冷死绝之气迎面而来,正是排名宝术神通榜第七十九位的截生刀!

    杨君山冷哼一声,双手手指接连点出,身前顿时出现一片手指的幻影,连续四十九指点出之后,那截生刀的刀芒居然当空被打爆!

    杨君山趁机加快脚步,一下子拉近了与土行之门数十丈的距离。

    “天宪指!”

    程天裕惊呼一声,一下子将更多人的视线吸引到了杨君山身上。

    杨君山冷笑着讥讽道:“白痴,要真是天宪指,还用四十九指才能破掉你的截生刀?”

    不知为何,那位灵溢宗的道境老祖直到现在还没有出手,这让杨君山微微松了一口气。

    对面的程天裕似乎也明白过来自己犯了一个脑残一般的错误,但见得杨君山马上就要冲到土行之门跟前,也顾不得刚刚丢人,急忙将另外一柄下品宝刀祭起,向着杨君山当面斩来。

    这程天裕的本命法宝红枫刀被杨君山夺走之后交给了桑椹儿,如今手中却又多了一柄下品宝器,不得不让杨君山感叹灵溢宗这等宗门的财大气粗。

    而就在程天裕出手的时候,其他隐藏在周围观望的修士也同时找到了出手的时机,接连又是三四道神通从不同的方向向着杨君山打来。

    饶是杨君山自忖实力高强,面对如此多同阶修士的围攻,也不敢正面硬挡,只能换了个方向,一边后退一边化解,好在不知因为什么原因,程天裕虽然一再请求灵溢宗的道境老祖帮助,可四周出手阻拦他的人当中却并未有一位道境老祖存在。

    “哈哈,杨君山,交出你手上的土行灵珍,我灵溢宗便饶你不死!”

    眼见得杨君山被众人围攻,距离土行之门越来越远,程天裕兴奋的语气声调都有些颤抖,盖因为先前在槐郡一战,杨君山带给他的耻辱实在太深了,堂堂灵溢宗真传,以一敌二却被人家打得落花流水,往常如同天之骄子一般的自行和尊严被人轻易的踩在脚下碾得粉碎,程天裕甚至觉得杨君山已经成了他的心魔,若是不将此人除去,他甚至连冲击道境都觉得没有把握。

    然而事情接下来的发展再次出乎了程天裕的意料之外,原本被他们逼得远离土行之门,甚至在围攻之下左支右绌,眼看就要不敌的杨君山忽然抬起头来看向了程天裕所在的方向,然后张口又吐出了四个字:“果然白痴!”

    而后便在程天裕抓狂一般的怒吼声当中,转身进入到了已经近在咫尺的木行之门当中。

    “啊——,杨君山,我要杀了你!”

    程天裕发现自己再次被愚弄,不用等到冲击道境了,他现在就觉得自己的心魔要跳出来了。

    “好了,噤声,他就算进了天宪府,这一次也未必能够顺利离开了。”

    一道苍老的声音突然在程天裕耳边响起,如同黄钟大吕一般,一下子便让程天裕清醒了过来。

    “为什么?”程天裕有些发愣的问道。

    一位老者不知如何出现在了他的身边,抬起头来神色凝重的望着孤岛的上空,这个时候程天裕才发现,头顶原本厚厚的积雨云层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剧烈的动荡起来,形成了一个庞大的覆盖了整个孤岛上空的漩涡。

    “嗷——”……

    杨君山踏入木行之门的刹那,便感知到周围的空间之力开始扭曲撕扯,要将他撕成碎片一般。

    “天宪爷爷已经无力控制进入天宪府的五行之门了,需要我们以同源的五行之力进行补充,这样才能维持空间之门的稳定。”

    灵参童子果果的声音在杨君山的耳边响起。

    “你随时准备出手,我自己先试一试!”

    杨君山随口说了一句,双手却是捏出一道复杂而迅捷的印诀,然后朝着两边无形而扭曲的空间之力一拍,道:“覆地印,镇!”

    覆地印神通镇压一切的威力展现出来,借助手套“银空”之力,居然将四周涌动的空间之力镇压了下去。

    “咦,你居然掌握了空间神通!”

    灵参童子果果惊呼道。

    然而杨君山的神色却不见放松,反而皱着眉头继续在空间通道之中穿行。

    “小心,又来了!”

    原本已经被镇压的空间动荡再次涌来,这一次不用杨君山多说,果果提醒了一句之后便已经将自身木行本源之力散发了出去,原本已经不稳定的空间通道再次平静了下来。

    “果果,你体内的木行本源之力与这木行之门的本源相同?”杨君山问道。

    “是啊,天宪爷爷的主人身前便是将他的洞府开辟在一块巨大的五行源石当中,五行源石乃是这座孤岛本源所化,我们在这孤岛上生长,所凝聚的本源便是源自于这可五行源石。”

    “五行源石?”杨君山惊愕道。

    “是啊,就是五行源石!”

    果果并没有感觉到杨君山语气中的异样,然后道:“天宪府要到了!”

    杨君山脚下一实,知道已经踏足实地,抬头看去时,神色间却满是惊愕,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天宪洞府?”

    果果似乎对于眼前一片狼藉的一切也有些意外,道:“我也没来过啊!”

    杨君山还欲询问,一声奇异的吼叫声穿过了空间的阻碍,清晰的传进了此时身在天宪洞府之中的杨君山耳中。

    “嗷——”

    杨君山被吓了一跳,果果藏身在杨君山怀中,被吓坏了一般道:“这,这是什么声音?”

    话音刚落,原本平静的天宪府剧烈的震荡起来。

    原本就与想象当中的宛若险境毫不相符的天宪洞府,在剧烈的动荡当中越发变得狼藉不堪,而后空间动荡开始波及到洞府内部,奇异的好像风声一般的声响开始与那穿透空间的吼叫声共振,然后杨君山骇然发现眼前的洞府居然开始坍塌!

    “不好了,这里要崩毁了,快拿了东西离开这里!”

    不用灵参果果提醒,杨君山的身形已经如同箭一般窜了出去。

    天宪府中廊腰缦回,徒留一片狼藉,檐牙高啄,只剩断壁残垣,杨君山行走在崩塌的洞府当中,好不容易来到洞府之后的一片虚无之地。

    所谓虚无之地,便是一片不着边际,不辨东西的阵法空间,天宪老祖当年留下来的所有宝物都存放在这片虚无之地当中,而修士一旦踏足其中,找到一件宝物之后,便会自行开启阵法空间中的传送禁制,将修士自行送出天宪岛之外。

    杨君山纵身踏进虚无之地,整个天地顿时化作一片混沌,只留下偶尔有淡淡的灵光从身周划过,这些灵光应当就是天宪老祖留待有缘的宝物,只是看上去这些游动的灵光数目已然极少。

    ————————

    这个月更新很悲催啊,内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