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九百四十八章 巧了

第九百四十八章 巧了

    赵子昌此时却摇了摇头,道:“婷妹,蓝家的仇人可不止海月阁和那位海妖公主,别忘了那日晚上海月阁的人是如何混入蓝家的满月大阵的,若是没有阵法师,而且是早已极深的阵法师相助,那柯无相和周无量又怎么可能悄无声息的杀死蓝瑞方族长并偷袭重伤蓝老族长?”

    蓝瑞婷神色一怔,道:“昌哥你是说”

    赵子昌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道:“别忘了,当时在海崖上还有一位阵法大师杨君山真人!”

    “是他?”

    蓝瑞婷的神色浮现出一小说+丝仇恨般的扭曲。

    赵子昌却道:“如果说那望月阁和海妖一族乃是蓝家覆灭的凶手的话,这杨君山便是最大的帮凶!”

    蓝瑞婷眉心间凝聚着浓浓的仇恨,却又在一瞬间变得颓然,道:“昌哥,不要冒险了,带着我,咱们远走高飞吧,就凭你我二人不可能是这些人对手的。”

    赵子昌此时却是笑道:“那望月阁和海妖一族固然势大,可那杨君山么,据我所知也不过是来自内陆玉州的一名散修罢了,只要你我谋算得当,未必没有击杀此人的可能,这样一来,咱们也算是对蓝氏家族有所交代,想来他们九泉之下也不会再反对你我的结合。”

    “昌哥!”

    蓝瑞婷闻言泫然欲泣,神色间越发的感激,望向赵子昌的目光也越发的温柔。

    赵子昌这个时候却仿佛想到了什么,突然开口问道:“对了婷妹,你知道那血藻丹究竟有何神奇之处?缘何会引得海妖一族如此大张旗鼓的进攻海崖么?”

    蓝瑞婷叹了一声,摇摇头道:“我也不知,但伯父将丹方交给我的时候曾经有所猜测,据伯父所言,域外妖族不少妖类似乎对于血统极为看重,而血藻丹虽是寿丹,但对于域外妖族而言,却似乎有着纯化血统的奇效。”

    赵子昌闻言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又问道:“那丹方你还带在身上么,可要收好了,千万不能让其他人得到。”

    蓝瑞婷点了点头,道:“在呢,伯父事先已经将数张蓝家传承的丹方托付给了我,要我在蓝家有个三长两短的时候马上离开,务必要将这些丹方保存下来。”

    蓝瑞婷说着从衣中内附的储物袋中掏出了一张传承玉板,血藻丹的传承丹方居然是记载在传承玉板当中的,只听她道:“要不这张丹方还是交给昌哥你先保管起来吧,昌哥修为远胜于我,你才是能够保证这道传承安全的最佳人选。”

    赵子昌微微迟疑了一下,这才伸手向着传承玉板接过来,同时道:“婷妹你放心,我定然会为你保护好这张传承!”

    说罢,似乎还嫌自己语气不够郑重,补充道:“人在传承在,传承毁人亦亡!”

    然而就在赵子昌的手接到传承玉板的刹那,异变突生!

    一道寒芒突然紧贴着地面从二人之间犁过,空气之中的水汽顿时凝结,并渐渐的要从二人之间构筑起一道冰墙来。

    “快撒手!”

    赵子昌突然大吼一声,对面的蓝瑞婷下意识的便将手中的传承玉板松开。

    赵子昌立马伸手够去,一道冰晶却突然从旁边飞来,将那传承玉板撞飞了去。

    赵子昌纵身就要向着被撞飞的传承玉板扑去,却不料那枚刚刚凝聚而成的冰晶陡然炸开,逼得赵子昌不得不再做躲避,同时他却朝着对面被突变有些惊呆了的蓝瑞婷喊道:“还愣着干什么,快去抢传承玉板呐,千万不要让传承落入妖族手中。”

    蓝瑞婷如梦方醒,连忙转身向着被撞飞的传承玉板扑去。

    不料“砰”的一声,蓝瑞婷的身躯被当空击飞,落到地上的时候内腑已经受创而无法起身,而传承玉板却滚落到了十余丈之外。

    “嘿嘿,在这种情况下,身为情郎的你不是应该先让自己的所爱逃走才对么,怎得还要她冒险去捡那传承玉板?”

    海妖公主一身洁白的长裙,整个人看上去就如同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而在她的身旁却是杨君山先前见识过的蒙将军,此妖同样有着不弱于太罡境大圆满的境界,手持一根丈许长的狼牙棒护卫在海妖公主身旁,刚刚蓝瑞婷被击飞,便是那蒙将军的手笔。

    “哼,”赵子昌冷哼一声,身子微微一动面向海妖公主等人,却是不着痕迹的找准了突围的方向,然后才开口道:“血藻丹的传承自然不能落到尔等手中。”

    “哦?”海妖公主似笑非笑,道:“那也应该是你去捡才是,你明知道那个时候谁去捡传承玉板便会被本公主等集火围攻,可你毕竟是太罡真人,修为远在她之上,就算毁掉此物也应当是你出手才最为稳妥才是。”

    赵子昌冷哼一声,却是不再回话,而是祭出法宝遥指海妖公主等人暗自戒备,对另外一边被蒙将军重伤昏迷的蓝瑞婷却是再不看一眼。

    海妖公主指着他的身后,道:“看来,这个家伙准备要逃了,喂,你的相好可还没死,你不打算带着她走了么?”

    蒙将军和另外一位太罡妖修闻言顿时脸上浮现出讥诮之意。

    那赵子昌此时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整个人突然向后飞退,同时转身便向着地上的那块传承玉板抓去。

    “受死吧!”

    蒙将军狂吼一声,手中的狼牙棒妖器直捣赵子昌后心。

    赵子昌连忙全力出手,将撞来的狼牙棒引向一侧。

    可就当他转身弯腰想要将传承玉板抓在手中的时候,却突然发现眼前多了一双手,堪堪在他之前将那块传承玉板拿在了手中。

    赵子昌神色大惊,却不是因为那传承玉板为他人所得,而是因为有人突然出现在他身后却不得而知!

    赵子昌整个人硬生生的将飞退的身形偏向了另外一侧,与那出现在他身后之人,以及同样因为此人的出现而惊呆了的海妖公主等人狐尾犄角,这才向着那人看去。

    “是你!”

    赵子昌神色再变:“你怎么会在这里?”

    杨君山将那块传承玉板拿在手中把玩,笑道:“正是杨某,杨某早在赵道友二人之前便已经在此地,还听到赵道友似乎在向杨某身上栽赃来着?”

    杨君山旁若无人的将传承玉板收进了自己的储物法宝当中,然后看着倒在自己身前的蓝瑞婷,皱了皱眉头,道:“她快要死了,你不打算说些什么么?”

    赵子昌冷声道:“有什么好说的,之前接近她不过是为了傍上蓝家这颗大树,好从蓝家谋些灵丹妙药用于修炼,如今蓝家已经烟消云散,连血藻丹的丹方也落在了阁下手中,此人与我还有何关系?”

    杨君山亲眼见到在赵子昌话音落下之后,倒在地上的蓝瑞婷眼角流出一滴眼泪,整个人彻底没了声息。

    扭头看了看神色阴沉的赵子昌,杨君山叹了一口气,道:“阁下够绝情,也够冷血!”

    “我想二位似乎不应该忽略本公主的存在吧?”

    一声清冷的声音插入了杨君山与赵子昌的对话当中,海妖公主看向了杨君山,道:“这位杨先生我们又见面了,不知可否给本公主一个面子,将那块传承玉板交出来呢,本公主愿意以一件宝物换取。”

    杨君山闻言径直朝着身前的蓝瑞婷尸体一招,一只丝绣的储物锦囊落入他的手中,无论是赵子昌还是对面的海妖公主等人,根本就来不及阻止。

    杨君山带着一丝戏谑之色看向那位白衣公主,笑问道:“那要是杨某不愿意将丹方交出来呢?看,如今这位蓝瑞婷道友身上的东西却是都到了在下手中了。”

    杨君山明目张胆的挑衅令海妖公主怒极而笑,道:“本公主原本也只想要抄录一张丹方罢了,抄录之后自也不会影响阁下使用,然而阁下三番五次为难挑衅,难道当真以为本公主便奈何不得你吗?”

    “那个,两位,”赵子昌这时突然开口道:“既然这里已经没有赵某的事情了,那赵某便先走一步了!”

    说罢,赵子昌整个人便向后退去。

    不料就在这个时候杨君山与海妖公主一方却几乎是早有预谋一般,不约而同向他出手。

    “你们干什么!”

    赵子昌大惊失色。

    杨君山以元磁宝光和两仪微尘青光两道神通构建成一道青金色的阴阳漩涡,赵子昌的身形陷入漩涡之后一时间难以摆脱,与此同时,跟在海妖公主身侧不曾出手的那名花卫身形突然连续闪动,瞬间来到漩涡边上后,她的手臂突然无端拉长,然后在赵子昌惊骇的目光当中,手指在他的脖子上掐出了两道血痕。

    从两道血痕当中渗出来的鲜血顿时变成了紫黑色,然后一道道细小的黑线在赵子昌的皮肤下分别向上和向下蔓延,当杨君山散去神通漩涡的时候,赵子昌整个人早已经口吐白沫倒在地上不断的抽搐,整个人看上去痛苦至极。

    “就当成全他们两个是一对儿苦命鸳鸯吧!”杨君山淡淡说道。

    “那么,杨先生,我们是不是应该好好谈一下血藻丹的丹方了呢?”海妖公主正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