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九百四十五章 参王(还续)

第九百四十五章 参王(还续)

    尽管杨君山在间不容发之际用手捏住了对方偷袭所用的鬼器,但“银空”上传来的炙热令杨君山不由的皱了皱眉头。

    而那名鬼修却想也不想便向外逃窜,甚至连自己的本命法宝落入对方手中都不去管了。

    笑话,一个能够用徒手捏住法宝之人,谁敢去招惹,更何况杨君山若是打定了主意要杀他,他怕是想要全身而退都难。

    不过杨君山却多少有些踌躇,现在去追那鬼修,势必会赶不上对那株千年参王的争夺,可要是不去追,那鬼修本命鬼器落入自己手中,接下来必然会对他不依不饶,他虽然不惧,可时刻防备一位太罡鬼修的偷袭却也令人头疼。

    好在这个时候不用杨君山多想,那位鬼修已经替他做出了选择。

    “咔嚓”一声脆响,被杨君山镇压在手中的鬼器突然自行碎裂,那鬼修居然将本命鬼器自毁了。

    在那鬼修看来,自己刚刚差一点将杨君山袭杀,此人对方定然恨不能生啖其肉,而他的本命鬼器落入对方手中根本无法夺回,更令鬼修心惊的是,此人似乎对于鬼修的手段极为熟悉,在将鬼器镇压之后很轻易的便隔绝了鬼修与本命法宝的魂念联系,只能凭借心血之间的感应感觉到那人族修士似乎正在试图抹去他留在法宝之中的印记。

    在如此情景之下,鬼修宁可将自身法宝自毁,也不愿让杨君山得到。

    凭借着仅存的意思心血感应,鬼修在毁掉了本命法宝的同时也令自身受创,吐了一口鲜血之后,飞速的向着山林之外逃遁而走。

    杨君山虽然对鬼修居然这么快选择自毁本命法宝有些纳闷,但毕竟法宝自毁之后肯定会对鬼修自身造成极重伤势,至少杨君山不用担心接下来那鬼修会继续找他的麻烦。

    不过这也多少令杨君山有些遗憾,那鬼修偷袭之时所用的鬼器极为犀利,他原本按照包鱼儿所交的方法,将鬼器镇压之后再一点点消磨对方留下来的印记,或许还有可能得到一件完整的鬼器法宝,却不曾想对方居然这般果决。

    只是这名鬼修给自己的感觉很是奇怪呀,而且这名鬼修隐匿身形的手段与包鱼儿不相上下,甚至还要老辣几分,一个念头从杨君山头脑当中跳了出来,莫不是这鬼修的出身同样是十大鬼族的嫡传?

    杨君山摇头将这个念头从头脑当中甩掉,之前与那鬼修短暂而迅捷的交手已经足够惊动此时正在树林中央争夺千年参王的几名修士。

    这些人哪里容得杨君山这般明目张胆的站在外围准备做渔翁,几乎三名太罡真人不约而同的向着杨君山出手,要么将其一举重创之后驱逐,要么将其同样卷入大战当中,大家各凭本事。

    杨君山魂念一扫,发现争斗的数位修士尽皆太罡存在,杨君山对此自然不惧,山君玺垂下“金汤”光幕护持己身,硬接了其中一人一道神通,然后双手一张,两股青金色光芒相互缠绕旋转,在他身周化作两道旋风,将另外两道袭来的神通一一消磨。

    “固若金汤申通,神通融合,在下滔天门贺亮,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那名被杨君山完全依靠守护神通挡下的修士高声叫道。

    杨君山虽然化解了三位太罡修士的出手,可自身却也无法置身事外,在化解神通的同时也不得不加入到了与其他修士的混战当中。

    杨君山笑道:“在下玉州杨君山!”

    又有一人声音传来,道:“在下望鲸楼方玉生,道友名号却是有些耳生,不知阁下出自何门何派?”

    杨君山伸手一引,头顶山君玺落下,将一名海妖凶狠的一击当下,笑道:“山野村夫,玉州如今哪里还有什么大派!”

    “哦”,那方玉生淡淡的回了一声,显然也没有之前的兴趣。

    贺亮似乎对于杨君山此人仍旧有些兴趣,不过那名被杨君山对手当下的海妖显然发觉杨君山并不好惹,转而向着贺亮发起了猛攻,贺亮一时间手忙脚乱,却也顾不得张口询问了。

    不过这时一名修士张口一吐,一点光芒飞出之后便直奔杨君山面门。

    “嗬,蛊修!”

    杨君山惊呼一声,一指就要像那点光芒点出。

    “噼啪”一声,那点光芒仿佛被杨君山一指点碎,然而却刹那间化作万点寒星,从四面八方向着周围所有试图争夺千年参王的修士飞去,其中杨君山受到的围攻最多,似乎那蛊修对于杨君山极为“照顾”。

    杨君山一指头顶法宝,元磁宝光化作一团光幕扩散,凡是渗入其中的寒芒仿佛尽数拖拽了数倍于己身的重量,“哗啦啦啦”洒落一地,却是一只只细小的金翅蛊虫,看上去却几位狰狞。

    杨君山伸手一挥,又是一片青色的光华扫落,落在地上的金翅蛊虫,瞬间被他扫灭了大半。

    那名蛊修原本仰仗着自己的金翅蛊想要拖延片刻,好为自己争得夺取千年参王的时间,哪里料到杨君山居然轻描淡写之间便破掉了他的手段,原本已经冲向空地中央的身形猛地一滞,不等杨君山出手阻拦,却突然又有一道人影从树林之外冲了进来,远远的朝着那蛊修便喷出了一股水箭。

    那蛊修趁势而退,然而注意力却并未在那名刚刚冲进来的海妖修士身上,而是大半都放在了杨君山的身上。

    出人意料的是,杨君山此时不但未曾向那蛊修出手,也没有去争夺千年参王,便是那刚刚冲进来的另外一位海妖修士都不曾去看一眼,而是将目光看向了贺亮和方玉生这两位海外两大宗门的真传。

    原本看上去被那蛊修洒出的漫天金翅蛊而弄得手忙脚乱的两位真传,在那海妖修士冲进中央空地的刹那,几乎同时出手,滔天门的方玉生挥手便是一片云雨,那雨滴似乎另有玄妙,金翅蛊的双翅被打湿之后却是再也没了飞行本事,纷纷扬扬的砸落在地上,甚至杨君山还能够看出大部分的金翅蛊在落在地上的时候连身躯都摔得稀烂,可见刚刚那一番云雨神通的雨水大卫不凡。

    与此同时,望鲸楼的贺亮却是祭起一柄玄铁重锤,兜头向着冲进来的那位海妖修士头顶砸落。

    这两位海外两大宗门的真传瞬间联手,显示出了几位默契的配合,这显然并非是二人的第一次合作。

    那海妖修士显然有些猝不及防,再想要退走的时候却已经有些来不及,那从头顶砸落的重锤已经锁定了他的气息。

    危急时刻,另外一名还要突然伸手一甩,一条蛇鳞长鞭抖手飞出,直取空地中央的千年参王,那样子根本不像是要夺宝,倒像是要毁掉千年参王。

    “不好!”

    方玉生正在扫除地面上尚有余留的金翅蛊,一时间来不及出手,贺亮无奈之下只得将重锤落下,一阵地动山摇之后,一座巨坑出现在那蛇鳞软鞭修士身前,千年参王也完好无损。

    而就在这个时候杨君山突然出手了,便在那后来冲进来的海妖在贺亮的重锤下惊魂未定之际,杨君山突然出手,一指遥遥点中了那名还要的胸口,那海妖修士重伤吐血,踉跄而走。

    而就在杨君山出手的刹那,先前被破掉了金翅蛊的蛊修也同时张口,舌尖上趴着一只次音蛊,只听其张口一叫,一声刺耳却并不高亢的声音传出,原本被方玉生和杨君山扫落在地的金翅蛊进阶殒爆,虽然单个金翅蛊炸开威力并不强,但成百上千的蛊虫自爆却是令二人一时间都有些措手不及。

    便在杨君山与方玉生手忙脚乱,而贺亮又与那蛇鳞长鞭海妖僵持之际,那蛊修脚下一跺,地面迅速隆起,然后飞快的向着空地中央冲去。

    地行蛊!

    “拦住他!”

    贺亮与那海妖修士不约而同的放弃了纠缠,贺亮一锤冲着地行蛊行进的方向砸落,而海妖修士的蛇鳞长鞭却卷向了蛊修的咽喉。

    可就在这个时候,原本看上去被金翅蛊的自爆弄的手忙脚乱的杨君山,突然也跟着冲了出来,趁着贺亮重锤砸落重创了地行蛊的刹那,山君玺从天而降,将玄铁重锤镇压在地面动弹不得。

    地行蛊被重创,再加上金翅蛊的自爆,原本便令孤注一掷的蛊修雪上加霜,那海妖蛇鳞长鞭卷来,他虽避过了咽喉要害,却也被软鞭落在胸前抽飞。

    然而待那海妖收回软鞭之际,却正看到杨君山遥遥一拳捣出,刚刚摆脱蛊虫自爆的方玉生便被砸飞。

    那海妖当即一鞭甩出,直奔杨君山面门,却不料杨君山另外一只手一探,便将鞭梢牢牢的抓在了掌心之中,任凭那还要如何用力也无法夺回。

    杨君山砸飞方玉生,抓住海妖蛇鳞长鞭,镇压了贺亮的玄铁重锤,现场再无一人可与之争锋!

    却见杨君山脚下一探,空地中央的地面泥土翻涌,一根尺许长的巨大灵参被翻涌的泥土拱出,连同数之不尽的参须,完完整整的落在了杨君山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