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九百四十三章 参王(续)

第九百四十三章 参王(续)

    杨君山利用山林中密布的阵法禁制,在避开其他修士袭扰的情况下,接连收获了一株百年灵参和一株三百年灵参,然而当他找到一株原本的五百年灵参位置的时候,却发现这株灵参已经被人捷足先登了。

    不过这一次杨君山却并未急着逃走,看着地面上翻涌出来的泥土,眉头反而皱得更深了,而事实上早在杨君山采掘第一株和第二注灵参的时候便已经有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只不过这种感觉远远没有这株五百年灵参所在的位置这般强烈罢了。

    杨君山魂念向着周围一扫,察觉到暂时没什么危险,便有些迟疑着张开手掌,掌心朝着地面泛起的泥土,随着体内九仞真元的运转越来越快,那种熟悉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直到一缕缕灰黑色的如同尘土一般的烟雾从原本生长着五百年灵参的土壤当中飘了出来,并向着杨君山的掌心之中汇聚而来。

    果然,果然是补天泥!

    杨君山神色一笃,体内真元运转更快,从泥土之中汲取的灰黑色烟尘也越发的浓密,并渐渐的在他的掌心当中汇聚成了一个小小的尘团。

    可也就在这个时候,泥土之中的灰黑色烟尘后力不济,想来是里面富集的补天泥已经尽数被杨君山提炼了出来。

    看着掌心之中原本还有鸽子卵大小的尘团,在杨君山真元的不断提纯凝固之下体内渐渐缩小成了一颗蚕豆大小,他不由的摩挲着自己的下巴,略微有些遗憾道:“有点少啊!”

    真的少么?

    杨君山目光之中闪烁着莫名的光芒,看样子这山林中的每一株灵参周围都有着补天泥的富集,只不过越是成长年份充足的灵参,周围富集的补天泥便越是充足,这一点从他先后对百年、三百年和五百年灵参出土位置的感应就能够确定。

    可关键是这山林中究竟有多少株灵参呢?而这些灵参当中超过五百年的灵参所生长的土壤之中又会富集多少补天泥?比如说,那株千年参王?

    杨君山心头闪过一丝火热,原本他的计划是借助自身的阵法优势,在山林之中收刮好处的同时,尽可能的避开那些个道境老祖。

    别看在其他人的感知当中,杨君山阵法宗师的身份,借助这山林中的阵法禁制的确有着与道境老祖分庭抗礼的资格,可杨君山自家人知晓自家事,道境老祖又岂是那般好相与的,这山林中的千年参王恐怕早已经被他们牢牢锁定,之所以一直不曾出手争夺,恐怕就是为了等待这在山林之中一直不绝于耳的孩童般的笑声。

    “咯咯——”

    每当这清脆的笑声大约在某一个方位传来的时候,那里紧跟着便会传来一阵被竭力控制的斗法波动,而后笑声紧跟着便又在其他地方响起,就仿佛一只在调戏和挑衅着那些一只追逐它的修士一般。

    杨君山目光闪烁,脚下突然一动,整个人向后移动了七八丈,而就在他身形闪动的刹那,一条只有三尺长的斑斓海蛇几乎是擦着他的头皮一口咬在了他原本所在的位置。

    “海蛇妖?你是那海妖公主的麾下?”

    杨君山看着那海蛇一击不中,本体迅速缩回,缠绕在旁边的树枝之上,周身的色彩不断变幻,居然与四周的景色融为一体,甚至若非刚刚那一击,杨君山甚至都差点失去了此妖的踪迹。

    “你居然能发现我?”

    那蛇妖发现自己的气机居然被对方牢牢锁定,任凭自身天赋神通施展却始终摆脱不了杨君山的目光追踪,不由的惊呼道,同时也在那颗大树之上急速游走,试图逃离。

    先前她可是见识过杨君山的神威,蒙将军潜藏于海底以本体偷袭,却居然被此人以一尊印玺硬生生镇压到了海底,此等手段可不是她能够抗衡的。

    若非进入着孤岛之后与公主等人分开,而她又对自身的潜藏天赋颇具自信,想着依靠偷袭杀掉此人,夺取那血藻丹之后向公主请功,她是决然不敢与杨君山正面抗衡的,此时偷袭失败,她便毫不迟疑的转身逃走。

    “你们那公主究竟是何种域外种族,难道与你一般,也是一条海蛇大妖么?”

    那海蛇妖发现杨君山站在原地似乎并未追来,不由的暗松一口气,待得逃到自认为足够安全的距离之后,听得杨君山远远传来的声音,身躯在一根树干上一个盘旋,化作了一位丰_臀细腰锥子脸的女妖,怒声道:“大胆,胆敢亵渎公主殿下,公主血统高贵,其实你这卑贱之人所能够揣度的!”

    “原来不是海蛇妖啊!”

    杨君山若有所思,手中光芒一闪,一颗被封灵蜡包裹的丹药出现在他手中,道:“能告诉我你们为什么要争夺这血藻丹么,或许我可以考虑饶你一命!”

    那海蛇妖在见到杨君山手中丹药的时候双目放光,甚至一双眸子都化作了竖瞳,可听得杨君山之言,却仿佛听到了一个笑话一般,冷笑道:“哈?本花卫承认你实力强横,就连蒙将军都不是你对手,可你现在能杀得了本花卫?”

    那海蛇妖眨了眨眼睛,原本的竖瞳恢复到原来的模样,眼珠子一转,媚笑道:“不过嘛,如果你能将手中的那颗丹药交给我,本花卫或许可以考虑一下将公主的身份提前泄露于你知道,而且本花卫还可以让你品尝到你意想不到的乐趣噢!”

    海蛇妖冲着杨君山抛了一个媚眼,身躯扭动之中散发着无穷的魅惑之力,甚至有无形的暧昧气息向着杨君山延伸而至。

    “原来你们已经身份已经不打算隐藏么?”

    杨君山仿佛想到了什么,抬眼朝着搔首弄姿的海蛇妖瞥了一眼,叹了一口气道:“你这些手段对我没用,原本你还有活命的机会,现在却是你自己作死,逃也逃不得了。”

    “嗯?”

    海蛇妖扭动的身躯一僵,她本能的察觉到了一股绝大的危机临近,可明明那人族修士距离她数十丈之外,而且并没有出手的打算。

    “不好!”

    那海蛇妖丰腴的身躯猛地一抖,一层层的衣衫开始从身上解开,每一层衣衫都是她的本体所蜕的蛇皮所化,而后在她身周旋转,试图要将她护在中央。

    然而却已经迟了,一道剑芒吞吐不定,霎时间刺穿了一层蛇衣,在其他蛇衣尚未来得及收拢之时,剑芒已经直奔那海蛇妖后心。

    “妖孽,受死吧!”

    一声爆喝传来。

    那海蛇妖大惊失色,身躯急速扭动,瞬间化作本体海蛇便欲潜藏地面灌木草丛之中。

    然而那偷袭之人同样蓄势待发,岂容那蛇妖轻易逃脱。

    剑芒在半空之中突兀而轻巧的一分,在那海蛇妖身上落下,将那蛇妖本体三尺身躯后的一尺斩断了下来。

    “咝咝——”

    那蛇妖仅剩的半截残躯一边急速逃窜,一边急速抖动残躯,一股蛇血在半空之中“砰”的一声炸开,化作一片赤中带黑的血幕,周围的草木在接触到血幕的刹那便尽数腐蚀枯萎,很明显里面蕴藏着剧毒。

    那剑光似乎对于毒血幕极为忌惮,在血雾跟前轻巧的花了一个漂亮的半旋,避开了膨胀的血雾,可也同时失去了斩杀蛇妖的良机。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原本在数十丈之外看热闹的杨君山却突然动了,却见他脚下只迈出两步,缩地成寸神通爆发,整个人化作一道流光,却是毫不犹豫的一头扎进了毒血雾当中。

    “咝——,啊——”

    一声惨叫从毒血雾之中传来,紧跟着血雾一阵剧烈的晃动,然而却并未散去。

    倒是先前那一道剑光此时却在距离血雾之外三丈之地围绕着一片空地旋转,而后那片空地之上虚空开始扭曲,一道人影渐渐的显现出清晰的轮廓,却正是海崖岛上那位海月阁修士周师弟。

    然而此时这位周师弟却是神色阴晴不定的望着数丈之外晃动的血雾,不知道心中在想着什么。

    片刻之后,血雾的晃动陡然一滞,原本在周师弟身周游动的剑光也跟着一顿,而后剑光隐隐指向血雾,上面的剑芒又开始吞吐不定。

    血雾一层层自行分开,杨君山毫发无伤的从中走了出来,向着周师弟这边望了一眼,笑了笑,道:“周道友,又见面了!”

    周师弟神色暗作戒备,双方在海崖岛上有过交手,他深深的知晓眼前之人的厉害,但却也不愿就此弱了气势,冷声道:“杨道友,那蛇妖毕竟是被在下所伤,阁下这般趁火打劫,未免有些不妥吧?”

    杨君山笑了笑,道:“周道友想怎么样?”

    周师弟神情微微一愕,略作沉吟,道:“那海蛇妖身上的东西周某可以放弃,不过杨道友可否将先前在海崖岛上夺得的那颗血藻丹让与在下?”

    这话说得可谓是异常客气了。

    然而杨君山却不动声色,笑了笑道:“哦,这么说周道友是知晓那血藻丹的用途了?”

    周师弟神色微微一怔,摇头道:“不知!”

    “那——”

    杨君山话还没有说完便突然闭嘴,然后神色居然还带了一丝凝重一般向着四周看去。

    那周师弟不知杨君山缘何如此,但看对方神态也知晓有危险临近,于是连忙暗作戒备。

    可便在这时,一声童稚一般的笑声突然在他们附近响起。

    “嘻嘻哈哈——”

    “坏了!”

    杨君山脸色大变,扭头便要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