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九百三十五章 袭杀

第九百三十五章 袭杀

    “马长老,深夜来访可是有什么要事?”

    杨君山刚刚借助阵窃秘术潜入蓝家族长院落,便听到房屋之中传来蓝瑞方真人略带惊讶的笑声。

    “族长,马某有事想要面见老族长,不知族长可否带马某前去?”

    马长老的声音从屋内传来。

    “哦?不知有何事要见父亲大人,长老可否先行告知?”蓝瑞方真人的语气也带着一丝好奇。

    “是这样的……”

    屋子里面传来了脚步移动的声音,应当是马长老走进蓝瑞方禀报要事。

    可便在马长老话音刚落的刹那,杨君山突然感知到了一丝微不可查的灵力波动。

    紧跟着一声闷哼从屋里面传来,里面似乎有人想要大叫,却被人捂住了嘴巴,一道剧烈的灵力波动尚未成型便被人生生压制了下去,甚至连几道挣扎的声响随后都被人强行制止了。

    杨君山微微色变,想要接近屋子查探情况,却突然发觉一道魂识从屋中突然向着四面横扫,杨君山不得不停下了脚步,借助满月大阵阵法之力遮掩自身的气息波动。

    居然是一位太罡境修士!

    “还好,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一道陌生的声音淡淡的从屋中传来:“马道友,你来搜一搜吧,看看这位蓝家族长这里能有些什么好东西,能不能找到血藻丹的丹方。”

    “好,好的。”

    马长老的声音传来,语气之中显然还有些惊魂未定。

    过得片刻之后,马长老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道:“周,周道友,这里什么都没有,蓝瑞方随身的储物法宝以及这座屋子里面都没有发现血藻丹的丹方。”

    血藻丹,杨君山微微一怔。

    先前那道吩咐马长老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道:“看来还是要去蓝海崖那里走一趟了,此人进阶太罡境多年,乃是老牌的太罡真人,对不起来怕是不太容易。”

    马长老有些忐忑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道:“那,要不,等柯真人他们动手的时候再……”

    “马长老怕了?”那道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不,不是!”

    “那走吧,想来蓝海崖在什么地方,马长老也是清楚的。”

    屋中传来一声压抑的惊呼,还有一些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传来,紧跟着似乎还有马长老干呕的声音传来。

    又过了片刻,房屋的门户打开,一个令杨君山惊讶的身影率先走了出来,而马长老紧跟在后面,只是他垂下的目光偶尔大量身前这道身影的时候却是带着一丝丝惊惧。

    待得二人离开之后,杨君山从院中一座假山之后转出身来,一闪身便进入到了蓝瑞方原本所在的房屋之中。

    一进入房间,杨君山便闻到了一股刺鼻的气味儿,他的目光很快便盯在了地上一片正在从地板缝隙之中向下渗透的黄色浆液上面。

    “画皮!”

    杨君山低沉的声音从口中响起。

    这座房间之间已经被马长老等人搜过,不过杨君山还是再次搜了一遍,不过不是借助魂识,而是借助阵法。

    整座满月大阵笼罩蓝家家族驻地,这蓝家大院又是满月大阵的中枢所在,身为蓝家族长,蓝瑞方虽还无法与自己的父亲相比,但也定然在家族之中掌握了大量实权,他即便是要在这房间之中藏匿什么东西,想来也是要借助阵法之力,只有这样才能避开灵识魂念的探查。

    果不其然,在经过杨君山的大致推算之后,很快便在一座橱柜处发觉了异样。

    杨君山伸手将橱柜上的一只抽屉拉出来,里面的东西早已经被马长老等人翻过,他连看也不看,直接便又将抽屉给推了进去,然后再次拉开,再次推上,待得第三次拉开的时候,原本里面杂乱的东西不见,而是整齐的摆放着七八只玉瓶,三只巴掌大小的玉盒以及一张折起来的用符纸画出来的地图。

    杨君山将七八只玉瓶一一查看了,每只玉瓶之中都只盛放着一颗丹丸,这是只有宝丹才会选择的存储方式,宝丹不仅珍贵,而且娇贵,稍有不慎便有可能令宝丹中的精华外泄,因此,盛放宝丹的时候多是单独进行存放。

    而且这七颗宝丹都是适合与真人境中后期修士服用的,专门用来辅助修士突破修行瓶颈的丹药,乃是宝丹之中价值最高的东西。

    将七八只玉瓶尽数收入囊中,杨君山也不由暗赞不愧为是丹鼎家族,这样专门用来冲击瓶颈的宝丹,整个杨氏家族加起来也没有三五颗,而这蓝家族长随便的收藏便有七颗,就更不要说蓝家真正用来存放丹药的宝库了。

    三只巴掌大小的玉盒一模一样,杨君山将其中一只打开,里面浓郁的灵力伴随着一股厚重的生机扑面而来,杨君山惊讶的看着玉盒中之物,却见里面是满满的一盒天蓝色的藻泥。

    杨君山将其余两只玉盒打开,发现里面同样是蓝色的藻泥,里面蕴含着浓郁的灵力和生机,只是不晓得这些藻泥到底是何物。

    将三只玉盒重新封好,杨君山虽不晓得里面的藻泥是何物,但只凭里面蕴含的灵力和生机便能够断定此物的贵重。

    剩下的是一张摊开之后足有一张桌子大小的地图,杨君山仔细查看对比之后,发现这是一张详细的蓝藻海海域图,海域图上不少地方进行了详细的标注,上面还有着大致的说明,赫然是一副蓝藻海的修行资源分布图。

    杨君山如获至宝,仔细查看上面的资源分布,很快便发现了三处被远比其他标注更为着重清晰的资源点,分布在蓝藻海的三处不同的海域,上面标注着三个字“蓝藻泥”,这让杨君山不由的联想到刚刚在三只玉盒中看到的蓝色的藻泥。

    杨君山这里刚刚将这张蓝藻海资源分布图折叠后收好,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声突然从蓝家大院的后院当中响起,地面在轰鸣声当中颤抖,庞大的蓝家大院有四分之一的建筑倒塌,许多蓝家族人受到波及身亡。

    “你是什么人?马长庚,你居然敢背叛蓝家!”

    蓝海崖气急败坏的声音从蓝家后院之中传来,从其中气不足的声音当中,杨君山可以确认蓝海崖已经受了重伤。

    蓝家家族驻地顿时哗然,无数遁光冲天而起,朝着蓝家后院飞来。

    “蓝家子弟都不要过来,各自驻守家族驻地,守护满月大阵以防不测,……,尔敢!”

    蓝海崖真人的声音从夜空之中传来,他显然想到了对方敢派人深入蓝家驻地行刺,那么就必然还有其他后续手段,然而同样潜入满月大阵的杨君山,却在蓝海崖真人声音响起的刹那便感知到整座满月大阵的守护力量正在飞快的被削弱,显然这是有人在内部对大阵进行人为的破坏。

    十余道遁光在夜空中从残月阵所在的方位升起,然后如同流星一般划过夜空,狠狠的砸落在了蓝家驻地的守护大阵之上,一声声轰鸣声如同狂风暴雨一般将满月大阵摧残的摇摇欲坠。

    “是残月大阵那里,居然是海月阁,这怎么可能!”

    夜空之中传来蓝瑞阳惊惧的叫声,更加剧了蓝家族人的混乱。

    就连杨君山自己也稍稍感到有些意外,他原本以为即便是有人暗中谋算蓝家,也应当是赵子昌等人,却不曾想到居然会是曾经明确提出拉拢蓝家的海月阁……

    海崖岛上突然爆发内讧,大战引发的剧烈灵力动荡远远的传到海面之上,很快便被潜伏在海域中的妖族获知。

    “果然不出公主所料,那些人族修士自己已经打起来了!”

    蒙将军兴奋的向着公主禀告,然后道:“殿下,发兵吧,趁此机会我们可以一举将整个海崖岛拿下!”

    公主闻言优雅的点了点头,道:“去吧,记住了本公主要的东西是什么!”

    公主话音刚落,突然又有一片斗法轰鸣之声从海域的另外一个方向响起。

    一位妖族修士匆匆赶来道:“启禀公主,有人从海崖岛上突围。”

    “那个方向?”

    公主霍然站起身来问道,澎湃的寒意几乎要令整片海域冰封。

    赶来的妖族修士激灵灵打了一个冷颤,连忙道:“西南,是西南方向!”

    “蒙将军,你带人去那里,将突围的人堵回去,其他人跟本公主杀上海崖岛!”

    公主猛地一挥身后的披风,整个人哪里还有一丝娇弱,剩下的全是飒爽的英姿。

    “公主怎可轻易犯险,此事交给在下和其他几位将军便是了!”

    蒙将军见得公主要亲自出手,连忙出声劝阻。

    “蒙将军不必多言,此事本公主心意已决!”……

    海崖岛蓝家驻地,沉闷的声音突然远远的从海底传来,甚至令早已经混乱的蓝家驻地上空突然安静了下来。

    杨君山猛然转过头来向着海岛外的方向看去,妖族显然已经察觉到了岛上的剧变,并已经出手了。

    便在这个时候,一片片龟裂的声音从头顶上空传来,杨君山抬头看去时,却发现头顶的月光失去了原有的朦胧,无数的遁光从蓝家驻地之外冲了进来,他低头看向脚下,原本已经消失的影子再次出现,蓝家驻地的满月大阵已经被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