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九百三十四章 潜入

第九百三十四章 潜入

    残月阵中,柯无相正盘坐在那里神游天外,在他身旁是几名海月阁的真人境修士。

    片刻之后,柯无相突然睁开了眼睛,就在这个时候,一名海月阁真人匆匆走了过来,低声道:“师兄,他来了!”

    柯无相点了点头,就看到一道人影借助着残月阵的阵法掩护来到了柯无相等人这里。

    那人见了柯无相正要说话,却被柯无相伸手止住了,然后就见得他朝着一处原本毫无一人的所在开口问道:“周师弟?”

    原本空无一人的所在在月光下突然出现了几道扭曲,片刻之后又慢慢的恢复了原状,就在来人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却突然听得一道声音从先前那里传了出来:“没人跟着,也不会有人听到我们谈话。”

    “有劳周师弟了!”

    柯无相朝着那里点了点头,这才转头看向了来人,笑道:“马大师见谅,如今这残月阵毕竟是蓝家的地盘,又有一位突然出现的阵法大师,所以由不得我们不谨慎几分。”

    那被称作马大师的修士忙不迭的点了点头,讨好道:“柯真人不愧为是海月阁高足,行事深谋远虑,马某佩服。”

    柯无相笑了笑,让马大师坐下了,便开门见山问道:“依马大师之见,蓝家接下来会做出什么选择,会投靠我海月阁么?”

    “恐怕不会!”

    马大师对此似乎早有考虑,闻言道:“蓝家的炼丹传承独树一帜,且有千年传承底蕴,他们不会轻易选择依附其他势力,那样会让整个蓝家成为附庸,而且蓝家还担心家族的传承精华最终为人所夺。”

    柯无相淡淡的点了点头,随后又问道:“那么马大师对于蓝家的核心炼丹术传承有多少了解?”

    马大师神色略微有些尴尬,苦笑道:“蓝家对于自家独有传承看得极重,说来惭愧,马某投奔蓝家多年,虽每每看似对马某极为看重,可实际上蓝家自己掌控的传承却根本不给马某接触的机会,反倒是马某自己多年琢磨的一点炼丹技巧和几张丹方却是被蓝家讨要了去,马某这些年也曾向着收几个衣钵传人,可先后看中的几个却都因为各种意外或者失踪,或者被驱逐出了海崖岛,反倒是蓝家将几个家族子弟安插在马某丹房之中,唉!”

    “哼,这蓝家行事有些过了!”

    柯无相脸上带了一丝怒气,道:“马大师放心,柯某已经得了老师的承诺,只要你加入我海月阁,立马便是丹堂的副堂主,我海月阁几年前传承留下的各种丹方、炼丹术传承可任由马大师查阅。”

    “海月阁行事大气,马某佩服!”马大师脸上颇带了几分激动之色。

    “无须客气,马真人身为炼丹大师,能够加入我海月阁,这些都是大师应得的待遇。”

    柯无相仍旧是一脸的淡然,却又问道:“不知大师对于此番海崖岛被妖族围攻之事怎么看,那妖族为何会对蓝家的那些个丹方感兴趣,莫不是蓝家练成了什么绝世宝丹,惹得海妖觊觎?”

    马大师脸上也显露出些许疑惑之色,道:“此时马某也觉奇怪,若说那些域外妖族围攻海崖岛原也没什么稀奇,这些年来外海修炼界被域外妖族毁掉的宗门势力也不在少数,可此番却是专程为蓝家炼丹传承而来,这就有些奇怪了,就算是真冲着丹药传承来的,蓝家炼制的丹药那妖族能吃么?”

    柯无相见得马大师似乎也不太清楚,想了想又问道:“那么蓝家最近是否开炉炼制过什么高阶丹药?”

    马大师想了想,道:“整个海崖岛四位炼丹大师,蓝海崖已经多年没有出手炼丹,在下最近倒是开炉炼了三炉宝丹,却也只是寻常的复灵丹、疗伤丹之类的大众货,蓝瑞婷也是一样,要说特别好的丹药么,那便应当是妖族围攻海崖岛之前,蓝鹤洋曾经开炉炼出了一颗蓝家独有的宝丹。”

    “蓝鹤洋?就是那位蓝家的炼丹天才?”

    柯无相闻言顿时有了一些兴趣,道:“他炼了一颗什么宝丹?”

    “是血藻丹!”

    马大师道:“而且在海妖围攻海崖岛之前,这蓝鹤洋外出游玩失踪了。”

    “失踪了?”

    柯无相脸上感兴趣的神色越发的浓厚,道:“这血藻丹的大名柯某也早有耳闻,据说是一种蓝家独有的寿丹,而这蓝鹤洋又偏偏这个时候失踪了,这可真是耐人寻味啊。”

    柯无相想了想,突然转头问道:“马大师,柯某觉得今天晚上你或许应当是拜访一下蓝海崖真人了!”

    “啊?”

    马大师有些不明所以。

    而柯无相却笑得有些意味深长……

    弦月阵中,杨君山从蓝家族堂之中返回之后总有一种要出事的预感。

    “前辈!”

    一个少年见得杨君山返回连忙上前行礼,正是之前认识的那个蓝家少年蓝鹤鸣。

    “咦,怎么是你,弦月阵中的其他人呢?”

    杨君山有些好奇的问道,他发现原本阵中的不少人都不见了。

    “晚辈也不知道!”

    蓝鹤鸣仿佛预感到了什么,道:“在前辈回来之前,不少真人前辈不知为何都离开了,前辈,是不是海妖又要进攻了?”

    “嗯,可能是吧!”

    杨君山有些敷衍道:“这一次恐怕不太妙,你找个地方躲起来吧,这弦月阵中有几处阵基在地下极为隐秘之处,如果到时候敌人势大,或许还能逃得性命。”

    说罢,杨君山望了望已经偏西的日头,喃喃自语道:“今晚,恐怕不太平静呀!”……

    日光西沉,夜色渐起。

    原本蓝盈盈的海面上也铺上了一层神秘的夜幕,平静的海面之上甚至连原本弥漫的妖气都稀薄了不少,静谧的夜色之下丝毫看不出有危机的潜伏。

    月色从海面上跳起,朦胧的月色洒下,身在弦月阵中仰望天空的杨君山微微叹了一口气,他脚下的影子居然渐渐的开始变淡,直到彻底消失,直到杨君山整个人的身形都淹没在了月光之中。

    海崖岛上到处都是纵横交错的灵识神念,然而杨君山此时却如同一片完全透明的月光,在神鬼不知当中悄然出了弦月阵,然后朝着蓝家家族驻地所在的满月阵方向走去。

    这满月大阵乃是一座地地道道的宝阶阵法,特别是在月光照耀之下,这座大阵的威力更将会发挥到极致,再联合位于海崖岛三个方向互为犄角的三座辅阵,整座海崖岛便会完全笼罩在大阵之下,这也是这段时间面对妖族源源不断的围攻,海崖岛上诸修却始终都能够坚守的根本原因所在。

    然而这座极具特色的宝阶满月大阵,此时在杨君山面前却如同自家后花园一般,却见他轻易便踏进了大阵笼罩的范围之内,闲庭信步如入无人之境,甚至在阵中尚有来回巡守的蓝家修士,却始终都无法发现从他们身边轻轻走过的杨君山。

    “站住,什么人?”

    正向着蓝家族堂方向走去的杨君山猛地停下了脚步,惊讶的转过身来,却见在满月大阵入口的大牌楼之后,几名蓝家子弟正朝着一名匆匆走来的修士喝问。

    “是我!”

    一道略显苍老的声音传来。

    “原来是马长老!”

    几名蓝家修士马上发现了来人身份,语气顿时变得极为恭敬:“非常时期,比往常盘查的严了一些,还请长老莫怪。”

    马长老“嗯”了一声,也听不出他语气中的态度,道:“正该如此,我正要准备去面见老族长,不知现在可否合适?”

    一位蓝家真人笑道:“这个时间怕是老族长不见客,如果长老有要事的话,不妨先去见一见族长?”

    马长老闻言微微一怔,但他只是略微沉吟了一下,便点头道:“也好,就请瑞禾兄代为通传一声。”

    那位蓝家真人笑道:“长老客气了,您要见族长何须通传,请!”

    马长老“呵呵”笑了笑,便在真人开启阵法入口之后踏进了满月大阵当中。

    杨君山望着马长老的身后目光微微一眯,神情之间略微有些惊讶,显然是发现了什么。

    马长老与蓝瑞禾真人告别之后,便匆匆向着蓝家大院当中走去,在拐过了一道院墙之后,一道细微的声音突然从马长老身后传来:“等一下!”

    马长老的身形微微一僵,似乎想要扭头向身后看去,但最终还是生生忍住了。

    “怎么了?”

    马长老努力保持神色镇定,灵识却想着跟在身后之人传音道。

    “没什么,只是刚刚进入大阵的时候仿佛有一种被人看透了,如芒在背的感觉。”

    那道细微的声音再次传入马长老耳中。

    马长老心头一跳,道:“不会出什么事儿吧?”

    “不会,应当是周某多疑了,真要被看破了行藏,蓝家不会无动于衷的,走吧!”

    马长老微不可查的一点头,继续向着蓝瑞方真人所在的院落走去。

    而就在马长老离开后不久,被月光淹没的杨君山的身影出现在了院墙的拐角之处,然后朝着马长老踏进的院落望了一眼,脸上显露出一丝极为感兴趣的神色,道:“也是借助月光隐身么,这道秘术神通却是有趣儿,只是不知道出手的人是谁,妖族?赵子昌?还是柯无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