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九百三十三章 血藻

第九百三十三章 血藻

    趁火打劫,吞并蓝家,柯无相原来是打着这个主意!

    不管蓝家究竟有什么秘密吸引妖族,但可以肯定的是,能够让妖族摆出如此大阵仗的,定然是极为重要之物!

    蓝家没有实力保有此物,但身为海外四大宗门的海月阁却有!

    而且此物如果当真极为重要的话,那么海月阁未尝不能以此物对海外妖族形成一定的牵制,哪怕此物没有想象当中的重要,至少海月阁也能以此同海外妖族讨价还价,或许还能从海外妖族手中争得一份利益,更何况海月阁还能得到蓝家的炼丹师以及身为名门的上千年底蕴积累,如此便是一举三得的好处!

    而且此事若然一旦成行,身为此事推手的柯无相真人定然会得到宗门嘉奖,从海月阁的诸位真传之中脱颖而出,如此便是一举四得!

    在柯无相真人正式向蓝家提出招揽的时候,族堂中的诸位真人瞬间便想明白了其中的关节,不由一个个艳羡的看向柯无相。

    他们当中也不完全就是散修,甚至有不少人也来自于各方势力,然而这些势力别说与海月阁相比,就算是与蓝家相比,实力底蕴都未必能够强到哪里去,贸然提出招揽也只能徒增笑柄。

    蓝瑞方真人以一种很奇怪的神色看了柯无相一眼,道:“如果柯真人愿意助我蓝家突围的话,在下代蓝家上下四千余口谢过了。”

    “什么?”

    柯无相闻言好笑道:“蓝家主说笑了,如此情景之下哪里可能保全整个蓝家?我等能够助蓝家几位真人突围便已经是仁至义尽了,更何况有几位蓝真人在,何愁不能重建蓝家?”

    别说带四千人突围,就是带四十个人突围,如果不全是真人修士的话,面对海妖的重重围困那也只是找死的行为,蓝瑞方此言不过是为了婉拒海月阁的招揽罢了。

    不过蓝家的态度这个时候众修差不多也清楚了,或许是因为家族拖累,又或者是因为其他什么缘故,蓝家并不愿意放弃海崖岛。

    “诸位,为什么不留下来呢?”

    蓝瑞方真人再次劝说道:“我蓝家在海崖岛经营千年,如今又有君山真人这般阵法大师相助,还要想要攻破必将会付出巨大的代价,更何况天宪府出世在即,只要我们能够坚持到那个时候,或许海妖便自行退却了。”

    蓝瑞方真人说话的时候以一种求助的目光看向杨君山,却发现杨君山仍旧神游物外,与这族堂之中紧张的气氛格格不入。

    以赵子昌等人为首的一众修士主张蓝家应当将自家炼丹传承交出去,以平息海妖怒火;柯无相则想要突围的同时还打着将蓝家收编的主意;而蓝家显然更愿意所有人都留在海崖岛,与他们一同抵挡海妖的围攻,这样如果一旦。

    三方势力在蓝家族堂之中据理力争,最终却只能不欢而散,好在距离海妖留下的三天期限还有两天,他们之间尚有相互妥协的余地。

    杨君山从族堂离开之后,接到了蓝家、柯无相以及赵子昌各自结盟的暗示,不过他却都当听不到而转身离开了,倒是黄海平真人和伍真人两个不知道被哪一方给争取了过去……

    蓝藻海中某处。

    “公主殿下,依属下看,那些人族修士未必会将丹房交出来。”

    自称“将军”的高壮妖修向着那位看似娇弱的女妖禀报。

    公主在深海之中如履平地,在她行走的过程当中,四周的海水就像是拂面的威风一般,不但不会给她带来丝毫阻碍,甚至还能荡起她的衣袖,使得整个人看上去飘飘欲仙。

    “这里可真是一片美丽的海域!”

    公主答非所问的赞了一句。

    这一片海域之中因为生长着大量蓝藻的缘故,使得这片海域都被渲染成了一片蓝色,无论是从海面上还是从海底看上去都异常的绚丽。

    “在这里建一座行宫吧,我们就在这里暂时安身。”

    公主再次吩咐了一句。

    高壮将军面带为难之色,道:“公主,这里距离人族掌控的海域极近,如今又是与人族争斗的敏感地带,公主留在这里恐怕会有危险,更何况角蚩殿下也曾嘱咐过一定要保证公主安全。”

    公主闻言嗤笑道:“他现在一心想要从这方世界逃出去,哪里有功夫来管我?”

    将军叹了一口气,道:“公主殿下放心,王爷一定会来营救公主出去的。”

    公主冷哼一声,道:“如果父亲当真在乎我,我又怎么可能被那贱人算计流落到这里来?父亲膝下子女数十,有的他连名字都叫不过来,更别说他的情人相好的更是不知凡几,犄角旮旯的私生子女,不知道有多少人想着要讨他的欢心,哪里会想到我这个在他酒醉后宠幸的婢女所生的女儿?”

    将军想了想,道:“公主你可以努力修炼,将来也未必不能从这方世界走出去。”

    “所以我才会想办法!”

    公主望了望海崖岛所在的方向,道:“这方世界也并非如同想象中的那么糟,至少本公主的运气还算不错,刚刚来到这里便发现了一种居然可以用来纯化血脉的丹药。”

    说到这里,公主的语气顿了顿,道:“蒙将军,你体内虽然血脉稀薄,但若是通过这种丹药,未必没有进一步激发血脉的可能,就算无法做到血脉的进一步激发,但至少也能将原本就稀薄的血脉进行一定程度上的纯化,这对于将军来说意味着什么,想来不用本公主多说吧?”

    蒙将军闻言果真脸上显露处一丝狂热,道:“公主,那种丹药当真有您说的那般神奇?”

    说罢,蒙将军突然意识到自己这样的语气询问眼前之人似乎有些不妥,正要做些解释,不过这位公主却显然并未在意他的语气,道:“当时本公主进阶之际被他登徒子搅扰,原本已经铁定失败,这才一怒之下杀了那人,还从那人手中得到了那颗奇丹,奇丹到手之后,或许是因为受伤吐血引发了源自于血脉的感应,本能的便想要将那颗奇丹吞掉,你应当清楚这一种本能的准确性。”

    蒙将军恍然,道:“难怪后来属下找到公主时,公主虽然看似身受重伤,可修为却已经成功进阶,甚至连血脉都得到了升华。只是公主日后出行还请谨慎,万万不要再避开属下等人了。”

    公主似乎根本没有将蒙将军的劝诫听进去,反而遗憾的说道:“可惜并未从那人口中得知那颗奇丹的底细,只是之前听那登徒子炫耀自己身份的时候,说什么蓝藻海海崖岛蓝家之人,炼丹世家之类,于是这才找到了这里。”

    蒙将军闻言顿时怒道:“此人敢冒犯公主,当真死有余辜,这一次无论是蓝家是否交出丹方传承,属下都要血洗海崖岛。”

    公主微微一笑,道:“不必,说不定不用你动手,他们自己就先要内讧了。”……

    蓝家族堂之内,待得所有人都离开之后,蓝瑞方真人这才低声道:“爹,现在形势对我们不利啊,如果柯无相等人选择突围,咱们蓝家可当真是势单力孤了!”

    蓝海崖真人对儿子的询问不作理会,而是转而向蓝瑞阳问道:“瑞阳,你当真不能确定当初见到的到底是不是天宪府出世前的蜃楼幻影?”

    蓝瑞阳苦笑着摇了摇头道:“不能,我当时发现的时候那片蜃楼已经接近尾声,只是觉得与海外修炼界流传的天宪府出世时的景象很像。”

    蓝海崖真人肃容道:“天宪府出世的消息从我蓝家传出去的事情,只要有人用心打听很快便能查到你的身上来,更何况家族中也有许多人知晓此事,这件事瞒不住的,为今之计,你只有咬死了看到的决然是天宪府,唯有如此,我蓝家或许还有一线希望。”

    蓝海崖真人说到这里又看了看自家儿子,道:“暗中做一些准备,挑选几个有潜力的后辈,如果事情已经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那蓝家也只能选择突围了,蓝家扎根海崖岛上千年,家族繁衍枝繁叶茂,不可能所有人都离开,这件事便由你来负责,人数不要太多,暗中通知家族几位真人做好准备。”

    蓝瑞方真人低声问道:“爹,如果一旦选择出逃,我们去哪里?”

    “内陆,现在整个海外都不安全,哪怕近海四大宗门掌控的区域都不太平!”

    蓝海崖真人斩钉截铁道:“而且老夫感觉这一次海妖大举围攻海崖岛很不简单,什么时候我蓝家的丹方传承如此吃香了,就凭海月阁那姓柯的小子也配拉拢我蓝家?”

    蓝瑞阳真人则沉吟道:“大伯,你说这一次的事情会不会和鹤洋这孩子的死有关?”

    蓝海崖真人一愣,道:“怎么说?”

    蓝瑞阳真人道:“鹤洋这一次外出游玩,身上带了一颗他刚刚炼成的血藻丹,而且鹤洋这孩子身边从来不曾少了女色,十多天前他的命牌突然碎裂,会不会与今日所见的那妖族女子有关?”

    蓝瑞方真人闻言道:“不能吧,血藻丹虽然是我蓝家的独门寿丹,可也只能延三年寿命,此丹虽说不错,我蓝家却也能保持五年炼制一颗出来,算不上多么珍贵的丹药,那海妖又何必为此大动干戈?”

    蓝瑞方真人虽觉有些荒诞,但对于蓝鹤洋可能因女色招惹祸患的猜测却并未否认。

    ——————————

    遇到点事儿,影响了状态,正在调整,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