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九百二十八章 消息

第九百二十八章 消息

    千禽门与杨氏家族一直保持了不错的关系往来,这些年杨家从千禽门得到了不少灵禽翎羽,而千禽门则从杨家手中获得了许多修炼资源。

    随着域外势力的猖獗,边境密林之中也变得越发的危险起来,杨家也曾婉转建议千禽门是否应当离开边境密林,不过随着这些千禽门自身实力也有所增强,固守传统的他们最终还是拒绝了杨氏家族的建议。

    然而杨君山没有想到的是,千禽门没有毁在域外势力手中,反而是被天灵门覆灭。

    这个时候,杨君琪带了一个十二三岁小姑娘过来,却见那小姑娘脸上仍旧带着悲痛与恐惧之色,见到杨君山之后便直接跪了下去,道:“君山真人,还请看在千禽门与杨氏家族的交情上,能够收留我等。”

    杨君山可不习惯有人跪拜自己,连忙叫小姑娘站起身来,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天灵门为何突袭千禽门,你且将经过说来。”

    小姑娘叫做阮雨桐,闻言抹了一把眼泪,道:“我千禽门与世无争,可前一段时间先是有自称为天灵门的修士前来,说是要我千禽门加入天灵门,受灰狼老祖庇护,被拒绝之后便曾出言威胁,不料前两日天灵门一众修士便大举突袭我派,宗门长辈虽有所准备,但无奈双方实力对比悬殊,诸位前辈为掩护我等突围尽皆被杀……”

    “等等!”

    杨君山突然打断了阮雨桐的叙述,神色凝重道:“你刚刚说什么,灰狼老祖?”

    阮雨桐似乎并不清楚被称为“老祖”之人意味着什么,听得杨君山询问点了点头,道:“不错,那个天灵门修士的确是这么说的。”

    杨君山与震惊的杨君昊以及杨君琪等人相互看了一眼,都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灰狼真人居然已经进阶道境,然而整个玉州修炼界却没有丝毫消息传出,可见灰狼老祖怕是有着更大的图谋。

    杨君昊这个时候开口问道:“小姑娘,天灵门为什么要吞并你们千禽门?”

    阮雨桐神色微微一黯,然后从腰间↘style_txt;的储物袋中摸出了一张传承玉板,道:“天灵门的人是为了我千禽门的传承‘御禽术’,晚辈愿意将传承献给君山真人,请真人收留我等。”

    这已经是阮雨桐第二次恳求杨君山收留庇护了,旁边的嘉惠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要说些什么,杨君山看了他一眼,转过头来笑道:“那是你千禽门的传承,你自己收着便是,千禽门传承千年,你家长辈拼死护着你们逃出来便是不想千禽门就此断了传承,你们且随我返回梦瑜县,料想天灵门还不敢直接上门要人。”

    阮雨桐闻言早已经啼哭出声,再次向着杨君山拜倒,道:“多谢真人收留,晚辈等感激不尽。”

    杨君琪带着阮雨桐先去安置十二名千禽门幸存子弟,杨君昊有些担心的低声道:“哥,你说那灰狼真人当真突破道境了?如果让他们知道我们收留了千禽门的后裔,会不会带来麻烦?”

    杨君山神色沉凝道:“不管收不收留千禽门的人,灰狼真人一旦进阶道境恐怕都会是个麻烦,不过若是他天灵门当真敢将爪子伸到杨家这边来,那就要做好爪子被斩断的准备。”

    杨君昊怔了怔,他不知道杨君山的自信到底来自哪里,要知道那可是一位道境老祖,究竟是什么依仗让杨君山连道境老祖都敢不放在眼里?

    杨君山之前与阮雨桐和杨君昊的对话并未瞒着嘉惠和尚,嘉惠低声宣了一道佛号,道:“杨施主,有用得着贫僧的地方尽管开口。”

    杨君山笑道:“无需担忧,玉州形势多变,那灰狼真人就算当真进阶道境,一时间也找不到我杨家头上,倒是大和尚你如今袈裟已成,念珠无期,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嘉惠道:“释家三宝,贫僧也算得其二,剩下一柄禅杖,贫僧打算去镔州或者海外一趟。”

    杨君山有些惊讶道:“禅杖?我记得和尚你身上不是有一套木鱼,我还觉得你那释家三宝是木鱼、袈裟和念珠呢。”

    嘉惠笑道:“三宝也非是固定之物。”

    杨君山点了点头表示明白,释族三宝并非固定之物,但仍旧称之为三宝,怕是因为这三宝另有说法,只是这关系到释族传承之秘,杨君山却是不好再深问了。

    原本杨君山听说嘉惠有意前往海外一行,有心与他一同前往,然而与一名释族修士同行实在太过扎眼,念头在心中闪过之后只得作罢。

    不过杨君山还是问道:“和尚你要炼制禅杖,不知需要些什么灵材,若是碰上也好收集一二,总也好过你一个人东奔西跑。”

    嘉惠略微沉吟了一下,道:“如此也好,原本三宝炼制需要我等苦行僧亲力亲为,如今有施主相助却能节省贫僧不少时日,贫僧所需之物一种名为天陨钢,一种名为深海乌金,此两种灵材任意一种皆可,不过贫僧数次受施主恩惠,如今也有一物相赠。”

    杨君山可不会跟这个和尚客气,笑道:“哦,什么好东西,快拿出来看看。”

    嘉惠微微一笑,看向了一旁静坐的桑椹儿,道:“这位女施主灵识受到重创,此等伤势最难痊愈,不过我释族对于灵识、魂识的认知和运用却颇有独到之处,贫僧之物可使这位女施主的伤势尽快回复。”

    桑椹儿听得嘉惠之言,原本闭着的双目已经睁开,杨君昊更是有些急切道:“喂,你说的当真?”

    杨君山却拍了拍杨君昊的肩膀,开玩笑的语气道:“大和尚,毕竟是你释家之物,用在我弟妹身上无碍么?”

    嘉惠笑道:“施主放心,全然无害。”

    杨君山笑了笑,直接伸出了手来,道:“我却是信你,拿来吧!”

    嘉惠从袖中的一口钵中取了两物出来,杨君山看到不由好笑道:“香烛?要不要我再给你刻个雕像供奉起来?”

    这些年来域外势力不断向着修炼界渗透,除了有直接与凡人、修士结合,潜藏于人族之中的域外之人外,尚有释族修士暗中传播释家信仰,因为释家诸多主张以及修行方式颇得一些凡人以及修炼无门之人尊崇,暗中立庙塑像之事也有不少,有的甚至直接将佛像请回家中日夜祭拜,屡禁不绝,而这祭拜的重要手段便是要通过香烛之物。

    嘉惠摇头道:“施主说笑了,你当也晓得我慈悲一脉不走信徒祭祀一道,这香烛却是贫僧这一脉的秘传,乃是贫僧自用的修行之物。”

    杨君山自然不会怀疑嘉惠的动机,口中虽然说笑,手中却早已经接过了他拿出来的香烛之物,却又见得当中还有一块传承玉板,不由一怔,道:“连制作这香烛的秘方也要送给我么?”

    嘉惠正色道:“施主之前送千年冰蚕丝和灵妖根的时候,贫僧可没跟施主客气。”

    杨君山闻言也不再推辞,谢过之后,两人寒暄片刻就此分道扬镳,嘉惠向着东北方向的镔州而去,而杨君山四人则带着十二位千禽门的遗孤返回了梦瑜县。

    安顿了十二位千禽门的遗孤,杨君昊陪着桑椹儿带着嘉惠赠送的香烛去疗伤,杨君琪则去找杨田林将这一次前往桑州而带回的一批修炼资源上缴入库,而杨君山却是找上了老杨汇报了千禽门与灰狼真人进阶之事。

    “什么,灰狼真人进阶道境?”

    杨田刚果真被这个消息惊到了。

    杨君山道:“还没有确定,只是千禽门的孩子们听到了天灵门有人这般称呼而已,不过不管怎么说都要以防万一,我可能很快需要前往海外一趟,家族要做好防范,灰狼真人若当真进阶道境,或许碍于道境老祖身份不会亲自下场,但天灵门肯定会有所动作。”

    杨田刚闻言点了点头,道:“只要灰狼老祖顾及身份,咱们杨氏如今可也不是泥捏的。”

    “不过,”老杨想了想,又道:“我看此事还要通知潭玺派,论及对天灵门的了解,潭玺派恐怕还在咱们杨家之上,或许他们有什么办法能够证实灰狼真人是否当真进阶道境。”

    杨君山想了想便同意了,又将桑椹儿的身份以及桑无忌未死的消息告知了老杨,并嘱咐他不要外传,特别是桑无忌还活着的消息,连桑椹儿自己都不知道。

    老杨听后目瞪口呆,半晌才道:“这孩子居然有个道境老祖的父亲,难怪这孩子什么都懂,看来事情有些复杂啊!”

    杨君山也道:“那是桑无忌与灵溢宗的恩怨,不过我看桑椹儿自己恐怕都不太清楚这其中的曲折,我这次连败灵溢宗两名真传,恐怕他们已经猜到当年的红岚真人与青榆真人之死怕也与我有关,咱们杨氏迟早也会与灵溢宗对上。”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老杨说了一句,然后又想起了什么,问道:“你这一次去海外需要多长时间?你媳妇儿可是快生了,莫要错过了!”

    杨君山笑道:“那事不宜迟,我这就出发,不过在此之前还得还去一趟仙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