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九百二十六章 到手

第九百二十六章 到手

    杨君山等人潜入枫郡之后便开始转而向北,在尽可能不惊动灵溢宗修士的情况下一路往玉州方向赶去。

    不过就在四人穿过枫郡即将进入杨郡的时候,杨君山却突然停了下来。

    其他三人不明所以,杨君昊转身问道:“四哥,出什么事儿了吗,怎么不走了?”

    杨君山目光有些游移不定,听得杨君昊询问,他有些奇怪的看了杨君昊旁边的桑椹儿一眼,道:“不用这么急着走了,弟妹体内伤势未愈,走得太快只能加快她体内伤势复发。”

    “可是……”++++小说 杨君昊仍旧有些不太放心。

    “无妨,灵溢宗的人应当不会追上来了。”

    杨君山看似不完全肯定,可语气却笃定的很。

    杨君昊还想要问,却被身后的桑椹儿扯了扯衣袖,一旁的杨君琪见状问道:“四个,那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杨君山笑了笑,道:“你们先走,我还有点事儿需要留下来料理!”

    送走了杨君昊三人,杨君山在一颗巨树的树梢之上闭目盘坐,面朝众人之前来时的方向,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杨君山突然重新感觉到了那种被人的目光注视的感觉,眼皮一跳,杨君山睁开的双目却是一片寒霜雪白!

    隐约间一个人影被杨君山突然捕捉到,不过此人似乎神通极为了得,在杨君山的目光看到他真身的刹那,他便也已经有所察觉,身形一闪便再次从杨君山的目光之中消失。

    “原来是广寒灵目,难怪!”

    一道温和的声音从虚空之中悠悠传来。

    杨君山从树梢之上站起身来,脚下支撑他身躯的却只是一根不比筷子粗的枝条。

    “不知是哪位前辈一路跟随护送,晚辈玉州杨君山有礼了!”

    杨君山高声朝着声音大致传来的方向说道,语气不卑不亢。

    “唉,你说为什么我女儿看上的人是那个只会玩火的小笨蛋,而不是你这个小子呢?”

    随着话音落下,一位相貌看上去极为年轻,可言语之中却颇有风霜之音的修士凭空出现在了杨君山身前数十丈之外。

    “女儿?”

    杨君山微微愕然,他自然第一时间便猜到对方说的是谁,可这个消息也实在太过让人难以置信了,总不会是桑根生再生吧?

    来人似乎对于杨君山的惊愕早有预料,笑着点了点头,道:“老夫桑无忌,乃是椹儿的亲生父亲!”

    对此杨君山却并未流露出太多的惊愕或者难以置信之色,而是略微沉吟之后,道:“前辈如何证明?又为何不出现与弟妹他们相见?”

    桑无忌有些好奇道:“你似乎并不惊讶于老夫死而复生?”

    杨君山却突然笑道:“至少前辈并无恶意,不是么?从槐郡峡谷之地晚辈就察觉到了有人的目光在注视,晚辈等人一路北上,前辈的目光去不时在我们身后出现,若当真有恶意,也不会等到现在了。”

    桑无忌不置可否,而是问道:“你觉得老夫应该如何证明自己的身份?”

    杨君山笑道:“在下曾听一位前辈说起过,作为天宪府一脉的传承者,若果真是桑无忌前辈当面,那自然晓得天宪道人一脉单传的宝术神通天宪指。”

    桑无忌闻言不由来了几分兴趣,道:“哦,不知你那位前辈可曾同你详细说起过天宪指神通异象?否则老夫若是一指点出去,你却并不识得,那又如何证明老夫身份?”

    杨君山胸有成竹道:“晚辈也曾修炼有石化之指以及指地成钢两道延伸神通,又在桑前辈留下的秘藏之中得到了点灵指传承,虽没有天宪指的传承总纲,但依据这三道延伸神通来印证,想来却也容易的很。”

    桑无忌闻言意味深长道:“看来你小子也在打老夫天宪指神通的主意啊!”

    杨君山却也并不否认,道:“之前晚辈并不知晓前辈未曾陨落,天宪指神通传说有指天画地之能,宝术神通榜上排名高达一十二位,别说晚辈动心,谁见了不动心?”

    “小子倒也磊落!”

    桑无忌上下打量了杨君山一番,甚至还点了点头,不晓得心中转着什么心思,但却给了杨君山一种不太妙的感觉。

    “指天画地之能么,天宪指倒也算得上名符其实,看好了!”

    桑无忌突然低斥一声,道:“灭!”

    杨君山顺着桑无忌手指所指的方向看去,却并没有感觉到丝毫的灵力波动,也没有任何的空间波动,更没有什么传说中的天地异象相随,然而就在他的手指指向数十丈外一颗大树的时候,却见得这颗至少生长了两三百年的大树在瞬间开始枯萎,无数的枯黄树叶簌簌而落,原本森绿的枝干开始变得干枯,树干渐渐腐朽,然后再也无法承受整株大树的重量,在“吱吱嘎嘎”的声响当中整个庞大的树冠连同主干突然垮塌,而后当所有一切摔落在地面上的时候,却尽数碎裂自行泵灭成一蓬枯灰。

    “这是,夺生机?”

    杨君山看着眼前一切震撼莫名,这哪里只是夺生机,分明便是让这一次大树在短短的瞬间经历了死亡、干枯、朽坏、腐烂的整个过程,这更像是一种时光的快速流动,桑无忌这一指看似威力不大,仿佛许多神通也能做到,然而这一指当中所表现出来的东西却决然不是其他神通能够比拟的。

    桑无忌笑道:“修炼界拥有夺生机、斩寿元的神通不止一道,诸如宝术神通赤霞金光术、截生斩,道术神通紫气东来诀,光阴之刀,枯荣生死诀等等,然而这些神通多是夺生机,却难定生死,而天宪指不但夺生机,还能定生死,是真正的身形俱灭,更加令人防不胜防。”

    杨君山仍旧沉浸在这一指之威当中,桑无忌见状笑了笑,问道:“怎么,如此可算是证明了老夫的身份?”

    杨君山答非所问,道:“一指之威竟至于斯,天宪指却只是宝术神通?”

    桑无忌同样答非所问,道:“你既然已经得到了天宪指的三道延伸灵术,那么想不想得到完整的传承总纲?”

    杨君山闻言精神一振,猛然回过头来,道:“据在下所知,天宪府传承从来都是一脉单传,更何况前辈即便有心传授,为何不传给自己的女儿?”

    “规矩是死的,人却是活的,如今老夫便是天宪府唯一传人,如何处置自然也是由老夫说了算!至于椹儿,她的修为还不够,怕是赶不上了,况且老夫目前还不想让她知晓老夫还活着的消息,否则老夫也不会一直隐藏行迹不与她相见了。”

    杨君山心中一动,不晓得桑无忌所言“赶不上”到底指的什么,不过他却不曾询问,而是道:“既然如此,那么晚辈又该做些什么?”

    桑无忌赞赏的点了点头,道:“你帮老夫去一趟海外,老夫便传你天宪指的传承总纲。”

    “海外?”

    杨君山疑惑道。

    桑无忌神色中流露出一丝缅怀之色,缓缓道:“天宪府又要开了!”

    杨君山一愣,道:“前辈为何不自己前去,何况前辈身为天宪府传人,总比晚辈有诸多便利之处。”

    桑无忌却并未回答杨君山所问,而是道:“此次天宪府开启怕有各方势力角逐,更有域外势力参与其中,老夫却是可以先将天宪指的总纲传授于你。”

    桑无忌不愿回答,杨君山便也不再询问,转而道:“晚辈此次连伤灵溢宗两位真传,怕是灵溢宗不会善罢甘休。”

    桑无忌闻言大笑道:“小子,你当真以为自己换了一个方向便能逃过灵溢宗道祖的追杀?灵溢宗在桑州的势力远超你的想象!你且放心,既然老夫已经出现,灵溢宗的道境修士便不会将注意力放在你杨氏这个小小的名门势力上面。”

    杨君山这才诚心诚意的向桑无忌行了一礼,道:“多谢前辈出手相助,晚辈愿意往海外走上一遭,只是不知前辈要晚辈前往天宪府要寻什么东西?”

    桑无忌道:“一张图录,确切的说是一张残图,当年老夫侥幸进入天宪府,却只得到了天宪道人留下来的传承,余者皆无暇他顾,不过老夫却曾经在天宪府中见到过一张残图,名字叫做‘肺之图录’,多年过去,相信那张残图仍在天宪府中。”

    “五脏图录?”

    杨君山吃了一惊脱口而出。

    桑无忌讶然道:“原来你也知晓这道传承,也是你那位前辈告知于你的吗?如此也好,想来你也能晓得那残图的重要,若是你能将此图取出,自然也可修炼上面的秘术,肉身强化的重要性以及五脏六腑强化的艰难,想来你也应当是知晓的了。”

    杨君山苦笑道:“看来晚辈却是不得不走这一趟了!”

    “如此最好!”

    桑无忌满意的点了点头,将一颗留影传承珠交给杨君山,道:“小子,抓紧时间提升自己的修为实力吧,这修炼界即将迎来一场席卷天地的风暴,与这一场风暴相比,域外势力入侵都不过是一道开胃菜,或许你也有机会参与这一次万载难逢的盛会!”

    说罢,桑无忌原本在数十丈外的身形便开始如同虚影一般渐渐幻灭,从始至终杨君山仍旧没有察觉到丝毫的灵力波动,空间波动,甚至连广寒灵目都无法再捕捉他的行迹。

    第一更奉上!

    求月票支持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