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九百二十五章 无忌(为盟主睡一秋贺)

第九百二十五章 无忌(为盟主睡一秋贺)

    “老十三,我先前留在槐郡的那些东西你取走了没有?”

    众人离开峡谷之后一路飞遁,在路过一片广阔森林的时候,杨君山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

    “四哥,已经取走了。”

    杨君昊闻言答道:“我们原本来槐郡就是为了取你留下的东西,只是后来椹儿师姐又带我们去了他父亲的遗藏。”

    杨君山点了点头,那些东西是杨君山当初在亘古密林中从海外道祖陆玄平身上得来的,因为当时他的储物法宝容量有限,不得已之下才藏在了一处隐秘之地,并暗中以阵法守护。

    之前杨君琪与桑椹儿二人在桑州游历,杨君山却是忘了此事,后来杨君昊也跟着过去了,杨君山这才想起来,顺便叮嘱了一声。

    当时陆玄平身上珍贵的物件都已经被杨君山取走,剩下的大多是一些他用不上的修炼资源,但数量可是不菲,带回去足够家族培养十多名武人境修士出来了。

    杨君山等人离开峡谷之后,并没有直接向北而行,而是先转向了东北方向,进入枫郡之后再转而向北。

    枫郡乃是灵溢宗的传统势力范围,徐天成和程天裕即便是招来了道境老祖来追杀他们,也绝想不到他们居然会反其道而行之,先闯到灵溢宗的势力范围当中。

    而事实上,就在杨君山等四人离开峡谷遗藏不久,在峡谷口外,一道空间门户开启,一位老者出现在这里,神识瞬间扫过了整个峡谷之地,随后神色一冷,似乎已经察觉到峡谷之地早已经空无一人,随即冷哼一声,随手在身前益华,又是一道空间门户开启便要转身离开。

    却不料老者刚刚踏进空间门户,一道诡异的波动突然传来,刚刚合拢的虚空瞬间扭曲了起来,一声惊呼声突然传来,老者便从虚空之中凭空掉了出来。

    “是谁,敢戏弄老夫!”

    到底是道境老祖,老者被从空间之中打落虽然狼狈,但却在瞬间便稳住了身躯,强忍着心头的一股怒气,向着周围空无一人的虚空之中怒斥。

    “呵呵,罗师叔,多年未见,你一切可好?”

    一声轻笑从虚空之中传来,似乎对于罗簪老祖极为熟悉。

    罗簪老祖神色略微变换,这道声音给他一种极为熟悉的感觉,却偏偏就是想不起是谁来,可对方分明有声音传来,罗簪老祖的神识却仍旧无法察觉来人的位置,神色不由凝重了起来,冷声道:“阁下和人,老夫却是想不起来了,既然与老夫熟悉,又何必藏头露尾?”

    罗簪老祖暗中戒备,神识在周围虚空之中穿梭,却不敢轻举妄动。

    那道声音却又传了过来:“我都称呼您为师叔了,你还听不出来,我却是更不敢露面了,怕把您吓着了啊!”

    罗簪老祖神色阴晴不定,疑惑道:“你是……”

    一阵微风吹来,一个人形轮廓顿时在风中开始勾勒,随着轮廓渐渐清晰,原本满脸凝重的罗簪老祖却渐渐将双目睁得老大,先是疑惑,紧跟着满脸震惊,再然后便是满满的不可思议,最后终于带上了一丝惧色。

    从眼前之人开始出现到最后身形相貌完全出现前后不过短短瞬间,然而罗簪老祖的神情却一变再变,丰富的如同变脸幻术一般。

    当他最终确认眼前之人身份之后,罗簪老祖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的身形已经不自觉的向后退了十余丈,指着眼前之人的手指都在发颤:“你,你,你,这不可能,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一位看上俊逸潇洒,气质之中却又透着洒脱不羁,面目看上去仍旧是年轻人,可双目之中却充满了风霜磨砺的修士含笑站在罗簪老祖身前数十丈之外,闻言有些无奈道:“你看,我就说会吓到您老人家吧!”

    “桑无忌,你,你怎么可能没死?不可能,老夫当日亲眼看到你自碎心脏,气绝身亡!”

    这个名字从他口中说出来的时候,罗簪老祖自己都感觉嗓子当中充满了干涩。

    他不是没有想过眼前之人可能是别人假冒,然而那熟悉的神情气质,以及那熟悉的一身天宪府传承的真元波动,这些却绝对不是他人能够模仿的了的,唯一不同的是百余年的时间过去,眼前之人的目光显得更加幽深,而周身的气息波动也越发的强横。

    然而这又怎么可能,当日桑无忌自尽,灵溢宗多人在场,道境老祖都不止自己一人,几乎所有人都查看了他的尸身,心脏碎裂,气息断绝,生机全无,全然没有活转的可能。

    然而活生生的事实就在眼前,桑无忌根本没有死,甚至连他的修为都已经提升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境界,当年桑无忌的自杀根本就是一场骗局!

    然而这一场骗局到底有多少人知情?

    到底是桑无忌一个人骗了灵溢宗所有人,还是在宗门内部他另有同伙?

    当年之事却是桑无忌被逼到了绝境,然而在那件事发之前,他才是灵溢宗真正的明日之星,同情拥护之人不少,难保没有人会暗中助他。

    在罗簪老祖确认眼前之人为桑无忌之后,却是在瞬间便在脑中闪过了无数类似的念头,然而无论他做出何种假设,有一点却是他始终想不明白的,即便是当时在场之人都同情桑无忌之死,可他自己却是绝对没有站在他那一边的,更何况当时在场的还有恨不能生啖其肉的庄鹏,桑无忌究竟是怎么瞒过他们两个的?

    “别瞎猜了,我在灵溢宗没有同伙,哪怕是根生兄弟,这百年来我也不曾找过他一次!”

    桑无忌似乎明白此时罗簪老祖心中转来转去的念头,道:“当日‘死’在你们面前的也的确是我自己,而不是什么替身、幻术之类……”

    罗簪老祖只管死死的盯着桑无忌,嘴里却是一句话也不说,仿佛根本不相信桑无忌所说的任何话一般。

    桑无忌仿佛也没有看到罗簪老祖的表情,而是自顾自的说道:“只不过我自己曾经修炼了一道秘术,这道秘术能够在心脏碎裂之后还能恢复如初……”

    罗簪老祖忍不住打断道:“这不可能!”

    桑无忌似乎早就料到罗簪老祖会这般否认,笑问道:“罗师叔可知道五脏图录?”

    罗簪老祖张了张口,最终惊道:“你,你得了五脏图录的传承?”

    桑无忌嗤笑一声,道:“五脏图录失传不知经年,桑某何德何能能有如此气运?不过是得先人遗惠,侥幸练就了心之图录罢了,而心之图录一旦练成,便有一个好处,那便是心碎不死,再加上一些龟息、休诀之类的秘术配合,敛去了周身生机,谁又能想到一个心碎之人还有复活的可能?”

    罗簪老祖讥讽道:“你倒是好运气,当时只是将你丢尽了火渊之中,而不是当场将你肉身焚化,想来在落入火渊之前,你便已经苏醒逃走了吧?可叹本派当时三位道祖在场,却没有一人发现你在假死!”

    桑无忌笑了笑,道:“所以,这一次我回来了!”

    罗簪老祖此时周身气息已经在升腾,只听他沉声道:“那么你这一次回来是心存报复了?”

    桑无忌望着罗簪老祖如临大敌的神情,也渐渐的敛去了脸上的笑容,正色道:“桑某这一次现身,只想向罗师叔求证一件事情……”

    罗簪老祖满脸冷笑打断他,嘲讽道:“恐怕还有为了救桑根生女儿而阻拦老夫的缘故吧?老夫曾听我那徒孙说过,那桑根生的女儿为了操纵桑木琴而深受重伤,真想要救人,当时为何不出手?”

    桑无忌对于罗簪老祖的嘲讽充耳不闻,自顾自的说道:“桑某这一次向罗师叔求证的事情便是,当年卞兰究竟是自杀,还是庄鹏亲自下得手?而整个人事情罗师叔是否也有参与?”

    “你想知道事情真相?”

    罗簪老祖突然冷笑道:“你为什么不亲自去问庄鹏?”

    话音未落,罗簪老祖手中突然多了一柄木杖,正是下品道器独木成林杖,却见他手持道器向着桑无忌一指,同样是寂灭指点出,伴随着的却是身前虚空的塌陷和无边的死气凝聚,威力不知要高出徐天成、程天裕之流多少倍。

    “呵呵,寂灭指,终于再次有灵溢宗的人以这道神通攻击我了!”

    桑无忌轻笑一声,对这一指却是不躲不闪,同样伸出一根手指迎着点了出去。

    “天宪指!”

    罗簪老祖怪叫一声,却是丝毫不做停留,猛地向后窜去,而在他身后不远处却不知何时已经被他打开了一道空间门户。

    “桑无忌,哪怕你不死,可当年之事终究是你理亏,如今本宗上下全都奉庄鹏为首,你回来又能如何?凭你一己之力还能与整个宗门抗衡不成?”

    空间门户合拢,只剩下罗簪老祖的袅袅余音。

    半空之中“嗤啦”一声裂帛一般的声响传来,两道神通相遇,将周围的虚空击碎了数道裂缝,同时空间裂缝也将神通余波尽数吞噬,而后各自归于平静。

    罗簪老祖以道器作为媒介施展寂灭指,却也只是与桑无忌徒手施展的天宪指威力堪堪持平。

    天宪指,宝术神通榜排名第十二位!

    桑无忌望着罗簪老祖离开的方向并未前去追赶,而是嘴角带着一丝嘲讽,喃喃自语道:“以一己之力同整个灵溢宗抗衡,这个提议还当真不错,你说呢庄鹏师弟,如今的蓝葵道人?”

    ————————————

    今日第三更奉上!

    月初求票票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