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九百一十九章 阴雷(求订阅)

第九百一十九章 阴雷(求订阅)

    后山的演法场之上,这里被杨君山以阵法进行改造,专供真人境以下杨氏族人在这里演练神通术法。

    丁如兰被杨君山带到这里的时候还有些懵懂,不晓得杨君山到底是何用意,在她看来,自己修为不过是从初入武人境第四重到第四重巅峰罢了,就算实力有所增长,又怎么可能会引起老师专程注意的地步。

    在去往后山的路上,丁如兰将自己闭关修炼的经过如实向老师讲了一遍,说道自己只顾着修为提升而忘记了老师嘱咐的每隔一个时辰才能炼化的言语之时,丁如兰有些惭愧的低下了头。

    她已经听说了在自己被冰封之后发生的事情,特别是师兄苏长安为了救她,被寒气入体差一点冻上了内腑,更是觉得无地自容。

    只是事情已经发生,杨君山也并未责怪于她,这让丁如兰更觉愧疚。

    这还是在杨君山并未告知丁如兰有关地阴寒泉之事的情况下,否则这个弟子心头的压力恐怕更大。

    听老师说自己之前两个月是被冰封的,莫不是说在这一段被冰封的时间当中,自己的身上发生了什么连自己都不知道的变化?

    丁如兰顿时又想起在她闭关修炼摔倒之时,曾经记得自己亲眼看到自己的身躯已经变成了青绿色的冰晶之色,可现在看来,自己的身躯却并未变化,莫不是当时自己在濒死之际出现了幻觉?

    就在丁如兰胡思乱想之际,杨君山已经带着她来到了演法场,然后笑道:“将你自己练就的神通施展出来,试试看吧!”

    丁如兰连忙收敛自己的注意力,然后按照杨君山的吩咐,先是施展了一道小云雨诀!

    然而或许是因为丁如兰未曾适应刚刚提升的实力,又或者是她被冰封之后出现了其他异变,总之这一场小云雨诀却是被她施展成了“小冰雹诀”!

    密密麻麻的白色冰雹从天而降,每一颗冰雹砸落地面的时候都会留下一个小坑,而且在冰雹碎裂的刹那,瞬间将小坑四周尽数冰封,短短片刻之后,地面上再不见一颗冰雹,却留下了一层一指多厚的冰盖,笼罩了方圆数十丈范围。

    丁如兰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当她将求助的目光看向老师的时候,却见得杨君山脸上仿佛一副早有预料的模样。

    却见杨君山伸手一扫,原本冰封的地面尽数开裂,地面上泥土翻涌,将所有的冰渣尽数吞入地下,然后重新恢复到了先前的地貌,不过略有不同的是,这一次地面上多了许多大大小小,形状各异的石块。

    “掌心雷,施展一次!”杨君山的声音再次传来。

    丁如兰深吸一口气,体内灵力流转,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凝聚起远超以往的精纯灵力,随后随着她单掌一劈,一道雷光伴随着霹雳声响砸落在场地当中,将原本平实的地面炸开了一个丈许深的大坑。

    然而丁如兰却满脸错愕,不是掌心雷神通威力大增,而是这威力比之以往还要小了些!

    这怎么可能,明明自己的修为提升到了武人境第四重顶峰,明明自己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体内的灵力比以往更加精纯,明明在神通施展的时候再没有了之前神通与体质冲突而带来的不适,为什么威力反而下降了这么多?

    “看那边!”

    杨君山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丁如兰下意识的朝着老师所指的方向望去,看到的却是一颗颗在地面上“嗤嗤”的声响当中消融的石块。

    丁如兰惊讶的捂着自己的嘴,却见那一颗颗正在消融的石块分明就是之前老师故意放在演法场上的形状大小各异的石块,此时却是在一股股青绿色的浓烟当中被腐蚀的坑坑洼洼,有的甚至变得酥脆,自行脆裂成更小的石块。

    “老师,这是……”

    杨君山看着眼前的一切,点了点头,道:“应当没有错了,在吸纳并同化了地阴寒泉中散逸的阴气之后,你的灵力连同体质发生了异变,这也是你在被冰封之中还能活过来的根本原因。”

    丁如兰低声问道:“老师,这,是好还是坏?”

    杨君山笑道:“放心,这并非坏事,老师曾经向一位大神通者请教,他言道雷术神通大多阳刚暴烈,哪怕是水行一脉的葵水雷术也自有阳和气息溶于其中,你体质天生偏阴,这葵水雷术在大多数水行修士身上并无害处,可偏偏于你却有妨碍,是以老师以地阴寒泉让你炼化,为的便是要化解你的体质与神通之间的冲突,虽然中间有些波折,好在老师最初的设想不但成功,而且看样子似乎还另有所得,你这神通虽发生异变,威力看似不如从前,然而这阴寒腐蚀之力却更加难缠!”

    丁如兰颇为感动道:“多谢老师成全,只是此番神通发生异变,不知弟子可否仍旧按照以往方式进行修炼?”

    杨君山笑道:“无妨的,那位大神通者曾经告诉为师,你所修炼的葵水神雷尚有另外一种异变神通,唤作‘葵水阴雷’,与葵水神雷乃是一体两面,也就是说你现在施展的‘掌心雷’如今应当被叫做‘掌心阴雷’,你完全可以按照葵水神雷的传承继续修炼便是。”

    给自己的这个弟子吃了一颗定心丸,嘱咐她在寒泉灵室之中继续修炼,熟悉体内已经异变的灵力,杨君山望着丁如兰离开的背影,知道自己的这个弟子接下来恐怕将会迎来一次修为上的爆发式提升,就凭她体内淤积的尚未完全炼化的那一股地阴寒气,就足够支撑她在短时间内一路冲击到进阶真人境的门槛跟前,甚至说不定在两三年之内,杨氏家族就将会再次迎来一位真人境修士。

    距离颜沁曦的预产期只剩下了不到半年的时间,杨君山决定在接下来的这段时间当中不再外出,而是专心陪在颜沁曦身边等待孩子的出生。

    当然,这也并不意味着杨君山在这段时间当中便无事可做,除了每天陪着妻子在西山灵气充盈之地散步之外,闲暇之余,杨君山开始研读早已经到手却一直不曾来得及修炼的肝之图录。

    这一张肝之图录乃是当年在剿灭十二真妖峰的时候,从太罡大妖天琊的手中所得,乃是杨君山得到的第二张五脏图录。

    这些年来杨君山一直致力六腑锦的修炼,想要先将整个六腑锦修炼至大圆满境界,因此,这张肝之图录在到手之后却是一直不曾静下心来仔细研读。

    无奈如今六腑锦在最后的“三焦”上修炼受阻,在肉身强化上一时间断了路途,只好转过头来研读肝之图录。

    五脏图录与六腑锦相比,前者入门要更加容易,而后者开始修炼的时候却是极难,五脏图录入门之后想要修炼至圆满境界却是极难,而六腑锦一旦开启了修炼之门,那么想要达到圆满境界事实上也就剩下了水磨的功夫。

    肝之图录同样也是如此,杨君山在精研这一张残图之后,很快便掌握了肝脏强化的途径,九仞本源运转之下,已经开始向着肝脏之中缓缓渗透。

    然而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_九,杨君山这边修炼肝之图录刚刚有了眉目,一道加急传讯符飞至西山,正在陪颜沁曦在石榴林中吃石榴的杨君山便被老杨急慌慌的叫了去。

    “什么,被困了,危在旦夕?”

    杨君山皱着眉头问道:“在哪里被困,是被人困住了,还是被秘藏中的阵法禁制困住了?”

    杨田刚将刚刚得到的传讯符交给了他,道:“是在秘藏中被灵溢宗的人困住了,现在只能凭借秘藏中的阵法禁制阻挡,看样子也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你得尽快赶去了,否则他们三个恐怕会有危险。”

    杨君山接过传讯符,魂识在里面一扫,皱了皱眉头,道:“槐郡?这可不是个好地方!”

    先前正在桑州游历的杨君昊等三人传来消息说是找到了一座秘藏,如今这么长时间过去,三人居然还在秘藏里面停留不说,还被灵溢宗的人困在了秘藏之中,而且还是在槐郡这个桑州这个各种势力犬牙交错最为混乱的地方,这让杨君山不得不感觉这一切似乎更像是一座陷阱。

    杨田刚似乎看出了杨君山的疑惑,道:“传讯符之中有着杨氏的血符密印,这是其他人模仿不了的。”

    老杨说的血符密印杨君山已经看到了,他想了想又问道:“这件事情还有谁知道?”

    杨田刚摇头道:“目前只有我,你,还有小平三个人知道,我已经让小平去请你七姑父了,他冲击真人境失败之后一直留在西山养伤,而且这一次失败对他的打击很大,小昊又是你七姑父唯一的儿子。”

    “我知道,我知道。”

    杨君山忙不迭的点了点头,道:“事不宜迟,那我就先赶去桑州了,七姑父来你告诉他不要担心,我一定会将君昊他们三个带回来,不过这件事就不要再告诉别人了。”

    ————————

    最后一天,紧急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