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九百零二章 融合

第九百零二章 融合

    在返回西山村的路上,杨君山向杨君平询问杨家参加这一次攻伐魔域之战的损失。

    杨君平略微想了想,道:“死掉的接近三十个,伤的多一些有四五十个,不过大多并不影响战力,倒是法器、符箓、丹药、玉币等修炼资源损耗不少,不过这些人经过历练之后,想来能够出几个好苗子。”

    杨君山闻言点了点头,能够参与魔域攻伐之战的至少都是武人境以上的修为,修为到了杨君山如今的境地,这些动则数十上百武人境修士的伤亡也不是见得一两次了,有的甚至便是出自他亲手谋划,有时回首往事的时候,当初以浊气境参加边境之战仿佛就昨天,只是不知道当初推动边境争夺战的撼天宗真人是否也如现在的杨君山这般心境。

    杨君山头也不回的吩咐道:“表现突出的可以重赏,无论是法器、丹药还是玉币,如今杨家也不缺这点东西,甚至是修炼功法和神通传承也不妨拿出几套来,如今杨氏的核心传承都已经是宝阶以上的功法,那些灵阶的传承就不妨放出去,无论是否姓杨,只看战绩,把事情弄得公平一些。”

    杨君山不晓得自家大哥何时起了这般心思,只能暗忖可能是还是自己的格局太小吧,达不到如今大哥的境地。

    “对了,家族子弟伤亡如何?”杨君山又问道。

    杨君平道:“死了六七个,伤的有十来个,有两个精英弟子也战死了,唉,家族培养十余年的心血算是白费了。”

    杨君山笑了笑,道:“这样的大战哪有不死人的。”

    带着一众子弟返回梦瑜县不久,杨君山便发现一队家族修士在三名精英子弟的带领下朝着沁水下游走去。

    在村外落下,杨君平带着参战的修士去了,杨君山却在村外码头找到了正在忙碌的杨田林。

    随着那条大型水脉的完全成型,这些年沁水的水量也越发的充沛,杨家修士利用神通将沁水的河道不断的加宽加深,使得河面上能够行走数千石的货船,并在村外开辟了码头,各种商铺货店应有尽有,来自于玉州各地的商队经过这里,使得这里变得越发的繁华鼎城。

    如今以西山村为中心,连同整个荒土镇镇守所在内已经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坊市聚集地,早已经超过了村落集市的范畴,便是梦瑜县的县城都远不如这里繁华,事实上呼吁建立西山城的呼声早已经在多年之前便已经有了,只是那个时候更多的是希望将梦瑜县城迁移到此处,而现在却没人再这么提了,西山村真要建城,恐怕也远不是一座县城可以相比的。

    杨君山找到杨田林的时候,见得他刚刚安抚了一支船队的大掌柜。

    杨君山远远的看到从码头上停泊的大船之中抬下来数十具尸体,以及不少大船上被法术神通摧残的痕迹,低声道:“六叔,这是怎么回事儿?”

    杨田林见得是杨君山略微有些惊讶,但见得周围人居然根本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晓得杨君山定然是用了什么神通秘术瞒过了周围人的耳目,于是笑道:“没什么,这支船队在沁水下游遇上了一群河妖,死了几十个人,但船队受损却并不严重,货物大部分也保住了。”

    杨君山想起返回梦瑜县的时候碰上的那一队沿着沁水向下游而去的杨家子弟,想来应当便是去除妖的,于是问道:“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吗?”

    杨田林知道杨君山这些年已经越发的不管家族之事,这些小事更不可能让他知道,于是解释道:“自从沁水水量大增之后,河中的水妖也多了起来,袭击船队以及两岸村落的事情也多有发生,家族修士会定期剿杀河中水妖,两岸村落的修士也会捕杀河中水妖。”

    杨君山又问道:“这些河妖从哪里来?”

    杨田林摇头道:“不知道,可能是从下游来的吧,但也可能是河中的鱼鳖自行成妖,总之,自从域外修士降临之后,这些东西便多了起来,虽不至于成灾成难,但也像是韭菜一般,割了一茬又一茬,总也杀不尽。”

    “小心有漏网之鱼成了气候!”

    杨君山提醒了一句,然后又想到了什么,问道:“除了河中,陆地上呢,这些年家族掌握的势力范围内域外势力的渗透情况如何?”

    杨田林笑道:“看来你这些年当真是很少关注这些小事儿了,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这些事情总是屡禁不绝的,梦瑜县还好一些,胡瑶县那边可是出了几个人妖恋、人巫恋、人蛊恋之类的,有的连后代都生下来了,被发现的时候一个个坚贞不渝的,搞得我们反倒像是要棒打鸳鸯,拆散人家的姻缘的恶人一般,前些日子沁璋在杂胡镇打杀了一头隐藏在村落里面的修罗,那修罗冒充村民娶了一个凡人女子,被发现的时候那修罗怒吼他从未害人,往日里最多也只是喝一口自己养的牲畜的血,只是想着守着自己的妻子安安生生的过太平日子罢了,为何如此也不放过他,他那妻子似乎也早知晓他的身份,只是哭喊求饶过那修罗,最后那修罗被杀,那凡人妻子第二日发现的时候也悬梁自尽了,据说沁璋手下颇有几个心软的也恍惚了几日。”

    杨君山听着杨田林说起了一些发生在乡村野里的小事,忽然问道:“这样的事情在梦瑜县和胡瑶县之外多么,其他宗门势力又是怎么处理的?”

    杨田林道:“怕是也不少,这些年来玉州各地商队往来荒土镇的多了,关于玉州各地的消息也带来不少,类似这种域外之人暗中与人族融合的例子数不胜数,不过一旦发现便没说的,域外之人立即处死,若留下的后代的通常也都活不下来。”

    “那么其他普通人又是个什么态度?我是说他们生活的周围的乡邻?”

    杨田林微微一愕,他不知道杨君山为什么会对这些琐事如此感兴趣,但还是道:“还能怎样,无非就是唏嘘两声,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道理他们还是懂得的,事实上不少潜藏的域外之人反倒不是各派巡查之人发现的,而是他们在日常生活之中自行漏了马脚之后被人举报后诛杀的,而举报的人多半都是他们的乡邻之类。”

    各族的大融合早已经在悄然之间便开始进行,杨君山自己都没有想到会来得如此之快,可当他发现的时候,却仍旧感觉束手无策。

    融合的过程几乎不可阻挡,然而这种自下而上的过程几乎会遭到所有修行者的自发抗拒,甚至包括来自域外的高阶修士,这个过程必然会伴随着强烈的反弹和阵痛,甚至引来无数的仇杀和恩怨,杨君山现在只求这样的事情尽可能的不要发生在杨氏家族的身上。

    于是杨君山便道:“告诉沁璋,日后再有这样的事情,杨家的子弟便尽可能的不要出面了,让其他人出手打杀便是!”

    杨田林微微一愣,心中虽然不解,但他还是道:“好的,我会通知他的,这小子不听谁的话也不敢不听你的话。”

    杨君山听出杨田林话中有话,原本正要离开却又停下了脚步,道:“怎么,这小子最近又闹出了什么幺蛾子?”

    作为杨氏家族第四代修士中的佼佼者,杨沁璋向来以第四代修士的第一人来自居,心高气傲是免不了的,再加上一些人的追捧和奉承,时间长了便渐渐生了几分桀骜不驯,便是连家族一些旁支外系长辈们的规劝也听不进了,杨君山对此也有所耳闻,只是他如今谋着大师,这些细枝末节的小事他才懒得过问,只是今日碰上了这才问了一句。

    杨田林笑了笑,道:“宝章前些日子刚劝他打磨一下体内灵力,不要急着提升修为,这家伙最近便进阶了武人境大圆满。”

    杨君山听后神色有些不渝,道:“我记得这话不仅仅只是宝章哥说过吧,记得他刚刚进阶武人境第四重的时候,我便同他说过,对于修为的提升不要太过急切,以免根基不稳。”

    杨田林苦笑道:“可能是因为前段时间家族其他几个核心弟子陆续有人突破至清气境吧,这小子的修为向来在同辈当中保持领先,如今清气境的弟子一下子多了这么三四个,怕是沉不住气了。”

    杨君山冷哼一声,道:“路都是自己走的,他如今可也不是小孩子了,道理讲给他,该怎么选择便是他的事情了。”

    修炼一道最究竟的是念头通达水到渠成,长辈的强行干涉有的时候看似能够让后辈少走一些弯路,可往往最终的结果反而是强扭的瓜不甜,欲速则不达。

    杨君昊返回西山之后不久便又离开了,仿佛是害怕杨君山又将他赶到胡瑶县去,借口去寻正在外游历的桑椹儿和杨君琪跑到桑州去了。

    杨君山因为要揣摩两仪微尘光的修炼而闭关,杨君平仍旧负责处理家族事物,倒是老杨难得清闲一次,听说最近有一位来自海外的炼器大师在瑜城游历,便带了他的法宝断魂枪跑去瑜城求那位炼器大师提升法宝品阶去了。

    最近几年,随着海外形势越来越严峻,不少海外修士在域外势力的逼迫下不得不回迁陆地,各州修炼界也多少不少海外的流浪修士,甚至还有一些海外势力整体回迁的,甚至还与当地的本土势力爆发了冲突。

    如此又过了三个月,杨君山仍旧没有等到潭玺派传来有关白金之地的消息,于是同杨君平打了一声招呼,便再次发动遁空大阵去了仙宫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