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八百八十章 交易

第八百八十章 交易

    ;

    “诸位,人来的差不多了,那么接下来交易会便开始吧!”

    正当杨君山专心致志的窃听徐天成与另外一位修士交谈的时候,一道空间门户打开,天工坊那一如既往的黑衣装扮,一名道人老祖出现在了中央的平台之上,不大的声音清晰的传递到在场每一位修士的耳边,也打断了两人的交谈。?要?看书 ?要书?

    “老规矩,本次暗市分为两个阶段,其一便是天工坊主持的拍卖,其二则是在场道友自行上台交易!”

    黑衣老祖的言语极为简练,而且一上来便直奔主题,并没有其他的拍卖会之类要先行讲演几句烘托气氛之类。

    “那么接下来便请上今天咱们第一件拍卖物品,生机果!”

    随着黑衣老祖话音落下,平台之上升起一张石桌,石桌之上放着一只封灵盒,被黑衣老祖打开之后,一颗生机果便出现在了盒子当中。

    杨君山微微愕然,随即便听到了徐天成的调侃之声:“居然会是生机果,风流兄,不是说这一次以拍卖一家被灭门的海外势力的积蓄为主么,怎得出现了生机果,难不成荒古绝地的甲子树一直不都是贵派禁脔么?”

    任风流冷哼一声,脸色显得有些不太好看,道:“徐兄这是在炫耀么?”

    那与徐天成交谈之人居然是紫风派的修士!

    杨君山大为愕然,要知道之前在荒古绝地开启之际,徐天成可是在里面大放异彩,遁空葫芦在手一人独得三件天地灵珍,反倒是紫风派损兵折将,甚至据说紫风派至少有两位天罡真人的陨落与徐天成有着直接的关系,按理说徐天成如今应当是紫风派的公敌才是,怎得这两人居然还在大庭广众之下言谈自如,那叫任风流的难道就不怕为宗门所不容么?

    “生机果增寿十年,其他的效用也不必多言,想来在场诸位比老夫还要清楚,那便直接开始吧,两百晶砖起拍!”

    台上黑衣老者的话让徐天成与任风流二人也暂时安静了下来,不过紧跟着整个暗市交易会场便热闹了起来。 ?? ?? 要看?书 书? ?

    生机果这样能够增加寿元的灵珍,在任何修士手中都不会嫌多,毕竟修行原本就是一个与自身寿元竞争的过程,寿元哪怕延长十年,修士未来的道途可能就会走的更远。

    两百晶砖的价格差不多相当于一件中上品灵器的价值,不过这对于在场的一众真人境后期以上,乃至于道人老祖而言自然不算什么,甚至对于一些寿元将尽的修士而言,可能会将价值抬得更高。

    “三百”

    “五百晶砖!”

    一个声音还没有喊完,另一道声音便毫不留情的打压了下来。

    杨君山对于生机果并没有需求,他的注意力很快便又从竞拍上转移到了徐天成与任风流二人的对话上了,这两位显然对于生机果同样没有需求。

    “风流兄莫恼,刚刚是在下的不对。”

    徐天成很快道歉,任风流的脸色稍霁,便又听得徐天成道:“其实在下想要问得是关于那紫苑道祖的事情。”

    紫苑道祖被提及,杨君山自然精神一振,而任风流的脸色一下子却变得更差了。

    “风流兄不要误会,在下其实想要问的是,既然那紫苑化身在荒古绝地全身而退,那么接下来贵派打算怎么办,毕竟紫苑道祖与贵派的恩怨我等虽不清楚缘由,但怕也算得上是势不两立了吧?”

    “哼,就凭紫苑一人也佩与我紫风派势不两立?”

    任风流在徐天成“那是那是”的赔笑声当中冷声道:“也没什么好隐瞒的,那紫苑贱人不知因何与那东流道人勾搭在了一起,如今又隐匿了行踪,一个华盖道人想要刻意隐藏自己,其他人想要找到几乎不可能,但她的雷劫是瞒不过的,到时候自然就是她的死期。?? 一?看书 ??”

    徐天成笑道:“雷劫大难,想来那紫苑道祖自己都知道贵派会在那个时候狙击于她,她又怎会没有准备?”

    任风流瞥了徐天成一眼,道:“一个东流道人还挡不住我紫风派。”

    徐天成道:“贵派实力不在我灵溢宗之下,实力自然不用多说,只是那紫苑道祖也未必就东流道人一个强援。”

    任风流凝视着徐天成道:“天成兄到底想要说什么?”

    徐天成笑了笑,道:“在下听闻那紫苑道祖来到玉州之后,似乎对于一个新晋崛起的名门家族子弟颇为垂青,那人似乎也声名鹊起,据说还曾经击败了一名飞流派的真传弟子。”

    杨君山心中一惊,魂识紧跟着一颤,差一点就要中断了窃听秘术,目光死死的盯了徐天成一眼,心中杀意蒸腾,这家伙明显是在借刀杀人。

    徐天成神色微微一怔,狐疑的向着四周扫了一眼,低声道:“难道还有不长眼的想要试探这隔音禁制?”

    任风流冷哼道:“是天成兄你话太多了,难免惹人注意。不过你说的那个人应当叫杨君山吧,一个暴户之子罢了,据说本人倒是有几分天资,甚至此人的阵道传承有可能还与本派有着几分渊源,但也只是螳臂当车罢了,本派对于此人早有关注,到时别说是他,便是那小小杨氏家族也在弹指间灰飞烟灭罢了。”

    徐天成“哈哈”一笑,道:“风流兄说的是,说的是!”

    此时会场中央一锤定音,生机果的归属已经有了着落,而杨君山却被这一锤之音惊得冷汗淋漓,他心中愤怒徐天成借刀杀人,可面对任风流言语之中对于杨氏家族生杀予夺的语气感到深深的无力感。

    确实正如任风流所言,如果紫风派真要动手,那么杨氏家族目前所拥有的一切转眼都会烟消散。

    此时会场之中的黑衣道人已经摆出了第二件拍卖物品,一件三叉戟状的法宝,名字叫做“三海戟”,品阶赫然达到了宝阶下品,起拍价格直接定在了八百晶砖,这可以说是一个极低的价格!

    杨君山此时哪里还有心思在拍卖会场之上,他只能将全部的精力放在窃听徐天成与任风流的言谈之上。

    “看来风流兄的消息不会错了,果真是一家被灭门的海外势力。”任风流笑着道。

    徐天成冷笑道:“一件宝阶下品的法宝起拍价才八百晶砖,这根本就是白菜价,天工坊就算是销赃也不是这个法子,看来风流兄的消息也有几分可信,也只有那些域外势力拿着我们的法宝无用,才会委托天工坊处理的时候定下如此低的价格。”

    两人随口点评了两句,徐天成却又道:“风流兄,你刚刚说紫风派要灭则杨氏家族,我看却是未必,别忘了仙宫的天条,那杨家势力初成,杀个别人也就罢了,真妖毁了杨氏这个名门,怕是紫风派也不好交代。”

    见得任风流一脸冷笑,徐天成语气一转,道:“当然,以贵派地位,仙宫万没有因为一个杨家而责难贵派的道理,但这杨氏家族的辉煌其实便全然系于那杨君山一人之身罢了,只要此人死了,那杨氏家族恐怕也就垮了,如此四两拨千斤的法子,贵派又何必去得罪仙宫。”

    任风流脸上冷笑消失无踪,却突然换上了讥诮之色,道:“天成兄,我倒是好奇,你千方百计怂恿在下杀那杨君山到底是何目的,莫不是天成兄堂堂灵溢宗真传弟子前三,也曾经在那杨君山身上吃过亏不成?”

    徐天成脸色一变不再言语,任风流也不多言,两人一时间沉默下来,却是将注意力重新转了拍卖会场之上。

    杨君山现在只想着两件事情,第一该如何在徐天成有遁空葫芦在身的情况下将此人击杀,第二该如何尽快进阶道人境。

    他摸了摸手指上的储物灵戒,他如今灵识魂化几乎已经臻至圆满,清灵葫芦中的一缕清灵之气乃是天地自然孕育而成,甚至比他得自苍玄遗迹中的那道清灵仙气还要精纯,可立增三十年修为,令他马上拥有冲击道境的实力。

    然而杨君山总也觉得冲击道境不应该这么简单,他虽然不曾系统的接受过道人老祖的指点,但在向紫苑道祖请教的过程当中却也晓得进阶道境的过程当中有一个极为重要的关卡,那便是道术神通的成型,否则就只能如同紫苑道祖那般,堂堂华盖道人却无一道道术神通傍身,若非手中有着一件中品道器紫幡,甚至对战拥有道术傍身的庆道人都只能屈居下风。

    然而在进阶道境的过程当中该怎样奠定道术神通的底子,他却是全然不知,他所得到的传承“为山九韧诀”虽然详细的记述了灵识魂化之后再行凝结元神的过程,然而对于道术神通该如何与元神伴生而成却是并无记载。

    “飞流派的江道友一身剑术神通不弱于你我,怎得却也对这三海戟上了心?”

    任风流突然开口向徐天成询问,却是一下子又将杨君山的注意力拉了来。

    徐天成笑道:“风流兄有所不知,江道友不是要那三海戟,而是在故意抬价,我桑州临近湖州,徐某对于湖州修炼界的形势比风流兄熟悉一些,那另外两个一直与江道友抬价之人想来是湖州其他宗门的修士。”

    任风流恍然。

    果真便听得一个同样遮掩了身份的修士怒声道:“两千晶砖,江心,你不要太过分!”

    一个满脸和气的大胖子笑眯眯道:“啧啧,两千晶砖就能买一件下品宝器,道友还是有的赚啊!”

    杨君山在一旁听着这等竞价只有苦笑,他这一次前来仙宫,事先携带了两千五百块晶砖,料想这等身价已经不菲,可在购买了丹炉、火种,再加上其他零散的消耗之后,在这拍卖会上怕是连一件下品宝器也买不到。

    再次更新迟到,只能厚着脸皮求订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