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八百七十七章 天工(续)

第八百七十七章 天工(续)

    这尊灵阶下品的丹炉品相极好,然而丹炉在一个月之内还曾经被使用,可随后便有人血残留在丹炉底部,虽然经过了清洗,但仍旧被杨君山现,这让他第一时间升起一个不太好的想法,这尊丹炉的来路怕是不太好说。※一看书w_ww.

    想到这里,杨君山放下了手中的这尊丹炉,目光放在了中间的那尊灵阶中品丹炉之上。

    相比于品相完好的灵阶下品丹炉,这尊灵阶中品丹炉炉身之上有数道刀劈斧凿留下的痕迹,很明显这尊丹炉的本体曾经被不止一种法宝击中过,不过好在丹炉之内却并未受到损伤,但支撑炉身的三根鼎足却断了一根。

    杨君山用手在失去鼎足的断面上摸了摸,几乎可以断定这根鼎足应当是被高阶法宝强行斩断的。

    丹炉身上的划痕也就罢了,丹炉炼制所凝练的灵纹之类都是深入炉壁内里的,只要不是丹炉被彻底弄破,那么丹炉本身的品质是不会受到影响的,最多也就是炉壁可能会变得脆弱一些,但这些并非不能弥补,至于鼎足部分对于炼丹的影响是微乎其微的,只是少了一根鼎足,这丹炉毕竟就显得不完整。

    杨君山无奈之下又将目光看向了品质最高的那尊灵阶上品丹炉,这尊丹炉或许是因为品质最好的缘故,表面上看丹炉本体保存的极为完整。

    然而经过之前对两尊丹炉的观察,杨君山可不太相信唯独这尊灵阶上品丹炉便是完好无损。

    那黑衣修士自从将丹炉摆出来之后,对于杨君山的查看便不做任何阻拦,这点倒是让杨君山有些满意,看上去一点都不像是在做生意,这也让杨君山对于这家天工坊的风格有了一定认识的同时,也对这家天工坊的背景有了一定的揣测。

    杨君山干脆伸手将这一尊体积足有半人高的大丹炉拿在了手中,这尊丹炉别看只有半人高,可实际上重量却不下数千斤,却被他一只手擎着丹炉底部给托了起来。要看■书.︿1︿k要a看n□s_h◇u□.看c_c书

    那黑衣修士看了杨君山一眼却没有说话,他的全身都被黑衣遮掩,看不清此人的神情如何。

    不过杨君山在将手掌接触到丹炉的时候却终于现了问题所在,如果说之前两尊丹炉虽各有瑕疵,但对于炼丹本身而言并无太大影响的话,那么这尊表面完好的灵阶上品丹炉就是一尊彻彻底底的坑货了。

    之前说过那尊灵阶中品丹炉,虽然炉壁外面有数道划痕,但却并未对丹炉本身的灵纹造成破坏,然而这尊上品丹炉表面看似完好无损,而实则炉身内部的灵纹却被破坏的支离破碎。

    没有了灵纹支撑,修士在驾驭法宝的时候,灵力便无法得到有效的挥,法宝的威力可谓十步存一,那尊上品灵阶丹炉固然仍旧能够用来炼丹,但品质最多也就堪与法阶上品丹炉相当。

    如果说那尊灵阶中品丹炉所受的只是外伤的话,那么这尊上品丹炉就是彻彻底底的内伤了,而且是那种几乎伤重不治的内伤。

    杨君山沉吟道:“只这三尊丹炉么,是否还有其他丹炉可供挑选?”

    黑衣修士一动不动,声音却仍旧冷冽:“你可以等!”

    “那么等多长时间?”

    “不知道!”

    “可以问一下价钱么?”

    “不还价!”

    “那么这尊灵阶下品丹炉价值几何?”

    “五十块晶砖!”

    “什么,五十块晶砖?”

    杨君山低声惊呼道,倒不是因为这丹炉太贵,而是太过便宜了,一尊灵阶下品丹炉正常情况下至少也在八十块晶砖之上,这还是有人愿意接受晶砖的情况下,丹炉这种东西更多的交易方式往往多是以物易物。要看书.◇1◇k看

    这尊下品丹炉在三尊丹炉当中可是保存最为完好的,只是丹炉内部曾经溅有人血,这对于一些有洁癖的炼丹师来说是难以接受的,而杨君山一开始则是因为人血而怀疑这丹炉来路不正,不过在三尊丹炉一一查看过之后,杨君山几乎可以确定它们每一尊恐怕都是赃物,这天工坊恐怕从本质上就是一座专门用来销赃的渠道,难怪这里的人都不敢以真面目示人,而接引童子也提醒他莫要“选了不该选的东西”,原来原因是在这里。

    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些丹炉才能够以如此低廉的价格进行出售,而且直接用晶砖就可以买到,无本的买卖自然也就不用考虑会不会赔本了。

    真要是因为从这里购买赃物而泄露了消息,被丢失东西之人找上门来,这个仇家结的就太过冤枉了。

    幸亏自己在进入天工坊之前留了个心眼,将自己的面目稍稍改变了一番,想来不至于泄露自己的身份。

    不过这天工坊敢在仙宫之中公然设立销售赃物的据点,恐怕进出仙宫的许多修士都知道这处所在,然而却不怕因此而招来嫉恨,不用想都知道这天工坊背后的背景大得惊人,以至于进出仙宫的这些天罡、太罡修士以及他们背后的势力都不愿意招惹。

    想明白了这其中的缘故,杨君山心中越的谨慎,不过既然来到了这里杨君山也不打算空手而归,他继续问道:“那么这尊中品灵阶丹炉呢?”

    至于那尊灵阶上品丹炉杨君山压根连询问价钱的兴趣都没有。

    “八十块晶砖!”黑衣修士的回答仍旧一如既往的简洁。

    “成交!”

    八十块晶砖通常情况下连一件灵阶中品的法宝都未必买得到,这里却能够买来一尊稍稍受损却对于炼丹影响不大的丹炉,杨君山自然没什么好犹豫的,更何况以他如今的身价,八十块晶砖还不放在心上,至于这尊丹炉来路不正,以杨君山以为太罡真人难道还罩不住一件中品灵器,更何况哪家势力会轻易将自家的丹炉拿出来示人。

    杨君山痛快的将盛放有晶砖的木箱交给了黑衣修士,然后道:“三枚丹火怎么说?”

    黑衣修士做成了一笔买卖心情似乎也好了一点,话也多说了一点,道:“百年火候一百晶砖,一百五十年火候一百二十晶砖,三百年火候五百晶砖。”

    丹火的品质究竟要比丹炉还要多得多,相比于丹炉,一枚好的丹火火种有的时候对于丹师的炼丹术提升极大,甚至还要过丹炉本身。

    丹火品质的高低大体上要看孕养的火候,通常情况下孕养的时间越长品质就越高,但这也不是绝对,有的炼丹师一辈子也只能炼制灵阶丹药,手中的丹火固然孕养了两百年,可一下子拿来炼制宝阶丹药就未必能行;有的炼丹师所在的宗门以火行传承为主,所炼制的丹药也以火行丹药为主,这丹火要是一下子到了一家水行传承为主的宗门手中用来炼制偏水行的丹药,那结果自然也是悲剧。

    因此丹火的挑选往往比丹炉更加严苛,对于修士的眼光也更为挑剔。

    看着这三枚丹火杨君山自己也有些头大,这其中的门道他固然听彭士彤和孔丹师等人说起过,可知道是一回事儿,让他自己来挑是另外一回事儿,他怎么能知道这三枚丹火哪一种更适合炼制杨家修士所需的丹药。

    就在杨君山看着眼前三枚萤火虫有些纠结的时候,耳边却突然传来黑衣修士的声音:“贵的就是最好的!”

    这黑衣修士从他进来的时候便是一副生人勿近爱买不买的架势,连还价都杜绝,这个时候看出了他的纠结居然出言提醒,这却是令杨君山大感意外,甚至怀疑这家伙是不是故意要他买最贵的。

    杨君山抬起头来看向黑衣修士,却见那黑衣修士仍旧是一副不作理会的模样,要不是刚刚耳边真真切切的声音,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百年的丹火一百晶砖,那一百五十年的也才一百二十晶砖,可三百年火候的一下子提高到五百晶砖,莫非这其中的缘故就在此处?

    杨君山咬了咬牙,最终还是选择相信那黑衣修士的提醒,五百晶砖虽然令他也感到有些肉疼,但却并非出不起,干脆抱着赌一赌的心思,道:“那就这三百年火候的丹火了。”

    又是一箱晶砖拿出来,黑衣修士一挥手将除去背负着三百年丹火的萤火虫之外的东西尽数收了起来,然后又拿出了一只灰色的布袋张口一收,那萤火虫便进入到了布袋当中。

    黑衣修士将布袋扔了过来,又道:“爽快,布袋送你!”

    杨君山看得出来这只布袋虽然品质不高,但却是一种可以存放特定物件的物品,接过布袋后拱了拱手道了一声“多谢”,他此时多少也已经了解一些这天工坊的特色,也不多做赘言,转身便欲离开。

    不料就在他临出天工坊的时候,那黑衣修士的声音居然再次传了过来:“傍晚别忘了看引路图!”

    杨君山心中一动,马上转过身来,却正看到天工坊那一扇破烂的木门正“吱吱嘎嘎”的关上,将里面的一切都重新掩盖了起来。

    杨君山伸手摸了摸怀中的那一张皱巴巴的布帛,暗道莫非是这张花了一千晶币从接引童子手中买来的布帛便是什么引路图,而那黑衣修士却是因为现了他身上带着引路图这才在自己选择丹火的时候出言提醒?

    那么这引路图的背后又有什么隐秘,难道也与这天工坊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