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八百七十六章 天工

第八百七十六章 天工

    就在他刚刚进入南天门的刹那,眼前得仙宫巨大坊市就在眼前,可他的灵识之中突然传来的剧痛却令他无法自持,循着一种本能的反应,他一路踉踉跄跄冲出南天门再次来到了当初撕裂了他一丝魂识并点燃油灯的石窟跟前。

    恍惚间,贾东真人感觉到那一点点燃的灯光晦暗无比,眼瞅着便要自行熄灭,而脑袋中的剧痛也越来越严重,让他不由自主的便想要用脑袋撞上去,而他也的确便撞了上去,然后眼前的一切便如同水波一般荡漾起来,一道门户从那石窟之中开启,贾东真人整个人便被他门户吞了进去,在门户即将合拢的刹那,有一点晦暗的光芒追了上去,然后没入到了他的体内消失不见。

    贾东真人头脑当中的剧痛戛然而止,待得他恢复清明的刹那,这才发现他已经返回到了自己的洞府之中,地面上庞大的遁空阵法上面镶嵌的十块晶砖已经化为了齑粉。

    “咦,老大,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一道声音惊讶的从洞府外传来,却让贾东真人的脸色越发的难看。

    他这一趟前往仙宫,不但一无所获,还差点因为魂识被割裂而痛死,白白废了十块晶砖在遁空大阵之上,却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哪里出了错,而且再想要进入仙宫也只能在一个月之后了。

    贾东真人尚未明白自己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可他却知道杨君山肯定知道,没错,就是那个自称姓杨的修士,在见到他的一刹那,贾东真人便已经确认了这位名传玉州的君山真人,而当时更令他惊骇的是杨君山的身上赫然散发着太罡境的波动,此人根本就已经不再是天罡境的修为,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此人已经秘密进阶太罡了!

    贾东真人陡然便对杨君山从心中升起了一股怀恨之意,这家伙明显晓得进出仙宫的一些禁忌,可却故意避开了自己。

    贾老三从洞府外进来的时候见得老大的脸色很是不好看,他马上便意识到老大这一次进入仙宫并不顺利,于是小心问道:“老大,是不是这遁空大阵出了问题?”

    贾东真人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又悻悻道:“阵法没问题,是我在那边出了问题,现在想来应当是见到杨君山的刹那忽略了什么。”

    “什么?”贾老三一惊道:“老大你见到杨君山了?”

    贾东真人点了点头,道:“不但见到了,而且此人的修为根本不是传说中的天罡境,而是太罡境!”

    “什么?”贾老三的声调一下子抬了起来。

    “慌什么!”

    贾东真人斥责了一声,道:“此人又不识得咱们兄弟。”

    “不是,”贾老三连忙岔开了话题,问道:“咱们兄弟当年在灵溢宗的时候,大哥不是曾经去过一趟仙宫么,按理说应当是轻车熟路,怎得会出意外?”

    贾东真人斜了他一眼,冷哼道:“那一次是为兄千方百计求来的机会,跟随徐天成和元天罡进入仙宫增长见识,为此还将为兄进入灵溢宗积攒的小半身家都搭了进去。”

    “可惜,灵溢宗何等势力,哪怕是在仙宫之中都有他们的产业,他们进出仙宫根本不同通过普通修士进出的传送通道,而是有着专用的遁空大阵直接进入灵溢宗在仙宫的产业之中,灵溢宗对于自家弟子自然没什么规矩限制,可普通进出仙宫的通道可就不一定了,这一次是为兄大意,一个月之后为兄将再次进入仙宫,那里汇聚整个修炼界的资源,到时候再借着齐楚派之力,老三你进阶天罡当不在话下。”

    贾老三“额”了一声,挠了挠自己的脑袋,道:“老大,下个月恐怕你也没机会去仙宫了,我这一次来便是有一件刚刚发生的大事想你禀报。”

    “什么大事?”贾东真人问道。

    贾老三神色严肃了许多,道:“二哥从齐楚派那里传来了消息,说域外修士突然在琅郡大肆屠戮肆虐,有魔族大神通者降临景阳宗,据说景阳宗十有八九已经完了!”

    贾东真人一愣,道:“又要灭一个宗门么,自从域外修士降临,这玉州修炼界已经有多少家宗门灭绝了传承?这玉州修炼界当真是一盘散沙!”

    贾老三“嘿嘿”笑道:“不是一盘散沙怎么还能让咱们兄弟浑水摸鱼。”

    贾东真人笑了笑,道:“齐楚派是个什么章程?”

    贾老三道:“不是齐楚派的章程,而是驻守玉州的几位道祖已经发了话,要各派派遣得力修士前往琅郡,这一次怕是要玩大了,据说玉州几位太罡真人都被点了名,二哥的意思是这是个让咱们兄弟公开亮出身份的机会,也是个浑水摸鱼的机会。”……

    杨君山行走在南天门坊市之中,这里的坊市与修炼界寻常坊市的热闹不同,因为进出的都是天罡、太罡这样的修士,一来数量稀少,二来这些人大多都是颇有身份之人,要他们如同普通坊市之中修士之间像卖菜一般讨价还价是根本不可能的。

    而且因为这些高阶修士之间交易的往往都是贵重之物,彼此之间为了保密多用传音秘术或者隔音术之类的神通交谈,往往在一些店铺或者摊位跟前明明看到买主和买主在说话,却偏偏一点声音也无,整个坊市安静的出奇。

    不贵重的宝物也不可能带到这里来交易,遁空大阵开启一次便是十块晶砖,牵引灯点亮三天便是三块晶砖,再加上送给接引童子的两颗赤精果和花十块晶砖买来的一张布帛,这些东西的价值加起来总共不下五十万玉币,其他进入仙宫的修士就算没有付出杨君山这般大的代价也相差不多,要是在这仙宫之中没有更大的需求,谁愿意花费如此大的代价。

    天工坊,接引童子指点的这个地方并不是坊市之中较为光鲜的门脸,相反是在坊市中一个偏僻的角落,而且要不是门外的招牌,杨君山甚至以为这座低矮的小屋都快要坍塌了。

    伸手推开到处都是朽坏窟窿的大门,“吱吱嘎嘎”的声响伴随着大门的开启传出老远,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杨君山皱了皱眉头,大门之后一片漆黑,根本不知道里面有什么。

    他略微沉吟了片刻,将身上的衣袖一竖微微遮掩了脸庞,然后体内有异响传来,整个人比之前更高了几分,面部也跟着变得宽大了几分,这才抬步走进了这件阴森低矮的破屋之中。

    在杨君山踏入小屋的刹那,他身后的那一扇破烂的大门又在令人毛骨悚然的声响当中缓缓的关了起来,星星点点的光芒从大门的孔洞之中投射了下来,在地面上点缀了一颗颗耀眼的光斑。

    “你需要什么?”一道阴沉的声音突然从漆黑的屋子一侧传来。

    杨君山心中一惊,闻声望去,却见一个全身上下都包裹在漆黑衣衫之中的修士正站在角落之中看着他。

    杨君山本能的感知到了危险,向着远离黑衣修士的方向移了两步,他的灵识环绕在黑衣修士的身周,却被一层诡异的力场所阻挡,应当是他身上那一身黑色衣衫所致。

    然而杨君山虽然无法看破此人的底细,却从此人身上感受到了浓烈的煞气,这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人物无疑,也是杨君山刚刚本能的感知到危险的来源。

    “你需要什么?”阴沉的声音再次从黑衣修士口中传来,语气一如刚刚那般平淡。

    杨君山定了定神,沉声道:“丹炉、丹火!”

    “品阶,火候!”黑衣修士的语气极为简洁。

    杨君山想了想,道:“灵阶丹炉,丹火火候百年以上!”

    “等着!”

    黑衣修士丢下一句话便向着黑屋内里走去,杨君山这才看清楚黑屋后面还有一扇门户,不过这扇门户被一道黑色的布帘遮挡,而这一道布帘显然也不是凡物,不但遮挡修士的灵识探查,还有隐形敛息的功效。

    杨君山又向着屋内四周打量,发现这件屋子内务几乎没有任何陈设,只是四面晦暗的墙壁,甚至连窗户都没有。

    那黑色的布帘掀起,黑衣修士去而复返,这一次那黑衣修士抬起头来看了杨君山一眼,然后一挥手,三尊形状各异的丹炉出现在了地面上,然后又将一个布袋张开,三只萤火虫从中飞出,每一只萤火虫身上都浮现着一点小小的火光。

    “挑吧!”

    黑衣修士将东西放下,也不对任何一件物品进行解说,就那么站在一旁仿佛对自家的物品极有信心一般。

    杨君山迟疑了一下,见得那黑衣修士束手站在一旁仿佛睡着了一般,于是便也不再迟疑,将一尊丹炉拿在手中仔细查看起来。

    这第一尊丹炉的品阶便是灵阶下品,同时也是保存最为完好的东西,但是杨君山的灵识敏锐,来之前又曾经向彭士彤以及大鼎堂的几位丹师详细请教了如何辨识丹炉好坏的诸多技巧,很快便通过这尊丹炉底部的丹垢辨别出这尊丹炉在一个月之内还曾经被用来使用过,更为重要的是这尊丹炉之内曾经溅过血。

    这尊丹炉不干净!

    杨君山放下这尊丹炉,抬眼瞟了黑衣修士一眼,发现此人仍旧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仿佛对杨君山的动作视若未见一般。

    ————————

    继续厚颜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