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八百七十二章 火莲(求订阅)

第八百七十二章 火莲(求订阅)

    一头乱发,满脸憔悴,一身上下全是烟熏火燎的狼狈模样。

    杨君昊从闭关的地火灵穴之中出来的时候,除了一双眼睛晶亮之外,浑身上下疲惫欲死,但精神却极为亢奋。

    灵穴之外,七阳真人含笑望着他,道:“成功了?”

    语气虽然在询问,可神情间却似乎对此极为笃定。

    杨君昊却也顾不着形象和礼貌,一屁股坐在了灵穴外的台阶之上,这里的台阶因为在地下火脉旁边,在地火的炙烤之下温度极高,屁股上的衣衫当即便冒起了青烟,让原本就已经被烧出了好几个大洞的衣服更显得破烂,可他却似乎对此毫无所觉。

    杨君昊抬起头来“嘿嘿”一笑,一蓬烟气从口中随着喷出,道:“当然!”

    “那就好!”

    七阳真人想也不想,也同样在台阶上坐下了,不过他显然对于自身真元掌控的极好,虽然坐在足可以将人肉烫熟的石板台阶上,衣服却并非受损。

    “第六种火罡便熔炼石中火,日后再想要熔炼第七种火罡可就难了,以你心性,想来也不屑于熔炼品质比石中火还要低的火种。”

    杨君昊想也不想,道:“走一步看一步吧,至少现在我熔炼六种火罡便能引发火潮,再加上六种火罡品质相加,想来威力直追宝术神通榜上前百的神通!”

    “想不想来流火谷,日后可以接老夫的衣钵!”

    七阳真人突然说出来的一句话差点让杨君昊原本就枯竭的真元再次失控,屁股下突然传来“嗤嗤”的声响,一股烤肉的味道再次传来。

    杨君昊呲牙咧嘴的看向了七阳真人,似乎要从他的表情当中看出开玩笑的成分,很可惜七阳真人的话听着似乎并不太像是随口而言。

    “老师,我可是只是记名弟子,再说了,我出身杨家,怎么可能再入流火谷?就算我想,流火谷上下有几个人会同意?”

    杨君昊虽然看不懂七阳真人在想什么,但他只管将刚刚那一句话当玩笑来听就是了。

    七阳真人神色间似乎浮现出了一丝早知如此的可惜,叹道:“是啊,没人会同意的,或许从一开始你便拜入老夫门下或许还有一丝可能!”

    七阳真人是一个很讲究排场的人,作为掌门,流火谷这些年在他手中可谓是蒸蒸日上,他本人也成为整个玉州修炼界顶尖的高手,可今日却在这地下火脉之地不顾形象的随地而坐,显然与他平日里的行为大为不符。

    杨君昊见得七阳真人神情越发的复杂,狐疑道:“老师,你该不会是真想要我做流火谷掌门吧?”

    七阳真人笑了笑,神色间流露出一丝可惜之色,随即隐没又恢复到了原本的掌门气度,振身而起道:“小子,别忘了你之前的承诺,!”……

    “就连撼天宗的人也已经一年多的时间没有青树真人的消息了么?”

    杨君山与杨田刚听着从家族的信房汇总过来的关于撼天宗的消息,开口问道。

    杨君平道:“没错,撼天宗一种对外宣称是青树真人正在闭关,不过在年前驻守在锦瑜县和晨瑜县的几位撼天宗真人曾经秘密而短暂的在同一时间返回元磁山,之后有证据表明元磁山的护山大阵曾经短暂的处于警戒状态,不过很奇怪,不久之后警戒便解除了,而几位真人也各自返回驻守,看上去似乎一切正常。”

    杨君山与杨田刚对视了一眼,杨君平忍不住道:“哥,你怎么就想到青树真人会死了呢?那位可是老牌的天罡真人,按照正常来算,至少也有四百余年寿元,不至于这么快就走了吧?”

    杨君山摇了摇头,道:“荒古绝地遇上张玥铭的时候,他的行为看上去很奇怪,那是一个高傲的人,即便不是我的对方也不会轻易就范,而事实上此人居然退缩了,这点很奇怪,他居然在害怕,甚至因此而失去了一个天罡真人该有的判断,他为什么会害怕呢?”

    杨君平道:“所以你怀疑是因为青树真人的去世让他没了主心骨?那个人不会是幻族假扮的吧?”

    杨君山没好气笑道:“你以为他能瞒过我的广寒灵目?”

    “如果青树真人真死了的话,撼天宗会被谁挑起来,朱真人吗?此人在撼天宗的人缘可不太好,他要上位辈分资历虽然足够,可撼天宗好不容易打下的一点根基恐怕马上就要面临着分崩离析,所以最有可能被推上去的还是张玥铭,也只能是他!”

    杨田刚明显倾向于杨君山的判断,接着道:“试想一下,一个原本没有任何经验的人突然被要求负担起整个宗门数百修士的生死存亡,他是否还能一如既往的坚持自己原本的心念不动摇呢?”

    “他会动摇?”

    “至少会彷徨!”

    杨君平道:“那我们该怎么办,这会是咱们杨家的一个机会吗?”

    杨田刚点拨道:“这些都是我们的判断猜测,现在应该先确定青树真人是否真的死了!”

    杨君山忽然道:“我写两封信吧,老十三进阶玄罡境,他也一直在为得到一件宝器而努力,这一次在炎州据说便是因为一件下品宝器炎阳壶,被金乌门的一名天罡修士一路追杀逃回了玉州,那金乌门乃是炎州二流宗门,门派之中有道境老祖坐镇,咱们杨氏招惹不起,也鞭长莫及,但于情于理家族也该为他做出一些支持和补偿。“

    “写给欧阳旭林?”

    杨君山点了点头,道:“另外一封写给宁斌,听说他前一段时间进阶玄罡境,我却是在习州不曾相贺,大家朋友一场这却说不过去。”

    杨君平兴奋道:“哥,你要挖撼天宗的墙角?”

    杨田刚沉声道:“你想要试探撼天宗对于门下弟子的掌控力度?”

    杨君山对杨君平无奈解释道:“挖墙脚虽然不太现实,但这两个人可都欠着我不少人情,后来因为宗门约束少了来往,但心怀愧疚总该有的,虽说朋友相交这般算计却是不该,可如今各为其主,也只能用些手段了。”

    杨君平这一次听明白了,道:“如果是青树真人健在,两封信自然引不起多大波澜,可真要是青树真人坐化,张玥铭新晋上位,这两封信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可就敏感了,纵然明白哥你这是在挑拨离间,可人心就是这么奇怪,这是赤裸裸的阳谋啊!”

    父子三人正在琢磨着对撼天宗布局,一道传讯符却从胡瑶县方向划过一道刺目虹光落入西山之中。

    父子三人神色一惊,杨田刚抬手结果传讯符灵识一扫,顿时怒道:“流火谷欺人太甚,老十三这个笨蛋又让人算计了!”……

    夕阳西下,半边天空都被浓重的火烧云所笼罩!

    一朵朵燃烧的云朵如同一道道红色的浪花前仆后继向着天边一团白色的云海扑击而去,一连六道火浪用来,那白色的云海已经收缩到了极致,看上去似乎已经到了坚持的极限。

    赤红的火浪大占上风,却差了最后一击而无法将之击溃,而后六道火浪在云海之下的天空之中盘旋汇聚,最终在中央融合在一起,而后在所有流火谷弟子的惊呼声当中,一朵巨大的赤红六品炼化当空盛开,汹涌的火焰冲天而起,似乎都要将天空烧穿,原本已经收缩到了极致的白色云海终于崩溃。

    然而不等流火谷弟子高声欢呼胜利已然到手的刹那,一声穿金裂石一般的长啸突然从在赤红火莲的焚烧之下而崩溃消散的云海之中传来,一道白光从火莲中央排开冲天的火潮冲出,澎湃的气势不但令观战的流火谷修士色变,便是那升腾的赤红火焰都仿佛有了那么一瞬间的迟滞。

    然而那道白光从火莲之中冲出之后却并未停留,而是一路划破天空向南而去,一道愤怒的声音仍旧在天空之中回荡:“我说流火谷什么时候又多了一位惊采绝艳的弟子,却原来是西山杨氏之人!”

    “那贾仲义居然是天罡修士!”

    “齐楚派的那个赘婿?”

    一道虹光在天边划落,原本要焚天煮海的火莲突然不见,就连漫天的火烧云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变成了万里晴空。

    一道虹芒闪烁,杨君昊铁青着脸向着残炜真人质问道:“对方知道我的身份?”

    残炜真人顾左右而言他,惊叹道:“化虹灵术,遁术神通之中排名第一的化虹灵术?”

    杨君昊的目光向着残炜真人身后的高去峰、杜九元二人看去,这二人的目光却都避开了不敢与他对视。

    杨君昊怒极而笑,道:“安排我冒充流火谷弟子出战也就罢了,居然还对上一位天罡真人,你们这是要我去死啊!”

    残炜真人一惊,连忙道:“杨师侄误会,我们……”

    杨君昊打断他道:“不要叫我师侄,我不是流火谷弟子!”

    残炜真人的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他是流火谷中最为反对将那一缕天火送给杨君昊熔炼火罡之人,虽然最终七阳真人力排众议坚持信守承诺,但隐瞒身份为流火谷出战这个主意却是他提出来的,如今出了意外,齐楚派一方居然是一个同样隐藏了修为的天罡真人,可杨君昊马上翻脸不认人,这却是令他难以接受。

    ——————————

    晚到的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