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八百六十七章 杨妖(求订阅)

第八百六十七章 杨妖(求订阅)

    作为杨氏家族外姓修士修为最高之人,周毅真人对于杨氏家族无疑是心存感激的!

    这几年来他长期坐镇胡瑶县,为杨氏家族稳定局面,如今杨氏家族已经将势力延伸到了胡瑶县的方方面面,可以说整个胡瑶县如今已经完全成为了杨家的掌中之物,周毅真人功不可没。

    尽管杨家对其礼遇甚高,不过周毅真人进入西山的次数却是屈指可数!

    周毅真人当然知道这西山对于整个杨家的意义,也同样知道西山才是杨氏家族真正的精华与根基所在,整个杨氏家族上下不知道有多少后辈子弟削尖了脑袋想要进入西山,借助他们充沛的灵气进行修炼。

    事实上,杨家几位真人也曾颇有诚意的数次邀请他前来西山,作为修炼资源的分享,借助这里的两条灵河进行闭关修炼。

    可也正因为如此,周毅真人反而刻意回避前往西山,这些年来除了议事与一定意义上的述职之外,周毅真人极少踏入西山!

    周毅真人对于自身的定位把握的极好,他知道随着杨氏家族越来越兴旺的同时,家族之中的各种关系也将会变得千头万绪,利益的诉求也会多种多样,内中的矛盾自然也就会跟着酝酿积累。

    这几年别看他坐镇胡瑶县卓有成效,可实际上却对杨家诸人于整个胡瑶县的争夺洞若观火,大到从县城到乡镇再到村落的利益分配,小到甚至于灵耕农数量的争夺,这中间不知道充斥着多少利益上的较量、交换和妥协。

    这些杨氏族人彼此争斗的手段或许还很稚嫩,而且因为杨田刚父子三人的强势,这背后的争夺都还守着分寸和底线,但该有的却已经都具备了,或许无论是个人还是集体,随着自身的成长永远都不可能再保持一开始的单纯了。

    作为杨氏家族修为最高的外姓长老,单凭他的修为实力或许能够得到杨氏族人的尊重,但想要避免介入家族各方势力的争夺倾轧却是极难,他只有一直摆出一种不争的姿态,才能真正的做到超然,才能避免被杨氏其他有心人所利用。

    然而这一次他却不得不再次踏进西山,因为这一次相招的是杨君山,他的好友兼真正意义上的庇护者。

    如果说如今整个杨氏家族的主心骨是族长杨田刚的话,那么杨君山便是整个杨氏家族的图腾,是整个杨氏家族立身于玉州修炼界,与各方势力分庭抗礼的根本。

    不过令周毅真人有些奇怪的是,听闻杨君山前一段时间去了习州荒古绝地,接下来近一年的时间都没有任何消息,没听说他已经回来了,今番突然相招,周毅真人也只能感叹这位君山真人行事莫测,已经越发的神龙现首不现尾了。

    西山之上大阵汇聚,到处都是阵法陷阱,如果有人乱闯的话,哪怕是真人境修士都讨不了好处。

    如今的西山越发的雄伟,不过进入西山的通道却极为好找,只要在山脚下寻到一颗参天杨树即可。

    这一颗杨树据说是杨君山真人亲手种下,也有人说是君山真人在外面找到的灵树异种,更有人说曾经见到了君琪真人在进阶真人境之前曾多次在树下喃喃自语,仿佛在与这杨树说话,还有人说这株杨树其实乃是君山真人所布阵法的一座阵基所在,曾经有人试图强闯西山,不料不等被西山之上的阵法禁制挡住,便先被这株杨树给擒下了。

    在众说纷纭之中,有关这株杨树的故事越来越多,甚至在某种意义上,这株杨树已经成为了一种象征。

    周毅真人来到西山之下的时候,望着身旁这株参天大树,心中异样的感觉越发的强烈。

    事实上他对于这株杨树早有怀疑,周毅真人之前也曾数次出入西山,对于这株杨树自然是熟悉的,可就在两三年之前,这株杨树看上去还只有三四丈高,虽然生机博大令人惊异,但身处西山之中,日夜受灵气滋养,有所异变也属正常,没看到西山山腰上的一片石榴林,如今每年结出的石榴果都成了整个杨家上下都追捧的灵物了么。

    不过短短两三年不见,这株杨树却一下子拔高了十余丈,庞大的树冠郁郁葱葱,根本不受季节影响,一年四季常青,更为奇怪的是,原本杨树身上洋溢的磅礴生机此时却是不见,反而倒像是一株再普通不过的杨树,可现在给周毅真人的感觉却更像是一种活物,就仿佛它不再是一棵树,而是一个人一般,甚至或许是心有所思的缘故,周毅真人甚至感觉这颗杨树居然在“看”着他。

    这颗树不会成妖了吧?

    周毅真人心头突然泛起一个念头,不过想到曲武山上的妖族修士,君山真人“养妖”那可是有“前科”的,他能认下一头虎妖作义妹并扶植成曲武山妖修的首领,能让一群猴妖兴建妖族部落,把一窝鸦妖群落构建成遍布三郡交界并向着整个玉州延伸的消息传递网络,那么在西山之下再“养”一株树妖似乎也算不得什么。

    只是从域外修士降临以来,只听说过飞禽走兽之类成妖的,却还不曾听说有花草树木之类的妖修。

    而周毅真人不知道的是,当他匆匆向着西山上走去之后,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从树干后面让出了半个身子向着他的背影望了过去……

    灵泉密室如今已经被改成了灵泉大厅,这里已经成为了杨氏家族的公共事务的会议大厅。

    随着西山山体的增高,原本的灵泉密室不断扩张,而且随着杨氏实力的增长以及影响力的不断扩张,原本视若珍宝的东西已经不用再藏着掖着了。

    灵泉大厅的中央仍旧是一汪水潭,不过水潭却比以往加大了不少,这汪水潭已经是一条大型水脉的源头,同时也是两条灵河的溢口,是整座西山灵气最为浓郁之地。

    杨君山便是要在灵泉大厅与周毅真人相见。

    当周毅真人匆匆踏进灵泉大厅的时候,正见到一个背影站在灵泉水潭的另外一端。

    周毅真人拱手笑道:“杨兄是什么时候从习州回来的,怎得事先却是没有丁点消息?”

    那站着的背影闻言一动,缓缓的转过身来,周毅真人的笑容一下子便僵在了脸上,一个让他不寒而栗的面孔出现在他眼前。

    “林沧海,怎么可能是你!”

    周毅真人惊愕之下大叫,连声音都开始走调!

    那林沧海怪笑一声,一声剑吟传来,一抹剑光已经直冲他胸前而来。

    周毅真人在经过短暂的惊慌之后迅速做出应对,却见他整个人一下子化作七八道流光向着灵泉大厅四面八方散逸,避过了林沧海的飞剑之后趁机反击,几道青光分别从不同方向朝着林沧海斩来。

    与此同时,周毅真人心中却是翻起滔天大浪,林沧海怎么可能会在这里出现,难道是杨氏家族在玄元老祖的压力下屈服,自己成了杨家向玄元派示好的投名状?

    只是即便如此,杨家又怎么敢让林沧海在灵泉密室这等腹心之地动手,而且即便要动手,这西山之中阵法重重,随便引动就算他这般玄罡修士也能轻易镇压,又何须搞出这般阵仗。

    周毅真人施展出浑身解数与那林沧海斗法,整个灵泉大厅早已经被两人斗法的余波肆虐的面目全非,那林沧海似乎也有顾忌,据说此人如今已经是天罡境巅峰修为,随时都有可能进阶太罡,如今发挥出的实力却只与周毅真人相当。

    在经过了一开始的惊慌之后,周毅真人心中疑惑却是越来越大,这林沧海的出现,还有灵泉大厅之中发生的一切,似乎处处都透露着一种诡异,特别是林沧海的修为实力,且不说此人压制自身修为说不过去,便是在斗法过程当中似乎对于周毅真人的手段极为熟悉,处处都能料敌先机,单这一点就说不过去,周毅真人虽曾短暂跟随林沧海,但两人之间却并无交手,彼此并不了解,那林沧海又怎么可能对他的神通手段这般熟悉!

    周毅真人越打心中怀疑越甚,便在这时,林沧海突然一声长啸,神剑合一化作一道流光径直越过灵泉水潭向着他飞斩而来。

    周毅真人眉头一挑,居然也同样化作一团清风迎面朝着林沧海扑了过去。

    噗,林沧海的长剑刺穿了周毅真人的胸膛,而周毅真人居然不闪不避,甚至神情间不见丝毫畏惧,而是张口吹出一股本源之气,将眼前狞笑着的林沧海吹得支离破碎。

    同时支离破碎的还有周围的一切场景,原本一片狼藉的灵泉大厅又重新恢复到了原来的模样,而周毅真人也一直站立在原地,体内真元平静如常,根本没有丝毫动用过的迹象。

    “啪啪啪”拍手的声音从大厅的一个角落传来。

    周毅真人闻声望去,却正看到杨君山含笑道:“恭喜周兄斩了这心魔,天罡境界在望!”

    周毅真人有些不确定道:“这是幻阵?”

    杨君山指了指中央的灵泉水潭,道:“便是因为此物了。”

    周毅真人目光看向水潭,却见得水潭之中除了随着用处的泉水冒出的氤氲之气外,在水潭的底部不知什么时候多了几只脸盆大小的巨蚌,而就在他的目光看向几只巨蚌的时候,神情间却一阵恍惚,那水潭中的泉水迅速漫起仿佛要将他淹没,他甚至都有了一种水中窒息的感觉。

    周毅真人脑海之中灵识涌动,眼前的场景再次破碎,但再看向水潭底部几只巨蚌的时候便多了几分惊异,问道:“这是什么,居然如此神异?”

    杨君山笑道:“此物唤作翡翠蚌,乃是此次习州之行所得!”

    ——————————

    上午多聊了几句便错过了更新时间,抱歉啊!

    崭新的二月份,大伙儿手中月票快快投给睡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