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八百六十六章 涤魂(求订阅)

第八百六十六章 涤魂(求订阅)

    翡翠湖绿洲的上空耸立着两尊巨大的法相,一尊插天巨峰高耸千丈,清晰的法相直没入天空的云海之中,而在插天巨峰之下则有一头身长百丈的斑斓巨虎盘踞在地,一双巨大的虎目闪烁着择人而噬的煞气,一根根如同钢针一般的虎须清晰可见。

    紫风派一众真人悄然赶到翡翠湖绿洲之外的时候,眼瞅着眼前这两尊庞大的法相一个个面面相觑。

    “两位太罡,开什么玩笑,是谁,三寿还是三屏?”紫风派太罡修士尉迟真人忍不住叫道。

    另外一位太罡真人摇头道:“三寿的法相我见识过,乃是一道垂帘瀑布,不是他!”

    “难道说观澜宗又有人进阶太罡,却一直不为人所知?”尉迟真人若有所思。

    那位太罡真人则苦笑道:“不管是谁进阶太罡,咱们这一次再想要图谋翡翠湖却是麻烦了!”

    尉迟真人不服气道:“我们这里有四位太罡,虽说魏师弟刚刚与域外之人交手受了些伤势,但就算魏师弟不出手,咱们三个加上宗门几位师弟师侄相助,害怕打不破这翡翠湖?”

    那位太罡真人知晓这位尉迟师弟向来急性暴躁,也不愿与他多做解释分辨,只是道:“听赵师兄的吧,这一次咱们以赵师兄为主!”

    赵真人望着远处两尊巨大的法相,何尝不知道这是对方在向他们示威,只是这两位太罡来得却着实蹊跷,难不成是观澜宗先他们一步赶来支援,又或者是这翡翠湖绿洲还隐藏着其他高手?

    赵真人转头向着同样眉头紧皱的岳真人看去,问道:“岳师弟,你是阵法大师,可曾看出些什么来了?”

    “沙河大阵正在恢复!”

    岳真人神色显然不太好看:“对方同样有阵法师在主持沙河大阵,现在正在修复受损的大阵!”

    一座大阵由阵法师主持或者由其他人主持,阵法所能发挥的威力是截然不同的,这其中的差别再没有岳真人这样的阵法大师清楚。

    不过岳真人显然会错了赵真人的意,赵真人想要问的并不是这个意思。

    赵真人也同样理解岳真人作为一名阵法师看问题的角度,但他还是耐心道:“岳师弟,我是问你这两尊法相怎么看,他们是真的吗?”

    岳真人微微一愣,这才明白赵真人的意思,连忙朝着绿洲上空两尊法相望去,双目之中居然射出了一道半尺长的灵光,显然他也修习了一种有关双目的秘术神通,而且片刻之后“咦”了一声,似乎果真有所发现。

    “怎么样?”见得岳真人疑惑的表情,赵真人连忙问道。

    岳真人一直那尊巨虎法相,道:“这尊法相似乎……”

    “假的?”尉迟真人神色一喜。

    岳真人迟疑着摇了摇头,道:“也不能完全这么说,这尊巨虎法相周身气息虽然有着守御大阵的遮挡,但我还是能够看得出来这尊巨虎法相的气息似乎并不稳定,要么这尊巨虎法相乃是假的,要么便是演化这尊巨虎法相的修士受伤了重伤。”

    “这消息至少不坏!”尉迟真人的意思很明显。

    因为受伤一直不曾开口说话的魏真人突然道:“为什么不叫对方出来一见?”

    赵真人闻言一拍自己的脑袋,懊恼道:“却该如此,真是当局者迷,若对方当真有太罡真人坐镇,现在恐怕已经知道我等来了,不对,恐怕岳师弟当时要骗他们出绿洲增援的时候就晓得我等不怀好意了,嘿嘿!”

    说罢,赵真人突然张口道:“在下紫风派赵恒源前来拜访,不知观澜宗哪位道友主事,还请现身一见!”

    赵真人的声音似乎不大,然而传的却是极远,而且极为怪异的是,在平坦的沙漠绿洲之中居然还产生了回声,一道接着一道来回在绿洲的上空回荡。

    赵真人的话音刚落,绿洲之外的守御大阵突然荡起一层层涟漪,而后一个巨大的由阵法光幕不断的凹陷凸起挤压拉伸而渐渐形成的一个巨大而陌生的脸庞活灵活现的出现在了光幕之上,那脸庞甚至眨了眨眼睛仿佛能够看到他们一般,然后随着巨大的面孔开口说话,阵法光幕再次不断的变换形状,然后带着低沉的“嗡嗡”的声响,一道声线从不断回荡变化的阵法光幕之中发了出来:“原来是紫风派诸位道友,在下观澜宗三元,还有一位师兄三戟在之前与域外修士的大战当中受伤,目前正在稳定体内伤势,便不出来与诸位相见了,诸位道友赶来救援翡翠湖的义举,三元替观澜宗上下谢过了,只是此次大战绿洲之中受损颇重,便不留诸位在绿洲之中做客了,还请紫风派诸位道友谅解!”

    那巨大的脸庞说罢便缓缓的开始在阵法光幕上解散,一层层的光幕重新恢复到先前的状态,并渐渐的消散于无形,只有当阵法被触动或者招手攻击的时候,光幕才会再次显现。

    然而在那巨大的两旁消失之后,紫风派自行诸位真人却是一个个鸦雀无声。

    过得片刻之后,尉迟真人干涩的声音才响了起来:“魂识外显,这,这是修为达到了太罡境巅峰,距离道境只剩一步的标志,这怎么会!”

    魏真人则疑惑道:“观澜宗的人居然能够修为达到太罡境巅峰而不为外人所知,而且一下子还是两个,这事儿有几分是真?”

    另外那位一直不知称呼的太罡真人叹道:“魂识外显却不会错,我等都是太罡境修为,可魂化程度能够达到外显的有几个,或许赵师兄能够做到。”

    所谓魂识外显,并非是以镜像之类的法术将人影映在某个媒介上与人交谈之类,这样最多只能算是法术神通,不见得有多高明。

    真正的魂识外显是以魂识之力引动外物成型,就像刚刚那巨大的脸庞出现在阵法光幕之上,不是通过镜像神通,而是以魂识之力扭曲阵法光幕,说话之时也并非是本人言语且通过扩音术、回音术之类传递,而是纯以魂识之力震荡光幕形成独特而能够令人辨识的声响。

    太罡真人的魂识之力这般运用还只是小道,真正厉害的还是运用在斗法之中,魂识之力可以随时与法宝器灵进行沟通,甚至在必要的时候完全代替器灵的作用,使得法宝能够发挥出诸多精妙之处,比单纯的依靠法宝和神通本身的威力要大得多。

    这还只是魂识,传说修士在进阶道境,魂识完全凝结为元神之后,以元神驾驭法宝威力将更上层楼,甚至还能做到以神寄器等诸多神妙之事。

    赵真人闻言苦笑道:“我倒也勉强能够做到魂识外显,但魂力不足,哪里能够如同此人这般如臂使指,否则的话,这一次听闻翡翠湖的水脉居然可能孕育有涤魂液,我也不会将攻伐翡翠湖这件事儿担起来了!”

    魏师弟则道:“我等几人哪一个不是为了涤魂液而来,有了此物,我等灵识魂化过程必将大大加快,与道境的距离才能尽可能的缩短。”

    尉迟真人怒道:“有太罡巅峰修士又如何,我等只管杀进去,我便偏偏不信咱们四个联手,再加上岳师弟、马师弟等几个天罡、玄罡,便干不过对方!”

    “糊涂!”

    赵真人闻言怒道:“我们来是为了翡翠湖,为了涤魂液,不是为了杀人!那三元也好,三戟也罢,当然不可能是我们所有人的对手,可一旦开战结果是什么,把这翡翠湖整个打残了打烂了,重新打成一片荒漠飞沙?对我们有什么好处?于此如此,还不如先将这翡翠湖留给观澜宗替我们保管!”

    魏真人也开口道:“赵师兄说的是,不是我们打不过或者不敢打,而是不值得打,一位太罡巅峰也好,两位太罡真人也罢,足够在我们占领翡翠湖之前把该破坏的一切都毁掉了。”

    尉迟真人咂了咂嘴却发现自己没什么可说的。

    “走吧,这一次也并非全然没有收获,谁能想到观澜宗暗中居然还隐藏着至少一位太罡修士,这可不算一件小事!”……

    翡翠湖上空,见得紫风派的众人离开,杨君山心中也不免松了一口气。

    半空之中的插天巨峰法相缓缓消失,而在他的手中,随着停止真元的注入,左手山君玺上活灵活现的猛虎雕刻也渐渐的平静了下来,而右手杏黄阵旗上那一缕蜃气本源也几乎消散了一半,这让杨君山不由的有些心疼。

    好在这个大型幻阵是杨君山在基于沙河宝阵的基础之上构建而成,而沙河宝阵本身便涉及到沙漠之中常见的海市蜃楼的幻境神通,却正巧被杨君山利用了起来,再加上翡翠珠的支持,这才依托山君玺这件宝器器灵形成了一尊山君法相,令紫风派的阵法大师都难以分辨真假。

    “唉,亏了亏了,这些蜃气本源可是在蜃楼幻境之中捕捉到的,这一次给观澜宗出了大力,事后一定要让那个陈俊森从观澜宗要些上品翡翠珠来,嗯,最好是捞几只翡翠蚌带回去自己养,可观澜宗对着湖里的翡翠蚌着紧的不行,就怕不肯割爱啊!”

    “呵呵,几只翡翠蚌罢了,老夫可以做主让小友带走五只,至于翡翠珠,老夫这里有几颗极品翡翠珠,里面同样含有一丝蜃气本源,不知可否补偿小友损失?”一道笑呵呵的声音突然从杨君山身后传来。

    “什么人!”

    杨君山大惊失色,沙河宝阵应声而动,却又马上脱离了他的掌控。

    杨君山惊惧的转过身来的时候,却正看到一位慈眉善目的老者正含笑望着他,道:“老夫观涛,此次翡翠湖能保无事全在小友一力承担,老夫在此谢过了!”

    观澜宗道境老祖观涛道人!

    难怪对方能够瞒过他的感知悄无声息的进入到翡翠湖绿洲之中,这里本就是人家观澜宗的地盘,哪怕是杨君山掌控着一座小阵盘,也不敢说整个沙河大阵就完全掌控在了他的手中。

    当然,若是在西山村的五行雷光宝阵之中,杨君山自信哪怕道人老祖都没办法用空间神通避开他感知。

    杨君山连忙上前拜见,道:“小子无状,让前辈见笑了!”

    观涛老祖上下打量了杨君山一眼,笑道:“上一次在仙宫之中得遇紫苑道友,还曾听她说起在玉州遇到了一个杨氏后辈,言语之间倒是颇多赞誉,却不曾想今日一见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不但修为进阶太罡,便是这灵识魂化的程度也远非常人可及,日后进阶道境有望啊!”

    杨君山连忙道:“承蒙两位前辈看重,晚辈愧不敢当!”

    心中却计较着眼前这老头居然与紫苑相识,不过想到这方世界道人境修士总共才有多少,彼此熟识也在情理之中,更何况紫苑道祖可能同样出自习州修炼界,在对待紫风派的立场上恐怕与这老头也基本一致,这两人要是没什么勾搭那才奇怪。

    不过这观涛老祖却是不凡,杨君山不信此人与紫苑一般也是华盖道祖,但他却能够一眼看出杨君山的修为和灵识魂化的深浅,这却是令杨君山心中吃惊,只是不晓得这老头是什么时候来的,这些道人老祖掌握了空间神通,来去之间悄无声息,确实令人颇感无奈。

    观涛老祖可不晓得杨君山心中转着的念头,不过他却对杨君山的确没什么恶意,而且是诚心感激杨君山此番相助观澜宗的人情,指点道:“不过看小友修为似乎刚刚进阶太罡不久,这灵识魂化达到这般程度想来也是另有际遇,但这魂化过程到底不是循序渐进,将来结果难免有所瑕疵,小友日后还要多多上心才是。”

    杨君山闻言连忙虚心道:“还请前辈不吝指点。”

    观涛老祖笑道:“其实也无需老夫指点,小友的积累实以胜过绝大多数太罡修士,老夫所言也不过为求完美而已,不过老夫手中却有一物,乃是本宗特有灵珍,不但可以用来加速灵识魂化的过程,还可以纯化魂化之后的魂识,使太罡修士魂化臻至圆满。”

    杨君山闻言精神一振,道:“敢问前辈,不知是何灵珍有此等神效?”

    观涛老祖微微一笑,手中多了一只千年寒玉所制的玉瓶,道:“这里面是三滴涤魂液,此番便赠与小友,以谢小友相助之恩!”

    ————————————

    四千字大章,向诸位道友求订阅,求二月份月票支持!

    新的二月来临了,诸位道友手中的月票就不要藏着掖着了,赶快投给睡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