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八百五十四章 定风(终续)(求订阅)

第八百五十四章 定风(终续)(求订阅)

    紫苑化身的突然出现和紫风派众修的突然发难,然后又是撇下了定风珠一路大战离开此地,兔起鹘落之间却是令在场的修士一时间有些错愕,可这种意外仅仅只是刹那间的功夫,所有人的注意便都又被定风珠吸引了回来。

    失去了紫风派这个庞然大物在一旁虎视眈眈,在场众修试图抢夺定风珠的热情马上比之前又高涨了三分,也不晓得是哪一位修士最先出手,众人发一声喊,却是一股脑的向着定风珠冲了上去,这一次可不是先前各有顾忌的试探,而是实打实的开始出手争夺,斗法的轰鸣声,法宝碰撞的金铁交鸣之声,修士的怒吼声以及惨叫声很快便交织在了一起。

    不过荒古绝地开启时日已经不断,在经历过了之前因为争夺天地灵珍而爆发的大混战之后,很快众修便再次回归到了理性,在几位太罡修士连续发力之后,他们之间似乎形成了默契,开始有意无意的驱赶甚至斩杀低阶修士,待得低阶修士见识不妙纷纷退开之后,场中围绕定风珠便只剩下了五六位太罡存在,其中三人看上去是人族修士,而另外两位则有着明显的域外种族痕迹。

    “接下来该怎么办?”

    一位身着兽皮,相貌极为粗犷的域外修士瓮声瓮气的问道。

    另外一位域外太罡修士冷笑道:“那还用说,大家混战一场,谁最后站着那宝物自然就改归谁!”

    流风宗的太罡真人风无涯眼珠子一转,然后向着另外两位人族太罡真人道:“两位,不如我等三人联手,先将这两个域外之人驱逐,然后再分说这宝物归谁,如何?”

    另外一位太罡真人闻言也笑道:“此计甚好,不管怎么说,人族大义当前,我等还是要顾忌一二的。”

    第三位太罡真人似乎并不喜多言,闻言只是“嗯”了一声便不再多做言语。

    风无涯见状神色顿时一喜,然后扬声对另外两位域外太罡修士道:“两位也当听明白了,若是不愿被我等三人围攻,两位还是自行退去的好!“

    那位身着兽皮的域外修士“哈哈”大笑道:“我巫族进入这方世界多年,你们可何曾听说过有不战而退之巫人?”

    另外一位域外太罡修士也冷哼道:“难道我妖族之人便是怂包软蛋吗,废话少说,要战就战,想要定风珠,过了我们这一关再说!”

    两位域外太罡的反应显然有些出乎风无涯的预料之外,可就在他尚在迟疑之间,那位寡言少语的太罡真人已经冷哼一声率先出手,一道冰晶一般的冷光直奔妖族太罡修士而去。

    “来得好!”

    那妖族太罡修士大叫一声,身后突然浮起一道巨蛇法相,凭空发出“嗤嗤”的声响,而后那冰晶冷光便在半空炸开,一片寒风夹杂着风雪瞬间席卷了方圆百丈之地,不少玄罡境以下的修士不约而同的打了一个冷颤,便是一些观战的天罡修士脸色也变了一变,显然这两位太罡修士所表现出来的实力令人忌惮。

    这二人交手的同时,那位巫族太罡修士狂笑一声,手中却是多出一柄丈许长刀,却见此人将手中长刀猛然向前一斩,一道冷冽的刀气从刀锋之上飞出,在半空之中却是突然化作两道分袭风无涯与另外一位太罡真人。

    那太罡巫修蓄力极深,风无涯与此人都不愿直面硬挡巫修这两道刀气,而是分别向着不同的方向躲闪,而风无涯心思更巧,他在躲闪的时候有意靠近那位寡言修士,试图借助此人之人压制对面域外太罡,这样一来,另外一位太罡真人便不得不暂时面对巫族那位太罡,以等待风无涯联手那寡言太罡分出胜负来。

    然而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就当风无涯靠近那寡言太罡修士并试图与此人联手之时,这位原本与妖修太罡交手的寡言修士突然转过身来朝着飞到近前的风无涯便是一掌。

    这一下风云突变,不但是风无涯没有想到,便是对面的那个妖修太罡也不由得怔了一怔,紧跟着风无涯愤怒的吼声便响起,然而在如此近的距离被原本的同盟偷袭,便是风无涯这般真人境巅峰修士也无法完全躲开,那凌空一掌在半空之中化作一个与风无涯一般无二的幻影,那幻影反手一掌拍在自己胸口,而对面的风无涯胸口处却凭空塌了三分,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幻族,你是幻族之人!”

    风无涯甚至顾不得自身的伤势,一边朝后飞逃,一边惊慌失措的大声喊道。

    那原本寡言之人“嘿嘿”一笑,一阵如同水波一般的波动从他身周荡漾而起,那原本的太罡真人却是化作了一名身材娇小且面目如同被一团迷雾蒙住的女子。

    那风无涯却也不愧为是顶尖的真人境修士,虽然被幻族修士偷袭重伤,却在第一时间化作清风隐遁,不但没有被那幻族修士追上,而且尚有余暇叫破此人身份。

    这一下兔起鹘落,场景形势大变,原本占据上风的人族修士一下子完全落入了下风,那名正与太罡巫修交手的太罡真人见势不妙,立马摆脱了对手的纠缠,身形闪了几闪便到了战场边缘,并随时发觉形势不妙的时候退走。

    幻族修士的突然出现不但出乎了两位太罡真人的预料之外,便是那太罡巫修和妖修二位也不曾想到,两人都先是一愣,如此却给了人族两名太罡真人逃脱的机会,不过那太罡巫修却很快反应了过来,畅快的笑道:“这一下形势翻转,喂,对面两个人族修士也当听明白了,若是不愿被我等三人围攻,两位还是自行退去的好!”

    这话原本是风无涯对两位域外修士说的,此时却被太罡巫修原封不动的返了回来,原本便已经受伤的风无涯更觉气闷,差点又喷出一口鲜血出来。

    “跟这些土著费什么话,先赶走周围这些人,然后我等再行决战,决定这宝物归属便是!”

    太罡妖修则直接的多,话音刚落便率先朝着受伤的风无涯追去。

    太罡巫修同样狂吼一声便向着那名太罡真人虚斩一刀,那名幻族女子犹豫了刹那,随即也在虚空之中荡起一层层如同水波一般的幻境,同样朝着那名太罡真人而来。

    五位太罡真人再次交手,人族两位只能败退,三位域外太罡步步紧逼,却是一下子将定风珠给空了出来,不过四周观望之人却仍旧五人敢上前一步,此时定风珠虽然已经不再五位太罡包围之中,但那三位域外太罡明显还将注意力放在这里,如果有哪个不开眼的试图浑水摸鱼,三位域外太罡也不介意马上杀个回马枪!

    然而三位域外太罡千算万算却也没有算到那不开眼出手抢夺的修士不是隐藏在四周窥视之人,而是径直打开了虚空通道,通过空间神通降落在了定风珠旁边!

    “遁空葫芦!”

    “是灵溢宗的徐天成!”

    “这家伙仗着遁空葫芦在荒古绝地单枪匹马至少抢了两件天地灵珍了吧?”

    “这已经是第三件!”

    虚空之中相互交流的灵识都泛着浓浓的羡慕和酸味儿,然而他们却没有徐天成的本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此人突然出现将定风珠拿在了手中,甚至还来得及朝着暴怒的太罡巫修和太罡妖修挥了挥手,然而在幻族太罡修士的抢攻之前,间不容发的揣着遁空葫芦再次跳进了打开的空间通道当中……

    杨君山捡了盛真人的储物法宝,不急不慌的离开了被“指地成钢”神通封住的地面,然后在周围一众窥视的灵识感知当中一头扎进了地下消失不见。

    直到这个时候,杨君山原本平稳的气息才突然变得混乱起来,原本被他震慑的隐藏在四周的修士才意识到刚刚那一场大战杨君山恐怕也不好受,只是他将自身气息收敛的极为完美,直到脱身在即才被人看出了端倪。

    且不提身后有多少人暗自懊悔刚刚没有跳出来截胡,杨君山一道神通在地底遁走四十余里,而后却也不急爬出地面,而是再次在地下开辟了一处洞穴藏身。

    之前一战杨君山实际上也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他甚至没来得及去追踪与钱无尽一路大战而去的颜老真人,不过想来以颜老真人的老辣,至少不会在钱无尽手中吃亏才是。

    当务之急却是要先回复自身的伤势,而且经过先前被两位太罡真人前后夹击,到后来一对一正面强杀盛真人,杨君山感觉自身的实力似乎得到了一次质的飞跃,仿佛心境也跟着得到了一次升华,而这种冥冥之中的提升看似玄虚,可杨君山却感觉对于自身似乎极为重要,至少让他的想法经历了一次极为顺利的转变,特别是在强杀盛真人之后,这让他真正感受到了一种强者的心态。

    也正是因为这种极为微妙的心理变化,让杨君山不再对因为清灵之气而飞速提升的修为而抱有无可奈何的顾虑,此时的他显得更为自信,便是体内九仞诀的运转仿佛都快了三分,原本积存于丹田之中的清灵之气瞬间便有三分之一被炼化,丹田所化的插天巨峰在隆隆的闷声当中再次开始拔高,那冥冥之中存在的太罡屏障似乎正在变得越发的脆弱,使得杨君山这一次进阶太罡境从强行冲击渐渐的向水到渠成转化。

    不过这个时候可不是冲击太罡境的时候,不但地点不合适,而且在进阶太罡境之前他至少也要先将体内的伤势平复之后再说。

    在荒古绝地这种地方伤势自然是好的越快越好,杨君山身上倒是带着两颗用来疗伤的宝丹,不过两颗宝丹的品质只算寻常,充其量只能算是下品,不过他手中却是有着一位太罡真人的储物法宝,身为修炼界一等一宗门紫风派的太罡修士,盛真人的身家自然令杨君山充满了期待。

    盛真人的储物法宝是一片乾坤袖,这也是修炼界一种较为常见的储物法宝,这种储物法宝相比于储物戒、储物手环之类的器物,相同品阶之下的空间要大上一些,不过结实的程度却要差上一筹,通常来说,后者被强行打开之后,里面的东西往往要损失一半,而乾坤袖强行开启之后,里面的宝物则只损失三分之一左右。

    这对杨君山来说自然是再好不过,至于盛真人为什么要以乾坤袖作为储物法宝,那就不是杨君山愿意去琢磨的了,或许身为紫风派的太罡真人,盛真人对于自身的实力太过自信了也说不定。

    哗啦啦啦……

    随着杨君山强行破开乾坤袖,这片布帛一般的法宝便随着空间破碎而变成了一条条的破烂,随后一大堆物事从储物空间之中涌出,一下子将杨君山在地下开辟的这一处地穴淹没了一半儿,其余三分之一的东西在法宝被破开的时候被空间之力绞碎返还天地。

    杨君山大致盘点了一下,两箱晶砖大约两百块不算什么,大概三四十枚髓币也是常用之物,倒是十几枚真髓币算得上一点惊喜。

    因为宝阶下品的骨笛以及灵阶上品的骨刺两件法宝随着盛真人的陨落而自毁,从乾坤袖中得到的两件灵器自然也就不能再给杨君山带来任何惊喜,不过灵器对于初入真人境的修士而言仍旧是主流法宝,这对于杨家而言却算得上一份底蕴。

    紫风派正宗的功法与神通传承之类却是一份也无,尽管杨君山本就没抱多大希望,可当真没找到还是让他颇感惆怅,倒是看上去像是盛真人平时随手搜集的一些低阶功法、神通的传承有一些,这些东西对于杨君山而言没多大帮助,倒是拿回杨家可以用来充实家族的藏经阁。

    不过几册明显是抄录的笔记手札却是引起了杨君山的兴趣,打开一一大致浏览之后,终于是让他露出了几分笑容,这些笔记都是一些太罡真人在冲刺道人境的一些体会和感悟,其中不但记载有这些修士自身的东西,还有一些是交流的来,或者干脆就是道听途说的消息,其中真假只能通过自己分辨,而且记下这些体悟的太罡真人日后有的进阶成功了,但大多数却都失败了,不过无论如何这些东西对于那些对冲击道人境有着野心的修士而言却颇有价值。

    盛真人收集这些东西显然是要为自己日后冲击道人境做准备,而杨君山得到这些东西更是如获至宝,他身后没有强大的势力支撑,没有亲厚的长辈指点,修为达到今日完全靠的便是一己之力的揣摩,如今有这些典籍在手不说给他指明了进阶道人境的方向,但至少也能够让他少走不少弯路。

    除了这些典籍之外,让杨君山上心的便是近二十个明显是用来盛放高阶丹药的玉瓶了,而这些东西才是一位大宗门太罡真人身家的真正体现。

    杨君山大致查看了一下,所有玉瓶中的丹药没有一种品质在宝阶中品之下!

    宝阶以上的丹药因为炼制不易且本身太过珍贵的缘故,通常每一颗宝丹都是单独存放,因此别看盛真二十只玉瓶数量不少,可实际上也只是随身懈怠了不到二十颗宝丹罢了。

    可即便如此也足够令杨君山感到惊叹了,如今整个杨氏家族挖地三尺,宝库之中的宝丹总数量也超不过三十颗,而且其中绝大多数还都是下品宝丹,最好的中品宝丹只有寥寥几颗,也就是杨君山这一次前往荒古绝地太过凶险,这才带走了其中两颗用于疗伤的下品宝丹。

    修炼、疗伤、回元,这是丹药之中最常见的三大系,盛真人这二十颗宝丹当中,用于修炼的宝丹差不多占到一半儿,其中上品宝丹有六颗;剩下的用于疗伤的宝丹有四颗,其中上品宝丹只有一颗;用来回元的宝丹有五颗,不过却都是中品宝丹。

    杨君山二话不说,先捡了一颗用于疗伤的中品宝丹吞进口中,丹药入口生津,随即化作一股寒流向着四肢百骸而走,原本被九仞真元压制的伤势先是被冻结,紧跟着便被一点点的修补愈合,直到全身上下清爽舒泰,这伤势却是在短时间内好了大半。

    不过真正令杨君山感到欣喜的却是六颗用来辅助修炼的上品宝丹中的三颗,这三颗上品宝丹之所以被杨君山重视,是因为盛真人在盛放这三颗宝丹的玉瓶上都加持了极强的封印,显然对于这三颗宝丹异常重视,而且与另外三颗上品宝丹相比,这三颗被封印的上品宝丹表面有着极为明显的纹路,而且这种看似纹路对于现在的杨君山来说可以说是再熟悉不过,在道韵石以及混元令上,杨君山都曾见到过与这三颗宝丹上相似的纹路,而这些纹路也极有可能是只有凝聚了元神的道人老祖才能够看得懂的道纹。

    盛真人如此珍而重之的对待这三颗宝丹,再加上盛真人本身真人境大圆满的修为,以及搜集到的那些有关记录冲击道境的典籍,杨君山完全可以认定,这三颗宝丹恐怕是盛真人为自己将来冲击道境凝结元神所准备之物。